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587

第1648章(心盅消失了)
  陳天明見醫生們出去后,便給馮蕓探了探經脈,再給她輸入一些內力。他讓馮蕓現在先不練功,畢竟她的心臟還是受傷,不知道練功會不會影響她的心臟,反正自己給她輸真氣也是一樣。
  當陳天明幫馮蕓輸完真氣后,馮蕓問起陳天明那天的事情。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小蕓,你以后不要再跟方翠玉在一起,她這次為了殺我,故意把炸彈綁在你的身上,如果不是我搶救及時,你會被炸死的。”陳天明把當時的情形告訴馮蕓,不過他在訴說的過程中,想到最后方翠玉并沒有按響炸彈,她那時還有時間,如果真的按下去,馮蕓不但被炸死,而且自己也會被炸。
  “現在翠姐怎樣了?”雖然馮蕓中了心盅,但她還是感覺到方翠玉對自己的好,聽陳天明說,當時方翠玉在這么遠的距離,如果她真的要按下炸彈,自己也是沒有命。
  “她的人全逃了,只有她被我抓住,現在
  被關在安安保全公司里面。等你的病好了,我會慢慢折磨她,讓她說出在你身上下的是什么毒。”陳天明說道。如果不是馮蕓問起,陳天明差點就忘了方翠玉。他沒有把方翠玉交給虎堂,就是想先從她的嘴里問馮蕓的毒。
  馮蕓想了想,好象作出了什么重大決定似的,“天明哥,我現在可以見翠姐嗎?聽你剛才說,她也只是想利用我,并不是想我死,要不然當時她可以炸死我的。”
  “好,我讓彥青把她押過來,”陳天明考慮了一下,覺得讓方翠玉來這里也可以,讓她把馮蕓身上的毒解了,至于怎么處置方翠玉,就看方翠玉的態度。不過,他是要把方翠玉的武功給廢掉才行。
  于是,陳天明走出去讓張彥青帶人把方翠玉押過來,反正方翠玉的武功被自己禁制了,他也不擔心她能跑。燕姐見馮蕓也沒有事了,便說要回m市。她跟著張彥青回安安公司,昨天晚上的飛機還在那里等著她。
  陳天明站在走廊外面一邊想著如何跟方翠玉談條件,如何讓她說出馮
  蕓身上的毒如何解。剛才看馮蕓的表情,好象對方翠玉有感情,一會會不會方翠玉再控制馮蕓呢?陳天明吩咐了6宇鵬他們,小心警戒外面。而他一會在馮蕓的身邊,一看到她不對馬上把她點暈。
  “蹬蹬蹬”,一陣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陳天明抬起頭看了一下,張彥青他們押著方翠玉過來了。
  方翠玉看到陳天明站在外面,不由擔心地問道:“陳天明,小蕓怎么樣了?”
  “你會關心她嗎?你只會利用她來對付我,你知道嗎?她被子彈打中了心臟。”陳天明冷冷地看著方翠玉,想從她的臉上找出突破口。
  “那,那她現在救過來了嗎?”方翠玉沒有從陳天明的臉上看到悲痛,她心里又有了希望。
  “她已經醒過來了,我現在只想問你,你到底在小蕓的身上放了什么,為什么她能聽你的話?”陳天明疑惑地問道。估計智海的推測,這樣控制可能是盅毒之類的東西。這也是陳天明在外面等
  方翠玉的原因,如果在里面就沒有這么好說話。
  方翠玉心里也是納悶,為什么自己在馮蕓身上下的盅毒沒有起到作用?她現在也非常想知道原因,還有馮蕓醒過來后,她有沒有什么后遺癥?“我現在可以看小蕓嗎?”方翠玉擔心地問道。
  “你先告訴我,你在小蕓的身上下了什么?”陳天明問道。如果現在問不出什么來的話,估計進去后也是問不到什么。“按道理她已經沒有事了,子彈也被取出來,但醫生檢查她的身體后說她還沒有渡過危險期,所以我才問你在她的身上下了什么,如果你不想說,那我只好讓人把你帶回去。”陳天明也看到方翠玉關心馮蕓,他決定詐她一下。
  “我給小蕓下的是心盅,不會影響她的身體。”方翠玉聽到馮蕓到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期,不由擔心地脫口而出。“她現在心臟到底怎樣了?”心臟很脆弱,被槍打中一般人都可能已經死了。
  “心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陳天明聽了心里暗喜,果然不出智海師兄所料,方翠
  玉下的是盅毒。
  方翠玉也是愣了一下,她因為關心馮蕓才脫口而出,現在都說了出來,她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我是用一種特殊迷香在小蕓的腦里下了一個特殊的心盅,這種盅是不會影響身體,只會影響人的意識,如果沒有我的控制,心盅在她腦里一點害處也沒有。不過……”
  方翠玉想到馮蕓后來沒有受自己的控制,哪道心盅出現了變異,不再控制馮蕓的大腦,而轉成了別的病毒?想到這里,她又害怕馮蕓的身體。
  “不過什么?”陳天明急忙問道。剛才還輕松下來的心又懸上去了。
  “你當時也是看到的,我開始是控制著小蕓,但后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竟然不受我的控制,不但不想殺你,而且還為了救你而幫你擋子彈。這讓我非常不解。”方翠玉說出了自己的心里的疑惑,這是一直讓她奇怪的事情。這怎么可能呢?心盅不是專門控制人的大腦嗎?怎么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聽方翠玉這樣說,陳天明也是想起來。對啊,小蕓被方翠玉控制,后來為什么不受她控制救自己呢?他想問方翠玉的,但人家都說奇怪不知道,他問了也是白問。突然,陳天明下了決定,“方翠玉,你一會試一下看能不能控制小蕓。不過我是丑話說在前面,如果你想讓她做什么事情的話,我當場就殺了你。”反正方翠玉的武功被控,他也不怕她耍什么花招。如果不是因為怕她不肯解馮蕓的毒,他一早就廢掉她的武功了。
  “恩,你放心,我不會再害小蕓的。”方翠玉自從看到馮蕓被槍打中,她的心痛得如刀割一般,她知道自己真的很喜歡馮蕓,她不想馮蕓出事。
  “好,你跟我進來。”陳天明點點頭帶著方翠玉進去。
  馮蕓剛剛睡醒,她正無聊地躺在床上的時候,現陳天明與方翠玉進來了,她高興地叫道:“翠姐,你沒事?”
  “我沒事。”方翠玉搖搖頭說道。她擔心馮蕓的病情,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渡過危險期。張彥青他們把自己抓回安安
  公司,也沒有對自己怎樣,只是把自己關起來而已。“小蕓,你現在怎樣了?”
  “我也沒有事,醫生說不要多久我就可以出院了。”馮蕓聽方翠玉說沒有事,不由高興地說道。
  “你,你沒有事?!”方翠玉知道自己中了陳天明的奸計,她狠狠地回過頭瞪了陳天明一眼,這個卑鄙的小人,就會利用這樣的方法騙自己。不過由于她現在的武功被制,她也不敢對陳天明怎樣。
  陳天明不理方翠玉的目光,“方翠玉,你不是說試一下小蕓身上的心盅怎樣嗎?”
  “好,”方翠玉也想試一下馮蕓的心盅怎樣了,為什么當時它可以不受自己的控制?于是,方翠玉把手放在馮蕓的眼前晃了幾下。可不管她怎么晃,還是沒有感覺到馮蕓腦海里的心盅,而且馮蕓的眼睛也沒有顯示她被自己控制。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翠玉不灰心,她又繼續用手在馮蕓的面前晃著,但她已經晃了好一段時間,可馮蕓
  就是沒有什么變化,她一點也感覺不到馮蕓腦海里的心盅。
  陳天明也看出方翠玉的窘態,“方翠玉,到底怎樣了?”
  “我,我感覺不到小蕓體內的心盅,好象心盅已經消失了。”方翠玉沮喪地說道。她現在知道為什么馮蕓會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原來她體內的心盅都不見了。
  “消失了?”陳天明心里一陣高興,難道是自己的血液起了作用?陳天明哪知道是因為馮蕓愛上他,而讓心盅消失了。“這怎么可能啊?”陳天明故意地說道。
  “是啊,我也奇怪,這怎么可能?”方翠玉也說道。這事情太奇怪了,心盅怎么會不見了呢?
  馮蕓奇怪地問道:“天明哥,翠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是心盅?”
  聽馮蕓這樣問,方翠玉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用心盅控制她來殺陳天明的事情說了出來,她現在也后悔了,幸好馮蕓沒有事
  ,要不然她的心也不好過。
  “翠姐,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們也不用再說了。天明哥是好人,你不要再殺他了。”馮蕓也知道方翠玉對自己的好,要不然也不會寧愿被抓,也不用炸彈來要挾陳天明。
  “不行,他殺了我的父親和哥哥,”方翠玉堅定地搖了搖頭,“這仇我一定要報,當時我聽葉大偉說了之后,我就下了毒誓,一定要為我爸和哥報仇,除非陳天明現在殺了我,要不然我以后還要為他們報仇。”
  要她不殺陳天明是不可能的,殺父弒兄之仇不共戴天,所以她才會利用馮蕓來殺陳天明。沒有想到她跟馮蕓相處久了,大家之間產生了感情。
  聽到方翠玉說葉大偉所說,陳天明又想到了當時賈道才所說,他的心里不由一動,賈道才是先生的人,葉大偉也是先生的人,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陰險。想到這里,陳天明問方翠玉,“方翠玉,你父親的死是葉大偉告訴你的?”
  “是,
  是葉大偉告訴我的。”方翠玉點點頭,她恨恨地看著陳天明,“陳天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不要以為你殺了我父親沒有人知道,葉大偉他們還是查了出來。”如果不是她現在使不出武功,她真想沖上去跟陳天明拼命。
  花到1ooo朵爆,現在花是964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