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617

第1678章(龍組也參加)
  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我們會干擾m國的衛星不讓他們探測到我們后面生的事情?”
  “是的,”許柏點點頭,“而且還能讓m國的衛星查不出是我們干擾他們。等你們干掉了木日**人后,我們的船上馬上會出干擾信號,m國的衛星就不會探測到你們了。我們國家這頭獅子已經蘇醒,不能再讓別人踩在頭上了。”
  許柏也知道這次為了魚鉤島的事情,國家一些部門都行動起來,至于怎么*作,他具體不知道,不過全是為了對付木日國和m國。所以,許柏有信心打這場仗,以前總是木日國陰z國,現在也到z國給點厲害他們看看了。
  “厲害啊,想不到我們國家現在的科技這么厲害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看來這次去魚鉤島的改裝戰艦也是非常厲害,一定可以把木日國的戰艦干掉。不過陳天明沒有想到,上次在木日國運回去的科研儀器,對z
  國的軍事等方面研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所以z國現在的軍事能力提升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等你們占領了魚鉤島之后,龍組的人也會過來增援你們,他們與你們一起抵抗那些木日國的高手。由于我們兩國不敢派出大型的戰艦和軍隊,而且不能使用殺傷大的武器引起國際的輿論,可能到時還是短兵相接,你們要做好準備。”許柏說道。
  陳天明皺了皺眉頭,“龍組?到時龍組的人會過來幫我們嗎?”
  “是的,”許柏點點頭,“本來是考慮特種部隊,但怕敵人派過來太多的武功高手,我們虎堂應付不過來。所以上級決定派龍組配合我們,你們也要記住,這次是執行任務,沒有什么虎堂和龍組之分,你們不能因為這些而影響這次的任務。”許柏也知道以前虎堂和龍組生過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長請放心,我們一定不會因為這些而影響任務,我們的政治素質不差。”陳天明打著包票,本來虎堂與龍組也沒有什么仇恨,只是小誤會而已。
  “那就好,這次的事情是國家特級秘密,你們一定要保密,明天就出,到時我們的海軍會把你們的‘漁船’送出去,從現在開始,你們不能離開這里,一切有我們安排,請把你們的手機全部交出來,到時你們用的全是我們虎堂提供的通訊設備。”許柏說道。
  陳天明他們把手機交出來后,就仔細地研究著這次的行動計劃,明天一早,他們就會和光頭他們一起出了。
  __
  在先生的秘密別墅里,老a急匆匆地跑進先生的房間里。“先生,我有急事向你匯報。”老a氣喘吁吁地說道。
  “什么事?”在房間里看著晚間新聞的先生轉過頭問老a。
  “今天龍組接到秘令,所有人員不得外出在基地待命,可能有緊急任務。”老a焦急地說道。像這樣的事情很少見的,一般都是告知任務再去執行。
  “你們一定是有什么任務,而且這么緊張待命,不過像這樣的情況從來沒有過,那么說,這次的任務不簡單,老a,你查出什么任務了沒有?”先生問道。
  老a搖搖頭說道:“沒有,這次的任務非常秘密,所有龍組人員都不知道,估計是在準備出的時候才會被告知什么任務。”
  先生想了想,然后拿著旁邊的一臺手機打起電話來,他打了一個又一個,一直打了四個電話才放下來。“奇怪,這次是什么任務啊?怎么這么秘密的?我剛才問了一下,他們也知道你們將會執行一個特級機密的任務,但具體任務是什么也不知道。看來這次的任務是一號或者二號主持的,我們要下點功夫打聽才行。”
  “那我現在怎么辦?”老a問先生。
  “你還是回去,不要讓人懷疑。如果有什么情況馬上向我匯報。”先生想道。看來這次的任務是非常重要,要不然也不會掩得這么緊,到底是什么呢?先生又在想了。
  老a聽到先生的吩咐后馬上走出去了,他也知道現在是一個特殊的時期。而且這次任務非常奇怪,一定是一個大任務。
  “龍定,你到底想干什么?”先生托著下巴想著,虎堂是他還沒有滲入的部門,所以這也是他頭疼的地方。那些虎堂隊員全是通過各大軍區挑選出來的,政治思想覺悟高,一進到虎堂后就跟以前的軍區脫離關系,想滲透也非常困難。
  __
  第二天一早,陳天明他們二十幾個虎堂隊員被一輛軍車拉到了秘密港口碼頭,從那里上了一艘貨船。陳天明看著這艘三層高的貨船覺得這船并不簡單,根據以前的資料來看,現在的海盜已經非常聰明,全把自己的船改為貨船,有國家海軍巡邏的時候,他們就是貨船。沒有遇到巡邏艦,他們就馬上變成海盜搶劫過往的漁船和貨船。
  陳天明進了貨艙后,看到光頭他們已經在那里坐著聊天,他們看到陳天明來了,馬上站起來叫道:“老大,你們來了。”
  “是的,你們都坐下!等船到那邊的時候,你們就去拿武器,大概一天的時候就會到那里了。現在你們喝酒、睡覺什么的都可以,到時我會讓人叫你們。”陳天明說道。他也讓虎堂的隊員去休息,反正要一天的時間才動手。
  船開始開動了,根據資料里面顯示,這貨船的儀器非常先進,可以出衛星干擾信號,不讓其它國家的衛星探測到這艘貨船。進了東海之后,才會關掉干擾器讓其它國家的衛星探測到。
  “領,你好,我是這船的船長,代號為魚眼。”一個約四十左右歲的男人走到陳天明身邊敬了一個禮。由于這次的行動是秘密,他們所有人都沒有了身份,包括陳天明的代號也叫領。
  “好,魚眼,你簡單向我報告一下這船的功能!”陳天明也不大懂戰艦的*作,他只是想知道有什么武器,到時怎么開炮就行了。反正這船里的船員都是z國優秀海軍,他們專門負責海上的作戰,而陳天明他們四十多人(虎堂隊員加光頭他們)負責6戰。到時貨船搶灘
  靠近魚鉤島后,就由陳天明他們對付上面的木日**人。
  魚眼點點頭說道:“包括我在內我們船上有21個船員,我們的船是用蘇國戰艦經過特殊改造而成,里面有很先進的作戰系統,有55型和68型魚雷、s73艦導彈和反潛導彈。先進的尾流自導+主動、被動聲導的制導方式,搜索與攻擊型低頻艇殼聲納,主被動搜索跟蹤聲納,偵察雷達等。我們的船雖小,但作戰系統并不小。”
  陳天明聽得頭有點大了,這些他是不大懂的。“魚眼,關于海上作戰,你就看著打!我們只是負責6戰,如果我亂著指揮會出事的。”陳天明也知道什么魚雷、導彈等作戰自己不專業,還是讓這個專業的海軍軍官來用!
  而且國家想得周到,用的都是蘇國貨。以前蘇國一些軍火販子什么都敢賣,像這樣的貨船改裝戰艦是不會讓人懷疑到z國上去。看來這次的海盜弄得像真一樣,不知道木日國的海軍厲害不厲害?不過陳天明也根據報告得知,駐扎魚鉤島的木日國海軍不是很厲害,他們的戰艦作戰系統比不上這艘貨船,所以國家才
  派出這艘改裝戰艦。
  “是,”軍官魚眼高興地點點頭。他就怕來的長不懂裝懂指揮戰艦開火,這樣可能會延誤戰機。只要長下達什么命令,他們負責打就行了。
  “你們去忙,不要管我們。”陳天明揮揮手說道。這些海軍全換上了一般船員的工作服,從現在開始大家都是海盜了。
  陳天明準備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可楊桂月找上他了。“陳天明,我跟你說件事。”楊桂月說道。
  “什么事?”陳天明停住了腳步。楊桂月穿著一套男式的水手服,??前的酥峰突起,盈盈可握,讓人好想一把抓過去。只是可惜,她為什么不穿女式水手服,好象電視上看到的是裙子的。
  楊桂月說道:“我想住你的房間。”
  “好啊,好啊!”陳天明高興地拼命點頭,想不到楊桂月越來越開放了,她也知道這一天的時間在船上呆著
  無聊,也想跟自己在房間里xxoo了。
  “那你搬出去!”楊桂月見陳天明同意,高興地說道。
  “什么?我,我搬出去?”陳天明愣了一下,我的房間我不住,我為什么要搬出去。”這次的房間不夠,只有陳天明和楊桂月一些人才有,很多人是幾個人一間,或者有些人在船艙上睡覺。
  楊桂月說道:“因為我一個人住一間房間太浪費了,其它人沒有房間睡,我想把房間給騰出來讓其它人睡,我住你的就行了。而你,哼,我還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嗎?陳天明,我告訴你,你甭想碰老娘。”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小月啊,我們這次的任務很危險的,后面也不知道m國和木日國有什么報復的手段,如果我死了,我們以后就能做那種事情了。你今天就和我好好地做幾次!就算我死了也心滿意足。”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的小臉馬上紅了。她也聽說陳天明帶著光頭那些囚犯去夜總會
  找小姐,而且那些囚犯一個晚上都是在做那種事情,這些事在這些虎堂隊員里已經傳開,楊桂月也聽到一些。“陳天明,就你流氓,盡想著那種事情,你把光頭他們給帶壞了。”楊桂月嬌啐道。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