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63 你老公是警察

“什么?”陳天明一驚差點從椅子上跌了下來。她她小紅怎么能夠說這樣的話呢?差點把自己嚇死了還好自己沒有心臟病。“你你剛才在上課的時候不是很想看嗎?”小紅越說越小聲后面的聲音就好像是蚊子似的快要讓人聽不到。現在的她臉紅得就像快要出水似的非常可愛。
  “我我剛才沒有這是沒有的事。”現在輪到陳天明臉紅了自己在上課時要偷窺小紅被小紅抓住還讓她說出來他能不臉紅嗎?
  “哼你沒有?老師你不老實了。”小紅聽陳天明這樣說她也顧不得害羞睜著自己的大眼睛看著陳天明說道。
  “我我……”陳天明無言了。承認做一個誠實的人嘛那自己的罪名就大了如果不承認好像又有點不好。
  “老師不好意思我不是怪你的意思我是說你要看我在這里給你看千萬不要在教室里那什么如果被人發現就不好了。”小紅說得頭頭是道更讓陳天明的臉紅了他好想現在地上有一個洞讓他鉆進去。
  小紅說完把手放在自己的衣領上慢慢地解開自己的衣扣。
  “小紅你不要這樣。”陳天明吞了吞口水艱難地說道。小紅這樣引誘他他怕自己更難控制自己會做出不應該做的事情。
  “老師你不要誤會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讓你看看你買的胸罩好不好看。”小紅邊說邊解開了自己上衣的第一個衣扣。
  小紅終于把自己衣服的衣扣全解開了呈現在陳天明眼前的是一副小巧而又堅挺的胸罩這是一副米黃的胸罩旁邊有點花紋雖然是他買的但是他當時沒有注意看。并且只是看胸罩的話那是沒有好看的可現在穿在小紅的身上卻是好看得不得了它把少女迷人的曲線全勾畫出來讓人想入非非。
  “好看嗎?老師。”小紅低著頭臉紅得如蘋果似的不敢看陳天明。
  “好好看。”現在的陳天明已經被小紅胸前的美景所迷誘哪還顧得了別的事情特別是小紅那白凈的肌膚配上那米黃的胸罩猶如一體他已經分不清哪里是小紅的肌膚哪里是罩罩了。他只知道小紅那胸前美景已經讓他興奮了特別是自己的下面已經興奮得不得了了。
  “你你想摸一摸嗎?老師。”小紅越來越大膽了她感覺陳天明現在有點躲避她所以她要主動主動向陳天明示愛。
  “我我不不。”陳天明急忙搖著自己的手小紅這樣對自己太令自己難做了。不那個對不起自己如果自己對她那個了自己又太對不起她了。她畢竟還是小孩很多事情都不懂。想到這里陳天明毅然地搖著頭。
  “老師我喜歡你。”小紅突然整個人往陳天明撲了過去然后緊緊姓抱著陳天明害羞地說著。
  “我我小紅不……”陳天明目瞪口呆了。小紅身上的少女處子之香直往他的鼻子鉆直讓他越來越難控制自己他感覺自己的心里越來越難受那手真的好想往小紅的身上摸去。
  “老師你不喜歡我嗎?”小紅抬起頭看著陳天明傷心地說道。現在的她猶如一只受傷的小兔子。
  “不我怎么會不喜歡你呢?”陳天明看到小紅一付受傷的樣子心里無由地一痛不由脫口而出。
  “你真的喜歡我嗎?”小紅一臉的高興她看著陳天明的眼神已經有了神采她的那小臉煥發出光亮。
  “這這是的。”陳天明只好點點頭說道。
  “可是老師你為什么要躲避我啊?”小紅說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這些天陳天明都一直在躲避著她。
  陳天明故意頓了頓清清喉嚨對小紅說道“小紅你現在還小不懂得男女之間發生的事情我以前不是和你說過了嗎?等你以后長大了再說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讓自己考上更好的重點中學。知道嗎?”
  “嗯我知道了老師。老師你可要等我啊”小紅說完輕輕地用手撐了一下陳天明的胸膛站了起來然后低著頭系著自己衣服的鈕扣。
  陳天明看著那可愛的小胸罩在他的眼球下慢慢地消失心里有點依依不舍。但是他還是堅定地咬著牙把自己的口光移開小紅畢竟還是太小了。
  “老師我走了。”小紅抬起頭戀戀不舍地看著陳天明說道。
  “去你才十六歲應該是好好學習的時候。”阻天明向小紅揮了揮手說道。
  “什么啊老師已經過了一年我已經十七歲了。”小紅不依地對陳天明撒著嬌好像要向陳天明討回公道似的。
  “你已經十七歲了?”陳天明不信地問著小紅他的心里一動。上一次小紅不是說她十六歲嗎?怎么是十七了?他迷糊了。
  “是啊過了一年我現在是十七了。”小紅點點頭。
  “那好快回去已經十七歲的老姑娘中考快要來了。”
  陳天明不由地和小紅開起玩笑來。
  “老師你好壞。”小紅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開了門走了。
  天啊小紅越來越有女人味了。陳天明在心里大叫著。剛才小紅臨走時對他那嬌嬌的一個小媚眼直看到自己心里去把他的心逗得癢癢的并且還把自己的下面逗起來了。你說這要命不要命啊!
  晚上七點40分陳天明就回到了學校來找范文諱。他到了范文婷的宿舍敲了敲房門故意不看那房門并且一邊敲著一邊叫著“婷姐婷姐。”因為上一次自己就是這么無意的一敲就敲到了范文婷那豐滿的**所以陳天明想舊戲重演好好地回顧一下那爽人的情景。
  “天明我已經開門了你還在那叫著敲著干什么啊?”范文婷站在陳天明的三米外不解地看著陳天明說道。
  “我我不是不知道你已經開門了嘛我是怕你在里面沒有聽到”陳天明忙對范文婷笑著說道。
  “你先進來坐坐我先去打扮打扮就行。”范文婷說完便走回了房間。陳天明聽范文婷這樣說也跟著她走了進去。
  只見范文婷站在床邊挑著自己的衣服。“天明你說哪件好?”范文婷邊說邊撥弄著自己的幾套裙子問陳天明。
  “隨便了輝姐我們又不是約會?”陳天明邊說邊笑著。突然他想起了范文婷叫自己去唱卡拉o不就是約會嗎?想到這里陳天明心里不由地“咔嚓”了一下。
  “嘻嘻”范文婷似有深意地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笑笑沒有說話。
  “是了婷姐你老公是干什么的?”坐在椅子上的陳天明邊說邊玩弄著桌上的筆問范文婷。
  “他是公安局的一個傻大帽。”范文婷還是在挑著自己的衣服她聽到陳天明這樣問也就隨意地回答了。
  “什么?公安局的?”陳天明一呆差點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現在的他感覺心里有一種涼意為什么這么好色的李校長一聽范文婷的老公在懷疑范文婷的時候他竟然不敢再約范文婷了呢原來就是他知道范文婷的老公是公安局的是有槍的。
  想到有槍陳天明更是怕了如果今天晚上范文婷的老公知道自己和范文婷倆個人去夜總會唱卡拉o的話那他一定會生氣地沖進來然后再拿起他的什么手槍或者什么的對自己開槍那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婷姐你這不是把我往火炕上推嗎?
  “是啊公安局的你不知道嗎?”范文婷奇怪地問道。
  “不知道啊”陳天明撰著頭心里暗暗地想道如果我知道你老公是公安局的話打死我今晚也不會答應你去的。想到這里陳天明不由地又問范文婷“他他會打槍嗎?”
  “天明你這問題問得有點奇怪一個當警察的不會打槍?我不如問問你當老師的會不會寫粉筆字。”范文婷沒有發現陳天明臉jl的異樣特別是聽到她說她老公會打槍的時候更是蒼白了很多。
  現在的陳天明真的想現在天上來一場大暴雨或者臺風龍卷風什么的讓自己今晚不能去夜總會唱卡拉o。可是天不如人愿他抬起頭往窗外看的時候好像外面的星星已經出來了這么有月亮有星星的好夜晚怎么會出現剛才自己所想的情景呢?
  沮喪的陳天明靠在椅子上感覺六神無主渾身不舒服好像還有冷汗冒了出來。
  “天明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范文婷終于發現陳天明臉上有點異樣關心地問陳天明。
  “我我是有點不舒服。”陳天明眼睛一亮心里大喊了一聲自己怎么這么笨不會裝病嗎?就說自己不舒服不去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捂著自己的肚子“哎喲哎喲”地叫了起來。
  范文婷看著陳天明的表情有點懷疑不相信地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剛才還好好的現在怎么病了?哪里不舒服?”
  “是是我的肚子不舒服。”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是嗎?那我給你摸摸。”范文婷邊說邊放下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舉起自己的手向陳天明的肚子伸去。
  “不不我我沒有事了。”陳天明看著范文婷的手伸了過來心里大驚忙搖著頭說道。這樣的親密的動作讓別人特別是讓某些有槍的人看到的話那自己不豈是更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