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627

第1688章(原來他是老a)
  泉善笑了笑,“大郎,你有所不知,我們的人到時用計把那兩艘戰艦引開,這樣我們就可以對付島上的z國海軍。等殺了那些海軍,我們再殺龍組的人。”
  “但是龍組的人會跟著我們的戰艦離開嗎?”大郎還是有點奇怪。根據消息顯示,龍組是z國的秘密組織,他們的武功和機智都是非常厲害的,這些人會這么容易中計嗎?
  “呵呵,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他們一定會中計的。”泉善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先生剛才給他的電話里說可以盡力地幫他,且說龍組里面有他的內線,因此,泉善才會這么設計這樣的計謀。想到這里,他給先生打了電話,“先生,你好,這么晚了給你打電話,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沒有辦法,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只能是麻煩你了。”
  “泉善天王,你就不用這么客氣了,我們倆的關系誰跟誰啊?你有事就說,”先生笑著說道。他一直在
  關注著這件事情,雖然老a現在就在b隊戰艦里面,但他了解的情況還不是很多,因為a隊戰艦是誰指揮,里面是什么人,他現在還沒有查出來。畢竟這次的事情太機密,只是相關的人知道而已,就算是上面的領導也是不得知。如果不是他有老a在龍組當眼線,可能事后才能在內參里面看到。
  泉善點點頭說道:“那好,先生,我現在跟你說,凌晨三點的時候,我們想用戰艦引開你們的b隊戰艦,然后讓我們埋伏的六十個高手對付你們的a隊戰艦。等干掉那些a隊戰艦后,我們再對付b隊戰艦。”
  “行,我到時會讓人配合你,這個請你放心。不過你們也要小心,現在我們也不知道a隊戰艦里是什么人在指揮,估計不是虎堂的人就是國安的人。”先生想了想說道。由于時間太緊,他也查不出到底是什么人在a隊。如果是虎堂的人,他是得不到消息。國安太大了,國家隨便在一個省或者一個市秘密抽出一部分高手過來執行任務,他也是不知道。
  由于賈道才的出事,國安那邊也出現一些大換血,他也不能像以前那樣隨便
  就*縱國安一些部門。唉,這一切都是那個陳天明害的。想到陳天明,先生的心跳了一下。這次的a隊會不會是陳天明在指揮?由于陳天明經常神出鬼沒,自己的人要查他的行跡也是不那么容易。因為陳天明一會在京城,一會在m市,一會在其它省,他是坐著飛機走的,想要監視他非常困難。
  “沒事的,先生你盡管放心,我這次派出的全是高手,一定可以把事情干得漂漂亮亮。”泉善不以為然地說道。
  “你們還是小心好一點,我怕是那個陳……”先生還想提醒一下泉善,畢竟泉善跟陳天明打過交道。
  “沒事,我要給下手回復了,你休息!”泉善著急地掛上電話。他哪知道陳天明會在魚鉤島,他以為陳天明是龍定的秘密保鏢,哪會出來執行什么任務呢?于是,泉善馬上給井下四郎打電話了。
  先生放下電話,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這個泉善辦事就是有點急。不過,也可能是自己杞人憂天,陳天明不一定是在那里,因為這次帶隊的人級別都很高,崔
  球是b隊的指揮官,估計a隊是虎堂的話,起碼許柏也在那里。好象許柏還在京城,可能不是虎堂的人在魚鉤島。先生分析了一下,覺得還是給老a打一個電話。
  雖然龍組的人全交出了自己的手機,但老a情況特殊,他自己身上還有一臺私人的衛星手機。所以,先生現在給老a打電話。電話打了好一會,才被接通,估計剛才是不方便接,現在已經找到地方接了。幸好當時先生提醒老a這臺衛星手機一定要用顫動,要不然他會露餡。這衛星手機是歐洲某集團的衛星手機用戶,搭用的是外國衛星線網,就算別人查也是查不出來。
  “是我,剛才有點不方便。”手機里傳來了老a非常小的聲音。
  “凌晨三點木日國戰艦會離開,他們的人同時對a隊襲擊,你想辦法讓你們的b隊跟著木日國的戰艦。”先生說道。
  “是,”老a說道。
  先生問道:“你查出a隊是什么人在指揮嗎?”先生覺
  得不知道a隊是什么人在指揮,心里不踏實。
  “還沒有,我們的通訊員正跟那邊a隊的通訊員聯系,但對方口很緊,我們不能從他的嘴里探出什么。而且你也知道,有些事我們不能問得太過,只是簡單地試探一下。如果這次魚鉤島生事情,我們是可以趕到附近查看,到時就會查到島上的是什么人在指揮。”老a說道。
  “這個你們先不管,讓泉善的人對付島上的a隊,他們完蛋了,你們也就知道他們是什么人。如果他們沒有完蛋,你們再以木日國的陰謀而靠近查探。”先生說道。
  “我明白了,”老a說道。
  先生知道老a在a隊里跟自己通話是冒著很大的危險,他也不想多說馬上跟老a掛斷了電話。老a聽到先生的指示后,他把衛星手機藏了起來,再慢慢地考慮凌晨三點如何配合木日國戰艦的行動。由于機密的原因,魚鉤島上是誰他們是不知道的,只知道自己這b隊是后來的,專門負責協助a隊,以a隊為主,所以他們是不知道a隊到底有多少
  人,是什么人。
  就在老a在房間里想著事情的時候,外面響起了敲門聲,“組長,你在里面嗎?”
  老a聽到外面傳來了程如調的聲音,急忙拉開門走出去,“如調,有事嗎?”這老a正是龍組的組長崔球,要不然他也不能在收手機的時候還可以通知先生,在這里還有自己的私人衛星手機。而且崔球利用自己龍組組長的身份,為先生查探了很多有用的信息。這也是先生能知曉各地的內部消息,為自己的行動做好充分的準備。
  “組長,現在是十二點了,我想讓兄弟們加大人手看著木日戰艦,防止他們在凌晨難。”程如調高興地說道。這次龍組能參與這樣的任務,大家心里都是非常高興的,這可是一個非常好的立功機會,做好了,一定可以威風一下,不讓虎堂老踩在腳下了。因此,龍組的這些隊員個個??壯志,都拼命地加班加點盯著海上的動靜。
  大家也知道,雷達可以清楚監控遠距離,但就在附近的情況卻是沒有人那么好使,特別是他們個個武
  功高強,在黑夜可見度非常高,防止木日高手下黑手。
  “好,你安排一下人,一定要小心監視木日戰艦的行動,千萬不能有什么問題。如調,這次是我們龍組翻身的好機會,如果出色地完成任務,國家一定給我們授功。”崔球的心里突然一動,他想到如何跟著a國戰艦離開的計劃。
  “是啊,組長,大家的勁頭非常足,我們現在個個都覺得窩囊,以前我們是多么威風啊,但現在因為虎堂的出現,我們卻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我們這次一定好好干,不能丟組長的臉,不能丟嚴主席的臉。”程如調馬上鄭重地表態。
  “你去忙!”崔球點點頭揮揮手,示意程如調出去。待程如調走后,崔球馬上把門給鎖上,然后拿出衛星手機打了起來。過了一會,他把手機放下來,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陳天明他們也是不敢放松,因為木日戰艦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里面有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高手也是不知道。以木日國卑鄙的手段和忍者的習慣行為,他們有可能晚
  上偷襲,剛才井下四郎下來表面是抬尸體,暗里一定是打探自己這邊的情況。
  于是,陳天明讓虎堂的隊員分批加緊看守,不要著了木日戰艦的道。而自己的戰艦上也要輪流派人看守,不能被木日人陰了。當然,人是要休息的,大家不可能一直在這里看著。大家輪流看守、休息。
  凌晨三點,伊賀馬上睜開眼睛坐了起來。他推推旁邊的手下們,示意大家準備。為了這次的行動,這些ac自衛軍全換了黑衣黑褲,頭上戴著面罩。他們一會準備潛水過去魚鉤島,然后暗殺那些z國人。
  “你們聽好,我帶四十人,負責對付島上的z國人,副隊長帶三十人,負責對付z國戰艦的人,大家分頭行動,解決完后信號。”伊賀小聲地交代著。他們這些ac自衛軍個個都學了忍術,擅長暗殺。所以泉善派他們過來,非常適合這次的行動。
  “是。”眾自衛軍點頭答道。
  這時,船艙的門被推開了,
  井下四郎走了過來。“伊賀隊長,時間到了,我們要開始行動了。”
  “好,我們走。”伊賀馬上帶著自己的手下走出船艙,然后大家偷偷地下到水里。
  井下四郎見伊賀他們已經潛遠了,他對旁邊的副官說道:“讓我們的人把戰艦開向魚鉤島。”
  “什么?開向魚鉤島?”副官驚訝地說道。按計劃不是說向后面開走,從而引開旁邊那兩艘虎視眈眈的z國戰艦嗎?如果自己這邊的戰艦向魚鉤島駛去,只能是讓旁邊的z國戰艦也加了進來,到時鹿死誰手也不知道啊?
  “你聽我的下命令就是,我自有辦法。”井下四郎笑了笑。這些事情他怎么可以跟副官說的,他又接到泉善天王的電話,讓他這樣做。既然泉善天王都這樣吩咐,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井下四郎按照天王的命令執行就是。
  “是,”副官馬上向駕駛室跑去。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