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623

第1684章(1oo億m元)
  陳天明走了過來對光頭說道:“光頭,平頭已經死了,你節哀順便!我們還有事情要做呢!后面的計劃還要進行,不要因為這些而誤了大事。”雖然陳天明覺得自己這話有點殘忍,但為了顧全大局只能是這樣說。
  “老大,我對不起平頭。”光頭含著眼淚說道。“他為了救我而被木日狗給殺了。”
  “光頭,你們在來這里之前已經知道會生什么事情,所以你不要太難過了。為了平頭,你更要好好地活著。”陳天明勸著光頭。
  “對,我要照顧平頭的家里人。”經陳天明這樣說,光頭馬上醒悟過來,他已經決定以后怎么做了。
  陳天明高興地點點頭,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他讓馮一行馬上處理現場,不一會兒,馮一行就跑過來了,“老師,有246個木日軍人,全殲246個,請指示。”
  “你向那邊的貨船打信號,然后我們去對付那些偷我們國家石油的壞人了。”陳天明說道。按照第二個計劃,他們是要對付油船。
  “我也去。”光頭拿起旁邊的沖鋒槍跟上陳天明他們。
  由于魚眼他們的警告,那艘油船不敢再逃走,他們停在小島邊害怕地不敢走動。海路逃不了,他們指望著少佐他們能把那些海盜干掉。但讓他們失望了,兩百多個木日軍人居然被幾十個海盜給殺掉,這像什么話啊?
  當他們看著那些海盜往這邊沖過來,其中有一些工作人員想逃了。光頭看到那些逃跑的木日人,他生氣地看著陳天明說道:“老大,那幾個木日??給我消消火,好嗎?”
  “好,”陳天明點點頭,反正油船里還有不少木日人,拿這幾個逃走的木日人立立威也好。
  聽到陳天明同意,光頭興奮地一邊拿著槍一邊往前沖,
  他一邊開槍一邊叫著,“***,我要殺死你們為平頭報仇。”“砰砰砰”,憤怒的子彈打在那些木日人身上,他們有些慘叫,有些在地上翻滾,有些害怕不敢逃了,馬上轉過身跪在地上向光頭磕頭求饒。
  “海盜大爺,你們饒了我們!你要什么我們都可以給你。”那個木日人哭著叫道。
  “我要你們的命,***,你們去死!”光頭對著那些木日人罵道。他把那些木日人打死。
  陳天明與馮一行他們飛上油船,旁邊的任候濤用木日語大聲說道:“你們全部上來在甲板上站好,否則下面的人就是你們的下場。”
  那些船上的木日人也看到逃走的同伴被殺死,個個嚇得不敢出聲,全跑了上來。
  “你們誰是船長?”任候濤問道。
  “我是,”一個五十左右歲的木日人走了出來。
  “我們是海盜,你向你們的政府求救,說我們只要錢就放人,給我們一百億m元,我們就可以全放了你們。”任候濤說道。
  木日船長搖搖頭說道:“不知道為什么,我們的衛星手機打不出去。”
  任候濤故意奇怪地說道:“不用,我們可以打啊!你們再打一打。”剛才魚眼他們用了干擾器,就是連衛星也感覺不到干擾,現在魚眼已經取消干擾,這些木日人是可以聯系他們的總部了。
  船長半信半疑地走到駕駛室里拿起儀器進行聯接,“喂,喂,”突然,船長眼睛一亮,他終于聽到對方有聲音出。“我是佐二船長,我是佐二船長,我有著急事情匯報,我有著急事情匯報。”
  “請講,請講。”對面說道。
  “我們被海盜劫持了,我們的軍人也全被殺死。”船長還想再說,但任候濤已經搶過他的話筒,然后一腳把船長給踢了出去。“喂,你好,我是海
  盜,我是海盜,收到請回話,收到請回話。”任候濤笑著說道。
  “你,你是海盜?”對方好象有點懷疑,他感覺任候濤是在開玩笑,哪有海盜這樣說話的?
  “你不相信嗎?那好,你讓你的船長!”任候濤又把船長拉了過來,然后拔出手槍對著船長的大腿開了一槍,“砰”,鮮血從船長的大腿噴了出來。任候濤又把話筒遞到船長的嘴邊,“船長,你跟他說說我是不是海盜?”
  現在的船長已經把接電話的那個人罵了十遍祖宗十八代,自己不是跟他說被海盜抓住了嗎?他怎么不相信呢?害得自己白白被這個變態的海盜給打了一槍。“嗚嗚嗚,總部,他們是海盜,他們非常變態,你們快答應他們的請求,救救我,我現在的大腿還在流血。”如果不是任候濤拉著他,他可能已經倒在地上起不來。
  任候濤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得意地說道:“怎么樣?相信我是海盜了嗎?”任候濤又把船長推開。
  “信,信,我相信了。”那個人也聽到了槍聲,而且一向冷靜的船長現在是哭著說話,肯定是被打得非常疼。
  “信就好,你現在把我的話轉給你們的政府,限他們在六個小時之內把一百億m元存到我的外國帳號,要不然我把這些人全殺了。而且你們沒有選擇的余地,你們是找不到我們的,我們是無處不在的海盜。”任候濤把帳號說給了那個人記著。
  “海盜先生,我只是接線員,我作不了主,我要向上級匯報。”那個人小心翼翼地說道。這個人真的如船長所說非常變態,在談笑之間就把船長給打傷了,他不敢惹火這些海盜,如果真把這些工作人員全殺了,木日國的右翼組織是不會放過他的。
  因為這次去魚鉤島的軍人和工作人員全是右翼分子,據小道消息,他們經常對z國的漁船和貨船騷擾,輕則搶劫,重則全殺沉船。但木日國現在是右翼組織當道,一些愛好和平的組織是不敢說什么,要不然他們也會惹到很大的麻煩。
  任候濤突然
  冷笑著,“你們記得啊,只有六個小時,要不然你們的工作人員全得消失去見真神。”說完,任候濤把聯系給斷了。
  陳天明見事情已經辦妥,便對光頭他們說道:“現在給你們泄一下,把這些木日人全殺了,根據我們的情報,這段時間他們在魚鉤島附近專門對付我們z國人,我們也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好啊,老大,我為平頭謝謝你。”光頭興奮地拿著槍對那些木日人掃射,“平頭,我現在為你報仇了。”其它囚犯也為那些死去的兄弟報仇,不一會兒,油船上的幾十人全被殺掉了。
  于是,陳天明他們繼續按計劃行事,幾個虎堂隊員開著油船開到大海中,接著大家一起把油船給打壞,點了一把火燒了起來,然后他們坐飛艇回到不遠的貨船上。如果木日國政府給一百億m元就最好,不給,這就是海盜殺人的動機。就算給,陳天明也要殺人滅口。
  陳天明他們回到島上后,他們已經換回了z**人的衣服,而貨船帶著光頭他們十一個人回z國
  。現在他們是秘密回國,然后接受國家給的新身份過上新的生活。當然,光頭他們也要被國家秘密組織監視下過著新生活,要監控一定的時間確認他們已經改過自新才能放心。
  當時在告別的時候,陳天明已經語重心長地告誡光頭他們,讓他們一定是重新做人,不要以為有了新身份就為所欲為,一定要做一個好人,要不然等待他們的將不是一般的懲罰了。國家是不會讓一個像光頭他們這樣的人還為害社會,而且他們還知道國家的a級秘密。
  光頭他們也知道這次能過新生活來之不易,特別是用了九個兄弟的性命換了他們十一個人的新生活,因此,他們也不敢再做壞事,畢竟在四號拘留所的這幾年生活也讓他們非常珍惜現在的新生活。而且陳天明也偷偷地告訴他們,如果他們還犯事,國家會直接就把他們弄消失了,所以他們更是不敢亂來。
  因為這次的事情,國家也會每人給他們一筆錢,可以讓他們辛苦地過上一段時間,或者用這筆錢做點小生意,養家糊口是沒有問題。而且陳天明也跟他們說了,會在他們每個人的帳號
  里面再多給5o萬,夠他們花的了。
  陳天明看著貨船離開,再看看地上平頭他們那九具尸體,心里有點感慨。這就是命運,死去的要背黑鍋,而活下來的能過新生活。不用多久,z國的海軍就要過來,他們是這次剿滅海盜的功臣。
  到他們來了之后,z國就會向木日國通報,z國海軍在接到z國一些貨船的舉報,有一些恐怖的海盜在魚鉤島附近作案。于是他們趕過來的時候,現海盜已經把木日軍人和工作人員全殺了。另外,z國海軍勇敢跟恐怖的海盜作戰,殺掉九個海盜,另外有幾十個海盜狼狽逃走。
  由于海盜非常狡猾,而且他們的貨船是經過改裝的戰艦性能非常好,所以讓他們給逃跑了。z國海軍本著為民除害和國際友人的良好精神,決定駐扎在魚鉤島上把海盜消滅,如果一天不消滅海盜,他們就一天不收兵。因為這些海盜專門殘殺、打劫z國漁船和貨船,z國是不會坐視不理。
  果然,沒有過多久,z國海軍的戰艦馬上過來了。他們把海盜
  給“消滅”后,馬上向上級匯報,請求增援和防止那些恐怖海盜報復。畢竟那些海盜能把這么多木日軍人給殺掉,是不容小瞧的。
  于是,虎堂隊員帶著a艦海軍在魚鉤島上防守,龍組隊員帶著b艦海軍在木日國來魚鉤島之間的島嶼上防守,兩隊人馬互相聯系互相幫助,等待著木日國的援軍。
  今天的爆完畢,下次爆是鮮花到25oo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