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7)      第1943章(09-27)      第1944章(09-27)     

流氓老師1609

第167o章(讓我當富婆)
  “我知道,你走!”黃娜傷心地說道。當她看著陳天明離去的身影,她暗暗流下了眼淚。從今天的事情來看,她以后再也不能跟陳天明在一起了,永別了,我心愛的男人。黃娜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黃娜把黃凌抱好放在床上,然后拉上被子蓋上,接著她拿起桌上的電話打了幾個電話,然后再慢慢地坐在床邊,憐愛地看著黃凌憔悴的小臉。今天的事情給了黃凌很大的打擊,她最怕的就是女兒自暴自棄。以女兒的性格,還有剛才的表現,可能事情還會更糟。想到這里,黃娜更是擔心。
  沒有過多久,柳媽帶著一個女傭人進來了,黃娜吩咐她們什么事情也不用干,只是看著黃凌,不讓她做傻事。
  柳媽也是一個聰明人,她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自己是下人,沒有必要打聽什么,只是按著主人的話去做就行了。
  陳天明心情不好地回到別墅,見到鐘瑩坐在自己的客廳里抱著小思琴在玩。“天明哥哥,你去哪里玩了?怎么不帶我去啊?”鐘瑩看到陳天明回來高興地說道。
  “大人辦正事,你小孩子跟著去干什么?”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鐘瑩一眼。
  “切,辦正事就辦正事,你牛什么?”鐘瑩對小思琴說道:“思琴,小姑姑沒有空跟你玩了,讓阿姨帶著你。”鐘瑩把小思琴交給保姆。
  “你不去哪里玩嗎?”陳天明坐在旁邊的沙上問鐘瑩。
  鐘瑩搖搖頭說道:“沒有什么好玩的,所以跑到你這里玩玩。對了,天明哥哥,我聽我爸說你現在是有錢人了,你是不是給我一點錢,也讓我當當富婆。”
  “天,你還想著當富婆啊?”陳天明被鐘瑩給弄笑了,這個小魔女,有她在的地方就是沒有安寧。不過竟然她要零花錢,自己還是給她!以鐘向亮的性格,他是不會給鐘瑩很多零花錢。“好,你要
  多少錢,我給你一點。”
  “嘻嘻,還是天明哥哥對我好,我也不要多的,你給我一千幾百萬就行了。”鐘瑩高興地說道。
  “什么?”陳天明愣了一下,開始他還以為聽錯呢!“你一個小孩子要這么多錢干什么?如果你以后長大了要買車什么的,我可以給你,但你現在才是八年級,你有這么多錢只會讓你學壞。”
  鐘瑩說道:“我不會亂花錢的,你給我存在銀行里,我一年拿利息都夠我花的。這樣,到時我還你一千萬,你現在借給我弄利息。”鐘瑩還是很聰明的,她用數學的公式算了一下,雖然現在銀行的利息不高,但一百萬就有兩萬多的利息,一千萬就是二十多萬,她以后就是吃利息都可以過日子了。
  “不行,我最多給你一千塊,你還是小孩子,不能給你這么多錢,我以前讀書的時候,一千塊是兩個月的伙食費了,你現在只是零花錢,夠用了。”陳天明邊說邊從錢包里拿出一千塊遞給鐘瑩。
  “什么?天明哥哥,你不要這么摳門好不好?你這一千塊打花乞丐啊?”鐘瑩說歸說,但她還是把那一千塊拿過來放進自己的口袋里。其實她也不是很大花,就是喜歡玩,現在沒有錢是玩不了的。
  “鐘瑩,你都這么大了,你一定要注意一點,不要給你爸惹事,上次蔣東的事情就是一個教訓。”陳天明勸著鐘瑩,他真怕鐘瑩這種性格會惹出大事情來。
  鐘瑩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的,我注意一下就行了。上次蔣東不就是著了我的道嗎?想捉弄我沒有那么容易。好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出去玩了。”鐘瑩站起來向陳天明告別回去了。
  陳天明看著鐘瑩跑了,他無奈地搖搖頭。晚上,他給黃娜打電話,電話接通后,黃娜冷漠地說道:“陳先生,你有什么事嗎?”
  “娜姐,黃凌現在怎樣了?”陳天明的心里猛地一跳,黃娜現在的聲音太冷漠了,好象面對的是陌生人一樣。
  “陳先生,這件事情你不要理了,如果沒有什么事情,你就不要給我打電話。”黃娜把手機掛了。
  陳天明繼續給黃娜打電話,但黃娜在那邊按斷不聽。陳天明再打過去時,現她的手機已經關機了。唉,看來黃娜現在是不想見我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于是,陳天明又在m市多呆了兩天,帶著馮蕓回京城了。
  一到京城,陳天明也開始忙著自己的事情。有時聽到手下打電話過來,說方翠玉又來找馮蕓,陳天明讓人看著,不讓她們有單獨在一起的機會,這樣方翠玉想對馮蕓做什么事情也是做不了。
  婁澤冬也找陳天明談過心,順便問起陳天明的生意。陳天明把自己生意的事情告訴了婁澤冬。至于在歐洲那邊展,也是集團的展趨勢,一個集團不走向世界,是不能有更好的展空間。
  而且他身邊有不少女人,全在國內的話,按照z國的法規是不允許的。所以他也想把一些
  產業轉移到歐洲那邊,到時也不會惹人閑話。陳天明也是知道歐洲一些皇室是可以擁有眾多女人,這也正是他所想的。不過,他沒有告訴婁澤冬自己在歐洲有一個小島,而且現在建設中。畢竟陳天明也不想什么東西都告訴別人,還是留一手比較好。
  婁澤冬聽了有點啞然,原來陳天明最終的目的是處理他的其它女人。在這點上他也是理解的,陳天明有這么多女人,按照z國的國情是不能允許的,他能把一些女人轉移到外國去,在那里結婚生孩子也是一件好事。要不然一些別有目的的人到時告陳天明,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天明,你說的這些我能理解,但我這個人喜歡直來直往,不管你怎樣做,都不能背叛自己的國家。”婁澤冬嚴肅地說道。
  陳天明馬上站起來也嚴肅地說道:“請長放心,我一定不會背叛自己的國家。”
  “好,今天中午在我這里吃個飯,我叫小飯堂準備一下。”婁澤冬看著這個年輕的小伙子笑著說道。看到陳天明,他想起了
  自己年輕的時候。當時自己也是血氣方剛,什么也不怕。現在老了,做很多事情也有些縮手縮腳。
  “好,”陳天明點點頭。難得自己的領導的領導請吃飯,如果不給面子的話,是說不過去的。
  于是,這一老一少在南中海的某棟辦公樓吃了起來。由于是晚上,他們也開了一瓶酒一杯一杯地干著。“天明,我知道你的武功厲害,但是喝酒你可能比不過我了。我今天一定要讓你知道什么叫三斤打底。”婁澤冬得意地說道。他是軍人,軍人一般都好兩杯酒。當時他在軍中的外號叫婁三斤,也就是說他至少可以喝三斤,至于能喝多少,也沒有多少人算過,不過小道消息說他可以喝五斤左右。
  “長,這個酒,我看我們還是盡興就行了,我們喝得太多好象會傷身體的。”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如果一喝很多酒,他就會用上內力排酒,這樣好象有點作弊了。
  “天明,你不會是害怕了?我告訴你,是男人就要跟我喝酒,不要說不行不行的。”婁澤冬說道。
  他也非常喜歡陳天明這個人,在陳天明的帶領下,虎堂可是立了不少功勞,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他是一個實在的人,誰能為國家辦事,他就喜歡誰。因此,他今天一定要跟陳天明喝這個酒。
  “好,我們來喝,不過長,你要看著點喝,我們盡興就行,不能喝得太多。”陳天明小聲地說道。
  婁澤冬的臉色不好看了,“陳天明同志,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你看不起我嗎?什么我要看著點喝,我告訴你,我婁三斤喝酒從來不怕誰,就算是龍主席看到我也不敢跟我拼酒。”婁澤冬差點說自己可以喝五斤了。“警衛員,拿酒來,先拿四斤的‘夜獨醉’。天明,我告訴你啊,這夜獨醉可是好酒,在市面上是買不到的,只是某個酒廠專門給國家釀的國宴酒,專門招待外國賓客和重要會議用的。”
  “夜獨醉國宴酒?”陳天明愣了一下,這個他倒是沒有聽過,現在聽婁澤冬這樣說,他倒想喝一下嘗嘗是不是好酒?怎么聽起來這名字好熟悉?
  “是啊,這酒好
  得只想自己偷偷藏起來一個人獨自喝醉啊!”婁澤冬的話剛說完,警衛員就拿了四瓶裝飾得非常精致的酒過來,好象非常漂亮。
  陳天明打開一瓶,用鼻子在瓶口處聞了一下,只覺一股清香撲鼻,好象泌入心扉似的。“好酒,長,真的是好酒啊!”陳天明贊嘆著。
  “那當然了,這是國宴酒啊,一般人想喝也喝不到。”婁澤冬得意地說道。就這樣,他們開始喝了起來。當他們把這四瓶酒喝完后,婁澤冬有點驚訝地看著陳天明,“咦?天明,看不出你還有兩下啊!一喝就喝了兩斤。呵呵,不錯,有點像男人了。警衛員,再拿四瓶過來。”
  陳天明急忙說道:“長,不能再喝了,我們各自喝了兩斤。”陳天明可不想婁澤冬喝醉了,人家長的年紀這么大,如果喝醉了可不好。“而且我現在的頭有點暈,可能快要喝醉了。”陳天明故意把身體晃了幾下。
  但是,婁澤冬久經官場,哪看不出來陳天明這是故意裝的。“天明,你這是看不起我了。你不想跟我
  喝酒是不是?我告訴你,你醉了可以在我這里休息,反正我這里有休息室,如果你不跟我喝酒,你今天甭想出這個門。”婁澤冬有點生氣地說道。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