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662

第1725章(苗茵登記了)
  第二天,苗茵與韓項文在京城坐飛機奔赴c省,當他們到了c省后,已經接到苗爸的電話,苗媽還是不肯去醫院,她還在家里磨蹭著。
  苗茵急了,急忙往家趕。回到家后,苗茵看到一臉病容的媽媽心里不覺得一酸,她都病得這么貴了,怎么還不去醫院看一下呢?“媽,你怎么這樣啊?你不是答應去醫院了嗎?你怎么還不去?”
  “不急,我要看著你和項文訂婚后才放心。”苗媽不以為然地說道。為了演戲成功,她可是“打扮”了一下,如果不*一下苗茵,她是不會答應的。
  “我都答應跟韓項文訂婚了,你怎么還不相信啊?你快去醫院。”苗茵心慌意亂,她本來想先讓媽媽去醫院再說的,可沒有想到媽媽這么固執,自己是沒有辦法了。特別現在看到媽媽好像瘦了一些,而且臉色難看,一付大病的樣子。
  “我不相信,我怕你哄我。你還是跟項文去登記再!”苗媽堅定地說道。如果不是用這招,她是降不了苗茵。而且只有女兒跟韓項文登記了,那就是鐵板上著釘的時候,女兒想要反悔也反悔不了。
  現在,苗媽可是非常感激劉副院長,如果不是他的指點和他朋友附院領導的幫助,自己想要騙苗茵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畢竟劉副院長的朋友以前也騙過他女兒一次,那些經驗給苗媽后,基本上是沒有什么改動就讓苗媽給用了。不但好使,而且讓苗茵聽了乖乖聽自己的話,醫院那邊也不擔心,一切準備就緒了,自己到醫院演一下戲就行。
  “阿姨,你還是先看病,我們的訂婚不急。”韓項文對苗媽說道。(在一些人的認為,訂婚就是雙方登記。)
  “不行,這可是小茵答應我的,如果她不聽我的,我寧愿病死也不去醫院。”說到這里,苗媽好象非常辛苦,有什么堵住喉嚨似的。她拼命地咳嗽了幾聲,才把氣咳順,然后粗重地喘著氣。
  苗茵看到媽媽這
  樣,心里疼得要命。她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點頭說道:“媽,你不要這樣,我聽你的,我全聽你的還不行嗎?韓項文,我們現在去民政局。”苗茵也知道媽媽非常固執,她認定的事情別人無法改變。現在媽媽的病根本等不了,自己還能有什么辦法?跟韓項文訂婚就訂婚,反正自己已經決定了。
  于是,苗茵含著眼淚跟韓項文出動了,他們要去民政局。由于韓項文有有關系,韓項文只是打一個電話,人家民政局就有專人在等著他們。
  到了民政局,韓項文看著苗茵說道:“苗茵,委屈你了,我也沒有辦法,你媽媽太固執了。如果我們不這樣,她不肯去醫院動手術,你媽的病非同小可,我問了醫生,如果不快點動手術,還會越來越危險,以后可能想動手術也不能動了。”
  苗茵也是擔心這個,所以她才被媽媽*得乖乖聽話。她著急地說道:“韓項文,我們是要快點登記,然后把本子拿給我媽媽看,讓她快點去醫院動手術。你聯系好醫院的教授沒有?是不是一去就可以動手術了?”
  “是的,一去就可以準備動手術,不用排期。不過像你媽媽這樣的病,就算是今天去,也是明天或者后天才能動手術的。”韓項文點點頭說道。現在醫院的大手術是要排期的,如果不是他有關系,人家才不會直接就動手術了。
  “還要兩、三天才能動手術啊?”苗茵聽到后更加慌了,她還以為明天就可以動手術了,看來媽媽這病是不能拖了。“韓項文,我們馬上去辦登記。”
  他們剛下車,一個領導樣子的人馬上跑了上來,他后面還跟著兩個手下。“韓少,你終于來了,我們已經在這里等著。如果不是登記系統在我們在這里,我們真想上門為韓少服務啊!”那個領導拍著韓項文的馬屁。
  “局長,我們一會還有點事,其它的就不要多說了,你先讓人幫我們登記!”韓項文擺擺手說道。他也知道想拍自己的馬屁大有人在,人家一個局長是不用做這些事情的,但為了自己親自帶著手下在門口等待,可見人家是多么重視。
  那局長馬上在前
  面領路,就算是走路也可以說話的。“韓少,嫂夫人真是漂亮,不知道可不可以晚上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宴請你們。”
  “這個不用了,我們還有事,局長,你的心意我會放在心上。”韓項文輕描淡寫地說著。他知道這個局長想跟自己套近乎,只要自己表示一下他就會明白了。
  “好,韓少,你以后還有什么需要,可以馬上給我打電話。”局長馬上說道。
  韓項文聽了心里有點不舒服,結婚這事情只有一次,如果再來找他的話,可能是離婚了,難道他想自己跟苗茵離婚嗎?自己好不容易才讓苗茵答應跟自己結婚,這怎么可能呢?想到這里,韓項文對這局長有意見了。不過韓項文的臉上還是帶著淡淡的笑意,并沒有讓人察覺到他內心的不喜。
  辦完登記后,韓項文看著手中的本子心里一陣高興,自己終于是苗茵的丈夫了,以后天明想跟自己爭也是不可能的。而且聽苗媽說,苗茵是一個專一的女孩,只要她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只要她答應嫁給韓
  項文,是不會再跟陳天明有聯系。想到這里,韓項文偷偷地看了苗茵一眼。
  她是那么地漂亮,??前的那大辮子垂掛在??之間,讓他心里一動,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才可以攀登這高峰呢?現在她已經是自己法律上的女人,離那種事情應該不遠了。想到這里,韓項文心里更是高興。
  到了苗茵家,苗媽看到他們已經領回了結婚證,心里高興得要命。她馬上讓苗爸幫她收拾東西,立即去醫院。同時,苗媽也偷偷地給苗爸使了一個眼色,好讓他聯系那個附院的領導,后面一切都是要他配合了。
  苗爸心神領會地跑到房間里收拾東西,同時,他也偷偷地給附院領導打電話。這個附院領導真是好人,雖然是看在劉副院長的面子上,但人家太熱情了。自己以后是要好好地感謝他才行,除了請他吃飯外,還要給他送一份禮。苗爸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__
  陳天明可是愁壞了,他的生意越來越差
  ,跟龍定說了之后,龍定再也沒有說什么。他說查查再說,可現在還是沒有跟自己說什么,自己也不好意思再給他打電話。人家畢竟是一國之主,這些小事也麻煩他的話,怎么也說不過去。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能是自己想辦法了,但他又有什么辦法呢?這次人家打擊的是各個部門一起動手,而且人家又不是亂來,一切是依法辦事。只不過是他們查起來認真一些,自己也沒有辦法。
  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輝煌酒店,基本只是以前的兩成左右客人,而且還是越來越少,照這樣下去,看來那兩成也保不了。一些不知道內幕的客人也不敢過來輝煌酒店了,吃飯的地方,人越少,人家越不敢去的。
  就在陳天明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看一下,是方翠玉打過來的電話。“方翠玉,你有什么事嗎?”陳天明警惕地問道。上次自己好不容易才讓她給氣走,難道她現在又想找馮蕓?由于陳天明下了命令,方翠玉現在是不能進安安保全公司,除非有自己的允許。
  “你現在有先生的消息嗎?”方翠玉有點生氣地說道。現在她是進不了安安保全公司,而馮蕓也好象在逃避自己,以前的手機號換了,要找馮蕓是非常難的。特別是上次陳天明竟然敢占自己的便宜,這讓她又氣又羞。
  自從方翠玉以前被色狼嚇到之后,她對男人就非常反感,絕對是不允許別的男人靠近自己,只要有男人靠近,她的身體就會產生一種說不出理由的反抗。陳天明不但靠近自己,還摸了自己的酥峰和臀部,親了自己,當時她恨不得殺了陳天明,可自己不是他的對手,那又能怎么辦呢?
  “還沒有,上次先生襲擊我,幸好我命大沒有事。”陳天明說道。難道方翠玉只是問先生的事情,而不是馮蕓?
  “什么,先生襲擊你?”方翠玉大叫。“陳天明,以后有先生的消息,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我要殺了先生為我父親報仇。”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方翠玉,你省省,就你那武功也敢跟先生斗?不過,你的精神可嘉,以后我會通知你的。
  ”陳天明想到方翠玉還是有一些手下的,自己如果要清剿先生的組織,可以借用一下她的人,反正不用白不用。
  “陳天明,你可是答應我的,你不要食言。”方翠玉高興地說道。突然,方翠玉想到了馮蕓,“你為什么不讓我見小蕓?我要見小蕓。”
  “呵呵,小蕓不想見你,你還是省省!不過,我還是挺想見你的,你的那里好軟啊,我抓著非常爽,你什么時候過來給我再抓抓啊?”陳天明*笑著,他想到了方翠玉那豐滿的酥峰,還有挺翹的臀部。雖然她是一個“女同志”,不過她的身材非常不錯,是能好好地摸上一番。
  為了讓方翠玉不敢來安安保全公司,陳天明還是扮演一下色狼,如果方翠玉敢來安安保全公司,那自己就使用“抓??龍爪手”,一定好好抓她的酥峰。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