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2)      第1943章(08-12)      第1944章(08-12)     

流氓老師157 你去哪里了

天星沒有聽出蔡東風所說的“你們”是什么意思還以為蔡東風是指剛才死去的天星幫幫眾他對蔡東風點點頭說道“對要為他們報仇。”
  蔡東風把車開到了郊外然后停下了車轉過頭對在后面坐著的天星說道“天星你出來我和你合計一下一會回去如何和師傅說。”蔡東風邊說邊看了看暈迷的梁詩曼然后向外面使了一個眼色。
  “好的。”天星也會意地點點頭然后跟著蔡東風下了車。
  “我跟你說……”蔡東風先是看了看四處無人的黑夜然后俯到天星的耳朵邊小聲地說道。突然他舉起手動氣對著天星后背的心俞脈用力地打了下去。
  “撲”天星后背被蔡東風猛地一打嘴里吐出一口鮮血。他回過頭看著蔡東風有氣無力地說道“師弟你你怎么這樣對我?”
  “哈哈天星你這帳就不要記在我的頭上了你就一起記到陳天明那里我會為你們報仇的。再說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找一個替罪羊來頂死師傅又怎么能消氣呢?你看你天星你好好地在天星幫交易不好竟然跑到外面花天酒地玩女人連交易的時候也沒有回來。既然讓你的仇家找上門來不但讓別人滅了天星幫你還讓那50公斤毒品落入他人的手里你說你不該死誰該死啊?你說你不死我怎么回去和師傅交待呢?”蔡東風邊說邊惡毒地笑著。
  因為如果讓天星回到市里跟師傅說自己在交易的時候不在天星幫在外面玩女人的話那師傅肯定不會放過他。所以他現在要讓天星背這個黑鍋反下天星幫的人全都死了死無對證一會回去自己要怎么說就怎么說。蔡東風陰險地笑了笑。
  “蔡東風你竟然這樣對我你不得好死。”天星指著蔡東風的鼻子罵道。
  “哈哈天星現在不得好死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蔡東風說完沖上去對著天星的太陽穴又是兩拳結果了天星的性命。
  陳天明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蔡東風恨恨地跑回自己的車上然后急忙開車往市里趕他要馬上回去向師傅匯報今晚發生的事情。“臭婊子都是你害的。遲我應付完師傅我會跟你好好地算帳的。”蔡東風看著暈迷的梁詩曼在心里陰陰地想著。
  蔡東風回到市里先到自己的住處把梁詩曼交到自己的一個手下看管后便來到一棟不是很起眼的樓房里然后推開門氣急敗壞地跑了進去。
  他走到一樓的大廳看到一個怪異的老頭坐在那里。說這老頭怪異就是他的頭發怪一邊是白色一邊是黑色好像故意染成這樣的。并且看他的年齡好像是六十歲再認真看一下又好像是四十歲。
  “師傅大事不好交易被人破壞了。”蔡東風一邊喊著一邊氣喘著對那個怪異老頭說道。原來他就是蔡東風的師傅魔門門主魔王。
  “什么?你再說一次?“魔王一聽蔡東風說交易被人破壞了忙心急地站了起來抓著蔡東風的衣服大聲地說道。
  “是啊被人破壞。都是那個天星他得罪了一個當地的仇家不知道他的仇家怎么知道交易的事情然后被他仇家買通了武警把我們的好事黃了。”蔡東風故意生氣地說道。
  “他媽的那個天星竟然在這個時間惹上別的事他人呢?
  ”魔王越聽越生氣他捏緊了自己的拳頭跺了一跺腳對蔡東風說道。
  蔡東風看著剛才被魔王跺了一跺腳的地板磚已經全碎了。他暗暗驚心說道“天星在交易前還去找女人以致他的仇家帶著人來的時候我對他幫里的人不熟悉根本指揮不了。所以那些毒品全被武警繳獲了并且這次也只有我自己逃了出來在天星幫里的所有成員全被武警干掉了。”
  “那天星呢他死;沒有?”魔王咬著牙恨恨地說道。
  “我后來在外面找到了他我說他幫里面這樣的大事他還敢去玩女人可誰知道他竟然想殺我滅口。我就跟他打了起來后來失手把他殺了。”蔡東風也裝著一付非常痛恨天星的樣子。
  “好殺了好。”魔王一聽天星被蔡東風殺了心里也解恨;不少。“小蔡你查到天星的仇家是誰嗎?他是怎樣得知我們的交易。”魔王想了想問道。
  “我查到了叫陳天明是j縣空天酒店的老板。至于怎樣得知我就不知道了。”蔡東風說完搖了搖頭說道。
  “他媽的我要干掉這個陳天明。”魔王恨聲地對著空氣說道。
  “師傅這個陳天明你就交給我我會處理的我一定要讓他生不如死。”蔡東風一想到陳天明他那陰險的笑容又浮到了臉上。
  “哼他媽的這50公斤的毒品竟然這樣就沒有了小蔡你查查這些毒品放在哪里我們想辦法把它弄回來。”魔王對蔡東風說道。
  “好。”蔡東風點點頭。
  “還好這次我們的交易是收到貨再給錢我的錢還沒有存入將軍的戶口。”魔王突然想到自己并沒有吃虧多大不由地笑了一聲。
  “那將軍那邊會放過我們嗎?”蔡東風有點擔心那金三角的將軍也不是善良之輩一樣的是殺人不眨眼。
  “我不怕他再說我現在不是不給錢而是要把那批毒品拿到手再給他錢我們也是受害者我也死了幾十個手下。”魔王冷冷地笑了一下。
  你當然不怕將軍可是我們這些人怕將軍為難不了你可是會為難我們。蔡東風在心里暗暗說道。
  “你快去查。”魔王對蔡東風揮了揮手然后不耐煩地坐在椅子上。
  “那我出去了。”蔡東風對魔王躬了一個腰然后走了出去。
  …………
  陳天明回到空天酒店的休息室然后就進洗澡間洗了一個澡把今天晚上的汗水和泥土全洗掉。洗完后他就出來在床上看起電視來。
  “咚咚咚”他的房間門被敲響了。
  這個時候誰還會來找自己呢?剛才自己已經和林國他們交待了事情難道是酒店出了什么事情他們來找自己?陳天明想到這里忙走過去把門開了。
  原來敲門的是張麗玲現在的她穿著一身睡衣可能是剛剛瞧醒的緣故她的兩眼有點睡瞇瞇的樣子還有胸罩的帶子從睡衣旁邊露出了一點讓陳天明的心里不由一動剛才好像感覺很累的他現在好像又一點也不累了。
  “有有事嗎?”陳天明困難地把自己的口光從張麗玲的**上移開原來女人剛剛睡醒的樣子也這么性感迷人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呢?
  “你們剛才去哪里了?”張麗玲一直看著陳天明神情有點古怪但她還是裝成非常自然的樣子。
  “沒沒去哪里。”陳天明搖搖頭說道。
  “沒去哪里?那為什么你們現在才回來?你看看現在是幾點了?都快十一點多了。”現在的張麗玲氣得臉都紅了她指著陳天明的鼻子生氣地說道。她現在好像是在等著丈夫回來的小媳婦發現丈夫回來非常生氣。
  “我回來晚了關你什么事?”突然陳天明想起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她張麗玲又不是自己什么人又沒有和自己上過床或者別的什么關系她憑什么管自己啊?
  “我我是……”張麗玲聽陳天明這樣說一時也語塞了“我我是問你嗎?你明天回來也不關我的事我是關心我的國哥你自己壞就行了你不要害我的國哥。”張麗玲終于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借口。
  “我們是到外面喝酒去了。所以現在才回來。”陳天明睜著眼睛說大話。
  “是嗎?”張麗玲不相信地把臉伸到陳天明的臉上輕輕聞著。
  陳天明呆了他只覺一股女人的清香在自己的鼻子里竄著并且他低下頭的時候竟然可以從張麗玲睡衣的領口處看到她里面的胸罩那是帶有花邊的胸罩陳天明肯定地在心里說道。
  “沒有你身上沒有酒味。”張麗玲聞了好一會也沒有聞到陳天明身上的酒味于是她搖了搖頭說道。
  “我只是喝了一點的小酒哪會有什么酒味呢?”陳天明也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他說完自己走回自己的房間這樣在門口站著非常l并且這三更半夜的讓人看到也不好哪有偷情在門外偷的。別人看了還以為自己不是傻瓜就是白癡了。
  “你們今天晚上都出去了一整個晚上還這么多人出去你們才喝了一點的酒?我不信。”張麗玲不相信地說道。她為了繼續追問陳天明也跟著陳天明進了房間然后坐在椅子上繼續審問著陳天明。
  “你愛信不信你知道的我是不會害林國他們的我是拿他們當兄弟。”陳天明正色地對張麗玲說道。
  “但你也要知道上次要殺你的那些人都還沒有找到你這么晚還出現你不怕危險嗎?”張麗玲說著說著就怕擔心的口標從林國回到了陳天明的的身上。
  “沒事這么多人在他們不敢對我怎么樣的。”陳天明笑了笑說道。除了天星逃走后天星幫的人都給干掉了他們要報復不會這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