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645

第17o7章(接受調查)
  “先生的人?”陳天明愣了一下,這個他可是沒有想過。他只是覺得這次的事情奇怪,可能出現內奸。但沒有想到龍組里面也有先生的人,程如調在龍組的職位也算是中層干部,手下也掌管了一些人。
  “是的,可能這次的事情跟先生有關,龍主席也一直在查先生的事情,如果能從龍組里面揪出蛀蟲,可能會對調查有一些幫助。”許勝利說道。“其實我們開始也有點懷疑是內奸提前通知了木日國,這次不但是m國,連木日國出兵到魚鉤島也非常快,要不然也不會出現這么多忍者。不過那只是懷疑,現在兩次都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們就確定了有內奸。”
  陳天明高興地說道:“是不是能從程如調的身上找出什么東西?”
  “不一定,我們的人已經去程如調的家里查過,還有他的辦公室,都沒有現我們要找的東西。”許勝利搖搖頭。
  “不會?難道程如調沒有留下一點可以查的東西?”陳天明問道。
  “有一些,那是他在這些年里,利用龍組的身份賺了一些錢,但這些都不致死。我們已經考慮過了,像程如調這樣私通外國的人,不可能會留下這些小罪證的。”許勝利說道。
  陳天明心里一驚,難道事情沒有像表面那么簡單?“外公,難道程如調是被冤枉的?”說到這里,陳天明暗暗吃驚,當時跟程如調在一起的就是兩個海軍、崔球、馮一行和華亭,海軍和一行、華亭可以排除的話,那剩下的就是崔球了。陳天明馬上再把當時的事情詳細跟許勝利說了一下。
  “天明,也不是說程如調被冤枉的,他那個手機估計就是通敵的罪證,至于是不是他的,我們也不能一下子定論。另外,程如調的思想是消極的,這可以說明龍組現在確實存在問題,龍主席他們幾個長也在商量如何處理了。”許勝利說道。
  “你這樣說的話,我覺得跟程如調那一組的五個人都
  有嫌疑,我想重點注意一下他們,特別當時是崔球先現的,他是最主要的嫌疑。”陳天明現在也不是以前的愣頭青,他在考慮事情的時候也非常成熟。
  “你能這樣想是好的,你注意一下,特別是崔球。因為當時由他主要負責b隊,而他的手下有衛星手機,這就是他的失職。至于這里面有沒有其它問題,那我就不知道。上面的長會處理的,這個你先不要管。你現在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好魚鉤島,而且注意一下其它人的動向。估計現在沒有m國支持木日國,木日國威風不起來,魚鉤島的問題很快就會解決了。”許勝利說道。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大家天天在島上也非常悶。”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果然,m國在當天布了關于魚鉤島的若干問題勸解,而其它跟風的國家馬上附和m國的見解,木日國馬上被獨立出來了。泉善可謂是頭疼至極,在國際上沒有其它國家支持他們跟z國爭魚鉤島,而且跟z國交好的國家紛紛支持z國,讓木日國退兵魚鉤島,否則將要讓木日國好看。
  龍月心他們停止對m國股市的打擊,而且幫m國托起了股市,讓m國那些議員賺了不少錢,個個眉開眼笑。在m國賺了一些錢后,龍月心他們又回到了木日國股市,天騰公司還放出消息,一定要給木日國的股市一點顏色看看。
  像這樣公開的聲明,可是讓那些投資商開始瘋狂起來了。當時天騰公司在m國折騰的時候,可是把m國股市弄得雞犬不寧,后來天騰公司的跳出,讓那些投資商認為這是天騰公司故意所為,讓一些緊跟天騰公司的投資商賺了不少錢。當然,后面跳不出來的投資商可是哭到沒有眼淚。
  現在天騰公司說出這樣的話,那些賺錢的投資商更是跟著天騰公司一起往木日國股市沖。前面才剛剛度過險關的木日股市又遭殃了,那些股民個個叫爹叫娘,他們又上天王府鬧了起來。
  泉善現在恨不得把小馬哥的**割了數年輪,自從m國說出那些不負責任的話后,木日國在國際上已經沒有什么國家支持了,他們都讓木日國退出魚鉤島,還魚鉤島給z國。而且以z國為的一些國家也
  對木日國進行經濟制裁,現在又出現股市被打擊,泉善真想就這樣死掉算了。
  “天王,這下慘了,很多人要你快下臺啊!”大郎跑進泉善的辦公室焦急不安地說道。外面的群眾越來越沖動,再這樣下去,他們一定會沖進天王府。守候在外面的自衛軍肯定要開槍,這一開槍,事情就會越鬧越大,可能會有更多的民眾造反,到時泉善想不下臺也不行。
  “你媽的,我現在最煩的就是這句話,你還說干什么?”泉善對著大郎的下面就是一腳,大郎捂著那里又痛得呱呱亂叫。
  “啪”,辦公室的門被踢開了,一群眾議院的議員跑了進來。泉善本來想罵娘的,但看到是這些議員他不敢出聲了。
  “泉善,你怎么還在這里站著,你還不去想辦法讓那些民眾快點回去,再這樣下去,我們木日國就要完蛋了。”那些議員氣急敗壞地叫道。
  泉善苦著臉說道:“我有什么辦法?z國要對付我們木日國,
  小馬哥***又不是人,吃完就跑不管我們了。”
  其中一個議員說道:“這次的事情很簡單,不就是魚鉤島嘛,我們把它還回給z國就行,反正那魚鉤島以前也是z國的。”
  “對啊,對啊,小泉,你就這樣做行了,要不然我們國家支持不下去了。”其它議員點頭稱是。“你也知道,我們木日國只是一些小島組成,人家現在對我們經濟制裁,我們真的要完蛋了。到時你想當天王也當不成,我們想當議員也當不了了。”
  “唉,你們說怎么辦就怎么辦!”泉善見這些議員都這樣說了,自己也沒有其它辦法,只好照這些議員的意思去做!反正有議員在后面撐腰,那些右翼分子組織也不敢對自己怎樣?以前泉善也是極端的右翼分子,他也想對付z國。但是為了自己的天王位置,什么右翼都是假的,自己的利益才是真。
  于是,木日國政府馬上對外宣布,從現在開始,木日國不再跟z國爭魚鉤島,z國想怎么樣就怎么樣,而且駐扎在魚鉤島附近的木日戰
  艦馬上撤回來。z國聽到這個消息后,馬上說道,如果木日國能正確正視歷史問題,z國還是可以考慮與木日國建立友好關系。只要木日戰艦一撤回去,z國也會作出相關的決定。
  井下四郎帶著手下灰溜溜地回木日國,而天騰公司馬上停止對木日股市的打擊,一些對木日國的經濟制裁也取消。這次的股市阻擊,龍月心他們賺了不少錢,跟在后面的投資商也是賺了不少錢。特別是最后一次天騰公司的公開說打擊木日股市,可是把木日國害苦了。最后,木日國政府只能是用國庫的錢救市,把木日股市托起來。
  魚鉤島上也是一陣歡呼,大家看到木日戰艦走了,他們這次的任務也是完成了。這些天大家在魚鉤島過得也是非常苦,因此想到明天的z國海軍過來交班后,大家就可以回z國去了。
  這幾天陳天明也在盯著龍組的人,特別是崔球,但他沒有什么現。崔球也就是那部衛星手機,其它的陳天明想查也查不出什么。而陳天明也接到國內的消息,沒有現程如調其它的大問題,這說明要么人家已經把尾巴割掉了,要么程
  如調就是被冤枉的。
  由于崔球級別高,上面也有一些關系,陳天明請示過許勝利后,許勝利還是那句話,這些事情你管不了,我們也沒有證據,只能是先放在一邊,龍主席也在想辦法處理。
  第二天,陳天明他們跟新來的戰艦交班后,便回z國。剛回到z國的軍事碼頭,已經有一些人在等著他們。陳天明看到嚴啟暢和婁澤冬帶著一些虎堂的人出現,他就感覺到可能會出事。
  崔球也好象意識到什么,他走到嚴啟暢的身邊痛心地說道:“長,這次是我的責任,以致出了程如調這樣的事情,你處分我!”
  嚴啟暢聽到崔球這樣的話,他的心里也有點難受。但他這次是沒有辦法了,經過幾個長的開會討論后決定,因為龍組的程如調出現問題,這與崔球是有關系的,起碼是監管不嚴,被程如調鉆了空子。當時在執行任務之前,龍組的人員都是經過檢查沒有帶什么通訊工具的,現在又出現了這個問題。不管如何,崔球也是要背這個處分。
  “唉,崔球,出現這樣的事情誰也不想。因為這次是龍組出現問題,你又是負責人。所以經過上級研究決定,暫時停你的職接受檢查。”嚴啟暢嘆了一口氣說道。自己的手下出現問題,無疑是給自己狠狠地甩了一巴掌。“你要正視這個事情,好好地接受檢查,如果沒有問題,我一定會幫你澄清讓你復職。”
  “謝謝長,我愿意接受任何檢查,一定不負組織的希望。”崔球的臉色變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向嚴啟暢敬了一個禮說道。這下崔球的心里緊張了,這說明上面已經懷疑到他了。唉,早知道這樣,當時自己借故支開b艦長和程如調把手機扔到海里再說了,這都是自己大意,以為不會搜查到自己的身上。
  不過,崔球還是不那么擔心,因為先生一定會救自己的,而且現在自己也只是接受檢查,并沒有證據治自己的罪。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