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585

第1646章(我也不放過你)
  陳天明知道老?的心思,“老?,你不要怕,他跑不了的。..我會讓他賠給你們醫藥費,就算他跑了,我也會幫你付的,你不要擔心,快跟老大爺去看病。宇鵬,讓醫生幫老大爺做一個全身檢查,不要省錢。”
  “我知道了,”6宇鵬高興地說道。他也是農村出來的,知道這些出來打工的人不容易,更不要說這兩位老人沒有兒女了,他們在京城打工能顧上溫飽已經不錯,哪有錢看病?現在聽陳天明說讓他帶他們去看病,他馬上扶著老大爺出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陳天明問全智沃。
  “我叫全智沃,我爸是京城市副市長,希望大哥給一個面子。”全智沃把希望放在自己的老爸身上,畢竟在他的眼里,京城副市長是一個很大的官,手上的權力不小。特別京城的官可不比下面的官,他們雖然沒有管上很多的事情,但還是跟某些京城的高官認識。
  陳天明聽全智沃這樣說更加生氣了,全智沃就是仗著他老爸的權力無法無天,所以才在京城橫行霸道,“幸好你老爸是京城的副市長,如果是國家主席的話,那這個國家你想怎樣玩都行了?”說完,陳天明對踢了他一腳。
  “啊!你不要打我了,”全智沃慘叫著。旁邊的人見6宇鵬走了,他們本想一起對付陳天明,但沒有想到陳天明又來了一個保鏢,還站在他的身邊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這些公子哥不敢動,如果不是病床上還有一個太子,他們真的想走了。
  “智沃”,外面傳來了一聲大喊,緊接著一個男人沖了進來,后面還跟著幾個持槍的警察。
  “爸,你終于來了,你快救我啊!”全智沃看到他的爸爸全東來了,不由哭著叫道。剛才他被陳天明打得太慘了,他一會一定要報仇。..
  全東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被打成這樣,心疼得如被刀割一般。“是不是你把我兒子打成這樣的?”全東看著陳天
  明說道。
  全智沃急忙說道:“對,爸,就是他,你快叫人把他抓起來,你看,這就是他打我的證據。”全智沃邊說邊用手指著自己的臉,那臉上現出五道紅紅的手指印。
  “你是全副市長是?你兒子在這醫院里大吵大鬧,我讓他不要吵,他不但不聽,而且還叫人打我,我這是自衛。”陳天明說道。“不過,后來他打了一個老大爺,我替你教訓一下。”
  全東聽到陳天明直接叫他全副市長,心里愣了一下。面前這個人這樣叫他,要么是不怕他這個副市長,要么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為了小心謹慎,全東還是小聲地問道:“不知道這位先生怎么稱呼?在哪個單位的?”
  “我在哪個單位不重要,重要的你如何處理這件事情?”陳天明沒有回答全東的話。他看到有兩個警察把全智沃扶起來,因為陳天明想著馮蕓那邊的事情,也不想把事情鬧大,只要他們不要在這里吵,而且賠償那位老大爺的藥費就行了。
  “之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不過你打了我兒子,你跟警察回公安局錄口供!”全東見陳天明不表明身份,他也不怕陳天明。一般人有什么后臺的,見到警察過來會表明自己的身份,哪陳天明這樣什么也不說。而且他的兒子被人打成這樣,如果他不出頭以后也會被別人笑死。
  “我沒有時間跟你回公安局。”陳天明搖搖頭說道。“剛才你兒子在這里大吵大鬧,外面的兩個警衛也是知道的,你可以問他們。你兒子叫人打我,我是自衛,你不信也可以問他們。至于那個老大爺,現在醫院里面治病,你隨便叫人查問一下。不過,我現在是丑話說在前面,如果你們敢對這位老大爺下手,那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全東好歹是一個副部級的官,他身邊還有幾個刑警,都是他打電話給市刑警隊叫過來的。現在陳天明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下他的臉,而且還不跟他回公安局,他火了,“來人啊,把他給我抓回去。如果有人敢違抗,不要客氣,一切后果由我負責。”
  這時,在外面陳天明的保鏢看到有警察進了旁邊的高級病
  房,他們也多進了兩個人,他們見那些警察想動手,急忙看著陳天明,因為陳天明沒有向他們下命令的話,他們是不敢動手。
  “來人,把這些警察給我控制起來,一切后果由我負責。”陳天明氣憤地說道。全智沃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大部分是他爸給慣出來的。兒子犯了事,不但不追問,還追問別人打他兒子的事情。
  這些保鏢跟著陳天明學了不少絕招,所以他們個個武功高強,一聽到陳天明的招呼,馬上出手下了警察手里的槍。
  那些警察只覺眼睛一花,他們本來是想用槍威脅陳天明,然后再用手銬銬起來的。但沒有想到這個人的保鏢竟然這么厲害,不但不怕他們手中的槍,而且還下了他們的槍。這幾個警察一聽到刑警隊長叫他們跟副市長處理一件事情的時候,本以為這是一個很好的立功機會。
  只要討好副市長,比你破十宗大案還能升官財。所以他們一來就以副市長的話為命令,也不管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全東說了,一切后果由
  他負責,但沒有想到這些警察連立功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人家下了槍。“你們是不是不想活了?連警察的槍也敢下?”其中一個刑警大聲地叫道。
  如果是平時,這刑警真想鳴槍恐嚇他們。但他們手中的槍被人下了,而且這里是部隊醫院,并不比是在其它地方。估計那兩個軍人如果不是看在副市長的面子上,也會采取行動了。雖然部隊有鐵的紀律,但人家也不能讓你們在人家的頭上拉屎。
  “看來你們這些警察很牛,一般平民百姓惹不起你們啊!”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在現在的社會里,警察就是牛,人家拿著國家給的槍胡作非為,動不動就牛逼地恐嚇你。像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他的話,別人可能已經被警察帶回公安局。
  “你們打人,我們警察當然是要抓你們。”那警察不示弱地說道。身手好一點又如何,難道他們敢跟整個京城的警察斗嗎?再說這些人一旦成為通輯犯,z國就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
  “那這個叫全智沃副市長的兒子不也打人嗎
  ?你們為什么不抓他?而且剛才這兩個軍人同志叫他不要吵,但他還恐嚇人家,你說這種人要不要抓?”陳天明反問警察。
  那個警察被陳天明這樣問,不由有點臉紅了。旁邊的軍人沒有說話否認陳天明的話,這說明都是真的,這些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來頭,一下子就下了他們的槍。雖然說警察很牛,但一般也是欺軟怕硬的主,人家不怕他們警察,而且個個身手不凡,難道這個人后臺很硬?想到這里,這個警察看了看陳天明。
  現在陳天明正玩昧地看著他們,幸好剛才他在休息之前已經換下了那些血衣,要不然更讓這些警察嚇了一跳。
  “全市長,你說這個事情……”那警察為難地看著全東。他們現在的槍被人下了,而且想動也動不了,這些人不但會武功而且還會點穴。天啊,這不是在電影上才有的嗎?怎么在現實上能看到?
  全東也是非常驚訝,在外面突然多出了陳天明的保鏢,而且這些保鏢身手不凡,膽色過人,一下子就下了警察的槍,根本不把襲
  警這樣的事情當一回事。這足以說明面前這個人不簡單,要不然絕對不會像一個無事人一樣站在這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全東有點膽怯地說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到底惹了什么人,曾經有一個朋友告誡過他,一定要管好他的兒子,要不然他會因為他兒子而下馬。
  “我只有兩個條件,一,讓他們不能再吵,要不然我把他們從這里扔下去。二,你們要把那位老大爺的病治好,如果這位老大爺有什么事,你的兒子就要償命。我是說到做到的。”陳天明的臉色一變,銳利的眼睛露出了殺氣。剛才那位老大爺太可憐了,人家來看病招你惹你了嗎?你不但占人家的隊,而且還打了人家,這世道還有沒有公理啊?
  “那我兒子的傷呢?”全東也默認了陳天明的要求。不吵鬧這個沒有問題,而且把那個什么老頭治好,也不是很大的問題,不就是幾腳嗎?會有多傷呢?不過,陳天明打自己兒子的事情可不能不算了。
  陳天明說道:“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你兒
  子先叫人打我,我自衛,這樣,我賠你兒子一半的醫藥費。”
  “你媽的,你讓我打你,我全陪你的醫藥費。”全智沃氣憤地罵著陳天明。他再也忍不住了,反正自己的老爸已經來了,他還怕什么?如果這幾個警察搞不掂陳天明,那可以叫老爸通知特警大隊來,如果特警都搞不掂,那就通知軍隊開著飛機大炮過來。他就不信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強過國家機構?
  剛才大家都看到了,這個人不但打自己,還搶了警察的槍,就這些罪可以讓他們坐牢了。全智沃不知道天高地厚,他還以為這個天是他的了。
  “竟然你這樣說,那好,我也不放過你了。”陳天明聽全智沃罵自己,聲音馬上變得冰冷。
  “陳天明,你想干什么?”一道聲音在房間里響了起來。
  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