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660

第1723章(苗媽病重)
  苗茵看著陳天明哭道:“天明,我媽媽得重病了。”
  “什么?什么時候的事情?快,我和你馬上送你媽去醫院。”陳天明立即大聲地說道。雖然苗媽不同意他跟苗茵在一起,但她畢竟是苗茵的媽媽,以后也是自己的岳母。陳天明拿出了手機,他想給張彥青打電話,準備調來飛機直接飛去c省接苗媽。到時看看苗媽是什么病,再問問哪間醫院比較適合。
  “不,”苗茵傷心地搖搖頭。“問題就是我媽媽不想去看病,她說她現在不開心,活不活都無所謂了。”
  陳天明愣了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媽媽不想看病?她到底是想干什么?”
  聽到陳天明這么問,苗茵心里更是傷心,她的眼淚嘩啦嘩啦地流了下來。這叫她怎么說呢?現在苗媽故意用自己的病來要挾苗茵,讓苗茵跟韓項文在一起,要不
  然不肯去看病,這叫她如何是好?
  苗茵也看到媽媽的檢驗病單,那可是省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檢驗報告單,是c省最有權威的機構,那報告單里寫著惡性腫瘤。苗茵接到爸爸傳真過來的報告單后,也馬上給爸爸打了電話。在確定這件事情后,苗茵也給c省的醫院打了電話詢問,媽媽確定是去做了檢查得了這種病。
  苗爸也非常著急,他說醫生告訴他們,要馬上做手術,手術成功率只有5o%,而且如果不盡早做手術的話,以后的成功率只能是越來越低,到最后不用做手術了,直接宣布失敗。苗茵聽到這個消息后呆了,她急忙給苗媽打電話,但苗媽死活不肯去醫院,她說自己沒有什么事,不去醫院看了。
  如果苗媽一開始就威*苗茵就范的話,可能苗茵會懷疑媽媽的病有點蹊蹺,但是苗媽卻不肯去看病,直接說沒事不想去。后來苗茵*得急了,苗媽才說,要她去醫院動手術可以,但要苗茵跟陳天明斷絕關系,跟韓項文訂婚。..
  這讓苗茵為難了,一邊是
  陳天明,一邊是媽媽。如果媽媽硬*著她跟韓項文在一起的話,她是不會答應的。但現在媽媽病重,聽爸爸說這個星期不去醫院動手術,媽媽的病情就會更重了。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苗茵,只能是給陳天明打電話求助了。她想聽聽陳天明的意見,說真的,她不想離開陳天明,但又不想失去媽媽。當陳天明聽到苗茵說到她媽媽的要求時,心里不是滋味。苗茵把這件事情告訴他,目的就是想聽自己的意見。但現在他能有什么意見,左右為難啊!
  “苗茵,你想怎么辦呢?”陳天明問苗茵。
  “我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天明,你說我應該怎么辦呢?”苗茵看著陳天明流著眼淚。
  陳天明見苗茵還在流著眼淚,心里非常疼。看來苗茵心里已經有了決定,要不然她也不會對著自己流眼淚。唉,這也難怪苗茵,畢竟母親只有一個,這養育之恩比天還大啊!想到這里,陳天明也不想讓苗茵為難,“苗茵,你還是聽你媽媽的!我,我們有緣再在一起了。”說到這里,
  陳天明只覺得自己的心被幾百把刀割過似的。
  “天明,”苗茵傷心地撲到陳天明的懷里痛哭一頓。她也是作好了決定,她要放棄陳天明聽媽媽的話,只要能把媽媽的病治好,就算現在要她死也是可以的。
  “苗茵,不要哭,”陳天明把苗茵輕輕地拉起來,然后幫她抹著眼淚。他想到以后不能跟苗茵在一起,心里非常痛。唉,苗媽太固執了,現在她又有病,自己又怎么能讓苗茵當不孝女呢?
  “天明,吻我。”苗茵看著陳天明說道。她作了決定,今天她要把自己給陳天明,就算不能跟陳天明在一起,但自己要把第一次給他。
  陳天明馬上低下頭吻在苗茵的小嘴上,那有點冰冷的嘴唇讓陳天明更是生出憐惜之心。苗茵非常配合地回吻著,而且微微張開自己的嘴。陳天明感覺到苗茵的熱情,他的舌頭也伸進她的小嘴里溫柔地撩著。
  “嗯,”在陳天明的熱吻下,苗茵慢慢地軟倒在他的懷里
  。“天明,你抱我回房間,要了我,我今天要當你的女人。”苗茵豁出去了,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她不喜歡韓項文,但為了媽媽答應跟韓項文在一起,可她不想把自己的處子之身給韓項文。
  “不,不能這樣。”陳天明搖搖頭。當時苗媽就要求苗茵不能跟陳天明做那種事情,如果苗茵現在跟自己做了,苗媽一定會不放過苗茵。而且以后韓項文現苗茵不是處子,一定不會對苗茵好,這樣苗茵嫁給韓項文還有什么幸福呢?這會害苗茵一輩子的。
  陳天明看著苗茵??前的高聳,那渾圓的誘惑讓他困難地吞著口水。他恨不得現在就把苗茵給推倒在床上,然后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但是,為了苗茵,他不能這樣做啊!這樣太自私了。而且自己跟韓項文是好朋友,也對不起韓項文。
  “天明,你難道不想要我了嗎?”苗茵奇怪地問道。以前陳天明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他天天想跟自己做那種事情,可現在他卻這樣說。
  “我不是不想要了你,而是我要
  了你,你怎么跟你媽媽交待?你怎么跟你以后的丈夫交待?這樣會害了你,我不能因為自己一時快樂而讓你痛苦一輩子。”陳天明痛苦地說道。如果苗茵的丈夫有處子情結,那苗茵以后不會有什么幸福的生活。
  “天明,你對我太好了。”苗茵緊緊地摟著陳天明,她??前的飽滿緊緊壓著陳天明,讓陳天明熱火朝天。但陳天明還是強忍著心中的熱火,不能做出后悔的事情。韓項文是什么人,是國家副主席韓賓的兒子,只是一個只手遮天的人物。如果他要對付苗茵和她的家人,苗茵他們也是沒有好日子過。
  陳天明再次幫苗茵的眼淚抹掉,溫柔地說道:“苗茵,以后可能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了,你一定要保重,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給我打電話。另外,你媽媽的病需要我協調的話,盡可以告訴我讓我來辦。”
  苗茵搖搖頭,“不用了,我們會處理的。”苗爸已經告訴苗茵,韓項文已經幫他們聯系了最好的醫院,但苗媽還是不肯去。因為苗媽說名不正言不順的,除非苗茵答應跟韓項文訂婚,她才答應接受韓項文的幫助,要不然她
  寧可病死。
  “也是,有韓項文在,估計不會有問題的。”陳天明點點頭。“苗茵,你盡快跟你媽說一下,她的病不能拖,我,我還是回去!”說到這里,陳天明心痛地轉過身,慢慢地往外面走去。
  苗茵看著陳天明失落的背影,想張口說兩句,但她剛張口又不知道說什么好。于是,她眼睜睜地看著陳天明離去,她知道,以后自己不能跟陳天明有什么瓜葛了。
  過了一會,苗茵拿出手機給家里打電話,“喂,爸嗎?我是小茵,我答應了,我明天就回c省,你跟媽說一下,明天去醫院準備做手術。”
  “小茵,你真的答應了嗎?太好了,我現在讓你媽媽的電話。唉,你媽的病不能拖啊,再這樣拖下去,她,她會沒命的。”苗爸說到這里,聲音頓了一下又卡了一下,好象是很難過的樣子。
  過了一會,苗茵聽到她媽媽的聲音,“小茵,你肯答應媽媽的要求了嗎?”苗媽高興地說道。
  “是的,我聽媽的,不過媽也要聽我的,明天就去醫院做手術,你的病不能再拖。”苗茵點點頭說道。
  “行,我聽你的,我還要留著命抱外孫呢!呵呵,”苗媽笑著。“小茵,你也給項文打電話,讓他明天也到bsp;“好,我一會給他打電話。”苗茵也想通了,只要能治好媽媽的病,自己嫁給誰都可以。不過,她一定要看著媽媽的病治好再嫁人,否則她誰也不嫁。
  苗媽說道:“小茵,不是媽媽要挾你,媽媽也怕死,不過陳天明這個人太*了,一個人怎么能擁有這么多女人呢?你以后哪有幸福啊?還是項文好,對你專心癡情,他雖然知道你跟陳天明要好,但還是一直等著你回心轉意,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我跟他說,他還不知道我病了呢!
  開始他還說不能趁人之危,但我說了,他這個女婿我認定了,如果不是你嫁給他,別人我是不答應的。后來他在我的勸說下才答應
  了,同時幫我聯系好了醫院和動手術的教授。小茵,你不要擔心,項文說了,那個教授非常厲害,手術成功率一定在六成以上。”
  苗茵聽到媽媽只有六成的活命機會,心里堵得更慌。開始她還有點懷疑這次事情是不是媽媽跟韓項文合謀做出來的,但聽到媽媽只有六成的活命機會,她不再懷疑了,她現在只是擔心媽媽的手術能否成功。
  “媽,你不要說了,我現在聽你的,你就安心等著做手術,我馬上給韓項文打電話,跟他商量手術上的事情。”苗茵著急地說道。自從她答應了媽媽后,也就不跟韓項文計較什么,反正以后自己要嫁給他。
  “好,不過說好了,明天我去醫院后,你們要先去登記結婚,要不我不做手術。”苗媽正色地說道。她還怕等自己的病好后,苗茵跟自己來個概不認帳,到時自己也不能讓苗茵嫁給韓項文了。
  “好,我聽媽媽的,只要媽媽快點做手術把病治好。”苗茵咬咬牙說道。為了媽媽,她什么也不顧了。天明,我這輩子對不
  起你,只有下輩子再跟你在一起了。苗茵痛苦地想著。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