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588 買個小島

第1649章(放了方翠玉)
  陳天明的心又是咔咯了一下,當時賈道才說魔王是他的人殺的,但葉大偉卻說是自己殺的,葉大偉是怎么知道的呢?難道這是圈套?賈道才殺了魔王,然后嫁禍給自己,好讓魔門的人找自己報仇?
  如果賈道才不出事的話,陳天明是不會跟方翠玉說這些事情,但是自從他知道賈道才是先生的人后,他就聯想到這可能是一個圈套了。“方翠玉,我老實告訴你,我沒有殺你父親,至于是誰殺你父親我不知道,不過當時賈道才說是他的人殺的。這個賈道才是先生的人,葉大偉也是先生的人。”
  “陳天明,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方翠玉有點不解地問道。
  “可能我和你都被人弄進了一個圈套。”陳天明把當時賈道才說過的話告訴了方翠玉,“我根本沒有殺你的父親,而且當時國安這些事情是保密的,為什么葉大偉會說是我殺了你的父親呢?”
  方翠玉半信半疑地問道:“你真的沒有殺我的父親?可葉大偉說是你殺的。”
  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方翠玉一眼,“這就說明葉大偉騙你,我剛才不是說我們都被人家騙了嗎?““我不信,肯定是你殺了我父親不敢承認。”方翠玉還是不相信地說道。
  “我騙你干什么?你父親是壞人,我們要殺他,他的死也是罪有應得,就連你和你們魔門的人也被國家通輯,而且現在你也被我抓住了,我也不怕告訴你。可我真的沒有殺你的父親,我為什么要頂這件事情,其實殺你父親是一件大功。”陳天明為方翠玉解釋著。
  對啊,他現在已經抓到我,要殺我也是非常容易,他沒有必要騙我。再說魔門的人被通輯,他陳天明又是虎堂的人,殺掉自己和魔門的人也是一份功勞。聽陳天明這樣說,方翠玉有點相信了。“你的意思是說葉大偉騙我?”
  “是不是你可以自己想一下,葉大偉是什么人?而且他有什么目的我也不知道
  。”陳天明冷笑著。
  方翠玉沒有說話了,她知道現在自己已經在陳天明的手里,就算是想找葉大偉質問也是不可能的了。她有點后悔當時為什么沒有調查清楚就過來找陳天明,不過,陳天明殺死自己的哥哥是事實,她也要為自己的哥哥報仇。
  “天明哥,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嗎?”馮蕓小聲地問陳天明。她開始聽到方翠玉說為了殺陳天明而控制自己,她也非常吃驚。但想著以前方翠玉對自己的好,雖然是利用自己,但也是真情所露。
  “你說,是什么事?”陳天明聽馮蕓這樣說便問道。
  “我,我想你放了翠姐。”馮蕓不好意思地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不行,她以前這樣害你和害我,我不能放了她。”
  “天明哥,翠姐其實不想害我的,只是想利用我報仇。你不是說了嗎?當時如果她按下搖控器的話,我是會
  被炸死的。天明哥,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什么,這次就當我求你。”馮蕓看著陳天明,眼里全是哀求。
  聽到馮蕓求陳天明放了自己,方翠玉心里非常感激,暗罵自己以前沒有良心利用馮蕓。本來她想叫馮蕓不要求陳天明的,她不是一個怕死之人。但想著剛才陳天明所說,她又想著要找出殺自己父親的人,要不然她死不瞑目。
  “陳天明,我求你放了我。我想找出殺我父親的兇手?”方翠玉咬著牙說道。她知道,如果陳天明放了自己,她以后不能為自己的哥哥報仇。
  “我會這么笨嗎?放了你以后又來找我報仇。”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這個……”方翠玉猶豫了,陳天明說得也有道理,他不笨。..“只要你放了我讓我去查我父親的死,我以后不找你報仇,我可以毒誓。”方翠玉想到當時父親是跟葉大偉在一起的,父親被殺葉大偉沒有事,而且當時葉大偉的同黨說父親是被他們殺死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陳天明擺擺手,故意說道:“你們這些人毒誓就像放屁一樣,我不會相信。不過我看在小蕓的份上,我可以放你,可我要廢掉你的武功。”
  “不,你如果現在廢掉我的武功,我是查不了我父親的死。”方翠玉害怕地說道。“我可以向你承諾,等我查到我父親的死后,我會回來由你處置。”
  其實陳天明也想弄清楚魔王是怎么死的?如果是葉大偉的話,那是要查一下才行。特別是這種事情讓方翠玉去查是非常合適。“那好,我可以先放你,不過到時你一定要回來,而且你如果能打進先生的內部做我的臥底,我會考慮以后放了你。”陳天明伸手解開方翠玉的穴道。
  當然,他也要留著一手,不能放虎歸山害了自己。于是,他在方翠玉的身上又下了禁制。“方翠玉,我在你的身上下了一種禁制,如果沒有我為你解開,你的武功在一年后消失。”畢竟方翠玉犯下的也不是滔天大罪,就算她逃走,一年后她的武功也是消失了。
  “好,我答應你。”方翠玉點點頭說道。她連死都不怕,哪還怕沒有武功?
  “你父親的死,可能葉大偉知道得很清楚,你可以在他那里查一下。另外,我抓到你的事情是沒有告訴任何人,你現在可以走了。”陳天明當時也估計要以為馮蕓解毒而放了方翠玉,所以沒有把抓到方翠玉的消息告訴虎堂。現在馮蕓沒有事了,這正是他高興的地方。要不然他真不知道如何對得起死去的馮豪。
  “這個我會去查,不用你的擔心。”方翠玉點點頭說道。她揮了揮手,現自己的穴道果然被解了。她是化妝高手,只要陳天明不阻攔她,她是可以溜走而不讓別人起疑心。
  馮蕓看著方翠玉說道:“翠姐,你要小心,如果需要幫忙,等我病好后,你可以來找我。”
  陳天明一聽頭大了,他哪還敢讓方翠玉跟馮蕓在一起,就是上次的心盅也讓他怕得要命。“你的那點武功能幫什么,方翠玉,如果是先生或者葉大偉的事情,你盡可以找我,我一定幫你。如果
  你立了功,而且讓我抓到先生,以后我會解開你的禁制”陳天明把自己的電話告訴了方翠玉。
  方翠玉記下陳天明的電話,便含情脈脈地看著馮蕓,“小蕓,你不用我擔心,等我報了仇后,我一定會回來找你。”方翠玉也知道,這次陳天明放了自己,馮蕓在里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說完,方翠玉便走了出去。由于陳天明下了命令,其它人并沒有阻攔方翠玉。
  方翠玉跑到樓下的女衛生間打扮了一下后,便偷偷地溜出去。
  “天明哥,你對我真好。”馮蕓紅著臉對陳天明說道。她對方翠玉是有一種言不出的感情,但她還是知道自己更喜歡陳天明。她并不是真的同性戀,只是被方翠玉影響而已。在她清醒后,她更被陳天明悉心的照顧所吸引。
  陳天明看到馮蕓灼熱的目光,知道她想說什么,他急忙說道:“小蕓,你不要多說了,你是小豪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我不對你好誰對你好呢?你剛剛醒過來,還是不要說話休息一下!”
  馮蕓也說了不久的話,也覺得有點累。她微微點頭,然后閉上眼睛睡了。
  陳天明見馮蕓休息了,他也暗暗松一口氣。馮蕓曾經被方翠玉下了心盅,意識和思想可能還沒有穩定,還是讓她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才行。解決了方翠玉的事情,他有點希望方翠玉能在葉大偉那里查出什么。
  不過,他也知道,有時很多事情是急不來的,方翠玉要查葉大偉,也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的事情。但是,陳天明也有點小看了方翠玉的心計和報仇的焦急。當方翠玉一回到她的住所后,她便開始合計如何從葉大偉的嘴里問出真相。
  這幾天葉大偉過得可是非常不舒服,本來上次的事情差點就成功了,可那個馮蕓像個瘋子一樣撲向陳天明幫陳天明擋了子彈,后來方翠玉又沒有按響炸彈,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喜歡上了馮蕓。
  他有點鄙視方翠玉,不就是一個女人嗎?她不也是女人嗎?搞得這樣算什么。也不知道方翠玉能不能跑出來,他也不敢去問。由
  于上次抓梁詩曼的事情瞞過先生,如果這次事情還瞞著先生,先生一定要了他的命。
  因此,葉大偉還是裝著什么也不知道,反正方翠玉被抓,她也是活不了。如果逃了出來,她一定是會來找自己的。那個馮蕓真是陳天明的軟肋,特別是可以控制她為他們辦事,這招真是毒啊!想到這里,葉大偉也不由不佩服方翠玉的心計。可惜,這次沒有把陳天明殺死,其實方翠玉應該給馮蕓下了命令,讓她自己裝著炸彈去炸陳天明,就像外國恐怖分子經常使用的人肉炸彈一樣。
  “老大,方翠玉來了。”就在葉大偉聯想翩翩的時候,一個手下走進來向葉大偉匯報。
  “方翠玉來了?”葉大偉愣了一下,方翠玉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她有馮蕓在手,她是很容易脫身的。不過,葉大偉還是非常狡詐地問了一下,“她一個人來,還是帶了多少人?”
  “她和兩個手下,就三個人。”那手下說道。
  葉大偉聽
  了有點放心,“那好,你叫方翠玉一個人進來,另外招呼一下她的兩個手下,不要怠慢了他們。”
  “是,”手下出去了。
  今天爆,看在今天爆的份上,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