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58 不能打的地方

“那那你要小心啊。”張麗玲也好像忘記自己是要擔心林國而不是陳天明的。
  “我會的我福大命大沒有什么事的。”陳天明拼命地拍著自己的胸膛大聲地說道。
  張麗玲看著陳天明那自吹自擂的樣子不以為然地說道“陳天明你不要吹了你會福大命大的話就不會住院了。”
  “你這么晚了怎么還沒有睡?你明天不是要回工地嗎?”陳天明看著在旁邊嬌滴滴的樣子想再看看張麗玲衣服里面的風景可是這個角是根本不能看到的。
  “我我睡著了是你們在外面的響聲把我吵醒了。”張麗玲的小臉一紅不過她馬上為自己找了個借口。她怎么會告訴陳天明自己擔心他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得著一聽到他回來了馬上趕出來看個究竟呢?
  “噢不好意思了把你給吵醒了。”陳天明抱歉地說道。這段時間張麗玲的工作量也挺大林國他們為了要幫助自己對付天星幫都經常沒大管空天酒店的事情而張麗玲一會跑這一會跑那她一個女孩子夠她辛苦的。
  陳天明歉意地看了張麗玲一眼不好意思地對她說道“麗玲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要保重身體啊!”
  “我這命就是勞碌的命辛苦慣了。”張麗玲故意把嘴一撅說道。
  “你不要這樣你要注意自己的身體我知道你是辛苦。如果你把自己累病了會有人心疼的。”陳天明一語雙關深情地看著張麗玲。
  “我這樣的人怎么會有人心疼我呢?”張麗玲也故意地反問陳天明。
  “有的會有人心疼你的。”陳天明這時巴不得身邊有把刀他可以把自己的心掏出來給張麗玲看看到底是誰心疼她。
  “如果有個男人沒有結婚真心心疼我的話我會以身相許。
  ”張麗玲頓了頓突然從嘴里蹦出了這一句話。
  “麗玲我是真心心疼你的。”陳天明聽張麗玲這樣說激動地站起來雙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深情地對她說道。想不到張麗玲會對他說這樣的話難道她是在暗示什么暗示她會對自己以身相許?想到這里陳天明高興得快要笑出聲來了。
  “你?陳天明你得了!你會心疼我嗎?再說你不要以為我是傻子雖然說你沒有結婚但是我知道你有別的女人。”張麗玲看著陳天明一字一句地說道。現在的她好像是生氣又好像是在撒嬌讓陳天明摸不清她現在的心里是怎樣想的。唉真的是女人心海底針啊!
  陳天明聽張麗玲這樣說無語了。自己雖然沒有結婚但比結婚還什么自己現在有了兩個女人還有一個有了關系卻不理自己。而且劉美琴還有了自己的骨肉不久孩子就要出世了。
  “算了不和你說了我要回去睡覺了。”張麗玲邊說邊瞄了陳天明一眼然后站了起來想回自己的房間。
  “噢”陳天明木然地點點頭自己也站了起來跟在張麗玲的背后。
  本已經要回去的張麗玲突然回過看了陳天明一眼取笑著說道“嘻嘻沒有用的家伙有色心沒色膽。”說完向陳天明翻了一個媚眼然后要走出門。
  “你你別走。”陳天明突然聽到張麗玲這樣說他他的心里無由地涌上了希望急忙拉住了張麗玲的手臂。
  “你你要干什么?”張麗玲見陳天明拉住了自己的手臂又羞又急她狠狠地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
  “急什么嘛我們再聊聊。”陳天明邊說邊把張麗玲拉了進來然后趕快關上門自己和張麗玲這樣曖昧地拉拉扯扯給別人看到就不好了特別是給別的美女看到那更是不好。
  “你放手啊。”張麗玲用力地甩開了陳天明的手不悅地說道。
  “我放開手了你看。”陳天明嘻皮笑臉地對張麗玲說道。剛才張麗玲臨走時對他說的話既像是取笑又像是挑逗自己怎么會錯過這個機會呢!
  “我困了我要回去睡覺了。”雖然張麗玲的語氣里透著生氣但是從她的臉上卻沒有看到生氣那又嬌又嗔地神情讓陳天明看呆了。
  “看什么看?流氓。”張麗玲嬌羞地罵道。
  “沒沒看什么。”陳天明拼命她搖著頭現在的美女可是不能輕易得罪。有句話不是說小人和女人不能得罪不過美女更是不能得罪。可是陳天明還是在心里暗暗加淫蕩地說道看你又怎樣你又能把我怎樣?
  “陳天明你如果再看我我我把你的眼睛挖出來。”張麗玲好像看出陳天明心里所想咬牙切齒恨恨地說道。
  “別別我的姑奶奶你就饒了我我上有一個十歲的老奶奶下有一個剛出世的兒子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你說這讓他們怎么活啊?”陳天明邊說邊裝著一付可憐的樣子。
  “貧嘴”張麗玲看著陳天明那可憐的樣子“撲哧”地一聲笑出聲音來。
  陳天明看著張麗玲心也放下了一點從剛才的流氓到現在的貧嘴說明階級斗爭已經沒有那么熱烈了。
  “我真的困了要回去睡覺。”張麗玲看著已經被陳天明閂上的門還有床她的臉紅了。
  “困是嗎?沒事我這個人是一個比較隨便的人你就在我的床上躺躺我們邊躺著邊聊天。”陳天明興奮地說道。
  “你就想我不和陌生男人同床。”張麗玲的臉更紅了。
  “天啊麗玲你怎么胡思亂想啊?我這里不是有兩張床嗎?
  我的意思是說你睡一張我睡一張大家聊聊天聊累了就睡覺啊!你你怎么想歪了呢?你怎么把我想成那樣的人呢?”陳天明一臉的無辜好像比竇娥還冤似的。
  “噢。”張麗玲應了一聲。
  陳天明繼續說道“再說了我們已經很熟了哪里還是陌生人啊?”陳天明語氣一轉馬上又回到了正題上來。
  “去你的誰和你很熟啊?”張麗玲白了陳天明一眼把頭轉到一邊不理陳天明。
  “你別生氣嘛你困了就在床上躺一下。”陳天明說完馬上就強拉著張麗玲坐到床上然后馬上把她推倒。
  “陳天明你要干什么?”張麗玲見陳天明對自己這樣有點大驚失色。
  “沒什么你不是累了嗎?我是為你服務讓你躺一下怕你累著了。你看我是多么的關心你心疼你啊!”陳天明不忘時機地向張麗玲表明自己對她的心跡以便她一個感動對自己以身相許的話那自己就可是賺大了。想到這里陳天明在心里淫蕩加興奮地想著。
  “哼你這是心疼我嗎?你想非禮我!”張麗玲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生氣地說道。
  “美女你不要這樣說我陳天明好不好我陳天明風流而不下流我怎么會隨隨便便地非禮別人呢?不過說真的像你這樣的美女我是有點想。嘿嘿。”陳天明好像看到張麗玲有點失望的樣子馬上就如實地交待了自己的心里所想。丑“你那叫風流嗎?”張麗玲說道。
  “那叫什么?”
  “氓流!”陳天明一下子沒有聽出“氓流”反過來就是“流氓”的意思。他想了一下大聲地說道“好啊你還是說我是流氓那我就流氓給你看。”陳天明邊說邊舉起了自己的雙手看著張麗玲豐滿的**淫蕩地笑著。
  “你欺負我。”
  “小姐我哪里欺負你了?”陳天明一呆她張麗玲怎么這樣啊自己的狼手都還沒有抓下去怎么叫欺負呢?這在法律上是還沒有構成犯罪的他在政治課上就經常跟學生**律。
  “你陳天明就是欺負我。”張麗玲嘟著小嘴生氣地說道。
  “天啊小姐我問你我抓你了?我脫你衣服脫你褲子了?”
  “你你沒。”
  陳天明笑了笑對張麗玲說道“那就是了我都沒有對你那樣我怎么是欺負你呢?”說完他還得意地干笑了幾聲。
  “陳天明!”張麗玲馬上火冒三丈對陳天明瞪著眼睛恨恨地說道。
  “麗玲你看你唉人美就是不一樣生起氣來也是這么的美。你看你的美樣對我瞪著眼吹著胡子的。”陳天明才不怕張麗玲的生氣就算她把自己脫光了衣服狠狠地打上一頓也算當是給自己免費按摩。“是啊差點忘了你沒有胡子剛才我形容錯了應該是吹著牙齒。”陳天明還是那付嘻皮笑臉的樣子。
  這時張麗玲已經火得不能再火了她舉起自己的那個小粉拳對陳天明恨聲地說道“陳天明我要揍你!”說完她抬高自己的小粉拳準備要往陳天明的身上打去。
  “唉算了麗玲看你這么想打我的樣子我還是讓你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不過我首先聲明你要打我是可以的但是我的兩處地方是不能打的你一定要切記不要打錯了。”陳天明雖然板上了臉對著張麗玲認真地說道。
  “兩處?你哪兩處是不能打的?”張麗玲看到陳天明這么一板正經的樣子她也奇怪了好奇地問著陳天明。她想知道陳天明到底是哪兩處不能打如果打錯了把他打死了或者打殘廢了那那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