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654

第1716章(好奇怪啊)
  路小小也睜開眼睛看著陳天明,她擔心地問道:“老師,現在我們應該怎么辦啊?”
  “現在沒有辦法了?只有先讓飛劍和蝴蝶花在我的體內,然后我再從你的身體里面出來,到時我再想辦法把蝴蝶花弄出去。”在這種情況下,陳天明覺得自己是一個男人,應該把困難留給自己了。而且自己有血黃蟻的原因,可能會沒有事的。
  “不行,讓飛劍和蝴蝶花在我的體內,我想辦法解決。”路小小聽到陳天明說出這樣所謂的辦法,知道他是沒有辦法,想把危險留給自己。她怎么可以讓陳天明冒險呢?
  “小小,你不要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我是一個男人,危險應該留給我自己。而且我的武功比你高,在應變困難的時候比你要好很多。”陳天明當然是不會讓路小小冒險,如果讓她冒險,自己還算是男人嗎?
  路小小見陳天明說得這么堅定,她也只好含著眼淚點頭答應。“老師,你一定要小心啊!”
  陳天明微微點點頭,等飛劍和蝴蝶花在他的體內時,他停止真氣的運轉,接著慢慢地從路小小的身體內出來。陳天明非常小心翼翼,他怕蝴蝶花在自己的體內出現什么異常,這可是飛器啊,開不得玩笑。
  “老師,你現在感覺怎么樣?”路小小緊張地看著陳天明,她最怕的就是蝴蝶花因為沒有自己的真氣支持而從陳天明的體內飛出來,那陳天明一定會受傷甚至死亡。
  “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好象跟以前差不多,沒什么事,”陳天明奇怪地說道。他本來以為自己體內會生一系列的慘變,但當他撤掉真氣后,蝴蝶花好象睡著似的沒有什么反應了。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老師,你不要騙我了,你現在一定非常難受。”路小小才不相信陳天明的話,自己的蝴蝶花在他的體內,他怎么會沒事呢?路小小以為陳天明怕自己擔心才故意這樣說,其實他體內一
  定非常痛苦。沒有自己真氣支持的蝴蝶花一定非常可怕,它一定會殺死陳天明的。
  陳天明說道:“我沒有騙你,真的,蝴蝶花是在我的體內,我有感覺到,但它好象是睡著不動了。”
  路小小也奇怪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會是這樣呢?”
  “我也不知道,好奇怪啊!”陳天明說道。“如果它能出來就好了,要不然它呆在我體內也不是辦法。”現在陳天明不敢運真氣,他怕蝴蝶花傷到自己。
  見陳天明這樣說,路小小才相信陳天明的話。她運了運自己的內力,真的是提高了差不多一倍,但她現在還是不能高興起來。一是陳天明現在有危險,二是自己的蝴蝶花沒有了,如果蝴蝶花在自己的身邊,一定是讓自己如虎添翼啊!
  “老師,現在怎么辦?蝴蝶花在你的體內也不是事啊?”路小小擔心地說道。
  “我也
  不知道,這樣,小小,我現在運真氣看看到底會是怎么回事,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的蝴蝶花!”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如果讓自己一輩子不運真氣,那還不如殺了自己。因此,他覺得現在有必要試一下,不要到時在敵人面前再運真氣的話,只會害了更多人。
  “你現在試?會不會有危險啊?”路小小一臉的擔心。如果陳天明出事了,她怎么辦啊?
  陳天明說道:“有危險也要試一下的,小小你不要擔心,我的身體有點特別,一般情況下是要不了我的命。你讓開一些。”
  路小小見陳天明這樣說,只好說道:“那你要小心一點。”說完,她往后退了幾步。
  陳天明見路小小退開了,他便坐在床上暗暗運起內力來,同時,他也特別小心,怕蝴蝶花會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來。真氣運起來了,飛劍跟蝴蝶花也跟著運轉,就好象剛才一樣,并沒有什么兩樣。當陳天明運了一個周天后,心里暗喜,蝴蝶花也跟著自己運了一個周天,好象聽自己控制似的。這事情太奇
  怪了,這是怎么回事啊?
  路小小看到陳天明睜開眼睛,急忙問道,“老師,你現在感覺怎么樣啊?”
  “感覺還是跟剛才一樣,小小,蝴蝶花好象聽我的控制,我運真氣的時候,它也跟著我的真氣動,而且我停下來它也停下來,這是怎么回事啊?”陳天明說道。從剛才的情況來看,他是沒有什么危險了。
  “蝴蝶花聽你的控制,那你不會有危險了?”路小小欣喜若狂,這樣陳天明就不會有事了。不過,她剛笑了一會就笑不出聲來了,因為她沒有蝴蝶花了。“老師,我的蝴蝶花怎么辦啊?那可是我們蝴蝶門的掌門信物,而且我沒有蝴蝶花可能還打不過老a他們。”
  “是啊,怎么辦啊?”陳天明也為難了。現在他身上有兩件飛器,按理來說是一件非常高興的事情,但蝴蝶花不是自己的飛器啊?而且自己拿走路小小的蝴蝶花,那她就沒有飛器防身了。
  路小小眼睛紅了,自己是提高了武
  功,但失去了一件飛器,這叫得不償失啊!早知道這樣自己慢慢提高武功也不這樣了,而且陳天明身上有蝴蝶花,一樣是有危險。
  “小小,你不要這樣,我想想辦法。”說完,陳天明又開始運內力了,他想從里面找到一些規律。從剛才的情況來看,蝴蝶花一直受自己的控制,那自己再弄一下看看如何。想到這里,他又運了一個周天,現蝴蝶花更加受自己的控制了,而且跟飛劍一前一后地跟著真氣運轉,好象這蝴蝶花是自己的了。
  當然,陳天明不敢對路小小說這樣的話,如果讓她聽到一定會傷心地哭了。這蝴蝶花是路美給她的,如果被自己據為所有,她也不知道怎么跟路美交待。
  對了,竟然我運得時間越長,蝴蝶花就越受我控制,那我多運一會,看看能控制到什么時候。說干就干,陳天明繼續運著自己的香波功。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樣,他專心地練著香波功,而且不是一個周天那么簡單,他不斷地練著。
  旁邊的路小小看到陳天明專心地練功,
  她也不敢打擾他,但又不敢出去洗澡或者干什么,她在旁邊坐著看著陳天明,如果他有什么不測,自己好馬上沖過去救他。
  就這樣,他們在房間里呆了一個多小時,而且陳天明一直在練著功,飛劍和蝴蝶花在他體內不斷地運行著,并沒有其它不良的現象。最后,陳天明停止下來,他現在感覺自己可以控制到蝴蝶花了。
  路小小看到陳天明又睜開眼睛,她急忙問道:“老師,你現在怎么樣了?”
  “一切還好,而且我現我好象可以控制蝴蝶花。”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你可以控制蝴蝶花?”路小小大吃一驚,這是她沒有想到的事。不過,她靈機一動,急忙說道:“老師,你把蝴蝶花運出來看看,看行不行?”
  “對啊,我怎么沒有想到呢?”陳天明恍然大悟,竟然自己可以控制到蝴蝶花,為什么不想辦法把它弄出來呢?想到這里,陳天明立即按著自己使用飛劍的方法,把蝴蝶
  花和飛劍給一起運了出來。
  開始陳天明還怕蝴蝶花不能從自己的身體內出來,會傷到自己。但他看到先是飛劍出來,接著又到蝴蝶花后,他就放下心來了。m的,剛才嚇死了,蝴蝶花終于從自己的身體內出來。
  “嘻嘻,蝴蝶花出來了,”路小小看到蝴蝶花飛出來,心里大喜,不由高興地叫道。幸好這里的宿舍隔音效果非常好,要不然別人已經聽到她的大叫了。
  陳天明見蝴蝶花出來心情也是大開,“小小,剛才嚇死我了,現在蝴蝶花出來,我心里也算是石頭落地。”
  路小小看到自己的心肝寶貝蝴蝶*里感觸很深,她還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蝴蝶花了,特別是怕它傷到陳天明。“老師,我可以控制它嗎?”路小小難過地說道。她就算是看到蝴蝶花,不能拿回來又有什么用呢?
  “你可以試一下的,反正蝴蝶花不在我的身上,它傷不到我了。”陳天明說完,把手一招,把自己的飛劍收
  回到自己的體內。
  路小小也急忙對著蝴蝶花招了招手,蝴蝶花感覺到路小小的真氣,馬上向她飛了過去,白光一閃,蝴蝶花又飛回到她的體內。路小小怕會出現什么問題,她又把蝴蝶花給弄出來,接著又收回去,再弄出來,在空中旋飛一圈。
  陳天明看到路小小把蝴蝶花弄來弄去,覺得有點好笑,“小小,你玩夠了沒有?這可是你的飛器,你想什么時候玩不行嗎?”
  “嘻嘻,人家高興嘛!剛才我以為自己再也不能控制蝴蝶花了,想不到它又回到我的身邊了。”路小小高興地說道。“對了,老師,你是怎么可以控制蝴蝶花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像控制飛劍一樣控制它就行了,好奇怪啊!”陳天明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自己怎么可以控制蝴蝶花呢?不是一個飛器只能認一個主人嗎?怎么現在自己可以控制蝴蝶花,而路小小也可以控制蝴蝶花呢?不知道現在自己還可不可以控制蝴蝶花?想到這里,陳天明對路小小說道:“小小,你把蝴蝶花
  弄出來,讓我也試一下,看能不能控制?”
  “老師,我怕你有危險。”路小小見蝴蝶花失而復得,有點不想讓陳天明試一下,而且她也怕陳天明有危險。
  今天的爆完畢,下次爆是鮮花到1ooo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