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663

第1726章(你不能不見我)
  “陳天明,你這個流氓。”方翠玉生氣地罵道。她沒有想到陳天明居然敢對著自己說那樣的話,他,他太流氓了。他居然敢提那天非禮自己的事情,如果現在陳天明在她的身邊,她一定割了他的**數年輪。
  “喂,方翠玉,我哪里流氓了?我現在不在你身邊,我就是想流氓你也流氓不了啊!”陳天明得意地說道。他就是想讓方翠玉害怕自己,以后不敢來纏馮蕓。哼,方翠玉,你想跟我斗,你還是嫩了一點。
  “陳天明,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流氓,我不想看到你。”方翠玉生氣地說道。她想到那天陳天明摸著自己的情景,那種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不過她也有點奇怪,自己不是非常反感陳天明嗎?怎么那天他摸到自己,怎么不會出現嘔吐大反應的舉動啊?好象自己只是又氣又羞而已,這怎么可能呢?
  方翠玉有點不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應該有很大反應才
  對的,怎么陳天明摸自己那些敏感的地方,自己還有點異樣呢?方翠玉還沒有真正遇過男人,當然是不懂這是怎么回事了。
  陳天明聽到方翠玉這樣說,心里暗暗高興。嘿嘿,這句話就是我的心里話,我也不想看到你,特別是看到你跟我的女人在一起。陳天明巴不得方翠玉離自己遠遠的,雖然她長得很漂亮性感,但自己不能冒這個險。
  “呵呵,小玉玉,你不能不見我啊,我可是天天想你,天天想摸你的那里,你那里好軟啊,摸得我非常舒服,你現在有空嗎?快過來找一下我,或者我跟你開房!”陳天明故意笑著說道。
  “陳天明,你這個混蛋。”方翠玉氣得快要暈倒了。他,他還想跟自己開房?她現在可是氣得要命,她馬上把電話給掛了。自己不能再看到那個流氓了,他是標準的流氓,要不然他也不會有這么多女人啊!
  方翠玉馬上把手機給掛了,如果不是這手機是自己的,她真想狠狠地把手機給跺碎。天殺的陳天明,自己以后要躲著他才行。方
  翠玉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可每當她想到陳天明,就會想到那天他摸自己的情景。想到這里,她的小臉更紅了。
  __
  陳天明得意地去找路小小,剛才他把方翠玉氣得不輕,估計她以后見到自己也要躲了。m的,如果她敢再找馮蕓,自己見她一次就非禮一次,看她還敢不敢來?
  上次陳天明跟路小小xxoo后,因為路小小還是第一次,所以他也不敢繼續跟她xxoo,等她過幾天復原后,他再讓路小小重溫那種事情的奧秘。這不,他現在過去找她了。陳天明已經打過電話問路小小了,今天小紅不在宿舍去研究所了,正是他們大戰一千回合的好機會。
  進了小紅的宿舍,陳天明看到路小小羞答答地站在門邊,好象不敢看自己。“小小,你現在那里還疼嗎?”陳天明把門關上后,輕輕地摟著她,那手當然是在重要的部位上摸索著。
  “不要,老師,不要這樣。”路小小紅著臉扭著腰肢。
  陳天明問這個問題太讓她難以回答,他怎么可以問自己那里還疼不疼呢?當然,經過幾天的休息,她那里不疼了。
  “小小,你還沒有回答老師的提問呢?你這樣可不好,”陳天明繼續摸著路小小的酥峰,好像才幾天不見,她的那里就大上一些。看來還是自己的功勞,想不到自己還是很有本事的。如果以后自己沒事干的時候,開一個什么豐??店一定可以大賺特賺。當然了,到時那些顧客也要好好地定一下,最好是18-3o,老的就不要豐了,小的還有展的空間嘛!
  “老師,你好壞,怎么可以問人家那種問題呢?”路小小有點羞怯地跺著腳。這叫她怎么回答啊?
  陳天明笑著說道:“哪種問題啊?你明白地告訴我嘛!”
  “老師壞。”路小小羞澀地白了陳天明一眼。
  陳天明看到路小小那又嬌又羞地表情,心里不由癢癢的。經常自己開后,路小小已經初具女人的特性了,看來
  今天中午要好好地跟她大戰一千回合才行,要不然也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啊!
  “小小,你?知道你的武功提高一倍后,是不是很高興啊?”陳天明問道。
  “是啊,?非常高興,不過,她也看出我,我跟你那個了。”路小小紅著臉說道。開始路美是有點奇怪,為什么路小小的武功能提高這么快,弄得路美也心癢癢的。在路美的追問下,路小小才吞吞吐吐地跟?說出雙修的事情。
  路美聽后大驚,沒有想到陳天明會是這么厲害,可以用雙修來提高路小小的武功。那他的女人豈不是個個武功高強?想到這里,路美只能是可惜了,自己當然是不能跟陳天明雙修。而且現在她也欣慰了,有路小小這么高的武功,還不怕報不了仇嗎?先殺老a,再找出那個什么先生,為蝴蝶門報仇。
  陳天明哪知道是路小小自己告訴路美的,他不以為然地說道:“看出來就看出來,沒事的,反正你?已經把你交給我,她的意思很明顯,是
  要你當我的女人。呵呵,你?現在肯定是美滋滋的,因為我也算是蝴蝶門的女婿,一個非常厲害的女婿,一定是要為你們報仇了。”
  “哪有自己夸自己的,看把你美的。”路小小瞪了陳天明一眼。其實陳天明說得沒有錯,當?聽到自己已經是陳天明的人后,也是非常高興。還說以后陳天明絕對是會蝴蝶門報仇,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叫陳天明做了。路小小聽得心里有點不舒服,怎么?好象是把自己賣了換東西似的。
  “我這是實話實說,老實說,我已經非常謙虛的了。”這幾天陳天明難得笑一下,先是生意上有問題,后來又到苗茵的離開,這些都是傷透他的心。特別是苗茵,因為媽媽的病重不得不跟自己分手,當時真是讓他痛不欲生。不過,陳天明也理解苗茵,媽媽只能有一個是不能選擇的,而丈夫是可以選擇。
  路小小感激地看著陳天明,“老師,說真的,我非常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的武功不可能會提高這么快,而且我和?也被那個老a殺死了。”
  “自家人不客氣,不過你想要感謝我是非常容易的,要不我們到床上好好感謝一下?”陳天明*笑著。他現自己的小明已經非常有意見了,好象再不安慰安慰一下它,它可能是非常火啊!
  “流氓,”路小小紅著臉嬌嗔地說道。老師就是想著那種事情,不過,那天跟他做那種事情好象也非常不錯,好舒服好爽,就是有點疼,要不然真是完美了。
  “來,小小,我們再來玩玩嘛,一回生二回熟,你只有嘗過第二次后,才會真正地感受那種事情的顛峰。”陳天明邊說邊把路小小抱了起來,然后向她的房間走去。陳天明現在才知道為什么男人不喜歡肥胖的女人,如果女人太胖了,男人是做不出這種“驚天動地”的事情。
  例如小珠跟吳青,估計吳青是從來沒有抱過小珠的,不是他不想抱,而是他無能為力。而且一般情況下,是小珠抱著吳青上床的。唉,這叫角色互換啊!陳天明想著吳青被小珠抱著走上床,心里就非常高興。
  路小小也知道自己今天無論如何也是要與陳天明做那種事情了,于是,她也小聲地說道:“老師,你想怎樣就怎樣,不過,你要溫柔一點,不要像那天那么大力,人家怕疼的。”
  我的天啊,什么叫人家怕疼的,后來你不是說叫我大力一點嘛,怎么現在又叫我小力一點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著。不過他是不會說出來的,像路小小這樣的話,一般女人都會說,這是女人的通病。當時叫你大力一點,過后又埋怨你太大力。
  “行,沒有問題,你叫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只要自己進去后,估計她又會說其它話了。
  “老師,我太累了。”路小小不好意思地說道。
  “哪有一做那種事情就睡覺的?”陳天明取笑路小小。
  剛剛嘗過那種事情的路小小兩頰艷紅,她嬌媚地看著陳天明說道:“還不是你啊,那么大力把人家累得快動不了,我下午又不能上課了。”
  “這個容易,我幫你恢復。”陳天明賣弄地說道。他給路小小渡過一些真氣,這是另一種雙修,可以幫她恢復體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