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626

第1687章(凌晨三點動手)
  井下四郎已經想好了,在那些ac自衛軍快要動手的時候,他們的戰艦馬上離開這里,往后面開遠一點,到時z國戰艦生了什么事情,他們可就不知道了。嘿嘿,到時候讓你們z國海軍見識我們absp;于是,就算是晚上,井下四郎也要求到島上看看,順便叫一些手下把尸體搬到自己的戰艦上。井下四郎一邊讓船上打著遠探燈,一邊帶著人下去了。
  陳天明見木日軍人來到島上,他讓人開了大燈,然后迎了上去。“你們動作快點,然后離開這個小島,”對于這些木日人,陳天明是不想跟他們客氣。
  “你們可以說說當時的情景嗎?”井下四郎還是想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他也難交差。
  “我們接到報告,說有海盜殘殺我們z國公民,所以我們就帶著人過來這里。沒有
  想到果然看到一艘神跡可疑的貨船,他們看到我們拼命地逃跑。于是我們對他們追擊,眼看他們逃不了,但沒有想到他們丟車保帥,派出幾艘快艇在后面攔載我們。所以,攔截我們的海盜被我們干掉了,但那海盜船卻被他們給逃了。”陳天明故意可惜地說道。
  “我們要見一下那些海盜的尸體。”井下四郎不相信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這個沒有問題,你們跟我來!”陳天明帶著井下四郎他們來到平頭的尸體旁邊。“幸好你們來早一點,要不然我們明天就要把尸體送回我國了,畢竟這些兇手是殺害我們z國公民的,我們一定要狠狠地打擊,而且那些在逃的海盜,我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井下四郎聽了心里有點想法,我們木日國可是死了兩百多個軍人,那些油船工作人員生死未卜,這些話應該是我們說而不是你們z國說。“先生,你們是不是把快艇開走,讓我們的船也靠一靠,我們一起打擊海盜。”井下四郎想在魚鉤島上駐扎下來。以前他們在這里駐扎,可是想霸占這個小島。現在z**隊在魚鉤島上住下來,
  那怎么行呢?
  “不行,這是我們z國的魚鉤島,你們是不能住下來,井下,讓你們的人快一點搬尸體,然后你們馬上離開魚鉤島,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陳天明冷冷地說道。
  “你們想趕我們走?”井下四郎的臉色變了。
  “是啊,想趕你們又怎樣?這本來是我們的地方,你們不要以為我們z國人是好欺負的,另外,這里附近全是我們z國的地方,我們z國海軍只是保護我們z國人,而你們木日國在這里遇上了海盜,可別怪我們不理你們。”陳天明把丑話說在前面。如果木日國人在附近的海上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歸為海盜干的,這與z國無關。這也是國家一個對策,把木日國人趕出這里。
  井下四郎生氣地說道:“你們這是恐嚇,我們不怕你們。”
  “是嗎?那我們走著瞧!”陳天明板著臉,他使了使眼色,旁邊的虎堂隊員和z國海軍馬上把子彈上膛,只要陳天明一聲令下,他
  們就可以開槍了。
  井下四郎的臉色變了,如果是槍戰,他們死了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死因。他害怕地退了幾步,聲音有點抖,“你們不要亂來,如果你們敢先動手,你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井下四郎知道是沒有用的,在這里生槍戰誰知道?又不是在戰艦上導彈什么的。因此,井下四郎并不想現在惹陳天明他們,他們的人大部分還在戰艦里,好狗不吃眼前虧。
  “我們沒有亂來,但是你們要聽話。井下,你要看清楚形勢,現在這里是我們的地盤,如果你們敢不聽話,可別怪我們。這里月黑風高,你們的戰艦又在那邊,他們可是不知道我們這里生什么事情啊!”陳天明笑著。“而且就算是知道,你們也沒有證據啊?我們不會說你們坐小船爆炸了嗎?反正要把你們的船引爆并不是難事。”
  “哼,算你們狠。”井下四郎見自己的手下已經把尸體運到自己的戰艦上,他也不敢在這里逗留,反正他也看清這里的形勢了,不就是海軍嗎?他們的ac自衛軍可是個個武功高強的人,到時把這些人全干掉,特別是剛才那個
  青年,看他還牛不牛*?
  “各位木日國的人,你們走好啊,不要被風給吹到海里,要不然死了就不好了。”陳天明故意說道。他在井下四郎準備上船的時候,右手輕輕一彈,一道勁風向井下四郎的腳射過去。
  就在井下四郎跨上小船,另一只腳準備收上去的時候。他只覺自己下面的腳突然一疼,“啪”的一下摔了下去。他正如陳天明剛才所說,好象被風吹到一樣掉在海里。
  “長官,”井下四郎的副官馬上跑過來扶起井下四郎,雖然井下四郎摔在海邊沒有性命危險,但也把衣服給弄??。
  華亭看到這樣的情景高興地叫道:“呵呵,有人掉到水里了,真不知道木日軍人怎么這樣沒有用?怪不得他們被海盜給殺死了。”
  “呵呵,是啊,華亭,我剛才正想這樣說,就被你先說了。”尤成實急忙笑著說道。
  “我靠,你
  有我這么聰明說出來嗎?”華亭往尤成實的腦袋上敲了過去。但尤成實好象一早有準備,他用手把自己的腦袋給捂住了。
  “呵呵,以后你不會這么容易敲到了。”尤成實得意地說道。“你以為我像木日人那么傻嗎?”
  那邊的井下四郎聽了簡直是快要吐血,表面那些z國海軍在開玩笑,但他們是在取笑自己。他急忙推開副官的手,然后自己走上船。哼,z國人,到時我一定要讓你們好看。
  井下四郎回到自己的戰艦后,馬上讓手下請這次ac自衛軍的負責人伊賀過來。伊賀這次帶來了六十個ac自衛軍,為的就是把魚鉤島上的z**人干掉。他們不是說有海盜嗎?那自己就裝成海盜去把他們給殺掉,反正是有借口。
  “井下,你去打探得怎樣?咦?外面好象沒有下雨,你的衣服怎么???”伊賀奇怪地問道。他不知道井下四郎剛才在魚鉤島上出丑。
  “八格,剛才氣死我了,不知道
  怎么回事?我在上船的時候腳抽了一下筋摔在海里,所以弄成這樣。”因為時間比較緊,所以井田四郎沒有去換衣服,而是直接找伊賀商量今晚的行動。
  “噢,原來是這樣,你把今晚的事情告訴我。”伊賀也不在意井下四郎掉進海里的事情,反正又不是自己掉進海里。
  井下四郎想了想說道:“我剛才看了看小島的情況,那里的設施還是我們以前軍隊用過的設施,只是我們的國旗現在成了z國國旗。島上大概有兩、三百z**人,戰艦上有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好,現在是十一點多,凌晨三點我會帶人過去干掉他們,你去休息!”伊賀自信地說道。他們伊賀家族的忍術是出名的,而且這次他帶來了六十個高手,一定可以把那些z**人干掉。在來之前,相關部門已經把魚鉤島上的設施圖給了他,可以說,他現在比那些島上的z**人還要清楚島上的情況,包括那里有什么房子,還有哪里是廁所。
  “你們一定要小心,在你們準備出的時候,
  我們的船就往后面開,到時島上生什么海盜事件可不關我們的事了。”井下四郎陰陰地笑著。
  “井下你放心,我們一定完成任務。等我把z國的軍人和戰艦上的人全干掉,我再給你信號,你們再過來收拾殘局。”伊賀也陰笑著。他準備兩邊一起動手,一隊人馬去島上殺z**人,一隊人馬去z國戰艦。而在后面緊盯著他們的兩艘z國戰艦一定是跟著井下四郎他們的戰艦往后面走,到時再慢慢收拾后面的戰艦。
  井下四郎點點頭,“那我先去向總部匯報,接著再洗一個澡。你們休息一下,凌晨三點我們就行動。”
  伊賀向井下四郎道別就出去了,雖然這次他們來之前,就收到泉善的密令,說這次在島上的事情是z**隊故意而為,一定要想辦法把他們干掉。而且可能那些z**人有會武功的,讓他們小心行事。
  不過一向傲慢的伊賀哪里會放在心上,因為他一向看不起z國人,另外他這次帶來的自衛軍都是百里挑一,個個武功高強,一般是執行
  特殊任務的時候才出去。比保護天王的那些自衛軍還要厲害,可見泉善天王派他們到魚鉤島是對這件事情非常重視。
  所以,伊賀覺得今天晚上自己是可以立功了,他這隊的ac自衛軍全會忍術,忍術對于在黑夜中行動來說是非常有效果的。可能他們到了z**人的面前,那些愚蠢的z國人可能還不知道。想到這里,伊賀心里一陣高興。如果這次立下大功,自己一定可以升官了。
  __
  在木日國的泉善收到了井下四郎的密信,他看了后高興地笑了起來。“呵呵,這次我們真是讓那些z國人吃虧,先生,幸好你給了我情報。”
  “是啊,天王真是太英明神武了。”大郎馬上在旁邊拍著泉善的馬屁。
  “凌晨三點我們的人就要下手了,z國不是說海上有海盜嗎?那就讓我們的ac自衛軍當一回海盜,把那些駐扎在魚鉤島上的z**人全殺掉。”泉善惡狠狠地說道。
  大郎小聲地說道:“咦?天王,不對啊,我們后面不是有兩艘戰艦嗎?那里可是有龍組的人,如果他們上來幫忙,我們的人不是沒有勝算了?”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