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670

第1733章(媽媽沒事了)
  (祝大家春節和情人節快樂!)
  苗茵在檢查室外面焦急地等著結果出來,今天晚上媽媽就要動手術了,現在進檢查室里檢查最后的身體情況。..韓項文一直在旁邊陪著她,看他對自己小心翼翼的樣子,苗茵的心里有點不忍。
  韓項文是無辜的,這次的事情是媽媽做的主意,雖然他喜歡自己,但他從來沒有對自己做過什么過分的事情,就算是現在自己已經是他名義的妻子,可他從來沒有拉過自己的手,就算一些過分的情話也沒有多說,只是在旁邊含情脈脈地看著自己。
  說真的,韓項文對自己一直很好,除了陳天明之外,就沒有其它人對自己好了。不是,好象韓項文比陳天明對自己還要好,他的無微不至,他的緊緊跟隨,是陳天明做不到的。唉,看來這就是自己的宿命,以后自己就要跟韓項文過日子了,看來自己以后是要對他好一點。苗茵想到韓項文也是一個非常
  優秀的男人,特別像他這樣地位的男人,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但好象從來沒有看到他看過別的漂亮女孩。
  “苗茵,你不要擔心,你媽媽不會有事的。”韓項文看著苗茵安慰著,他很想把苗茵摟在懷里,伸手用力捏她??前的豐滿,但他不敢,只要他現在這樣做的話,會失去苗茵。剛才他看到苗茵看他的眼神,好象多了一種東西。他沾沾自喜,他知道再這樣下去,苗茵會心甘情愿地跟自己上床。
  哼,等我讓你成了我的人后,再奪去你的心,看我如何收拾你,還利用你來對付陳天明。韓項文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先生一直想對付陳天明,但都無功而返。上次眼看得手,卻被道門一個前輩半路殺出來,聽說那個前輩的武功非常高,他和陳天明聯手的話,先生不是他們的對手。
  以致現在先生也不敢隨便對付陳天明,看現在的情形,也不知道陳天明怎么會跟那個歡喜前輩在一起,有可能這段時間歡喜在暗中保護陳天明。韓項文知道陳天明是一個癡情種子,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因此,韓項文想好好利
  用苗茵,到時何愁殺不了陳天明。
  貝文富現在的武功也非常高,先生也非常驚訝。聽貝文富說他是吃那個神醫的藥而變得武功這么高,只是可惜那個神醫被貝文富錯手殺死了,要不然自己也吃一些神醫開的藥,那可是提高三倍以上的功力啊!有可能跟陳天明那個十全大補丸有得一拼。
  這個世界無奇不有,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卻能開著那么厲害的補藥,能讓貝文富這樣的一般高手成了頂尖高手。根據先生的查探,確定貝文富現在的武功已經在老a和他之上,這讓他們又喜又恨。
  于是,先生現在重點培養貝文富,不但把一些事情交給他做,而且也把無名神功傳授給他。現在的貝文富如虎添翼,他誓要找陳天明報仇。韓項文不由暗暗佩服先生,先生又找到了第二個葉大偉,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可是經典名言。
  “唉,我能不擔心嗎?我媽就要做手術了。”苗茵傷心地說道。“韓項文,這段時間辛苦你了。”雖然苗茵不喜歡韓項文,但人家天天陪
  著自己忙上忙下的,自己無論如何也要說一些感激的話。如果自己媽媽沒事,自己是要好好報答他。
  “苗茵,你說這句話就顯得客氣了,我們現在都是一家人,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嗎?”韓項文笑著說道。“你的媽也是我的媽啊!”韓項文不忘時機地提醒苗茵,告訴她大家已經訂婚,她已經是自己的人。
  苗茵聽韓項文這樣說,她沒有說什么,畢竟韓項文說的是事實,自己跟韓項文已經算是夫妻,只是自己沒有跟他親密而已。
  旁邊的苗爸一直沒有說話,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可是說多錯多。自己的老同學劉副院長真是厲害,跟那個附院領導溝通后,現在做得就跟真的一樣。如果不是他事先知道這事情是假的,他還以為老伴真的是出事了。
  “小茵,你不要擔心,你媽一定會沒事的。”苗爸勸著苗茵,不過他還是要故意裝一下,這些都是劉副院長教他的。(當然,也是韓項文教劉副院長。)“唉,如果你媽出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也不想活
  了。”
  苗茵聽到爸爸這樣說,心里更是傷心。爸爸跟媽媽的感情一向很好,如果媽媽出事的話,后果真是不堪設想。現在的苗茵只有在心里祈禱著媽媽不會出事。
  沒有過多久,坐在輪椅上的苗媽被一個護士推著出來,后面還跟著那個附院領導和兩個專家。這兩個專家是韓項文花重金請過來的,聽說在這方面的醫術非常有建樹。如果不是韓項文親自去請,人家還不過來呢!
  “醫生,我媽媽現在的情況怎樣?”苗茵看到苗媽他們出來后,馬上站起來迎了上去關心地問道。
  “她現在的情況非常好,這對手術很有幫助,小姑娘,有我們一起為你媽動手術,成功的機率非常大,你不要太過于著急,這樣會影響你媽媽的情緒。”那個附院領導對苗茵溫和地說道。苗茵是韓項文的妻子,他肯定是要好好拍苗茵的馬屁。韓項文跟他承諾了,事成之后一定會重謝他。他的唯一要求就是把副字去掉當正的。如果有韓項文的幫忙,那是鐵板釘上的事情。
  “謝謝你們,醫生,請你們一定要治好我媽媽,多少錢我都給。”苗茵著急地說道。
  那領導笑著說道:“小姑娘,我剛才說了,你不要過于擔心,我們一定會盡力的。韓少交待過的事情,我們不會馬虎。”
  其中一個專家也說道:“是啊,如果不是看在韓少的面子上,我們才不會專程來到c省。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這里的院長親自請我過來坐診我也不一定來。”
  苗茵點點頭,她也聽爸爸說過這兩個專家都是全國有名的專家,人家如果不是看在韓項文的面子上,一定是不會來的。想到這里,苗茵感激地看著韓項文,她現在越來越對韓項文有好感。
  韓項文也感覺到苗茵的目光,他馬上含情脈脈地看著苗茵,然后再說道:“你們不要說了,只要能治好阿姨的病,我一定會好好地謝你們。”
  附院領導和兩個專家馬上會意地點點頭,這是他
  們心照不宣的秘密。這次他們當然能治好苗媽的病,苗媽根本沒有病,他們只是在演一下戲而已。
  苗媽慢慢抬起頭對苗茵說道:“小茵,你一定要好好對項文,如果這次不是他,媽的病真是沒法治了。”開始苗媽還擔心韓項文請來的專家會看出破綻,后來劉副院長跟苗媽說,她這樣做也是為韓項文好,不好跟他直接說了。反正韓項文那么喜歡苗茵,他一定也支持這樣做的。
  于是,苗媽也偷偷地跟韓項文說了實情,開始韓項文假正經地說這樣對苗茵不公平。接著是劉副院長在旁邊做韓項文的思想工作,說苗媽這樣做也是為他和苗茵好,難道他還不了解苗媽一番苦心嗎?
  最后,韓項文才答應跟苗媽配合,也說回去跟那兩個專家好好說一下,不能讓他們穿幫。苗媽聽后心里暗暗高興,現在又有兩個全國有名的專家幫自己演戲,苗茵想不相信也難。
  “媽,我知道了,你安心養病!”苗茵點點頭,自己現在為了治好媽媽,都跟韓項文訂婚了,也跟陳天
  明斷了聯系。想到陳天明,苗茵覺得自己的心如刀割一般。唉,看來自己跟陳天明是有緣無份。
  “好,我有點累,我先回病房休息一下。”苗媽對旁邊的特護擺擺手,那特護急忙推著苗媽走了。這是韓項文加錢請的特護,現在就算苗爸和苗茵不在苗媽的身邊,也有人在旁邊二十四小時看著苗媽。
  晚上,在經過幾個小時的手術后,附院領導和兩個專家疲憊地走出來對苗茵他們說道,這次的手術非常成功,苗媽沒有性命危險。不過她剛剛做了手術還是非常累,現在的麻*醉藥沒有過,明天病人家屬再進去探望。
  苗茵聽到媽媽沒有事,心里的石頭終于落地了,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掉下來。苗爸看到女兒這樣哭,他的心里也有點不好過。畢竟自己和老伴這樣騙女兒是不好的,特別是這幾天女兒傷心欲絕,如果女兒出了什么事,他們倆人也是不想活了。
  不過由于戲已經演到這里了,他們也不能不演。而且一個月后,女兒就要跟韓項文結婚,到時什么也不重
  要了,自己也可以當個院長什么的。想到這里苗爸也非常開心,韓項文從劉副院長的嘴里聽到苗爸的愿望,他當然是投其所好跟苗爸談這些事情。
  苗爸聽韓項文說可以走走關系讓他當個學院領導,他高興得想大叫了。哪個男人不想出人頭地當個官,特別是苗媽經常在他的耳朵邊說某某學院領導又怎樣怎樣,學院又特別照顧領導什么的,讓他聽了不是滋味。
  女兒,你現在是委屈一點,等你跟韓項文生活在一起的時候,你就現權力是非常重要。而且韓項文只有你一個女人,比你跟陳天明在一起幸福一百倍。到時你就會感謝爸媽了。
  苗茵聽到醫生這樣說,只能是點點頭,她也太累了,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反正韓項文請來特護照顧媽媽,且媽媽現在還在病房里不能出來。如果苗茵知道媽媽只是在手術室里打麻醉針睡大覺后,一定是氣得吐血。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