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661

第1724章(原來是假的)
  “好,媽也聽你的,我明天就去醫院,到時你把結婚證拿來給我看。”苗媽高興地說道。“小茵,就這樣了,媽媽現在的身體不舒服,要早點睡覺,你跟項文聊一下!”說完,她掛了電話。
  苗茵遲疑了一下,還是給韓項文打了電話。“韓項文,你好。”苗茵想著自己有事要求韓項文,還是說話客氣一點。
  “苗茵,是你嗎?”韓項文接到苗茵的電話后欣喜若狂,這是苗茵第一次主動給他打電話,他能不高興嗎?
  “是我,韓項文,我媽媽的事情麻煩你了,至于我們的事,我可以答應你,但在我媽媽沒好之前,我們只有名份,不能有其實實際的關系。如果你覺得可以,我們就這樣做,如果不行,我會跟我媽媽說。”苗茵說道。她不想在媽媽沒事之前跟韓項文有什么,而且還要先跟韓項文登記,這讓她心里非常不舒服,但媽媽硬要自己這樣做,她又有什么辦法呢
  ?媽媽的病不能等了。
  “行,苗茵,委屈你了。我也是不同意你媽媽的做法,但她非要這樣,還說我不跟你訂婚,她就不去醫院。我聽苗叔叔說你媽的病不能拖,我們只能是這樣了。”韓項文不好意思地說道。
  本來苗茵心里對韓項文有氣的,如果不是他老纏著自己追求自己,媽媽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現在倒好,固執的媽媽要自己跟韓項文訂婚,自己又有什么辦法呢?現在聽韓項文道歉,她也有點不好意思了,這事是媽媽*大家的,韓項文這樣對自己,可見他是真心喜歡自己的。
  苗茵頓了頓說道:“我們不說這些了,怎樣就是怎樣,我現在關心的是我媽媽的病,你一定要找最好的教授,多少錢也沒有關系,我有錢。”這些年苗茵也存了不少的錢,只要能救媽媽,她在所不惜。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有錢,而且會找z國最好的教授為阿姨動手術。另外我們訂婚的時候,我爸爸剛好沒有空,可能來不了。我爸說,等我們正式結婚的時候,他再為我
  們主持婚禮。”韓項文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不會介意的,”苗茵有點高興地說道。她也不想有這么多人看著他們訂婚,這種事情越少知道越好。
  “我明天去c省,你去不去?去的話我讓人幫你買機票。”韓項文問道。
  苗茵現在也不跟韓項文客氣了,有他陪著一起,也是可以快點回c省讓媽媽動手術。“好,你幫我買機票!”苗茵說道。
  “行,我明天一早接你去機場。”韓項文高興地說道。看來答應苗媽是正確的,現在苗茵主動跟自己親近,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韓項文就不信以自己的真誠會感動不了苗茵,呵呵,苗茵以后屬于自己的,不是陳天明的了。想到這里,韓項文心里又是一陣高興。為了女人,自己是要對不起陳天明了。而且當時自己也跟陳天明說過,是要跟他競爭。
  __
  苗媽掛了電話后,激
  動地跳起來,“老伴,我們成功了,小茵終于聽我的話。”她撲到苗爸的懷里高興地叫著,哪像一個重病要動手術的人。
  “媽媽,我們這樣騙小茵,好象不大好!”苗爸有點內疚地說道。
  “有什么不好,我們這是為了小茵好,你,你想她跟著陳天明嗎?陳天明可是有很多女人,女兒跟了陳天明,也不知道過去當多少??了,你以為是二??、三??那么簡單嗎?”苗媽一說到陳天明心里就有氣,這種陳世美也會讓女兒死心不變,這讓她太氣憤了。
  “唉,我也知道陳天明不好,但我們這樣騙女兒,如果有一天讓女兒現,她會恨我們一輩子的。媽媽,我不想失去女兒啊!”苗爸擔心地說道。這次其實苗媽沒有病,是他們故意騙苗茵的。
  上次苗爸他們跟他的老同學華清大學數學學院劉副院長談起這件事情的時候,劉副院長就教他們可以用其它方法來曲線救國,例如裝病*苗茵聽他們的話。劉副院長還舉例他有一個朋友也是這樣做的,后來撮
  合了他女兒的婚事后,幾年后,他女兒才現當時父親的決定是多么對。因為他女兒的前男友因為犯事要坐十幾年牢,如果當時跟了他后,現在女兒可是要哭死。
  苗媽聽到劉副院長的建議后心里不由一動,劉副院長說得太對了,苗茵現在是被蒙蔽了眼睛,過了若干年后,她就會現選擇陳天明是一件非常錯誤的事情。這么多女人,苗茵一定會后悔死了。但是到那個時候后悔有什么用呢?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后悔藥吃的。于是,苗媽決定也學劉副院長那個朋友一樣,來一招曲線救國,讓苗茵乖乖聽自己的話。
  雖然現在苗茵可能心里不愿意,但過幾年后,她會感激自己了解自己的苦心。韓項文有什么不好?年輕多金,又是國家副主席的兒子,最重要的是他對苗茵好,一心一意地追著苗茵,這是其它男人所不能具備的。
  不過,苗媽又有點擔心了,苗茵的智商非常高,不是那么容易受騙的人。自己只是說有病,苗茵怎么可能會相信呢?如果騙不了苗茵,可能會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以后想讓苗茵聽自己的也是不可能了。
  幸好劉副院長厲害,他告訴苗媽,這個不用擔心,他有一個朋友是在c省附屬醫院當領導,只要找他“溝通”一下,其它的事情就好辦了。保證就是醫院的人要查,也是很難查的。因此,苗媽馬上找到那個附院領導,本來想給人家打點一些錢的,但沒有想到那個領導說他跟劉副院長是好朋友,錢就不用給了,以后事成后請他吃一頓好的,大家交一個朋友就行了。
  苗媽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么順利,那個附院領導不但不收她的錢,而且非常盡心地幫她。那份報告其實是另一個病人的檢查報告,附院領導先叫苗媽也去做一樣的檢查,跟那個病人檢查的順序是相鄰的,到時再復制一份檢查報告。就算是人家查出來,也可以說當時檢查員弄錯了。反正人家苗媽都不聲張,錯了就錯了又能如何。
  于是,苗媽拿到這份報告就與苗爸商量如何*作了,人家附院領導還說以后要怎樣做,盡可以找他協調,估計到時做手術的時候,也是交了錢后,苗媽在病房里睡著數綿羊捱過時間就可以出來。
  也就是這樣,苗媽跟韓項文說了,當然,苗媽不會說自己是裝病,她說自己病得很重,希望韓項文跟苗茵訂婚沖沖喜,而且苗茵不答應的話,她就不會去動手術,寧愿這樣病死。
  韓項文聽到苗媽這樣說非常吃驚,他急忙找人看了苗媽的病歷,剛好他也是找到了那個附院的領導,那領導馬上打包票說苗媽的事情他會親自跟進,保證不會誤事,一定把苗媽的病治好。那個領導的心里可樂,苗媽本來就沒有事,自己當然是會把她給治好了。
  苗爸跟苗茵說了事情后,在一系列的設計下,苗茵只能是妥協,她可不想媽媽出事,只好答應媽媽跟陳天明斷絕關系,與韓項文在一起。
  現在,苗媽看到自己奸計得逞,哪會不高興地跳起來呢?哼,陳天明,你只是一個外人,怎么可能跟我這個媽媽斗呢?我不同意的人,別想成為我的女婿。苗爸也在想著自己的打算了,估計韓項文當了自己的女婿后,自己可以在學校里提上領導,以自己的年齡,只要韓家鼎力相助,可能自己還能當上bsp;想到這里,苗爸剛才還有點的內疚之心煙消云散了,還是女兒嫁給韓項文好,跟了陳天明,也不知道在陳天明那里是什么地位,而且陳天明有這么多女人,女兒肯定吃不了兜著走。而且陳天明能跟韓項文比嗎?人家可是副主席的兒子,到時一定能提拔自己。呵呵,苗爸越想越高興,如果自己當了校長,看以后在學校里還有誰敢看不起自己?
  “媽媽,我們一定要小心,千萬不能讓小茵看出破綻來,要不然就前功盡棄了。”苗爸叮囑著。剛才他還擔心騙苗茵,現在卻是擔心被苗茵看出破綻。為了自己校長的地位,還有女兒的幸福,就算騙女兒一次又如何呢?
  “老伴,沒事的,附院領導非常配合我們,這可是你老同學劉副院長的面子,以后我們要請劉副院長吃飯,這份人情我們是欠人家的。”苗媽不以為然地說道。這次醫院配合自己裝病,女兒是不會看得出來。
  做完手術是附院領導安排,靜養也是那領導安排,過上十幾天后,自己就會沒事出院了。到時女兒想要查也是查不
  出什么,而且女兒也跟韓項文訂婚,到時自己再催促他們結婚,這事情就做得天衣無縫。
  想到這里,苗媽得意地笑了起來。“老伴,在關鍵的時候還是我會想辦法啊!小茵這個孩子是不能跟她硬碰,只能是用懷柔手段。反正我先不威*她,我只是不去醫院做手術,這樣她就會比我更著急,唉,還是我比較了解女兒,她是非常心疼我的。雖然這件事情是騙她,但我們是為了她好,她以后一定會理解我們的苦心。”
  “對,小茵一定會理解我們的苦心,而且韓項文比陳天明要好,媽媽,我支持你的決定。”苗爸高興地說道。他想著自己要當校長,一切都不在話下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