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657

一哥正色地說道:“幫建學,我們一定要幫的。你們想想,現在陳天明已經觸犯到我們圈子的利益,我們是不是要反擊一下,要不然到時我們會被人看扁的,而且我們以后要展也是很難的。”
  “對,一哥說得對。”九哥急忙拍著馬屁。“一哥,我們沒有你想得那么深,你還是跟我們說說,告訴我們應該怎么做,我們聽你的。”
  “陳天明最牛的不就是那些公司集團嗎?我們可以給他下一些絆子,或者通過關系讓他的生意不好,當然,我們一定要記得策略,千萬不能暴露出我們自己。而且要給他下的絆子都是有理由的,陳天明就算是生氣也拿我們沒有辦法。”一哥不愧是一哥,想到的方法陰險無比。這么多太子哥,不要說別的,就是他們放出話去,跟他們有關系的人不能去輝煌酒店吃飯,輝煌酒店就會減少很多的客流量。
  “好,我們就這樣做,大家跟一哥表個態!”九哥對其它太子說道。
  其它太子本來就對陳天明有意見,現在聽一哥這樣說更是心里高興。如果他們只是一、兩個人這樣做的話,可能效果不大。但是現在這么多人,效果就跟以前的不一樣了。這次一定可以給陳天明下絆子,大家在心里暗暗地說著。
  “我們聽一哥的,一哥叫我們怎么做,我們就怎么做。”其它太子點頭說道。可以說,一哥是他們的領袖,如果沒有一哥的話,他們一些人以前犯的事,現在也是沒有抹干凈。而且一哥幫他們在生意上賺了不少錢,這都是一哥的功勞啊!現在一哥有號召,他們更應該響應。
  “大家聽我的是沒有壞處的,如果把陳天明的集團公司弄垮,我們就可以低價收購他的集團公司,如果是這樣,大家可以計算一下你們可以拿多少錢。”一哥笑著說道。他太理解這些人了,只要有利益,他們一定會鋌而走險。而且這次是大家出一點力,問題并不是很大。
  這些太子馬上點頭,“哈哈哈,如果我們可以瓜分麗人集團等公司,我們就財了。”他們開始在想了,這個想要天騰,那個想要輝煌,另一個想要耀人
  ,其它的想要麗人或者安安,他們還沒有下手,就想著到時自己要分哪一些財產。這些不務正業的太子,平時仗著自己家的關系,在京城或者其它省為所欲為,不但賺了不少錢,也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一哥見他們都答應了,心里暗暗高興,他小聲地告訴大家應該如何做。一哥送走他們后,便讓九哥和崔建學留了一下來。
  “一哥,這次多虧你。”崔建學感激地對一哥說道。
  “建學,你客氣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先生已經交待過我,一定要救你父親出來,你就放心!而且這段時間你不要想著離開京城,這樣對你沒有好處的。你最好安分地呆在京城,這樣別人想對付你也沒有借口。至于你的那些政敵,他們在我們的眼里算不了什么。只不過先生覺得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不能多出手,只能是借助這些廢材,而且我和九哥也可以混在一起幫你,那些人想對付你也是對付不了。”一哥正色地說道。
  “我明白,一哥,麻煩你轉告先生,我們家一
  定不會忘記他老人家的大恩,也請他一定要救我父親。”崔建學著急地說道。崔建學知道以自己的身份還不能見先生,他只能是請一哥轉告了。而且現在也只有先生才能救自己父親了,他在父親的帶領下一早就加入了先生的組織,但還不能像他父親一樣成先生的核心分子。
  一哥說道:“這個是沒有問題,先生也在想辦法救你父親,這個你不要擔心。你就放心地在家里等,沒有什么事最好不要外出,聽從組織的安排。”
  “我知道了,”崔建學點頭說道。
  “一哥,那我做些什么?”九哥興奮地說道。終于可以對付陳天明了,他心里非常高興。陳天明,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當時方翠玉審問葉大偉的時候,由于葉大偉沒有全說出先生的秘密,所以并沒有告訴方翠玉,九哥也是先生的人,要不然陳天明一早就注意上九哥了。不過,由于九哥這個人十足的紈绔子弟,并不能進到先生組織的核心,只算是外圍人員,連葉大偉也不如。
  “你負責慫恿那
  些太子對付陳天明,他們的關系網非常強大,雖然一個人可能對付不了陳天明,但團結就是力量,一定可以為陳天明帶來不少麻煩。而且我們還在背后幫忙,一定讓陳天明焦頭爛額。”一哥說了兩個一定,可見他是非常有信心。這次的活動是先生授意的,一哥當然是信心十足。
  __
  陳天明接到了幾個電話,都是說生意上出現了問題,這讓他不由暗暗皺起眉頭。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先生又想對我的生意下手?
  賀平打電話來說,從前天開始,酒店的客流量減少了一半,開始賀平還以為是昨天才是如此,但沒有想到今天比昨天更慘,連一些熟客也沒有來了。賀平打電話給一些本來訂好今天來吃飯的客人,可他們說話時閃閃爍爍,好象里面有內情。賀平問他們是不是有人要挾他們,可沒有想到他們掛了電話。賀平再給他們打過去的時候,他們干脆不聽了。
  接著賀平又給其它訂了房間的客人打電話,沒有想到他們還是跟剛才那個客人差不多,只是說
  沒有空不說其它原因就掛了賀平的電話。一連三天是如此,賀平見不是事,便馬上打電話向陳天明匯報了。
  麗人渡假村也是出現問題,本來是很多人捧場,現在好象出現豬流感一樣沒有人光顧了。開始負責管理的阮紫軒還以為是有混混在外面攔著不讓客人進來,但她派了人過去查看時并沒有什么異常。沒有辦法的她只好向陳天明匯報。
  這幾天也不知道為什么,麗人集團的貿易經常受到海關的嚴查,人家要查也是沒有辦法,但他們查得太仔細了,以致本來一號貨的船,卻是要到3號還不出去。原因是海關還在查,查完后再讓他們通行。
  張麗玲接到這個消息后,馬上趕到海關,親自找到海關的關長,詢問到底是出了什么問題。海關關長并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這段時間海關在嚴查出去的貨物,至于對受查公司的影響,海關深表同情和歉意。但由于是上面的文件通知精神,他們不執行也不行。
  人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張麗玲見海關關長這樣對自己
  說,而且還振振有詞地說是上級的通知精神,自己還能說什么呢?她找了一些關系后,最后檢查比昨天快了一些,但也是四號才開始通行。
  生意上時間就是金錢,本來是一號的貨,遲到四號再,這無形中讓張麗玲他們損失不少。等貨開到目的后,由于耽誤時間,不但賺不上錢,而且還虧了一些。
  耀人電腦和天騰公司接到稅務和工商、消防等部門的檢查,當然,期間也檢查了其它公司,陳天明的公司只是在中間檢查而已,人家的公司檢查得非常快,而到陳天明的公司時,檢查的人員非常敬業,不但東查查西查查,而且連一些不應該查的也查了。以致耀人和天騰也做不了生意。
  找天騰公司投資的商家少了,拿到耀人電腦的商家本來說好是交余下的貨款,可卻是遲遲沒有交,這都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安安公司被公安部門再度檢查,聽說是公安部某位領導下的旨意,連在m市的何連也沒有辦法,上頭有命令,一定要對本市的所有保安公司再次審查
  ,而且查看有沒有安全隱患,公司的保全員素質等問題都要深度檢查。
  在m市的還好辦一點,有何連的幫助也只是走走過場。可在其它地方卻不一樣,人家擺明就是針對安安保全公司,其它保全公司是走走過場,可安安保全公司卻不一樣,查得非常認真,一有不對馬上整改。連說是虎堂的外圍組織也不行,有什么事的向上級領導反映。
  由于這件事,林國也向陳天明匯報了,陳天明也向許柏匯報。許柏跟公安部的領導溝通過,可說歸說,但由于以前一些保全公司做出一些非法的事情,公安部覺得還是要查一下為好。當然,如果虎堂來負責檢查這件事情也好,不過要按照公安部的規定來檢查。
  許柏聽到一些檢查術語頭都大了,虎堂又不是檢查機構,如果去干這些事情也未免太大材小用了。而且人家公安部說過,只是例行檢查,就算是其它的機構,也應該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安全問題。反正又不是故意打擊。
  算了,檢查就檢查,不就是檢查嘛!許柏
  也同意了。就像陳天明的輝煌酒店,也一樣要受衛生等部門的檢查,而檢查也是一件好事。龍組的領導崔球不就是因為手下出問題,現在還沒有把問題說清楚,還在虎堂的秘密招待所里住著嗎?
  想到這里,許柏也同意安安保全公司受檢查,只要檢查的人不過分就行。畢竟安安保全公司不是陳天明直接管理,是他的手下,檢查一下也好,不要出什么事對誰也不好。聽崔球當時說,那個程如調突然難,如果不是崔球拼死自衛,可能現在死的是崔球不是程如調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