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0)      第1943章(08-10)      第1944章(08-10)     

流氓老師15 奇遇

陳天明聽大伯這樣說反正這些也值不了幾個錢就把一包方便面和一瓶礦泉水來了他。
  只見大伯把那包方便面打開放在飯盒里接著把一瓶的礦泉水倒在飯盒里。大伯把手里的包放在旁邊然后轉過身子。一會大伯又轉了過來他把飯盆遞過去給陳天明。
  陳天明沒好氣地說“大伯你搞什么鬼?”陳天明邊說邊去接飯盆。
  “我的媽呀!”陳天明猛地把手一縮對大伯說“大伯你想燙死我啊!”突然陳天明想起來了剛才他給大伯的可是礦泉水冰涼的礦泉水怎變成熱水了還這么燙。真是奇怪。
  陳天明說“大伯怎么回事?剛才我給你的可是礦泉水怎變成熱水了?你你會魔法?”
  大伯沒好氣地對陳天明說“你這小子你現在相信我說的話我剛才是用內力把涼水變成了熱水不是魔法。”
  內力?在剛才小說中才看到的事情現在在自己身邊發生。如果不是剛才的那礦泉水變熱水這種事情打死陳天明他也不會相信的。
  陳天明咬了咬手背“哎喲”好疼啊!不是在作夢。
  陳天明相信了知道大伯不是一個平凡人他對大伯說“大伯你這個是什么內力這么厲害?”
  這時大伯可不管陳天明他自個兒在吃著那方便面。一會大伯就把方便面吃完了他抺了抺嘴說“這次吃下去可是真的飽了。怪不得我今天掐指一算說我今天不會挨餓原來是碰上你這個小子。”
  陳天明一聽更糊涂了什么碰上自己啊難道我是冤大頭?
  大伯拿起自己的包對陳天明說“小子我見你是一個好人看在那五毛錢的份上你想不想學我剛才的功夫?”
  “那那多少錢啊?”陳天明問道。
  “不用錢。”
  “有這么好的事情?”
  “真的。”
  陳天明一聽大伯肯教他可以把涼水變成熱水的內力功夫而且不用錢高興得跳起來說道“想想學。大伯我想學。”如果自己學會了什么武功的話那就不怕葉大偉他們來找自己了。
  大伯對陳天明說“我兩天就可以教會你了。”
  “兩天你你不會是騙我?現在騙人的事情多著呢你先把我騙回家然后再用你的那功夫把我打暈接著把我家搶劫一空。”唉這樣的情節陳天明可是在電視里看到了很多。
  “去你的你看我會是那樣的人嗎?”
  “大伯你可知道人不可貌相啊!”陳天明搖著頭。
  大伯見陳天明這樣說抬起手對陳天明一揮然后說道“你現在還能動嗎?”
  被大伯一揮手的陳天明現在就感覺自己像個木頭人似的一動也不能動能動的只是嘴巴。
  “大大伯快快放開我。”陳天明可不想像個木偶人那樣在那站著不動。
  “那你相信我的本事了嗎?我如果想搶劫你還要騙你嗎?直接制服你不行了嗎?”
  “信了信了。”陳天明本想點頭的但頭卻動不了。
  大伯對陳天明說“那好你去找一個可以住下來的地方給我。”說完他又把手一揮陳天明可以動了。
  陳天明想了一會拍了一下大腳說“不用找了大伯我家這兩天剛好沒有人我爸媽回鄉下。”
  大伯看了看陳天明的店鋪說“那你這店什么時候關?”
  陳天明看了表說“現在時間也不早了算了關門算了。”
  陳天明領著大伯上了自己的家。“大伯你還餓嗎?想吃點什么嗎?”
  大伯擺擺手說“不用了剛才吃了兩包方便面還沒有消化呢!”
  “小子我告訴你我的功夫一般是不傳人的只傳有緣人。我現在只是傳你本門的一些適合你的功夫所以我也不把我們的門派告訴你你也不算是我的弟子。我傳你的叫香波功你現在跟我念口訣氣運丹田……”說完大伯就在陳天明的耳邊小聲地念了起來。
  “記好了沒有?”大伯問正在背口訣的陳天明。
  “記好了大伯。”陳天明再回想一下覺得應該沒有背漏什么。在這一點方面他還是有點自信的從小他背東西就強例如學校美女的名字和電話號碼什么的。
  “好那你背一次給我聽聽。”大伯有點不信陳天明背得這么快。大伯聽了陳天明背了一遍真的是沒有錯漏。他高興地對陳天明說“想不到你這小子的記性這么好又有這么好的練功骨格可惜啊你是紅塵中人不能練太多我們的功夫。”
  “紅塵?難道大伯是和尚?還好不要自己當和尚如果要自己當和尚的話那自己還不如不學自己連女人都沒有碰過呢!”陳天明心道。
  突然大伯正色地對天明說“天明你要記住你學我門的功夫一定不能用我門的功夫來害人。”
  陳天明說“是不是不能對付好人對付壞人就可以?”葉大偉和長毛他們應該是壞人的。陳天明心想。
  大伯說“大概可以這樣理解。天明你的命犯桃花特別是學了香波功之后更要注意不能和女人糾纏太多最后讓女人害了你。不過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命運這個東西有時也不是一個人所以阻擋的看你的命有時會害你的東西可能是幫助你的東西。看來是幫助你的東西可能又是會害你的東西。”
  這時陳天明又糊涂了什么有時有無時無害人又幫助幫助又害人的真是聽了不大好懂。
  大伯見陳天明不理解的樣說道“小子這些事情你到以后就會知道了。你現在不用多說開始按我教你的口訣練功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問我。我本來明天是有事的要見一個人可是因為你耽擱了。我在你這呆多一天后天我就要走了你要抓緊時間練功。”
  陳天明見大伯這樣說看看表站了起來說“大伯時間也不早了我們睡明天再練。”
  大伯笑著說“你的話說錯了應該是我去不是我們你要從現在開始練。”
  陳天明一聽大叫起來“什么我不能睡?我現在就要練功?”
  “是啊現在的時間不多了你如果開始這關沒有練好的話很容易會走火入魔到時你可能會死的。”大伯嚴肅地對陳天明說。
  陳天明一聽會走火入魔會死的害怕了不敢說要睡。還是趁大伯在這多練一會如果練錯了那可是完了。可現在好困啊就怕練了一會就要睡著了。
  大伯好象看出了陳天明的心思說“你不要怕練這種功是不會睡著的你練的同時就相當于你在睡覺比你睡覺還有精神你一會練就知道了。我先睡一會你練完七個周天就叫我醒來。”大伯說完就在地上準備睡覺。
  “大伯你回我的房睡不用在地上睡。”陳天明看大伯在地上睡說道。
  “不用我已經習慣在地上睡了你不要吵我練你的功!”大伯不再理陳天明自個兒睡他的覺了。
  陳天明一邊背著口訣一邊按大伯所說的練功方法練功。一個周天……四個周天……七個周天終于練完了七個周天了陳天明松了一口氣。現在陳天明正如大伯所說他一點也不覺得困渾身充滿了力氣比剛睡醒還要有精神。
  陳天明看看時間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了大伯剛才說練完了七個周天就叫醒他現在應該叫醒他了。
  “大伯你起來我已經練完七個周天了。”陳天明推著正在睡得亂七糟的大伯。
  大伯揉著還沒有睜開的眼睛說“你練完七個周天了?”
  “練完了。”陳天明點點頭答道。
  “現在幾點了?”大伯又問。
  “凌晨四點。”陳天明答。
  “不錯練得挺快。該我干活了。”大伯說完站了起來。
  大伯突然舉起右掌運起氣在陳天明的全身拍打起來。
  陳天明感覺全身就像火爐一樣非常熱。他想躲過大伯的拍打可是兩腳動不了不但兩腳動不了全身也動不了。就這樣陳天明地動也不動地給大伯拍打了三十分鐘。
  “啊!”陳天明突然大叫一聲就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