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64 冤家路窄

“天明看來你這個人非常不老實。”范文婷看著陳天明不悅地說道。
  “哪里啊婷姐我剛才真的是不舒服然后你說幫我摸一摸我心里一感動就好了。”陳天明看著范文婷生氣的樣子然后她的**好像也動了一下直看得他心里直癢癢的。但他一想著范文婷的老公是警察便生生她不敢動彈。
  “哼我量你也不敢。”范文婷馬上變了一個臉對陳天明嬌笑著。“天明今晚我們唱首《夫妻雙雙把家還》?”
  “什么?唱《夫妻雙雙把家還》?”陳天明頭大了這樣的歌曲能夠隨便唱嗎?如果唱了不小心讓某個人聽了那自己可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是啊!”范文婷高興地點點頭。
  “我我不會唱。”陳天明好像怕范文婷沒有看到似的用力她◇l著頭。
  “切真掃興。”范文婷白了陳天明一眼。
  “婷姐你今晚去夜總會你老公知道嗎?”陳天明問范文婷。
  “知道啊!”
  “什么?他知道?”陳天明聽了范文婷的回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范文婷的老公知道了還讓自己去這不是明擺著不讓自己活嗎?“你不怕你老公對你什么?”
  “我老公才不理我的事情。”范文婷搖搖頭。
  陳天明才不相信她范文婷明明跟李校長是那樣說的現在又來糊弄自己這太沒有公德心了。“你不是跟李校長說你老公要查你什么的嗎?”
  “我是為了讓那個老色狼死心才這樣說的如果我不這樣說他怎么會死心嗎?你說對嗎?天明。”范文婷邊向陳天明拋了一個媚眼邊嗲聲嗲氣地說道。
  “對對你說得太正確太好了。”陳天明一聽原來范文婷的老公不理她的事情心里不由一喜他那緊張的心才放慢了速。那么說今晚自己卡拉o就沒有生命危險不會有什么麻煩還可能有什么艷遇的?陳天明想到這里看了看范文婷豐滿的**心里馬上有了一種癢癢的感覺自己真想好好地沖上去抓一抓好好地安慰一下自己從中午到剛才還是緊張而提心吊膽的心臟。
  “你看你把你美得樣子可惜你不會唱《夫妻雙雙把家還》啊。”范文婷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會我會。”陳天明馬上說道。
  “你會?”
  “不我的意思是說這歌曲嘛不難我學學就會了到時我和你唱。”現在的陳天明和剛才是完全兩個樣剛才的他死氣沉沉而現在他可是斗志昂揚一付春情蕩漾的樣子。
  “那好到時看看你唱得怎樣。天明你說我穿哪件好看啊?
  ”范文輝又把自己的衣服拉到自己的胸前比劃著。
  “我看看”陳天明馬上跑到范文婷的面前看著她手上的衣服不正確來說是看著她手上衣服的旁邊那豐滿的玉峰而目瞪口呆。
  “好看嗎?”范文婷輕輕地舉起手中的衣服問陳天明。
  “好看非常地好看。”陳天明吞了吞口水癡癡地看著范文婷的**。他的喉嚨一直在灼熱著他只覺下面有股熱流一直沖上去大腦。現在的他真想在這里和范文婷好好地o一o一啊!
  “那好就這件。”范文婷看看手中的衣服自己也感到挺滿意的。于是便點點頭拿著衣服向衛生間走去。陳天明看著范文婷圓翹的屁股不由自主地也跟著范文婷走了去。
  “天明你想干什么?”范文輝見陳天明也跟著自己的屁股后面往洗手間走去紅著臉對他說道。
  “我我沒干什么。”陳天明一臉的茫然。
  “那你跟在我后面想干什么?是不是想幫我換衣服啊?”范文婷微微抬了抬頭對陳天明媚笑著。
  “這個這個我是沒有問題的我一向本著助人乃快樂之本幫助你換一下衣服又是何妨呢?”陳天明自從聽到范文婷的老公不管范文婷后他的色膽就開始越來越大了。現在的他真想馬上抱著范文婷好好地快樂快樂一下。
  “那好你來!”范文婷又是對陳天明笑了笑然后徑自往洗手間里走去。
  陳天明心里大喜馬上跟了上去。“嘭”的一聲洗手間的門突然被里面的范文婷用力地一推閂上了。
  “我的媽呀好險啊差點就撞到鼻子了。”在洗手間外面的陳天明摸著差點就撞到門的鼻子興災樂禍地想著。如果剛才不是跟得不那么緊一定會被這洗手間的門撞上了。m的范文婷是什么意思啊?明明叫自己進去幫她換衣服可她卻在關鍵的時刻把門關上害得自己這高挺迷人曾經也是以后風靡萬千美女的鼻子差點就成了塌鼻子。
  “婷姐你開門啊我還沒有進去呢!”陳天明敲著門說道。
  “唉看來你是不該進來的你有本事就自己進來。”范文婷在里面說道。陳天明聽著里面的聲音好像她已經開始脫衣服了。
  陳天明看了看這洗手間的門應該不牢固是木做的自己就算不用香波功也能把它踢開但是這樣好嗎?這樣的行為和色狼又有什么區別呢?想到這里陳天明還是把自己剛剛抬起的右腳放了下來。
  不一會兒換了衣服的范文輝出來了。陳天明的眼睛又是一亮她范文婷太會打扮了。這是一套連衣裙桃形的領子既能把不能讓別人看的風景掩蓋住又能露出她的一點點乳溝讓人聯想翩翩。妙真的是太妙了。
  而下面的裙子更是妙因為它遮住的方位剛好是范文婷大腿的一半把她的一半大腿露了出來上面的卻是看不到。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到上面去。
  “天明好看嗎?”范文婷看著陳天明的樣子高興地問他。
  “好看好看。”陳天明已經忘了剛才的不愉快點點頭說道。
  “那好我們走要不太晚了。”范文婷在床上拿起了自己的小提包然后走了出去。陳天明也緊張地在后面幫范文婷鎖上門接著也向自己小車走去。
  “天明看不出來啊你有自己的小車。”坐在副駕駛座的范文婷羨慕地看著陳天明的小車左看右看說道。
  陳天明笑了笑打著火把車開動“這是我問朋友借的車不是我的。”陳天明還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開酒店的事情。
  到了縣城陳天明就問范文婷是哪間夜總會。因為縣城的夜總會有好幾家有大有小消費也是不一樣。
  “當然是好玩的了。”范文婷說道。在范文婷的指引下陳天明開到了一間夜總會的門前停了下來。到了那里陳天明皺起了眉頭。
  因為這間夜總會他認識正是葉大偉的夜總會上次就來過一次是救何桃和劉美琴的。所以他還記憶猶新。不是已經讓人對他查封了嗎?怎么他葉大偉還能開張啊?陳天明在心里納悶著。看來明天要好好地問一下張彥青他們才行難道葉大偉的后臺也硬能幫他逢兇化吉。
  其實陳天明沒有想到幫葉大偉逢兇化吉的是蔡東風。在今天早上蔡東風就利用了關系給有關人員打了電話所以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些沒有證件的說法也給推翻了。讓說成是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先讓繼續營業后面再慢慢地補。這慢慢地補也是一個托辭至于是什么時候補上都是領導說了算的。
  所以葉大偉在早上把事情搞掂下午就又營業了那些小姐也被放了出來一點事情也沒有。而現在范文婷選中好玩的夜總會竟然就是葉大偉的夜總會這讓陳天明有點不舒服。“這間好玩嗎?要不換別的?”陳天明對范文婷說道。
  “好抱啊就這間”范文婷邊說邊下了車。
  陳天明見范文婷都這樣說只好無奈地也跟著下了車。進去看看也行可能現在的老板換了人也說不定。想到這里陳天明與范文婷走了進去。
  “小姐給我一個小包廂房。”范文婷好像挺熟地走到柜臺對一個女服務員說道。
  “好的請跟我來。”那女服務員站了起來帶著陳天明他們上了二樓“就這間你們請隨便一會會有音響師來幫你們調機。”那女服務員說完便走了下去。
  這時一個人向這邊的過道走了過來。陳天明抬起頭一看發現竟然這人就是自己的仇家葉大偉。
  “陳天明你來這里干什么?”葉大偉也發現了陳天明他以為陳天明來找碴的警惕地看著陳天明說道。本想叫天星幫的人干掉陳天明可是拿了自己一百萬之后天星幫竟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全幫的人被干掉了聽說是干了違法的事情被武警的人干掉的。
  連天星都死了害得自己那一百萬如打了水漂一去不回了。
  “我當然是來唱歌的難道是來看你這個混蛋的嗎?”現在的陳天明也不怕葉大偉了論錢自己不比他差論關系和別的他葉大偉是斗不過自己了。再說自己還有一個何連在自己背后撐腰呢!
  “陳天明你今天怎么不跟何挑出來唱歌是不是又泡上了一個美女把何桃放到家里了。唉你這個要真是不佩服不行啊見一個泡一個都不知道你泡了多少個?”葉大偉以為范文婷是陳天明新泡的女人所以故意在范文婷面前中傷他讓他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