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596

第1657章(小蕓和翠姐)
  自從馮蕓從醫院出院回到安安保全公司后,方翠玉就經常過來看馮蕓,直把陳天明緊張得要命。方翠玉是什么人啊?她可是用毒高手,而且還有前科曾經控制過馮蕓,如果她再干一次以前的事情,自己可是頭疼了。而且他還怕方翠玉把馮蕓給拐跑了,所以一聽到方翠玉一來安安保全公司找馮蕓,他馬上趕過來。就算是他回不來,也讓其它人在旁邊看著馮蕓。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其實陳天明哪里知道,馮蕓沒有被心盅給控制住,已經一心一意地喜歡他對他好,哪會出現再被方翠玉控制的事情呢?而方翠玉過來找馮蕓,只是喜歡馮蕓,她想跟馮蕓在一起親熱而已。
  “方翠玉,你不是說要隱居嗎?怎么還在京城?”陳天明可不管,他一見方翠玉來,他馬上便在她們的旁邊盯著她們,這樣也讓方翠玉想說一些親密的話也說不出來。
  “誰說隱居不能在京城
  的?大隱隱于市,你懂嗎?”方翠玉沒好氣地瞪著大燈泡陳天明,人家女孩子說話他在旁邊聽什么啊?特別是她剛才故意說一些女孩子內衣的事情,但是陳天明臉不紅心不加地坐在那里像一個無事人似的。這讓她又氣又恨,怎么陳天明的臉皮這么厚啊?
  “你好象來這里很長時間了,你不用回去嗎?”陳天明繼續問道。
  方翠玉沒好氣地說道:“陳天明,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才來了幾個小時,上午到現在中午,你不會計時間啊?”本來方翠玉想叫馮蕓出去逛街的,但陳天明說馮蕓的身體剛剛恢復不能出去,這讓她更加生氣。她知道陳天明害怕自己帶壞馮蕓,可自己已經過誓不再害馮蕓了,怎么還會帶壞她呢?
  陳天明說道:“我是怕小蕓身體剛剛復原,在這里坐得太長時間她身體不舒服,你就讓她休息一下!”
  “天明哥,你就讓翠姐陪一下我!我自己在保全公司里也很無聊的,而且我的身體一早就沒有事了。你前天不是說我已經好了嗎?
  ”馮蕓奇怪地問道。她是想方翠玉在這里陪她,畢竟她只有一個像方翠玉這樣真心對她好的朋友。
  陳天明無言了,這個馮蕓說話就是直,自己跟她說的話怎么能告訴方翠玉呢?被方翠玉聽到,她一定會以為自己不喜歡她在這里。
  “陳天明,你是不是想趕我走?”方翠玉氣得瞪著眼。“你是不是還不放心我?你不是在我的身上下了禁制嗎?”
  “不,我哪會不放心你啊?”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雖然他的心里是這樣想的,但可不能說出來。方翠玉在對付葉大偉的事情上,可是幫了很大的忙,就是那四塊玄鐵,就應該給她記上一個大功。因此,陳天明也不好得罪方翠玉。特別是方翠玉現在又沒有什么壞的舉動,自己更不好說什么。
  不過,陳天明見方翠玉老是來找馮蕓,他心里感覺有點不對,但哪里不對,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方翠玉微微一笑,“那好,陳天明,我在這里跟小蕓一起
  吃中午飯,然后今天我在這里住下了,跟小蕓聊聊天陪陪小蕓,行不行?”
  “好啊,翠姐,”馮蕓高興地說道。
  聽馮蕓這樣說,陳天明也不好拒絕,“好,我們一起去吃飯!”陳天明點點頭,然后帶著方翠玉和馮蕓去公司的飯堂吃飯。雖然說這只是安安保全公司的飯堂,但里面的菜非常好,并不比一些小飯店差。由于這些保全員個個能賺錢,陳天明也不能虧待了他們,在伙食上是非常照顧。所以保全員一般除了特殊情況到外面吃飯外,他們也喜歡在安安公司的飯堂吃飯,這里不但是免費,而且吃的也非常好,誰還想自己掏錢到外面吃呢?
  等馮蕓和方翠玉坐下后,陳天明去點菜了。點完菜,他拿出手機在打著電話,好象在吩咐什么人辦什么事情似的。
  “嘩,陳天明,你們這里的伙食不錯,要多少錢一頓啊?”方翠玉看到其它保全員也跟他們吃差不多的菜,不由驚嘆地說道。
  “翠姐,你有所不知,這里的飯菜全部是免費的,大家隨便吃什么都行。”馮蕓高興地說道。“這里的菜非常好吃,所以我們一般都在這里吃飯。”
  方翠玉驚訝地看著陳天明,“陳天明,想不到你這么有錢?這么好的飯菜都給自己的員工免費,你真是很厲害。”方翠玉也知道陳天明不會做虧本的生意,他這樣做只能說明他有錢得不在乎這些飯菜的錢了。
  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說著,這些大廚都是花一萬幾千塊請過來的,他們做的飯菜能不好吃嗎?而且這些保全員也非常辛苦地為公司賺錢,公司出一點錢也是無所謂的。雖然說一個集團公司要經常以感情留人,但這個社會是現實的,沒有好的待遇是留不住人才。你給多少錢,人家就幫你干多少活。
  “快吃,你們不要多說了。”陳天明指了指桌上的菜。女人有時說起話來,能說上幾個小時。
  當他們吃完飯后,方翠玉便挽著馮蕓的手臂親熱地往回走。陳天明也不大注意這些,畢竟一般的女孩子都是
  這樣親熱的,如果讓他知道方翠玉跟馮蕓有那種曖昧的事情,他一定是氣得吐血了。
  陳天明看著她們進到馮蕓的房間后,他馬上走進了對面不遠的一個房間,里面已經坐著一個男保全員。陳天明對那個男保全員說道:“你出去,這里由我來,記住不要跟別人說。”
  “是的,老大。”那個保全員點點頭走了出去。
  陳天明馬上把監視器打開,里面居然呈現出馮蕓房間的情景。本來在安安保全公司里面是沒有在房間里裝監控攝像頭的,只是在外面和走廊的位置上裝而已。但是由于方翠玉的到來,陳天明緊張了。他想知道馮蕓和方翠玉在房間里面說什么話,于是,他讓一個負責裝監控的手下在馮蕓的房間里裝了一個攝像頭,那鏡頭正好可以看到床,而且可以監聽里面的人說話的聲音。
  陳天明看到方翠玉和馮蕓進去后,方翠玉就把門給閂上,然后小聲地跟馮蕓說話:“小蕓,你現在的身體怎樣了?”
  “我沒事了,翠姐,你不要擔心,只不過是天明哥大驚小怪而已。”馮蕓搖搖頭說道。
  “唉,你不知道,這些天翠姐想死你了,”方翠玉邊說邊摟著馮蕓。不過這些動作還是沒有讓陳天明引起注意,女孩子摟摟抱抱算什么啊?“小蕓,你讓翠姐看看你的傷口。”
  “這,這個不用看了?我的傷全好了,沒有什么疤痕。”馮蕓的小臉紅了,她害羞地坐在床上搖搖頭。自從沒有心盅的作用后,她跟方翠玉不再是那種感情,只是姐妹的感情為多。
  方翠玉笑著說道:“你啊你,這有什么好害羞的,以前我們不也是經常看嗎?你也看過翠姐的,不過你的沒有我的大而已。”
  陳天明聽了有點不敢聽了,天啊,方翠玉連這種話也敢說啊?不過這些事情男人中有時也有,不是有些男人互相把槍弄出來比誰的長誰的大嗎?想不到女人也有這樣的攀比之心。至于沒有疤痕,陳天明估計是因為自己血黃蟻的血液的作用。
  “那,那好!”馮蕓捏扭了一下,也慢慢地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在房間里面有暖氣,她們一回房間就把大衣給脫了下來,所以馮蕓現在也脫得非常快。當陳天明看到她淺紫色的罩罩時,馬上閉上眼睛不敢看了。
  天啊,非禮勿視啊!陳天明真的不敢看了。因為剛才他看到馮蕓潔白的肌膚和高聳的酥峰時,下面好像馬上回應了一下。雖然她還戴著罩罩,但那迷人的風彩還是非常誘人犯罪。雖然陳天明不再看,但他還是可以聽得到。
  “來,小蕓,翠姐幫你脫罩罩,”方翠玉快地把手伸到馮蕓的后面,輕輕一解就把罩扣給解了下來。一對可愛的小白兔跳了出來,引得方翠玉吞了吞口水。“小蕓,你的傷口在哪里?怎么我看不到的?”
  紅著臉的馮蕓指著自己左邊的??口說道:“聽醫生說好象是這個地方,不過現在沒事了,恢復得很好。”
  “嘩,現在的醫生真是厲害,技術非常好,你這里好象一點也沒有受過傷似
  的。”方翠玉興奮地伸手到那里摸了起來,而且摸著摸著摸上了馮蕓的小紅豆。
  “啊,翠姐,你不要這樣。”馮蕓有點慌了。方翠玉摸著她??前的小紅豆,讓她心里產生了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不過總得來說,她是有點喜歡這種感覺,又酥又麻又癢,從她??前的敏感點一直傳遍她的全身,讓她舒服得直想??。
  “小蕓,你難道忘了嗎?你以前很喜歡我摸你這里親你這里的,我愛你,我好想你啊,我天天都想摟著你睡覺。”摸著馮蕓柔軟的酥峰,方翠玉更加興奮。這些天她看到馮蕓一直想摟著她在懷里,但是那個可惡的陳天明還在旁邊站著。
  現在,她終于有機會可以跟自己親愛的小蕓好好地親熱一番了,她不管了,她一定要好好地親她的全身,然后大家一起用特殊的方法達到天堂。開始方翠玉還怕馮蕓沒有心盅的控制不喜歡她了,但她能感覺到馮蕓的興奮。畢竟馮蕓已經跟她在一起很多次,馮蕓也熟悉了自己的親撫。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