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599

第166o章(斷絕母女關系)
  “陳天明,你懂什么愛情?誰說兩個女人就不能有愛情?而且你一個男人擁有這么多女人,就是愛情嗎?”方翠玉輕蔑地看著陳天明。如果別人說愛情還是有點可以,但陳天明根本沒有資格說愛情。他有了這么多女人,還想著把小蕓給收了,這叫自私、博愛。
  “我可能不懂愛情,但我對我每個女人是真心的,我愛她們勝過愛我的生命,為了她們,我可能不顧自己的性命。”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方翠玉也知道陳天明為了馮蕓不顧自己的性命,但她也是可以的。“我對小蕓也是真心的。”
  “但是,你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你們都是女人,雖然有些國家承認你們這種關系,但是你們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而且這樣的結合是不正常的。”陳天明說道。他本來想說是方翠玉的心里不正常,這么多帥哥你為什么不喜歡,偏偏要喜歡女人。而馮蕓現在應該不喜歡女人,只是
  方翠玉纏著她而已。
  “反正我不管,我是不會放棄小蕓的,除非你殺了我。”方翠玉肯定地說道。陳天明知道也好,這樣自己就可以大膽地和馮蕓在一起。
  陳天明知道跟方翠玉說得不清楚,只有慢慢開導她,而自己對馮蕓好一點,這樣她想勾引馮蕓也是很難的。陳天明準備先在馮蕓那邊下手,一巴掌打不響,只要馮蕓不理方翠玉,方翠玉想干別的事情也是不可能。
  __
  陳天明接到苗茵的電話,說她的父母已經來到京城后,他就想著去跟苗茵父母聊聊,看看能不能改變他們的看法。于是,陳天明在下午有空而苗茵父母又在苗茵的宿舍時,借故去苗茵的宿舍。
  門開了,是苗媽開的門。她一看是陳天明來了,臉色馬上暗了下來。“陳天明,你來干什么?”
  “老師,我聽說你們來京城,我是來看你們的。我已經在
  輝煌酒店訂了房間,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吃個飯聊聊天!”陳天明涎著臉說道。
  “不用了,我們很忙,而且項文會請我們去吃的,你還是忙你的,你這個有錢人不要跟我們這些窮人折騰了。”苗媽堵在門口并沒有想讓陳天明進來。
  “媽,是不是天明來了?”里面傳來了苗茵高興的聲音。她跑了過來拉著苗媽,然后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來了怎么不進來坐啊?”
  陳天明馬上說道:“是,是,我就進來坐。”可人家苗媽堵在門口,他想進也不能進啊?
  苗媽聽到苗茵這么說,知道自己再堵著陳天明也是不可能,她有點惱火地往里面走。這段時間她不斷地撮合女兒和韓項文,雖然女兒不大樂意,但她還是陪他們在一起。她就不信時間一長,女兒不會對這個英俊多金又老實的韓項文有好感。經過她這段時間的觀察,覺得韓項文簡直是五好丈夫的人選,這樣的男人是女人都不應該放過他。
  苗茵拉著陳天明進到里面,苗媽的臉色就不好看了。陳天明進來坐,她管不了。但是苗茵與陳天明這樣親熱的樣子,旁邊的韓項文看到了還得了?自己前段時間的功夫全白費了。于是,苗媽馬上對苗茵說道:“小茵,你過來媽這里。”
  聽到媽媽這樣說,苗茵不舍地放開陳天明。她是故意的,這段時間爸媽經常撮合她跟韓項文,所以她想向韓項文證明一下,自己只喜歡陳天明,跟他在一起吃飯只是因為自己父母的問題。
  “天明,你來了,”韓項文也看到苗茵親熱地拉著陳天明,他的臉色暗了一下。這段時間他經常跟苗茵在一起,他還以為有點希望。但現在看到苗茵跟陳天明這么親密的樣子,他知道一切都是白費了,苗茵還是非常喜歡陳天明。
  “是啊,項文,你也在啊!”雖然陳天明跟韓項文是朋友,但對于女人的事情上他是不能相讓。所以,只能是得罪韓項文了。而且當時他們也說過,公平競爭,不影響友誼。
  “小茵,你聽到媽的話沒有?你
  過來這里。”苗媽看到苗茵還是挽著陳天明的手臂,臉色不好看了。
  苗茵見媽媽的臉色不對,只好不舍地放開陳天明的手臂,坐到媽媽的身邊。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算是給韓項文送了一個信息。“媽,我們一會去吃飯!天明一片好心,他已經訂好了房間。”苗茵覺得有時媽媽太過分,明明說好也給陳天明一些機會的,但她老是針對陳天明,像剛才都不想讓他進來。而對韓項文呢,媽媽一整天地拉著韓項文,恨不得自己馬上嫁給他似的。
  “不行,一會讓項文請,我們不用陳天明請。”苗媽馬上拒絕了。
  “媽,你說不說道理,就算我跟天明不是一對,我們也是同學,你們也是他的老師,你們這樣簡直是不公平。”苗茵生氣地說道。
  “哼,什么公平不公平?他跟幾個女人不清不楚,這叫公平嗎?如果他只跟你結婚,不跟其它女人有聯系,我同意你們在一起。要不然,除非我死了,否則你們不能在一起。”苗媽也氣憤地說道。
  苗茵傷心地說道:“媽,你不要這樣說好嗎?我不嫁了,我誰也不嫁,這樣總可以了!”讓她跟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她是不會答應的。
  韓項文不好意思地對苗媽說道:“阿姨,我看我還是先走,改天你給我電話,我請你和苗叔叔吃飯。”說完,韓項文站起來就要走。
  “項文,你不能走,”苗媽也馬上站起來不讓韓項文離開。如果現在韓項文臨陣脫逃,以后怎么跟陳天明斗呢?陳天明跟苗茵已經有幾年的感情,如果韓項文不勇敢面對,他是斗不過陳天明。
  “這,這……”韓項文猶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如果沒有苗茵父母的支持,他是爭不過陳天明。
  苗媽很滿意韓項文聽自己的話,“小茵,你不能跟陳天明在一起,否則我不認你這個女兒。”苗媽開始甩殺手锏。
  “媽,你怎么這樣說話?”苗茵氣得直
  跺腳。
  陳天明聽苗媽這樣說,覺得自己在這里也沒有多大意思,他說道:“你們慢聊,我先走了。”說完,陳天明轉身離去。苗茵父母擺明把自己排除出去,如果自己還在這里,只會把矛盾激化。
  “天明,”苗茵看到陳天明走了,不由著急地叫道。她想跑出去追陳天明。
  “小茵,你不要追了,我是不會讓你們在一起。如果你真的要跟陳天明在一起,那我們就不認你這個女兒。”苗媽拋下了狠話。
  苗茵猶豫了一下,她還是跑了出去。當初她的父母就是用這樣的話讓陳天明離開,當時她也有點猶豫,然后陳天明回到了自己的鄉下。就因為這樣,自己失去跟陳天明在一起的機會。如果不是當時他們分開,陳天明也不會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也不會出現現在這樣的麻煩。所以,苗茵不能再讓以前的悲劇出現,她向陳天明追了出去。幸福是把握在自己的手里,她不能再讓以前的悲劇生。
  陳天明沮喪地走下樓,就聽到苗茵在后面叫著他。他回過頭看到苗茵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天明,你沒有聽到我叫你嗎?”
  “苗茵,你上去陪陪你媽,不要惹她生氣,我們之間的問題我會解決,我到時跟龍主席的秘書說一下,先探探口風。”陳天明想到了龍定身邊的小李,自己還是先讓小李探探龍定的口風,如果可以,自己再正式跟龍定說。不可能,再想其它的辦法。
  “天明,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嗎?這是我媽故意刁難你的,你就算是完成這件事情,她可能也會想出另一件事情來刁難你。”苗茵氣憤地說道。
  陳天明嘆了一口氣,“唉,我能有什么辦法,那個是你的媽媽,我只能是先完成這件事情,到時再!有可能你媽見我能讓主席幫忙,她會改變主意呢!”
  “希望如此,天明,我從現在開始不跟我媽妥協,她讓我跟韓項文一起吃飯的話,我一定要叫上你,要不然我就不去。如果我們太軟弱,我爸媽就會這樣欺負我們的。如果我不聽他們
  的,他們可能拿我沒有辦法,最后會同意。”苗茵非常了解她的父母,雖然嘴里說是不認自己這個女兒,但是他們只是硬著頭皮說說而已。只要自己不理他們,他們是不會跟自己脫離關系的。
  “苗茵,為難你了,”陳天明心疼地摟著苗茵,然后在她的小嘴上親了一下。
  “不要,會被別人看到的。”苗茵紅著臉對陳天明說道。她輕輕地推開陳天明,因為這段時間父母的阻撓,她也有一段時間沒有跟陳天明單獨在一起了。
  陳天明看了看四周,沒有現有什么人。“別怕,這里一個人也沒有。”話音未落,他就在苗茵豐滿的酥峰上抓了一把。
  “啊,天明,你好討厭,你怎么可以在這里摸人家?”苗茵的臉更紅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么大膽在校園里摸自己。她急忙看了看四周,還好,現在沒有什么人經過這里。
  “你不用看了,我剛才已經看過了,沒有人經過這里,所以我才這么
  大膽這樣。”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
  “天明,我們去吃飯!到時給我爸媽打電話叫他們過來,如果他們不肯過來就算了,我們吃。”苗茵覺得是時候對抗一下父母,要不然他們老是逼自己干一些不愿意干的事情。
  花到15oo朵爆,現在是13o4朵,請投花和投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