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590

第1651章(葉大偉之死)
  其實葉大偉也是如方翠玉所想,他是不會放過方翠玉。詭計多端的方翠玉就像一個定時炸彈,現在讓她知道自己殺了她的父親,她一定不會放過自己。所以葉大偉想著能騙方翠玉拿出控制方法最好,騙不了就干掉她以除后患。
  “方翠玉,你不要把我想得這么壞,你告訴我!我一定不殺你。”葉大偉說道。“怎么說,陳天明都是魔門的仇人,他也有份殺了你哥,我一定幫你報仇把陳天明殺死的。”葉大偉又有點后悔,當時自己口直心快說方明玉也是自己殺的,現在改不了口。
  “葉大偉,我不會上當的。”方翠玉啐了一口罵道。“你還是殺了我!”
  “好,竟然你不想活命,那算了,我先廢掉你的武功,然后再叫我的手下過來排隊??,我看你的嘴還硬不硬?”葉大偉想好了,只要方翠玉沒有武功,她再也厲害不到哪里去?有可能一會方翠玉看到二十幾個光
  著身子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排著隊,她什么都會告訴自己。想到這里,葉大偉慢慢地向方翠玉走過去。
  剛才還害怕的方翠玉突然臉色一變,她笑著對葉大偉說道:“葉大偉,你以為你可以對付得了我嗎?”
  “方翠玉,別人我不敢說,但我卻是可以對付你,就你的武功,我還沒有看在眼里。”葉大偉準備運功襲擊方翠玉,突然他的臉色也變了。他剛才還非常強悍的真氣現在好象提不起來,整個人好象中了毒似的軟綿綿。
  “葉大偉,你不是想殺我嗎?怎么不殺了?”方翠玉得意地站了起來,她問到自己想問的東西,也不后悔了。
  “這,這怎么可能?方翠玉,你是不是對我下毒了?”葉大偉害怕地說道。他剛才得意地跟方翠玉說自己殺了她的父親,現在他沒有武功,方翠玉一定要殺了他。..他以前也知道方翠玉有時會弄一些毒,但是剛才他都沒有吃過方翠玉的東西,自己怎么會中了毒呢?
  方翠玉冷冷地說道:“葉大偉,我也老實告訴你,為了探知你是不是殺了我的父親,我故意跟你打起來,我知道我的武功不如你,但是,你卻不知道我用毒是非常厲害的。你看到地上的那個化妝盒嗎?那是我用的迷香,這種迷香是我自己調配出來的,只要放在這里過了一會,聞到的人武功會盡失,大概要幾個小時才能復原,而我一早就吃下了解藥。我剛才故意跟你說話,就是想你體內的毒作。”
  “方翠玉,你卑鄙。”葉大偉大聲地叫道。他想自己這樣叫,能讓下面的手下聽到,然后跑上來救自己。方翠玉只是帶兩個人過來,根本不是自己手下的對手。
  “葉大偉,你不用叫了,我的手下一樣是帶著迷香過來,剛才你派人陪我的手下,估計現在他們已經被我的手下制服了。”方翠玉得意地說道。葉大偉雖然狡猾,但跟自己比還是差了一點,自己用苦肉計,寧愿被他打傷也是想套他的話。現在終于可以得知父親就是他殺的,看來自己是要好好地“招待”他才行。
  “別,翠姐,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我哪會殺你
  父親呢?你父親是我的師傅,教我武功讓我管著這么多人,除非我神經才會殺你父親。”葉大偉馬上對方翠玉求饒著。
  方翠玉說道:“葉大偉,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你殺了我爸,我一定要讓你生不如死。”方翠玉走上前,把葉大偉的武功給廢掉。然后,她拿起手機給外面的手下打電話,詢問外面的情況。
  葉大偉跪在地上磕著頭,“翠姐,翠?,你放了我,你大人有大量,我也是沒有辦法,是你爸先割了我的**,所以我才這樣做的。只要你放了我,你叫我干什么都行。”
  “那好,你跟我說一下先生的事情。”方翠玉問著葉大偉。
  葉大偉為了活命,當然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告訴方翠玉,而且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翠姐,我全告訴你了,你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葉大偉說得有點沮喪,他現在武功已經沒有了,要找陳天明報復是基本不可能,只有先活下來以后再說了。
  這時,房門被推開了,進來了兩個男人。“翠姐,外面的人全被我們搞掂了,我們的人也控制了這里。”其中一個男人對方翠玉說道。由于他們用了迷香,葉大偉的那些手下根本也沒有提防,在他們現上面在打架的時候,他們也使不出武功來。
  而且埋伏在外面的方翠玉手下得到里面的人通報,他們也摸了進來,全把葉大偉的人給制服了。
  “那好,你們把葉大偉的衣服全脫掉,然后再用刀割傷他的皮膚,多割一些。”方翠玉看著葉大偉狠狠地說道。雖然自己的父親把葉大偉的**割了,但葉大偉不但害了自己的父親,而且還害了哥哥,她一定要讓這個變態的人不得好死。
  “是,”那兩個男人馬上開始動手,不一會兒,他們就把葉大偉的衣服全脫了,然后用小刀割著葉大偉的皮膚。
  葉大偉看著自己的身上流了不少的血,他害怕地說道:“方翠玉,你這個臭婊子,你不是說要放了我嗎?你怎么還要殺我?”
  “葉大偉,你害死我的家人,我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方翠玉笑著說道。“而且,一會你是要死還是要活,你自己!”方翠玉從自己的小提包里拿出一個小紙包,接著打開輕輕地倒在葉大偉的身上。
  這是方翠玉自己研制出來的毒粉,這些毒粉非常可怕,見到血后就會浸入人體里面,讓人癢痛欲生。
  “啊,我好癢,”葉大偉一邊哭著一邊用手抓著自己的身體。可能他是非常的癢,兩手把那還在流血的傷口抓得更加深了。“方翠玉,我求你,你放過我!”葉大偉終于嘗到被別人害的滋味了。
  “葉大偉,你做了這么多的壞事,是應該遭到報應了。”方翠玉恨恨地說道。葉大偉太卑鄙了,利用自己去殺陳天明,可自己的父親卻是被他害死的。
  沒有過多久,葉大偉已經把他身上的皮膚全抓破了,而且他還是瘋狂地抓著。他不知道,這些毒粉碰到血越多,越對他的身體起作用。剛才他只是一部分身體癢,現在全身都
  在癢了。他抓著自己的頭皮拼命地拔著,就好象拔蘿卜似的,活生生地把自己的頭給拔了出來。
  “方翠玉,我求你殺了我,我不想活了,我受不了了。”葉大偉越來越難受,他沒有辦法再支持下去,他現在想到的只是如何了結自己的性命,不再受這么多的苦。
  方翠玉也看不過去了,她轉頭對旁邊的手下說道:“給他一把刀,讓他自己了結!”
  “是,”那個手下把一把刀扔在地上。
  葉大偉看到了那把刀,大叫一聲,“啊!”接著他拿過刀就向自己的身上刺去,一刀又一刀,全是往心臟的位置刺過去。不一會兒,葉大偉兩腳一伸自己弄死自己了。
  “唉,希望你下輩子做一個好人。”方翠玉看到葉大偉現在的死,心里也感觸非常大。說真的,自己的父親也有錯,如果當時不是那樣對葉大偉,葉大偉也不會恨上父親,從而心里變態殺了這么多人。“做壞人一定會有報應的,”
  方翠玉喃喃地自言自語。
  她想起以前自己干了那么多的壞事,雖然不是殺人放火,但要論起來,自己的罪也是不輕。方翠玉的思維一下子轉變過來,反正自己也報了仇,找一個地方隱居下來算了。
  “翠姐,我們現在怎么辦?”那手下問方翠玉。
  “我們再對這里清查一下,然后就走。”方翠玉看了看葉大偉的別墅,當時葉大偉在魔門的權力也很大,不知道他有沒有拿了魔門的什么東西沒有。于是,他們在別墅里搜查了起來。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方翠玉帶著自己的人逃走了。在臨走的時候,她給陳天明打了電話,簡單告訴陳天明關于葉大偉已經死了,讓他派人接手這別墅。她知道,葉大偉本來是一個通輯犯,如果又讓陳天明他們來處理的話,自己殺葉大偉這條罪名可能不用自己擔下來。
  就在方翠玉他們走后十幾分鐘,有幾輛虎堂的車開了過來,他們馬上把這里控制住。當他們沖
  進去的時候,現一個貌似葉大偉的人已經死了,而他的手下被人廢掉武功暈倒在地上。
  不久,陳天明也過來了,他見葉大偉這個卑鄙小人已死,他的心里也暗暗松一口氣。葉大偉這種小人不死,對他來說始終是一根刺,有可能在某個時候扎到自己。
  虎堂的人看到葉大偉死得這么可怕,不由暗暗吃驚。因為葉大偉的臉已經被抓破了,不過從種種跡象看,他可能就是葉大偉。且陳天明也接到方翠玉的電話,更加肯定。不過這些都要有關部門對葉大偉的尸體鑒定,才能證實這人是不是葉大偉。
  虎堂的人又開始忙了,畢竟這二十幾個人要全部審問,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完成。現在先生的組織已經被定性為z國的恐怖組織,只要能抓到先生的人,不管是活還是死,都是一件功勞。許柏一聽陳天明又給他弄回這些人,也是高興得要命。特別是他聽說這些人的骨頭并不是很硬,問什么說什么,更是高興得要命。
  可遺憾的是,這些人只是葉大偉的手下,并不
  知道先生的事情。只是從他們嘴里得出一些葉大偉的事情,也算是收獲。
  今天還有一章,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