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643

第17o4章(天明回來)
  泉善一聽到井下四郎匯報說老鷹號撤兵回太平洋,氣得快要用腦袋撞墻。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跟小馬哥說好了嗎?m國一定支持木日國奪下魚鉤島,怎么老鷹號撤走了?想到這里,泉善馬上給小馬哥打電話。“小馬哥,你們老鷹號怎么回去了?你是不是準備另外派一艘航空母艦過來?”
  “不,不是啊!”小馬哥一邊抓著那個漂亮的木日少女的酥峰,一邊不好意思地說道。泉善派過來的美女就是好玩,難怪木日國的a片非常出名,原來人家的床上武功厲害啊!把自己弄得??,天天都要吃偉哥。“我們國家內部出現一些問題,所以現在要撤回老鷹號。”
  “不會,小馬哥,你不是說m國一定支持我們木日國嗎?你現在這樣做,我們木日國不是z國的對手啊!”泉善苦著臉說道。這個小馬哥,上了自己的女人,現在又不答應幫自己,這世上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泉善兄弟,我老實跟你,這次要撤兵的是我們國家那些議員,那些老頭子個個野蠻得要命,只要有利益就算把他們的母親賣了也行。所以,我是沒有辦法,愛莫能助啊!”小馬哥嘆了一口氣。
  泉善生氣地說道:“小馬哥,你不能這樣啊,我可是一心一意對你好的,你看看,這次派過去的兩個美少女全是極品,你看看這次的事情還能不能商量?你一定要在國際上為我們說說話,讓z國撤出魚鉤島,那可是我們木日國的地方。”
  小馬哥聽泉善這樣說,不由心里生氣了。魚鉤島本來就是人家z國的地方,你木日國占了這么長的時間,也得到了不少便宜,難道你泉善還想占一輩子啊?你以為給幾個處子就能了事?“泉善,這樣,我明天叫人把那兩個少女送回去。”
  如果小馬哥在旁邊,泉善真想一巴掌打過去,已經被你小馬哥玩過的女人再送回給我,那還有什么意思?八格,卑鄙無恥下流的小馬哥。“小馬哥,你就幫幫我!我現在國內的威信越來越低,如果魚鉤島的事情不能解決,下次就沒有人選我當天王了
  。”泉善哭喪著臉。他聽出小馬哥話里的意思,m國不管魚鉤島的事情了。
  “泉善,不是我不幫你,而是那些議員一致要求我這樣做,我明天還要在公眾場合撇清我們m國跟魚鉤島的關系。”小馬哥說道。
  “什么?”泉善急了,如果小馬哥明天在公眾場合這樣說,那些以m國為的國家一定也是不管魚鉤島的事情,那木日國拿什么跟人家z國斗啊?“小馬,你媽的是不是人啊?玩了我的女人,你現在竟然想不管我們的事情?”泉善氣急敗壞地罵著小馬哥。
  小馬哥聽到一向對自己言計聽從的泉善敢罵自己,他也生氣地罵道:“泉善,你媽的好自為之!我玩了你的女人又怎樣?看你那個馬屁精的樣子,就要玩你的女人。”說完,小馬哥把電話給掛了。
  泉善見小馬哥掛了自己的電話,馬上又打過去,但小馬哥掛掉,他又打,小馬哥直接把手機給關了。“小馬,你媽的不是人。”泉善見小馬哥這樣對自己,知道事情是沒有辦法挽回。天啊,這下如何
  是好?泉善頭疼了,z國越來越強大,沒有m國為的那些國家支持,木日國憑什么跟z國斗?
  __
  凌晨五點左右,天邊已經有一絲絲亮光,海面也平靜了許多,并沒有剛才的驚濤駭浪。這時,在海面上浮著一個物體,它隨著海浪一起一伏,一會被海浪淹蓋,一會被海浪推起。咦?好象并不是物體,而是一個人,準確來說是一個寸絲不掛的男人。
  突然,那個男人睜開眼睛,他看到自己竟然浮在海里不由大吃一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明明記得自己當時拼命地往海底鉆,然后大海好象被什么東西攪拌似的,一陣陣沖擊讓他不由自主地運起全身的內力抵抗。
  但是,后來他就不知道生什么事情了。這個男人正是陳天明,當時老鷹號全力地對他轟炸,他也感覺到。于是拼命地往上逃,但老鷹號的轟炸太猛烈了,那些魚雷好象不花錢似的向他射過來,在一次又一次的轟炸中,陳天明失去知覺。
  如果是一般人,已經在這猛烈的轟炸中喪命了。但陳天明有血黃蟻的血液護身,他全身被炸成重傷后,身上的衣服全被炸爛了,可卻要不了他的命。雖然他受了傷,但血黃蟻血液也慢慢地幫他恢復身體。
  因此,就算陳天明不醒人事,可他卻在海里沒有喪命,最后,他才慢慢地浮到海面上。不過,這已經是幾個小時后的事情,老鷹號和z國戰艦全讓開這里。
  陳天明醒來后,急忙運功療傷,他現自己已經受了傷,但并不是很重。他一邊向著前面游泳,一邊療傷。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陳天明覺得自己內力恢復得差不多,便停止療傷,展開輕功向著前面飛去。他現在已經跟總部失去了聯系,是要快點回去才行,也不知道魚鉤島現在怎樣了?
  當陳天明飛回到魚鉤島附近的時候,值班的z國海軍在監控室里現了他,那軍官馬上向指揮室匯報,說有一個人向這邊飛過來,好象是陳天明長。
  崔球聽到陳天明回來,心里氣得要死。他馬上對那個軍官說道:“這事情我知道了,你先不要聲張,我帶人上前仔細看看,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天明?千萬不能中了敵人的奸計,現在木日國對魚鉤島虎視眈眈,像他們那些卑鄙的小人是什么事情也做得出來。”
  “是,崔長,我明白了。”那個軍官哪知道崔球的心思,他向崔球敬了一個禮,表示自己服從命令。
  崔球見軍官聽信自己的話,馬上帶了幾個手下向著魚鉤島那邊飛去。如果來人真是陳天明,只要陳天明受了重任,他馬上乘陳天明不備下毒手。到時他再回去說那個人不是真的陳天明,而是跟陳天明有點相似的木日人,后面還有幾個木日忍者。幸好被他現,要不然就被他們偷襲魚鉤島了。
  于是,崔球帶著自己的親信向那邊快地飛去,一定要搶在陳天明回魚鉤島之前攔住他。奇怪了,那么猛烈的轟炸也炸不死陳天明,他真是命大。
  楊桂月還是在值班,本來按照時間轉值她應該休息了,但
  她死活不肯休息。說可能陳天明將要回來,自己一定要在第一時間看到他。所以,她從昨天晚上一直值班到今天早上。其實像他們這些會武功的人來說,就算不睡一個晚上也沒有什么大不了。
  就在楊桂月無精打彩地在小島上走著的時候,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她看到遠處的海面上好象有一個人向這邊飛過來,雖然很遠,但以她現在的內力還是可以看到的。可以說,在魚鉤島上就以她的內力最強了,因此她能看到,而旁邊的馮一行他們卻看不到。
  “一行,那邊好象有人,”楊桂月指著前面的海浪說道。
  “有人?”馮一行看了一會,搖搖頭說道:“不會?我怎么沒有看到?你們有看到嗎?”馮一行轉頭問其它虎堂隊員。不會是楊桂月神經過敏以為是陳天明回來了?
  “我們沒有看到,”另外幾個虎堂隊員搖搖頭說道。馮一行的武功還在他們之上,馮一行都看不到,他更是看不到了。
  楊桂月著急地說道:“真的,我看到了,是有一個人,現在更加清楚了。不行,我要上去看看。來人,幫我準備快艇。”楊桂月拿出對講機大聲地說道。
  馮一行見楊桂月好象很認真的樣子,他鄭重地說道:“小月,你確定是有人嗎?”
  “是的,我確定,我絕對沒有看錯。”楊桂月肯定地點點頭。
  “那好,我們一起過去看看。”馮一行也不敢馬虎,他也拿出自己的對講機,“呼叫總部,我們現前面的海上好象有人,請給我們派兩艘快艇,我們要過去看看,另外拉響警報。”馮一行不放心楊桂月一個人去,他想著幾個人一起過去,而且島上拉響警報的話,那些休息的戰友也會進入戰斗狀態。
  陳天明是準備偷偷摸摸地上魚鉤島,然后溜回自己的小房間穿上一套衣服再出來見人,可沒有想到前面來了兩艘快艇,他急忙跳下海里只露出一個腦袋。像他現在沒有穿衣服的樣子,是不能示眾的。
  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陳天明對著那兩艘快艇大聲地叫道:“我是陳天明,你們是誰?”如果來人是木日國的人,那他就不會留情先把他們給干掉再說了。
  “我是崔球,你是天明嗎?”在快艇上的崔球一聽到陳天明的聲音,知道陳天明還沒有死。他恨不得現在就沖上去把陳天明殺了。但他在沒有確定陳天明有沒有傷的時候,他是不敢動手。依陳天明的武功,他們幾個人都不是陳天明的對手。
  “我是陳天明,你是崔組長嗎?”陳天明聽到來人是崔球他們不由心里暗喜。他本來身體有傷,而且還在海面上飛行了這么久,也是累得夠嗆。現在崔球他們過來接應自己,自己就可以在快艇上休息一會,不要這么累了。
  可陳天明哪里想到崔球竟然是老a,崔球一心想著要殺死他,只要他上了快艇,就是他完蛋的時候了。
  “天明,你現在怎么樣了?一直沒有你的消息,可把我們給擔心壞了。”崔球故意說道。
  今天還有兩章,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