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612

第1673章(魚鉤島)
  陳天明這段時間挺頭疼的,他打電話詢問過宋顯耀,以前沒有遲到缺課的黃凌開始出現遲到缺課的現象,而且在上課的時候要么,要么在課桌上睡覺,一點也不用心學習。陳天明打黃娜的電話,她不聽自己的。打黃凌的電話,黃凌也不聽自己的。難道這對母女約好了不想跟自己聯系?
  陳天明又跟鄧老師聯系,鄧老師也現這段時間黃凌的不良表現,他向黃娜說過了,黃娜也清楚情況,說希望老師們能多關心黃凌,讓黃凌認真學習。
  因此,陳天明才納悶,他想幫黃娜做點事情,但黃娜根本不理他,打到她的辦公室去,當她聽到是自己打來的,馬上就掛了。唉,現在也不知道她們的情況如何,希望黃凌不要出事。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是許柏打過來的。“長,有什么指示啊?”陳天明接通電話后笑著問道。
  “天明,找你有事,你到虎堂總部來。”許柏的聲音有點著急。
  “好,我馬上過去。”陳天明說道。掛了電話后,陳天明馬上叫車送自己去虎堂總部。
  到了虎堂總部許柏的辦公室,陳天明見許柏正在吸著煙,他那有點緊眉苦思的樣子,可能這件事不是小事。
  “天明,你來了,過來坐!”許柏指了指對面的椅子對陳天明說道。
  “二舅,你有什么事就直接,我在聽。”陳天明嚴肅地說道。反正他跟許柏的關系不一般,沒有必要跟別人一樣繞圈子。
  許柏頓了頓,把香煙掐滅了。“天明,今天叫你過來,是有一件非常秘密的任務。魚鉤島你聽過嗎?”
  “魚鉤島?”陳天明愣了一下。一般z國人都是知道魚鉤島的,它位于東海大6架的東部邊緣,它周
  圍海域面積約為17萬平方公里。1972年m國將琉球主權移交木日國時,一并將魚鉤列嶼的行政管轄權也交給木日國。
  但魚鉤島自古以來就是z國的神圣領土,z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z木兩國一直在爭著魚鉤島的主權,由于z國本著z木友好關系,與木日國達成了此問題留待以后解決,不采取單方面行動,避免這一問題干擾兩國關系大局。
  可是,魚鉤島蘊藏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木日國立即單方面采取行動,先是由多家石油公司前往勘探,接著又將巡防船開去,擅自將島上原有的標明這些島嶼屬于z國的標記毀掉,換上了標明這些島嶼屬于木日國一個縣的界碑,并給魚鉤島列島的8個島嶼規定了木日國的名字。
  針對木日國的行徑,自197o年代開始,華人組織的民間團體曾多次展開宣示主權的“保魚運動”。兩國也應此對這件事情談過,但談不出什么結果。木日國的右翼國會議員提出要z國承認木日國對魚鉤島列島擁有主權,還派出巡邏艇和飛機對魚鉤島列島海域作業的漁民進行監視。并
  用巡視船將人員和器材運到魚鉤島,并在那里修建了直升機場,還向那里派出調查團和測量船,修建燈塔,企圖使燈塔列于海圖以便讓國際社會承認魚鉤島是木日國的領土。(本情節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是,木日國越來越囂張,他們在那里派駐了軍隊,如果我們再不站出來反應一下,這魚鉤島就會被他們占去了。”許柏生氣地說道。“他們在島上掛起了木日國旗,和紀念死者字樣的木牌。”
  陳天明氣憤地站起來大聲說道:“長,你指示!要我們怎么做,我們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一定把魚鉤島給奪回來。”陳天明從許柏的話里聽到中央想向魚鉤島下手了,這是一件好事。z國一向主張和平解決問題,但有一些事情是和平解決不了的。用一個長的話來說,盡可能的和平解決,但不放棄武力。
  “唉,你不要這么沖動,像個憤青一樣。你先坐下來聽我說說。”許柏向陳天明晃著手。“自從木日國的木神社被恐怖分子襲擊后,木日國的右翼分子就有點像無頭蒼蠅的亂撞,他們現在魚鉤島的事情上是非
  常過分了。不過這也是好事,正因為是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對付他們。沒有木神社領導的右翼分子,就像一伙沒有用的軟蟲,隨便我們怎么打。
  這次機會來了,長叫我們一定想辦法用民間的手段把魚鉤島給拿下,到時我們的軍隊再駐扎在那里。呵呵,只要我們有理由占領了魚鉤島,木日國的軍隊不可能再過來了。就算他們來了,也不敢向我們開火,而且島上全是我們的人,他們想上島也是不可能”許柏陰笑著。
  陳天明明白過來了,這次是先用一些人把魚鉤島給占了,到時z國再用其它理由占領魚鉤島。“但是,m國人會善罷干休嗎?”陳天明擔心地說道。在太平洋里駐扎著z國的航空母艦,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
  “他們肯定會不罷休,不過我們的理由充分,海盜殘殺了我國的漁民,還殺死島上所有的木日**人和石油公司的工作人員。竟然木日**人沒有能力保護魚鉤島,那就由我們來保護。只是這個問題,m國的航空母艦是不可能開過來,我們又不是跟木日國打仗,只是抓海盜而已。如果他們敢開過來
  ,那我們就在國際上聲討他們。”許柏得意地說道。
  許柏說的是事實,就算讓m國的航空母艦開到魚鉤島又有什么用呢?最多是看了一會又回去,木日**隊過來,還是可能會遇到海盜的。當然,這些海盜是由什么人扮演,那就是國家的安排了。
  “那這個海盜是由什么人扮演?”陳天明問道。不會是由自己去扮演?
  許柏皺了一下眉頭,“這才是一個難題,上級的意思是想讓一些死囚扮演,因為這次我們布的是我國a級通輯令,他們是我國的恐怖分子,到時會布他們的相片。他們在海上多次搶劫殺害我國漁民。
  他們這次的行動很危險,他們不像你們個個會武功,他們這次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如果犧牲了,就是國家的通輯犯。活下來,國家會為他們安排一個新的身份,讓他們重新生活。所以選人方面我們是要注意,而且到時你們一定要監控好他們,不能讓這些囚犯反過來對付我們。”許柏說出了他的擔心。
  如果囚犯用得好,是可以把罪名推到他們的身上,活下來的人是可以有一個重新活下來的機會。但難就在如何把他們監控好,讓他們好好地為國家辦事。這是許柏著急的地方。他已經向司法部要了一些死囚的名單,但那些人都不是合適的人選。
  難道要用自己的人來當?如果是這樣,這些人以前的身份就要報廢,白白讓國家浪費一些人才,這是許柏不愿意的。
  “那找到這些死囚了嗎?”陳天明問道。借用所謂的海盜之后,把木日國的軍人和那些右翼分子給殺掉,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計劃。到時他們虎堂的隊員就跟“海盜”們在一起,沖上去干掉木日**人。
  “還沒有,”許柏搖了搖頭。“到時我們的人會*縱戰船帶著你們到魚鉤島,可現在就是找不到合適的囚犯,那些囚犯個個是窮兇惡極的人,如果他們拿到武器后,可能會造反影響我們的行動。”
  聽許柏這樣說,陳天明心里不由一動,他記起當時自己在m市公安局
  的四號拘留室呆過,(請見344章。)當時那里的牢頭叫光頭,他們好象犯下的罪不輕,雖然還沒有判罪,但聽他們說他們以前干的事如果不死也是把牢底坐穿了。不知道他們可不可以呢?陳天明還是對光頭和平頭他們有一點好感,畢竟當時大家都是獄友。
  “二舅,我有一些人選,不知道行不行?”陳天明馬上對許柏說道。
  “噢,你說說。”許柏有興趣了。
  陳天明把m市公安局四號拘留室的事情告訴了許柏,“我當時被人陷害進了四號拘留室,認識那過叫光頭的牢頭,感覺他們還是有一點血性的。他們大概有二十左右人,不知道這樣的人數可以嗎?”
  “這樣最好,人太少不行,太多了我們自己控制不了。而且又是你認識的,到時由你監控起來也容易多了。”許柏高興地說道。“我現在馬上把四號拘留室的人員的資料調過來,如果可以我向上級匯報。上級同意了,其它工作就由你去做。”許柏對陳天明說道。
  “行,我可以去跟光頭他們說,如果他們同意跟我們一起行動,我們就馬上去魚鉤島。”陳天明也高興地說道。
  許柏對陳天明說道:“好了,現在沒有你的事了,你想去干嘛就去干嘛,小子,我告訴你,這次你如果把這件事情弄好,一定可以給你追功的。”
  “切,這好象是你立大功!”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雖然他是虎堂的總教練,但因為他的身份特殊,所以沒有授軍銜,所以不管他完成多少任務,他都沒有多大的好處,不像馮一行他們那樣個個升官財。不過陳天明也不想,像他現在這樣子,有很多錢,而且又有這么多女人,如果是真正的國家公務員,人家是會說閑話的。
  人就是這樣子,如果大家沒有什么利益糾紛,大家之間是沒有什么意見的,但出現競爭的話,就不會像以前那樣好說話了。而且陳天明也不想要那個什么軍銜,對他來說沒有多大用處。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