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668

第1731章(麻煩劉副院長)
  在c省一家五星級賓館的總統套房里面,一個男人半躺在床上,好象在想著什么事情。“鈴鈴鈴”,他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男人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接著接通不緊不慢地說道:“九哥,有事嗎?”
  “一哥,不好了,龍月心也插手陳天明的事情,現在我們的圈子里面也傳開了,很多兄弟都不敢對付陳天明了。”九哥氣急敗壞地說道。
  “怎么會是這樣?”那個叫一哥的男人立即從床上坐了起來。按照他的想法,這樣打擊陳天明的生意下去,陳天明的生意一定會一蹶不振,就算不能讓陳天明破產,也是能讓其元氣大傷。
  “這件事情是由范圓他們傳出來的,龍月心親自請他們一起在陳天明的輝煌酒店吃飯,還暗示了不少,現在我們的圈子都傳開了,說龍月心跟陳天明的關系不淺,有可能是談對象。現在以前對陳天明動手的人馬上撤了不少,連我們內圈子的人也
  不敢對付陳天明了。”九哥生氣地說道。他把范圓他們傳說出的消息詳細地告訴一哥。
  一哥生氣地捏了捏拳頭,龍月心可不比其它人,她如果站出來說話,他們圈子里面很多人肯定不敢跟龍月心作對,就算是自己,也不敢公開跟她作對,只能是在背后使絆子。看來這次龍定是想幫陳天明,媽的,陳天明這么陰險,竟然想到用這招。現在如果誰再敢對付陳天明,龍月心肯定是不客氣了,她可是把丑話說在前面。
  九哥見一哥沒有出聲,他著急了,眼看就可以對付陳天明,現在殺出一個龍月心,可是讓他生氣啊!雖然陳天明不是太子圈的人,但現在他的名氣很響,媽的,有龍月心的照顧,能不響嗎?聽說已經有人開始照顧陳天明的生意了,特別是輝煌酒店,現在的客流量已經是以前的五成。再這樣下去,以前他們打擊陳天明的一切都是白忙活。
  “一哥,你是我們的主心骨,你說話啊,可不能不管這事啊?”九哥焦急地說道。
  “九哥,你跟其它人聯系
  一下,我們開一下視頻會。”一哥頓了頓才說道。現在主要是看那些人的想法,雖然那些人是內圈的人,但他們也是人精,如果危脅到他們和家族的利益,他們是不會參與進去。所以一哥才需要開視頻會,看看他們的表態。
  沒有過多久,一哥從對面的桌上拿出一個上網本,他接上網后就打開里面一個視頻會議軟件。從里面跳出來的窗口,可以看到有十來個人上線了。一哥從自己的行李袋里拿出一個薄面具,輕輕地戴在臉上,然后打開自己的視頻。
  “你們好,”一哥高興地說道。
  “一哥好。”其它太子異口同聲地說道。他們這個視頻軟件是可以清楚看到各人的頭像,就好象在開會議一般。
  “我這段時間比較忙,一直不在京城,也不知道京城出了別的事情,如果今天不是九哥給我電話,我還不知道龍月心已經幫陳天明了,你們說說,我們下一步應該怎么辦?”一哥也不想跟其它人磨嘴皮,直接開門見山地說。
  其它人聽到一哥這樣問,他們馬上不說話了,這是一哥*著他們表態啊!如果是別人,他們還敢跟著一哥對抗,但龍月心是什么人啊?人家是國家主席的孫女,說句不好聽的,自己的老頭子還要看著龍月心的臉色辦事呢?因為龍月心已經深得龍定的喜愛,有時她的話也可以代表龍定的意思。
  因此,現在他們聽到范圓他們說龍月心跟陳天明有關系,而且龍月心還要幫陳天明的時候,個個震驚不已。這可不是小事,那些以前利用手中的關系和家里關系對付陳天明的人,個個感到有點自危,如果龍月心真的要查,肯定是會查到他們的頭上來。到時龍月心要拿他們開刀的話,他們可是逃不了。因此,他們現在都停止對陳天明生意的打擊,而且讓其它人也停止下來,要不然真被龍月心查到什么,他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因為這些太子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不干凈,龍月心要用這個借口拿他們開刀那是分分鐘的事情,所以他們也不想觸犯龍月心,現在龍月心也放出話來,只看以后,誰以后再對陳天明不利,她是要插手管一下。
  一哥見眾人不出聲,知道這些人膽怯了,他又笑了笑說道:“怎么了?你們遇到一些困難就害怕了嗎?看來你們是不敢對付陳天明。”
  九哥馬上接上話,“一哥,我們不怕陳天明,就算龍月心幫陳天明,我們也不怕。”九哥是一哥的跟屁蟲,他知道這個時候是要表一下態支持一哥。雖然他心里也怕龍月心,龍月心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人,如果惹到她是沒有什么好果子吃。
  “對,一哥,你讓我們怎么做我們就怎么做,雖然我現在動用的關系不多,但我還是可以繼續找人的。”崔建學也馬上說道。現在的他因為崔球的關系,哪有什么人會看他家的臉面呢?
  “不錯,你們都說得對,因為陳天明現在已經牽涉到我們的利益,如果讓別人知道我們怕了一個老師出身的陳天明,如果我們不做一些事情,會被人家笑話,而且以后我們太子黨也是沒有多少人看我們的臉面了。”一哥鄭重地說道。
  過了一會,一個太子小聲地說道:
  “一哥,我們不是怕陳天明,而是怕后面的龍月心。你也知道,龍月心的力量有多大,聽說她有時參與了國家的事情,龍定經常讓她為國家辦事,連我家的老頭子也說千萬不能得罪龍月心,你說讓我們怎么辦啊?”
  因為有人出聲了,其它太子也紛紛附和著,“是啊,我們不是怕陳天明,而是怕龍月心,龍月心已經放出話,說誰再對付陳天明,她就不客氣了。我們找的一些人他們也聽到風聲,現在都不要我們說什么,他們自己就停止對陳天明的打擊了。”一些太子也是這樣認為,就算你一哥也不敢對龍月心怎樣?
  一哥聽明白了,這些人現在都是按兵不動不敢對陳天明怎樣了,就算以前對陳天明下手的人也馬上斷開,不敢對陳天明怎樣。看來龍月心這招非常毒,這些人是不會再對陳天明下手,連自己要對陳天明下手也不敢公開了。
  太子圈里,雖然自己叫一哥,但龍月心也不是等閑之輩,她在太子圈里一樣有她的人脈。而且如果龍月心想當太子黨里的一姐,也沒有人敢跟她爭。看來這次的行動是失敗了,自己如果現在
  硬要他們對付陳天明,只能是適得其反,會讓他們反感自己,自己這個一哥的地位可能不牢了。
  “竟然大家都這樣說,那算了,陳天明的事情就先到此為止,以后有機會我們再說了。”一哥說道。他現自己這話剛說完,那些太子的臉色都露出喜意,他們最想聽到一哥這話。由于一哥沒有表態,他們不敢說什么。因為現在不尊重一哥,以后自己出了什么事情,一哥可能不幫自己了。
  “是,我們聽一哥的,以后有機會我們再說了。”其它太子高興地說道。
  “好,我們再聊聊其它方面,能不能多賺錢又不違反規定。”一哥笑著說道。他是想用這個來沖淡剛才沉悶的氣氛。其實像他們這些太子,賺錢的方法就是鉆關系的圈子。一樣的工程,可能人家包下來要花費很多錢財才用一億拿下,但他們有關系,可能只要八千萬就可以拿下來。剩下的就是他們轉包到別人,是給別人一億,還是一億多了。中間的差價就是他們的賺錢好辦法,可謂是空手套白狼,不用本錢只有關系就能多賺錢,又沒有違反有關規定。
  一哥跟那些人聊完后,便關上電腦,走到床邊倒了下去。剛才跟那些人有說有笑非常累。他就是經常這樣,假裝一付好臉孔對待別人,這種表里不一的做法不累才怪。唉,什么時候才能做回自己的呢?一哥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只要先生的事情成功后,一切都會好辦了。
  突然,一哥想到自己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做,于是,他拿出手機找到那個電話拔了過去。“劉副院長,你好啊!”一哥笑著說道。
  “噢,是韓少啊!”那邊傳來了劉副院長媚著臉的笑聲。這種笑聲只有是下級對上級才可以笑得出的聲音。
  “劉副院長,這次的事情真是麻煩你了,你為我跑上跑下的,你這樣對我,我是會記在心上的。”一哥笑著說道。
  “韓少,我就是你的兵,你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劉副院長向一哥表著態,雖然劉副院長比一哥年長很多,而且一哥的職位沒有他的高。但他知道,一哥后面的關系是強大的,從這次的事情
  就可以看得出來,只要把一哥的事情辦好了,一哥以后也會辦好自己的事情。
  一哥笑了笑說道:“劉副院長,你真是一個有趣的人。現在像你這樣能辦事又懂得別人心思的人是越來越少了,我看你很快就要去掉‘副”字,直接叫劉院長了。”一哥也知道叫人辦事是要給人家一點甜頭或者希望,要不然人家怎么會死心塌地的幫你辦事呢?而且這次的事情對自己非常重要,如果不是劉副院長的幫忙,他也不會辦得這么順利啊!而且他也查過了,像劉副院長現在的資歷,完全可以往上提一級,所以他也做一個順水人情。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