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634

第1695章(兩國相爭)
  中午,泉善就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布了z國海軍野蠻占領魚鉤島的事情,而且宣稱那個小島還沒有定論,z國派人駐扎在魚鉤島上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行為。
  木日國的老大哥m國也不示弱地聲援木日國,特別是m國總統聲稱已經讓他們的某航空母艦從太平洋出開向魚鉤島。本著世界和平的原則,m國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干涉到底,不能讓某些國家欺負別的國家。從m國總統的言來看,他是站在木日國這邊,準備為木日國拿回魚鉤島。
  與m國交好的一些歐盟國家也是馬上配合著m國總統說話,他們譴責z國的不道德行為,希望z國馬上撤兵離開魚鉤島,他們是非常關注這件事情。這些國家好象忘記了,以前木日國派兵駐扎在魚鉤島,他們說應該這樣,不讓海盜騷擾附近的漁民和貨船。現在人家z國派兵了,就說世界不和平了。
  這就是霸權主義的表現,什么
  事情都是由m國等國家說了算,白可以說成黑,黑可以說成白,只要你強權拳頭夠硬。不過,與z國交好的國家也紛紛出來說話,希望以m國為的國家一定要分清形勢,大家認真解決這件事情,以前魚鉤島不是z國的嗎?z國在魚鉤島駐扎軍隊好象也沒有什么不對?
  因此,世界的氣氛馬上緊張了,各國都聞到了一些火藥味。木日國是不敢單獨跟z國開戰,但有m國在后面撐腰卻有膽氣了。
  當然,z國也不是吃素的,z國對外言人馬上對外宣布,z國之所以派兵駐守魚鉤島,是因為有海盜經常在魚鉤島附近殘殺z國公民。而且,z國海軍昨天晚上還殺了幾十個海盜,初步懷疑是木日人。
  z國的這一消息在世界上可是驚濤駭浪,讓眾國家驚訝了。木日人扮海盜在魚鉤島上作亂?昨天不是說木日軍人在魚鉤島上被海盜給殺掉了嗎?怎么海盜是木日人,這怎么可能啊?
  泉善馬上反駁,說這不可能,木日人一向誠實守法,哪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是
  z國故意說的,有可能在魚鉤島被殺的木日軍人也是z國人所為。雖然泉善知道自己的人是被z國人所殺,但由于沒有證據,現在z國又說海盜是木日人,他當然是要反咬一口。
  z國言人馬上拿出陳天明錄下來的證據,這下,世界更是轟動了,開始是說英語,后來情不自禁地說起木日話,這就是證據啊!于是,z國言人說道,從現在開始,魚鉤島由z國所管理,不再讓木日軍人駐扎在魚鉤島。而且還有一些海盜潛逃,z國一定要把他們抓住,以慰被殺的z國公民在天之靈。
  泉善當然不肯承認,他說海盜也有可能是另國的人假冒木日人,會說兩句木日話又有什么呢?現在會說木日話的人有很多,而且就算是木日人,也不跟木日政府有關。z國不也有很多恐怖分子嗎?現在z國還通輯了很多。泉善說得頭頭是道,可見他已經收到了有關消息,充分地做好準備了。
  于是,z國和木日國都不肯讓步,木日國要求z國退兵,z國不肯,說魚鉤島本來就是z國的地盤,而且現在有海盜出現,z國絕對不會退兵。
  沒有辦法的泉善是沒有辦法了,由于他收到消息z國的a隊和b隊有幾十個高手,特別是陳天明也在那里,他們不可能偷襲得了。如果是打,一定是第三次世界大戰,z國也有不少戰略國家,而且這次z國的態度非常強硬,好象是要打也不怕的樣子。
  所以,泉善只好又給m國總統打電話求救,他想聽聽m國總統的意見。m國總統想了想,便說道:“小泉啊,你不要擔心,我們的航空母艦已經向魚鉤島駛去了,到時只要我們*一下z國政府,他們一定會害怕,乖乖地從魚鉤島撤兵。”
  “總統,太感謝你了,我以后一定聽你的話,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泉善現在像頭哈巴狗一樣。
  “很好,小泉,你有這個心就是不錯。對了,上次你送給我的那幾個女優非常不錯,有空你再送幾個過來。”m國總統高興地說道。
  “是,我會想辦法。總統,魚鉤島的事情有勞你了。”泉善笑著說道。
  他雖然看似笑得很開心,但他心里知道,像上次那樣的極品木日女孩,是很難找到的。媽的,m國總統那個老*蟲以為是要壽司,隨便一叫就可以弄來的嗎?泉善雖然心疼,但他想著如果不解決魚鉤島的事,他也沒有好日子過。
  m國總統說道:“沒有問題,你放心!我會幫你搞掂的。”
  在魚鉤島的陳天明真是無聊,他以為昨天晚上會有什么大事生,可沒有想到卻是一點風聲也沒有。自從木日國前晚死了六十幾個忍者之后,他們就沒有派人過來偷襲了。按照原來的計劃,以虎堂和龍組的力量對付那些偷襲的人,但沒有想到人家泉善已經收到風聲,不派人過來了。泉善也知道,多派一些人還是被陳天明干掉。
  在魚鉤島附近又來了一些木日戰艦,但z國也不是示弱,也調來了一些戰艦,大家針鋒相對,可誰也不敢先動手。就算是m國的航空母艦來了,也是在遠處靜觀其變。m國是想著嚇一下z國海軍,誰叫你們z國沒有航空母艦。
  當然,現在一
  些國家正在為魚鉤島的事情而進行了多方會談,z國和木日國的態度都是非常強硬,誰都想著要魚鉤島。特別是木日國,因為有了m國的支持,泉善才不怕z國。m國的航空母艦就在魚鉤島不遠的海上,如果z國敢動手,那m國肯定會幫他們。所以泉善是狐假虎威,動不動就是說m國總統說的,好象m國總統是他的奸夫似的。
  無聊的陳天明給許柏打電話,“長,你說木日國為什么不派一些忍者過來偷襲啊?這次就好玩一點啊!我在這里太無聊了,整天就是看著大海釣魚,唉,我什么時候才能回去啊?國家跟木日國溝通得怎么樣?”
  “天明,我們國家也在努力,反正這次我們也不怕m國,我們國家已經強大,不再是以前被人家欺負的z國。而且這次也是打不成的,你不要以為第三次世界大戰這么容易爆,這一打,可是全世界在打了。”許柏語重心長地說道。“你再在魚鉤島上玩玩,我們國家正在想辦法了,現在木日國這么囂張,主要就是m國在后面支持他們,要不然泉善一定是夾著尾巴做人。”
  “唉,二舅
  ,如果是打架,我還是可以上,但像這樣的大型戰爭,我是無能為力了。”陳天明嘆了一口氣。
  “沒事的,仗是打不成,聽說上級已經在努力,你就等著!就這樣了,我還要忙。”許柏把電話掛了。
  陳天明把衛星加密手機放在旁邊,這是國家專門派給他執行這次任務的,雖然他想給家里打個電話,但又不好意思用這手機打。而且這手機是全程監控,他打到哪里說什么話,都會被錄下來。陳天明可不想跟老婆們說些悄悄話被別人聽到,還是不打了。
  其實陳天明不知道,龍月心已經開始動手了。她動用大批的資金向木日股市進攻,而且還有歐哲祥的幫助,木日股市可以說進入到從來沒有過的動蕩。股市一直往下跌,跌得很多人破產。
  幸好柳生良子接到陳天明的電話,她緊守著自己集團的股票,而且避開龍月心他們的打擊,雖然說柳生家族也受到了一些損失,但損失不大。況且柳生良子得知陳天明他們要對木日股市動手,已經提前做好準備,在前
  期已經做好了準備。
  畢竟龍月心代表了國家的力量,資金雄厚,而且還有陳天明的天騰投資公司的幫助,更是如虎添翼,這兩天已經讓木日股市繼續跌。特別是那些小資產的股民,已經血本無歸。木日政府也現到了這個情況,他們也馬上救市。于是,兩個國家進行了拉鋸陣。
  泉善頭疼了,魚鉤島的事情還沒有解決,現在股市又出現問題。據有關消息,這是z國搞的鬼。媽的,現在z國怎么這么陰險,魚鉤島的事情咬住不放,現在又在股市打擊他們,還讓不讓他活啊?再這樣下去,他這個天王不用當了。
  木日國這幾年的經濟一直低迷,現在被z國這樣打擊,更是雪上加霜。泉善不斷地給財務部長打電話,讓他快點救市,要不然就撤了他的職。但是,這錢不是說拿出來就拿出來的,一個國家要用的錢方方面面,如果只是為了救市拿出大部分的錢,國家就算一臺機器突然沒有了油,那還用不用運轉啊!
  不過,天王竟然下了死命令,財務部長還是要
  想辦法的,他拼命地從國庫里拿錢救市。但是,泉善沒有想到龍月心這樣做已經達到目的,現在木日國的股民都知道有國際投資家打擊木日股市,原因就是因為魚鉤島的問題,所以木日股市才會跌得這么可怕。因此,股民拼命地拋售自己手中的股票,以致木日股市更是跌得厲害。
  泉善現在連想死的心都有了,政府救市是可以,但這樣會引起很大的反面連鎖反應,媽的,都是z國搞得鬼。泉善后悔了,當時龍定來木日國,自己怎么不直接帶人把龍定給弄死,現在他們害得自己可慘了。
  聽外面的門衛說,已經有不少民眾聚集在外面靜坐,而且越來越多人,照這樣下去,天王府會被圍個水泄不通。那些人都是要求泉善天王給一個說法,要不然他們是不會走。
  花到25oo朵爆,現在花是241o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