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644

第17o6章(替罪羊)
  “何為六個人一個小組?”崔球問道。幸好剛才先生給自己打電話,要不自己就被動一點了。現在,他已經想好了對策,不怕陳天明的搜查。
  “從現在開始,a艦派一個人,b艦派一個人,虎堂兩個人,龍組兩個人,從而組成六人一組,你們要去哪里都是六個人一組,而且不能走遠。我帶著a艦長、b艦長和兩個儀器員開始檢查。不過我先要檢查他們,以示他們的清白。”陳天明大聲地說道。
  程如調有意見了,“陳天明,為什么你不先派人檢查你的?難道你是不用檢查的嗎?”
  陳天明點點頭,“上級命令是我不用檢查的,竟然程如調同志有意見,那好,請a、b艦長一起檢查我的房間、行李,而我在回來的時候是什么也沒有的。”a、b艦長暗暗稱是,既然上級懷疑里面有內奸,那他們也是要查一下。這內奸可是叛國罪,抓到一定要槍斃的。
  a、b艦長帶著兩個儀器員檢查了陳天明的房間和行李,并沒有現什么其它的衛星手機,而且他們還搜了陳天明的身,只是現一部任務時用的題。”a、b艦長一起說道。
  “那好,我們現在開始查其它的人。”陳天明說道。其實按照許柏的意思,這次主要是查龍組的人,但為了不讓別人有其它看法,陳天明把虎堂和海軍一起查。
  陳天明他們繼續查著,先搜查眾人的身,然后到他們所住的地方搜查。由于戰艦給每個人的空間不大,所以查得也不慢。沒有過多久,就查了一半左右的人。
  崔球有點緊張了,現在那個叫馮一行和另外一個虎堂隊員跟在他的旁邊,而身邊還有兩個海軍和程如調,照這樣下去,很快就查到這邊了。本來他以為自己的級別高,要查也不會查到自己,可現在卻是六個人一組,包括要上廁所都是六個人去,他口袋里的私人衛星手機遲早會被人現。這下如何是好呢?
  程如調嘲諷著說道:“呵呵,陳天明真是好笑,我們這些人個個都是從國家里面挑選出來的精英,對國家忠誠,哪會是叛國內奸呢?一會查不出來什么,我看他如何解釋。”
  聽著程如調的話,崔球眼睛一亮,他怎么一下子忘了呢?自己完全可以找一個替罪羊的,而程如調就是一個好羊。他剛才一直對陳天明不服氣,連現在還在說著不冷不熱的話。
  于是,崔球有點生氣地走到程如調的身邊說道:“如調,你不能這樣說,昨天晚上的事情也是讓人奇怪,天明要查內奸也是正常的。我們一定要配合,而且我們沒有做過怕什么呢?要查就查!”說完,崔球向程如調暗暗使了一個眼色,然后故意轉過身去。
  程如調是什么人啊,他看到崔球的暗示,當然是知道崔球有什么事要對他指示。他也不動聲色地轉過身好象是看著前面的大海。
  就在這時,崔球從別人不注意他的時候,快地從口袋里拿出小衛星手機往程如調的手里一打,程如調見崔球給自己打過
  一件東西,他雖然好奇,但畢竟崔球是他的上級,且他也好奇那是什么東西。他的臉對著大海,手卻飛快地接過崔球轉過來的東西。
  “如調,”崔球突然大聲地叫道。“你要干什么?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就在崔球說話的同時,他向著程如調打出一掌。程如調的武功本來就跟崔球有一定的差距,而且崔球還是在偷襲,他根本沒有避開這一掌。
  “啪,”程如調被崔球一掌打在??膛上,他當場吐出一口鮮血,而且是噴在崔球的臉上,讓崔球的臉好象非常猙獰。
  程如調看著手上的衛星手機,他明白了,這種小型衛星手機不是執行任務時用的,而崔球就是那個叛國內奸。“你,你……”本來程如調想說崔球是內奸,但他現自己的內臟非常痛,痛到他想說話也說不出來了。
  “我什么?是不是被我現你了?哼,枉我以前一直這么信任你,但你剛才反對天明搜查時我就有點懷疑了,如果你沒有鬼,怎么會對天明的搜查有意見呢?程如調,你就是那個叛
  國的內奸,是你向敵人通風報信。”崔球憤怒地說道。其實他一掌已經把程如調的內臟震碎,程如調不要一會就完蛋了。他是故意讓程如調再活一會,好讓他把戲演完。
  “我……”程如調想說“我不是內奸,”但他真的說不出話來,他氣得想打崔球,竟然現自己的手腳都沒有力氣了。
  旁邊的馮一行和華亭見到程如調手上拿著一部小手機,急忙沖上前,一人搶過手機,一人把程如調絆倒在地上,同時點了他幾處穴道。
  “老師,程如調手里拿著一部衛星手機。”馮一行拿著手機大聲地叫道。
  陳天明聽到后馬上帶人跑過來,他拿過那手機交給旁邊的儀器員看了一會,那儀器員說道:“這是衛星手機,而且不是我們國家的。看它的造型和網絡好象是歐洲國家的,它現在還可以通話。”
  “候濤,你陪a艦長和b艦長跟上級聯系,我來審程如調。”陳天明邊說邊看了馮一行他們這一組
  人一眼,想聽聽到底是怎么回事?
  崔球先說了,“剛才我聽到程如調在旁邊說你的壞話,好象不想配合你的檢查時,我就有點生氣了。當時我就批評他,讓他不能這樣消極。可沒有想到當我剛說完不久,我就現他鬼鬼祟祟地手里拿著一個東西想扔到海里。
  于是,我大叫一聲急忙制止他,可沒有想到他想對我下毒手,我只好打他一掌,防止他把手里的東西扔到海里,后來一行他們也幫我把程如調制住了。”
  馮一行接著說道:“當時基本的情形就是這樣,我聽到崔組長大叫一聲后,就看到程如調的手里拿著一部手機。”其它的人也說出當時跟崔球說的差不多情形。因為這一切都是崔球所設計過的,別人哪看到崔球給程如調手機呢?
  陳天明蹲下來想問程如調,但沒有想到程如調瞪了他一眼后,兩眼一閉好象完蛋了。陳天明著急地探了一下他的脈門,他果然是死了。“m的,程如調死了。”陳天明還想問一下口供,這下程如調死了,什么也問不了
  。現在只有是把希望寄托在那手機上,看能不能查出對方的號碼。
  沒有過多久,艦長和任候濤跑過來,“陳長,我們已經查過了,這手機只是跟一個號碼聯系,現在那個號碼也是關機,他們都是相同的衛星網絡,不是我們國家的。”其實就在先生給崔球打完電話后,先生已經讓他的這號碼作廢了,就算用國家的力量查也查不到什么來。
  “有查程如調的事情了嗎?”陳天明問道。
  “有了,上級已經派人去查程如調的事,估計很快會有結果。”任候濤點頭說道。估計現在虎堂的隊員已經去查封程如調的家。
  “唉,敵人太狡猾了,我看查不到多少東西。”陳天明嘆了一口氣。他擺擺手說道:“讓大家解除戒備,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位置工作。另外,以后沒有a隊和b隊,虎堂的人有一半進駐以前的b戰艦,而龍組一半人在魚鉤島上值守,崔組長你跟我在旁邊住。”
  其它龍組的人
  聽到陳天明這樣的安排,已經聽出陳天明有點懷疑他們龍組。但龍組的人有什么辦法呢?程如調是龍組的人,現在他出了問題,陳天明這樣處理也是正常的。
  崔球點點頭說道:“天明,我理解你的做法,這也怪我管教不嚴,讓程如調這個內奸混在我們的隊伍里面。”
  “崔組長,你們理解就好。敵人太狡猾了,他們隱藏得很深,你不能現也是情有可原。這件事情讓上級處理,不過這個時候請你們配合一下,也請其它龍組隊員理解一下。”陳天明一邊大聲地說著,一邊看著其它龍組隊員。
  “各位兄弟,我們應該理解天明這樣的做法,現在是我們龍組的人出現問題,而且開始程如調也不肯配合檢查。因此,只要我們不做虧心事,是沒有什么事情的。大家都要配合,否則就可能跟程如調同罪了。”崔球這話說得很重,但也是道理。誰現在跟陳天明抵抗,那就是叛國罪了。眾龍組隊員點點頭表示理解,他們也聽著陳天明的指揮,紛紛把人員分散在各個地方。
  陳天明有點感激地看著崔球,如果這些龍組隊員要造反,自己可是要花一定的精力制服他們,而且也為保護魚鉤島造成很大的麻煩。看來崔球還是一個講原則的好同志,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陳天明哪里知道崔球隱藏得深,他竟然是先生的得力手下老a啊!
  于是,陳天明把人員分布安排好后,就回到指揮室跟許柏聯系起來。可沒有想到,這次是許勝利跟他通話。因為這次龍組出現問題,以許柏的級別不能處理,所以移交到許勝利這邊。
  “天明,沒有想到龍組真的有問題,”許勝利跟陳天明接通后,立即生氣地說道。
  “是啊,可惜不能留到活口,當時崔球自衛打了程如調一掌,而馮一行和華亭也沖過去制服他,沒有想到程如調竟然死了。”陳天明有點喪氣,如果程如調沒有死的話,還可以問一些事情。
  “天明,你想過這件事情會與先生有關嗎?”許勝利突然問道。
  今天
  的爆完畢,下次的爆是花到5oo朵,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