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604

第1665章(敲敲警鐘)
  “現在的麗人集團和幾個公司酒店都有關系,所以我們的人有時也在關注著這個集團的動向,沒有想到現這個問題。”商務部部長說道。
  “好象麗人集團是陳天明的,他這樣做是什么意思?”國家副主高席嚴啟暢接上話。“另外,根據龍組打探的消息,陳天明好象想向歐洲那邊轉移,難道他是想把國家的錢弄到外國去?這可是原則問題。”
  孔浩旗笑了笑,“這是陳天明自己的錢,他想把自己的企業往國外搬,我們也是沒有辦法。而且,他也只是在外國投資而已,又不是把所有在z國的產業全搬走。這種事情有利也有弊的,有可能他能引進其它外國的管理和技術,這也是我們非常希望的。”
  “對,孔總理說的對,我們不能因為這個而對陳天明有其它看法,如果他的生意只在國內不走出世界,也不會有很大的展空間。”韓賓點點頭說道。
  “但是,現在陳天明擁有的資產已經很多,據我們保守統計,他起碼達到了三千億以上。”商務部部長說道。現在陳天明已經算是z國的富,就算是在世界的官方排行也在前十,他們的商務部能不“關心”陳天明嗎?在去年的經濟阻擊中,麗人集團是最大的贏家,不但吞并了蔣氏集團,還收購了bsp;而安安保全、輝煌酒店、耀人電腦和天騰投資都是以麗人集團為,現在可以說,麗人集團一動,可能是影響了很多商家投資置業的動向。只要陳天明有什么不軌的行為,z國經濟一定會是倒退。
  “對啊,陳天明這個人可靠不可靠啊?”嚴啟暢提出了自己的疑問。“他擁有這么多錢,而且還是國家虎堂的總教練,不要說虎堂的那些隊員,就是他自己的安安保全公司也有不少高手,有人有錢,如果他真的造反起來,可是我們國家的一個大害。”說到這里,不但嚴啟暢擔心,而且其它部長的臉上也露出了愁容。他們這些人也是知道陳天明的厲害,而且當他們知道陳天明還擁有了這么多資產,現在又把生意轉移到外國去,心里更是不安
  。
  龍定對軍委副主席婁澤冬說道:“婁副主席,陳天明是你的兵,你說說他是怎樣的人?”雖然龍定相信陳天明的為人,但現在有反對的聲音,他也不能自己一個人就定調子。穩定擺在國家的位,而且他這個主席也不能一手撐天。
  婁澤冬嚴肅地說道:“根據我個人的理解,陳天明同志是一個好同志,以前為國家執行了這么多次任務,很多次是出生入死,在這點上龍主席應該是深有體會,他為了完成任務不顧性命,我們不能懷疑他的人格。”
  “是,我跟陳天明在木日國接觸過一段時間,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回不來了。我感覺他這個人對國家是忠誠的。”龍定很高興婁澤冬說了中肯的話,婁澤冬是掌管虎堂的,他的評論對陳天明很重要。
  “而且陳天明雖然有錢,但他為國家捐了不少錢,這在他沒有入虎堂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他是做生意的了,當時我們也允許他有自己的生意。說真的,當時如果不是許大粗強拉他進入虎堂,陳天明還是不想進去的
  。開始我也對他這么年輕擔任虎堂總教練一職有點懷疑,怕他不能勝任,但他做得很好,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婁澤冬說道。
  嚴啟暢不以為然地說道:“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我感覺他這個人有點囂張,以為自己有本事就可以飛上天了,而且他現在擁有的高手,至少過一千人,這些數字是多么可怕啊!”嚴啟暢想到陳天明處處與龍組作對,而且虎堂現在的風頭比龍組強了很多。
  婁澤冬笑了笑,“在這點上我是可以解釋一下,安安保全公司里面的高手很多,因為我們當初人手不足要借用陳天明的人,陳天明也向許大粗請示過。所以安安保全公司的高手算是我們虎堂的外圍組織,他們幫了我們不少忙。例如上次華山的事情,如果不是安安保全公司的高手,我們虎堂可能完成不了任務。許大粗也向我匯報過了,我當時也同意備案安安保全公司的一些保全員為虎堂的外圍人員。所以,老嚴你就不用擔心,陳天明不是那樣的人。”
  “我也不是懷疑陳天明,我只是說我們也要防備一下,如果一個人的實力太強,這會
  讓我們感覺不舒服,如果哪天他變了,這可是我們國家一個很大的麻煩。”嚴啟暢擔心地說道。
  “老嚴說得也有道理,”韓賓說道。“實力太強,也是要注意一下。但我們要相信我們的同志,不要讓他反感,這樣做不好。”
  龍定贊許地看了韓賓一眼,現在這里出現了兩方不同的意見,他這個大家主也是有點為難,大家說得都有道理。陳天明是可靠的,但也不排除以后陳天明可能不可靠,一個人是會變的。
  “這樣,老婁就辛苦一下,多跟陳天明溝通,加強他的政治思想覺悟。另外我談我個人的意見,陳天明這個同志是不錯的,能夠顧全大局,我們平時注意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方法,不能讓陳天明反感我們,覺得國家不信任他。”龍定表了自己的見解。陳天明這個人是不錯的,不過就是太*,女人特別多。龍定想起了秘書小李跟自己談過陳天明給他打電話的想要自己幫忙的事情。
  大家見龍定都表態了,他們也不再說什么。正如孔浩旗所說,每個
  商人要自己的選擇權,人家想要專門做外國的生意,國家是沒有理由制止。不要說陳天明,就是一些z國人,還專門跑到外國去做生意呢!
  另外安安保全公司的高手,前身就是玄門的人,像現在這樣正確引導為國家辦事,也是非常不錯的事情。國家也可以不要安安保全幫忙辦事啊,但這可是國家的一個大損失。像陳天明經常幫國家辦事是不收錢的,這明顯是陳天明吃虧了,可他一直沒有怨言。
  散會后,嚴啟暢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他有點惱火,現在虎堂越來越厲害,但龍組卻沒有什么起色,再這樣下去,龍組可能只為虎堂打下手了。想到這里,他拿起電話給龍組組長崔球打電話,“是崔球組長嗎?”
  “是我,嚴主席有什么指示?”那邊的崔球看到是嚴啟暢打過來的電話,馬上小心謹慎地回答。
  “你現在哪里?”嚴啟暢問道。
  “我在京城的龍組基地。”崔球說道。
  嚴啟暢看了看時間,“你一會過來我這里,我讓飯堂準備你的飯,我要跟你好好聊聊。”
  崔球接到嚴啟暢的電話后,馬上開車來到南中海,經過門衛的審查后,他來到了嚴啟暢的辦公室。
  嚴啟暢看到崔球來了,便讓秘書把飯菜拿過來,他指著右邊的小餐桌說道:“來,我們邊吃邊談。”
  秘書和一個工作人員把飯菜端上來后,他們就掩上門出去了。領導說話,他們是不方便在里面聽著。
  “小崔,來,你也餓了,先吃一點。”嚴啟暢指著桌上的飯菜說道。
  “嚴主席先吃,我不餓。”崔球哪敢自己先吃呢?當他一聽到嚴啟暢叫他來辦公室,就知道有事情了。所以他還是小心翼翼地想聽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軍銜,他也是少將了,他也想努力拿到中將,但這兩年他也沒有立什么大功,所以還是沒有辦法得到。
  “來,大家一起吃。”嚴啟暢開始吃了起來,他也知道自己不先吃崔球是不敢先吃的。過了一會,嚴啟暢問崔球,“小崔,你在龍組多少年了?”
  崔球說道:“快二十年了,自從龍組創建以來我就加入龍組一直至今。”
  嚴啟暢嘆了一口氣,“時間過得真快,你當時進到龍組里面只是一個隊員,現在你已經是一組之長。本來按照你的年齡,還是可以繼續往上升一個位置,但有時我想幫你,你也要努力才行啊!”
  聽到嚴啟暢這樣說,崔球馬上高興地說道:“嚴主席,我一切聽你的,我一定要努力爭取。”崔球想在有生之年拿到中將,當然,崔球不是沒有想過授銜上將,但只是想想,他知道那可能不實際,還是等自己拿到中將軍銜再想其它的。
  “小崔,你這樣說是錯的,這說明你的認識還沒有到位,想要拿到榮譽不是靠我,而關鍵靠你。”嚴啟暢正色地說道。
  “靠我?”崔球愣了一下。
  “你看到虎堂的堂主許柏嗎?他現在不已經是少將了,他升得非常快。為什么升得非常快?那就是他們虎堂立的功勞多啊!”嚴啟暢有點恨鐵不成鋼,看來自己跟崔球的溝通是少了一點,他想著要自己提攜,但關鍵是靠他自己帶著龍組多立功才可以升上去。
  崔球是聰明人,他馬上明白過來這次嚴啟暢找他來是什么事了。他站起來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道:“嚴主席,我無能,不能很好地帶著龍組做出好成績,讓虎堂給比下去了,你處分我!”
  嚴啟暢很高興崔球的聰明,他見目的已經達到,便打了一個哈哈,“小崔,你這是干什么?我叫你來并不是要處分你,我是給你敲敲警鐘,人家虎堂成立的時間不長,但做出了不少成績,你可不能認輸啊!你們跟國安那邊不一樣,他們主要是處理當地的事情,最多也是抓個小間諜什么的,跟你們比機會是少了很多。”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
  ,請投花投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