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613

第1674章(再去四號拘留室)
  當陳天明接到許柏的命令,說上級已經同意他們的計劃,讓他去m市找光頭他們秘密洽談,如果同意,三天后就開始出。..于是,陳天明馬上趕往了m市。途中,陳天明暗暗高興,從中央這次的決定來看,國家已經富強了,由原來的自衛到不容別人欺負。是時候讓別人看到自己國家的強悍,陳天明也開始做出相應的對策。
  聽歐哲祥說,龍月心找過他想天騰投資公司出面對付木日國的股市,國家從軍事上對付魚鉤島,而龍月心想從經濟上對付日本,雙管齊下讓木日國焦頭爛額。所以,陳天明馬上讓歐哲祥配合龍月心的行動,從天騰投資公司里面拿出資金進到木日國股市。
  現在的天騰投資公司已經是國際投資公司,有它牽頭對付木日國股市是非常合適的。現在誰都知道天騰投資公司跟麗人集團是一體的,它對木日國股市打擊,一定會引出很多國際投機分子涉足木日國股市。估計到時木日國政府要拿出很多錢來救市。
  本來龍月心打電話給陳天明,是想跟陳天明當面談這件事情的,陳天明拒絕了,他要回m市找光頭他們。另外他也不想見龍月心,不屬于自己的女人,見多了反而不好,還是讓歐哲祥跟她處理。
  陳天明也知道龍月心的身份,她表面是學生,但做著一些跟z國民間有關的事情,相當于是為國家辦事,不過她的身份是屬于民間身份,不會影響到國家的名譽。因此,陳天明也樂意這次跟龍月心合作,既可以為國家辦事,又可以賺點小錢。龍月心的本事陳天明是知道的,有她出馬,這次估計是可以賺錢了。
  不過陳天明還是擔心柳生良子那邊,他及時地給柳生良子打電話,且讓歐哲祥跟她溝通一下,不要到時自己人打了自己人就不好了。
  陳天明到了m市公安局,楊桂月一早就在那里等著他了。她看到陳天明來了,有點生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同志,你真準時啊?”
  “呵呵,小月,剛才路
  上塞車,不就是遲了五分鐘嗎?”陳天明涎著臉說道。今天是不是好好地跟她練一下特殊的香波功,好象有段時間沒有跟她xxoo了。
  “你叫我楊桂月同志,這是工作場合,你認真一點,不要嬉皮笑臉。”楊桂月嚴肅地說道。
  “是,楊桂月同志,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去四號拘留室了?”陳天明故意板著臉說道。
  楊桂月掃了旁邊一眼,小聲地說道:“陳天明,這次行動你可要叫上我啊,如果你不給我去,我以后不讓你上我的床。”
  “當”,陳天明聽得摔倒在地上。剛才她不是說這是工作場合嗎?怎么她又說起關系來?而且她還說得那么曖昧。
  “陳天明,我跟你說話,你正經一點好不好?”楊桂月沒好氣地說道。
  “天啊,我現在已經非常正經了,只是你不正經而已。”陳天明苦著臉說道。“這次的任務有危
  險,你還是不要去了。”陳天明不想楊桂月出這么多任務了,不過依她的性格,她哪會聽自己的。
  楊桂月說道:“不行,我就是要去,否則我以后不理你了。”
  陳天明*笑著,“你要去可以,不過你到時要聽我的話,晚上要在我床邊講故事給我聽。”唉,楊桂月要去,估計許柏是沒有辦法,自己也是阻攔不了,不如讓她去,現在跟她說一些條件。
  “這個可以,不,不就是干那種事情嗎?我連蟑螂都不怕,還怕你這個色狼嗎?”楊桂月想了想說道。她就是喜歡刺激的任務,特別是去魚鉤島執行任務,為國家拿回屬于自己的主權,有一定的意義。
  “那好,你帶我去四號拘留室!”陳天明說道。現在時間也不早了,要盡早跟光頭他們說,如果他們同意,馬上向許柏匯報讓國家準備安排一些事情。如果他們不同意,或者有哪個不愿意去,那他們就會被轉移到特殊拘留室里面,不會再讓他們出來,一直到這件事情已經沒有影響的時候,再讓他們跟其它
  犯人在一起。
  因為像光頭這些犯人,已經具備坐一輩子牢的條件,國家也是考慮到這一點,才同意讓陳天明去說。
  兩個獄警走過來跟楊桂月交接了一些事情后,陳天明便對楊桂月說道:“里面有點臟,你就在這里等著我,不讓其它人過來。”他們現在走廊的前面,那邊盡頭就是四號拘留所。
  “好,”楊桂月點點頭。她也知道有些事情她是不能聽的,就算她是虎堂隊員,也要遵守紀律。
  陳天明跟著那兩個獄警走向四號拘留室,對于這里陳天明還是記得。到了四號拘留室門口,其中一個獄警對陳天明說道:“領導,你確定一個人進去嗎?里面的人都是一些窮兇惡極的,我們怕你會有危險。”
  “沒事,你們讓我進去!”陳天明嚴肅地說道:“另外,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能靠近這里,否則一律按叛國罪處理。你們回到剛才的那個女領導那里。”
  “是,”兩個獄警馬上回答道。
  門開了,陳天明走了進去,那牢門馬上又關了起來。陳天明聽到這兩個獄警的腳步聲由近到遠,知道他們已經不在這里了。
  陳天明抬起頭,現這里還是跟以前一樣,二十左右人,里面的人打牌的打牌,打麻將的打麻將,抽煙的抽煙,聊天的聊天,還有的躺在床上讓人按摩,真像休閑室,當時他來這里也是這樣的情景。
  “光頭在嗎?”陳天明大聲地說道。雖然陳天明叫的聲音蠻大,但是那些囚犯個個興高采烈地在那里弄自己的事情,沒有什么人聽到。
  旁邊有一個囚犯聽到了,他轉過頭看了陳天明一眼,對著里面叫道:“光頭老大,有人找你啊!”說完,這個囚犯不管陳天明了。看來他們這個地方經常有人來找人辦事,所以他們也見怪不怪了。
  “媽的,是誰找我啊?是不是他的??癢了讓我插插啊!”里面的人群
  里鉆出一個光光的腦袋。他好象是在努力地干著什么事情,所以他只是轉過身子,身體還是在動作著。
  陳天明愣了一下,看光頭的樣子好象是在插誰的??,天啊,他剛不久才看到方翠玉跟馮蕓的同性戀鏡頭,沒有想到來四號拘留室又看到光頭跟其它男囚犯。“光頭,你m的行了沒有,我有事找你。”陳天明看到這些精力過剩的男人,估計沒有??玩,他們是要自己打自己的手槍了。
  “是誰啊?我就快完了。”光頭一邊說一邊又猛烈地沖擊著。果然沒有過多久,就見光頭的身體抖了幾下,然后好象從什么地方拔了出來。旁邊馬上有人為光頭準備了紙巾,看著他們諂媚的笑容,估計是想讓光頭下次安排他們也插插。
  “光頭,還記得我嗎?”陳天明笑著說道。看來這個光頭是皮癢了,竟然敢說要插自己的??。
  光頭回過頭一看到陳天明,馬上大吃一驚,“老大,原來是你啊!你又犯事讓人給抓進來了?我好長時間沒有見到你了。”光頭想起當時陳
  天明的神勇,他可是不敢得罪陳天明。就憑陳天明一個人,就把他們這二十來人打得叫爹叫娘。
  “呵呵,你終于認出我來了,我還以為你忘了我。”陳天明說道。“我不是犯事進來,而是有事找你。”
  “哪會啊?我忘了誰也不會忘了老大啊!”光頭急忙拍著陳天明的馬屁。“老大,你有什么好事介紹我啊?是不是想整哪個囚犯?只要你出聲,我馬上幫你做到,五折優惠。”當光頭看到陳天明瞪了他一眼,他急忙說道:“不,是免費。”他是怕陳天明把他弄成太監,到時他連??也玩不了了。
  “來,我們談談,你叫你的兄弟們繼續玩。”陳天明拉著光頭走到角落的床邊,那些囚犯聽到陳天明要與光頭說事情,他們也繼續玩了起來。“光頭,你想不想出去?”
  “出去?”光頭猶豫了一下。“老大,說真的,我們當然是想出去,但我們犯下的罪,已經是永遠也出不了。這里的戒備森嚴,就算是想逃出去也不可能的。”光頭知道他們在這里雖然是橫行
  霸道,但終歸是有一個度,他們想吃什么可以,想買什么東西進來可以,但讓他們出去那是萬萬不行的。
  陳天明頓了頓,“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讓你和你的兄弟們一起出去,不過有一點的風險,你敢做嗎?”
  “老大,你就直,到底是什么事情?”光頭也不是傻子,陳天明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幫他們出去,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好,這件事情是秘密,我現在告訴你,你有權選擇,答應也行,不答應就當我沒有說過,你們繼續在這里呆著。”陳天明漫不經心地說道。其實不是這樣,如果當光頭知道這次的行動后,光頭不同意,陳天明會馬上把他打暈,然后帶出去帶到另外一個地方監禁起來,直到魚鉤島的事情沒有影響為止。
  “我明白。”光頭點點頭,他也看到陳天明眼里的嚴肅,他收起自己的玩笑神情,認真地聽陳天明說話。當時陳天明進到這里,不但把他們這些要整他的人全放倒,而且還把那個警察隊長取笑一番,這說明陳天明不是普通人
  。像陳天明這種人要跟他說的事情,一定不是小事,可能是一件大事。
  召喚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