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165 夫妻雙雙把家還

“何桃?”范文婷聽葉大偉這樣說不由奇怪地看著陳天明。
  “是啊美女你不知道嗎?你面前的這個人是見一個女的就喜歡一個女的你都不知道是第幾個或者幾十個了。”葉大偉見范文婷好像在認真聽接著繼續添油加醋讓陳天明今晚不能抱得美人歸。
  “噢天明你挺厲害的泡了這么多女孩子。”范文婷笑著打了一下陳天明的肩膀。
  “美女你不生氣嗎?”葉大偉呆了這不是他要看到的情形應該范文婷生氣地打罵著陳天明然后再甩手而去。可是現在范文婷不但不生氣還對陳天明笑這這是什么世道啊?
  “我干嘛要生氣他泡女孩子關我什么事?”范文諱似笑非笑地白了葉大偉一眼然后走進包廂房。
  陳天明也冷冷地看了葉大偉一眼然后說道“葉蛋老板讓你失望了。”
  “你你罵誰啊?”葉大偉生氣地捏著拳頭想要打陳天明但他想到陳天明會武功十個個人都不是他的對手自己怎么拿雞蛋碰石頭呢?
  “我罵的就是你怎么著有本事就來打我啊如果你不打我你就不是男人。噢不好意思我已經忘了你已經不是男人了你是太監了。呵呵。”陳天明輕蔑地對葉大偉笑著他才不怕葉大偉對他動手如果葉大偉敢對自己先動手那自己就要采取自衛的行動把他狠狠地揍上一頓以解自己的心頭之火。
  “你你……”葉大偉指著陳天明的鼻子生氣得說不出話來。
  現在陳天明越來越比自己強悍他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我什么?葉蛋我告訴你你如果敢動我一下或者亂收費你的麻煩也就跟著來了。你現在不是正被人查嗎?你可要小心噢!哈哈哈。”陳天明對著葉大偉又是一陣大笑。
  “你怎么知道?”葉大偉懷疑地看著陳天明。
  “有一句話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能不知道嗎?”
  “陳天明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葉大偉已經敢肯定就是陳天明叫人干的他陳天明就是自己其中一個仇家之一并且是最新結怨的。
  “隨便你猜葉大偉我只是告訴你這個世界是有報應的你以前做的壞事現在老天要報應你了你可是要小心啊不像某些人一樣命都沒有了。”陳天明冷84◇也看了看葉大偉然后摔門進了包廂房。
  “陳天明你別得意遲早有一天我會整死你。”葉大偉對著那包廂房的門陰陰地說道。
  “天明你怎么現在才進來人家等你等得好急啊!”范文婷這個風情萬種的女人現在對陳天明撒著嬌那嗲聲嗲氣的樣子直把陳天明引得心里直癢癢得。
  “是嗎?婷姐你急嗎?哪里急了?”陳天明邊說邊淫蕩地看著范文婷的下面特別是那白凈的大腿他真想把她的裙子掀起來好好地模摸。
  “天明你好壞啊吃婷姐的豆腐。”范文婷雖然這樣說但她把自己豐滿的胸部向陳天明輕輕地挺了一下讓陳天明的眼睛又是一亮。現在他不但想吃范文輝的豆腐還想吃她別的東西。
  “婷姐這不怪我誰叫你這么漂亮迷人嘛如果哪個男人見了不動心那他就不是男人了。”陳天明邊說邊走到范文婷的身邊輕輕地坐了下來聞著婷姐的體香他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特別是他往范文婷的衣領下看的時候那深深的乳溝便展現在他的眼前還有兩邊一小半的山峰真的是引得他想伸手下去一探個究竟好好地感覺一下范文婷里面的柔軟。
  “來我們唱歌。”范文婷邊說邊拿著遙控器點起了歌曲。“天明上次聽你唱歌很好聽的來給婷姐再唱一首。”范文婷對陳天明笑著說道。
  “哪里婷姐你太抬舉我了。”陳天明謙虛地說道。其實他不喜歡唱歌雖然他唱得還可以。以前在讀大學的時候每次去卡拉※唱歌的時候都是想著有女同學去才去的看能不能借機泡上一個那是色狼之意不在歌!
  后來一個服務員又送上一些酒水。這里的消費是最低消費如果就算吃不夠那消費也是要收這么多的錢所以陳天明干脆點夠了那么多錢的酒水和食物絕對不能讓葉大偉那混蛋占便宜。
  看來他是找了一個硬的后臺幫他撐著要不也不可能這么快就沒有事還開張營業了這么說葉大偉也是一個不簡單的人物。陳天明暗暗地想道。
  “天明我們來唱《夫妻雙雙把家還》”范文婷看到屏幕上出現了《夫妻雙雙把家還》這幾個字樣高興地對陳天明說道并且還把一個麥克風遞給了陳天明。
  陳天明見范文婷站了起來他急忙站了起來因為坐著唱歌運氣發揮得不是那么好。范文婷都這么喜歡這首歌自己能不好好地表現一下嗎?
  “樹上的鳥兒成雙對……”范文婷那嬌柔的聲音唱起來也好像有板有眼讓陳天明仿佛感覺自己的妻子就在身邊要和自己把家還然后一起倒在床上好好地親熱親熱動作動作……
  陳天明越唱越興奮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拉著了范文婷的手。范文婷好像稍微掙扎了一下手然后不動了任由陳天明捏著。陳天明見范文婷沒有拒絕他也邊唱邊輕輕地摸著捏著范文婷柔軟的小手那舒服的感覺讓人真的不想再唱下去他只想把范文婷好好地摟在懷里慢慢地親熱。
  夫妻雙雙把家還還到家干什么呢?當然是要干些對大家身體都有益的健康運動既可以滿足大家的需要又可以讓大家感情和睦真是一舉兩得。陳天明淫蕩地想著。想到這里他把自己的手輕輕地松開然后伸向了范文婷柔軟的腰肢。可能是范文婷唱歌唱得太投入還是什么的她沒有發現任由陳天明摟著她的腰。
  這一次陳天明高興了他摟著范文婷的腰興高采烈地唱了起來。他覺得現在的他才像是夫妻雙雙把家還如果不摟著一個美女怎么是雙雙還呢?
  歌已經唱完了可陳天明還是興奮地摟著范文婷的腰不放他在自我陶醉著。
  “天明歌已經唱完了。”范文婷輕輕地推了推陳天明的胸膛小聲地說道。
  “噢唱完就唱完了沒事的。”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他還是依依不舍地樓著范文婷的腰不放這么好的感覺他怎么說放就放呢?
  “天明你不老實你的手摟著我了都摟了這么久怎么你還不放啊?你想干什么?”范文婷似嬌似氣地向陳天明翻了一個媚眼把陳天明引得更是心里癢癢的。她這樣對陳天明說話哪里像是叫陳天明放手好像是叫陳天明繼續摟著呢!
  陳天明看著范文婷嬌艷的臉哪會放手呢?他涎笑著“婷姐你這么美我怎么舍得放手呢?”
  “我美?你得我哪比得上何桃美啊!剛才那個老板還說你經常帶何桃來我啊老人一個哪能比得上人家何桃呢?”范文婷說得有點酸酸的說完還有點幽怨地看了陳天明一眼。
  “誰說我婷姐老的我跟他急。”陳天明急忙把麥克風放在旁邊大力地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說道。
  “喲天明婷姐什么時候是你的了我可是有老公的人了。
  ”范文婷嬌嗔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笑了笑。
  “你老公歸你老公我們現在不是唱了夫妻雙雙把家還嗎?所以我們多少也應該有點那個夫妻緣!”陳天明邊說邊繼續在范文婷的腰肢上摸著那又柔又軟的感覺真是讓他爽得直想叫出聲來。
  “嗯……天明你放手婷姐我癢……”范文婷被陳天明這一摸她也把麥克風扔在一邊然后舉起小拳頭在陳天明的胸膛上輕輕地打著。
  “癢哪里癢?我幫你抓抓。”陳天明心里一動他看著范文婷那豐滿的胸部興奮地說道。
  “這不都是你害的我最怕癢了你還抓我的腰。”范文婷向陳天明翻了一個眼球然后又在陳天明的胸膛上輕輕地打了一下。
  “好啊婷姐你敢打我我可是不客氣了我要報復。”陳天明聽范文婷說最怕癢他可是高興了。他繼續在范文婷的腰上撓著直把范文婷撓得哈哈大笑笑得如花枝亂顫特別是那對胸前的圓球跟著她的身體晃動著晃得陳天明的心也7◇著它跳動了起來。陳天明真想把那對圓球抓住好好地懲罰一下它摸摸它揉揉它讓它不要亂動要聽話乖乖的。
  “天明不要嘻嘻癢我不行了嘻嘻。”被陳天明繼續撓著的范文婷癢得控制不了在大聲地笑著。她一個站不住腳倒在了陳天明的懷里。
  而陳天明也不忘時枇8◇把范文婷拉了拉一起倒在沙發上。他緊緊地摟著范文婷他的手在范文婷的后背上輕輕地來回地撫摸著那興奮的感覺讓他的下面也開始興奮了……
  看來自己很快就要得手了陳天明高興地想著。現在的范文婷在自己的懷里既沒有反抗也沒有迎合只是緊緊地依偎在自己的懷里。他相信只要自己再挑逗再摸摸范文婷的話她一定會……
  “啪”的一聲包廂房的門被人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