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572

第1633章(找不到劍譜)
  陳天明把這對漂亮的母女花送回黃娜的別墅,黃凌好象很急似的往大廳里跑去,估計是解決一些生理上的問題。
  “天明,今天辛苦你了,小凌很高興,我很少看到她有這么開心。”說到這里,黃娜有點后悔自己跟陳天明在一起是不是對的,從黃凌的表現來看,她是非常喜歡陳天明的。這種喜歡不是盲目的喜歡,身為過來人,黃娜是非常清楚。
  “沒事,我也想跟你在一起。”陳天明笑了笑,“不過今天差點給黃凌現了,她好像聞到我身上的香水味。”陳天明越想越害怕,幸好當時犧牲一下色相才蒙混過關。他感覺自己好象有點汗,于是自然地把手伸進褲袋里面,那里好象有條像手帕的東西。于是,他拿出來想抹汗。其實他并不是真的有汗,只是想著當時的情景危急緊張后想找件事情做做轉移注意力。
  “天明,把你身上的東西還給我。”黃娜看到陳天明手中
  的女式情趣小褲,不由艷臉一紅,羞得快說不出話來。
  陳天明愣了一下,“還你?”他看了看手里的東西,心里馬上興奮起來了。他剛才把黃娜的小褲藏在自己的褲袋里,現在才想起是有這么一回事。他聞起那小褲上傳來的靡靡之香,小明又反應了。
  黃娜看到陳天明褲上的異樣,氣得狠狠瞪了他一眼,“流氓,剛才都做過了,你現在還想啊?”他還把小褲放上鼻子上聞,真是讓她羞得無地自容。幸好旁邊只有她和他,要不然她不敢做人了。
  “想,當然想了。”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娜姐,要不然我們再上去大戰三百回合?”
  “去你的,你快回家!天天盡想著那種事,流氓。”黃娜慌忙搶過陳天明手中的小褲,然后放進自己的手袋里面,轉過身往里面跑去。
  天啊,什么叫我盡想?如果牛不想喝水,我又怎么按得下牛頭讓它喝水呢?陳天明想著黃娜那光溜溜的花園,心里不
  由一蕩。她和水風飄都是那種極品嫵媚女人,不知道兩人跟自己一起玩三人游戲會是什么情景呢?看來是要好好安排一下才行。
  第二天,陳天明帶著一些保鏢坐上直升飛機飛向華山。由于這次用的是直升飛機,陳天明他們直接飛上華山,在上次那個各大門派駐扎的大空地上降落。
  由于陳天明給華山派山下聯絡的弟子了信息,所以當他們的飛機一降落,華散人夫婦、華秋寒和幾個華山派弟子馬上走過去。
  陳天明見華散人夫婦他們親自過來迎接,馬上走上前叫道:“掌……爸,媽,你們不要親自過來接我嘛,反正我也認識路。”陳天明想起自己跟華秋寒的關系,而且華散人夫婦也喜歡這樣叫他們,因此他馬上改過來。
  “沒事,反正我們經常在這里走來走去,就當散步,”華散人看到陳天明坐飛機來華山看他,心里那高興甭提了。早知道這樣,他故意叫各派掌門今天來華山開會就好了,這樣他也可以在其它掌門面前威風威風。陳天明是自己的女婿
  ,可是坐飛機來華山的,不像你們要自己爬上來。
  這時,后面的6宇鵬他們把飛機上的物品搬了下來,全是貴重的禮物。后面的華山弟子也馬上過去接下。“爸,媽,我上段時間忙,一直想過來看看你們,但又沒有時間。那些是我買的小禮物,不知道合不合你們的心意。”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
  “合,合,”華散人看到自己的弟子提著大袋小袋這么多東西,馬上眉開眼笑了。“天明,你這飛機是租別人的,還是公家的?”
  “是我的,”陳天明笑著說道。“我經常跑來跑去,時間基本浪費在路上,所以我買了三架飛機方便出行。”
  “這,這飛機是你的?你還有三架飛機?”華散人大吃一驚,他真的非常后悔,為什么不在今天召開各派掌門大會呢?這樣自己可以說是威風凜凜,以后自己的話誰敢不聽啊?
  華夫人見華散人兩眼光,她哪不知道自己丈夫想的是什么呢?“散人,
  天明,我們回去再,你們一路過來也辛苦了。”
  “對,爸,我們回去!”如果不是見身邊有這么多人,華秋寒真想撲到陳天明的懷里。她非常想念他。
  “好,我們回去。”華散人高興地點點頭。
  進了華山派里面,陳天明從6宇鵬的手里拿過一個小提箱,“爸,這里面有3o萬現金,你拿著給其它弟子錢和加加菜!”說完,陳天明把小提箱推到華散人的面前。
  華夫人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你幫我們華山派已經很多了,現在他們在你們的安安保全公司里面賺了不少錢,你又給他們送錢,不用太破費了。”
  “媽,沒事的,反正我有的是錢,就當我給大家的見面禮!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氣。”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華散人急忙拿過箱子說道:“對,天明說得對,大家都是自己人,沒有必
  要分得太清。”誰會嫌錢多,反正自己又不偷又不搶。只要有了錢,華山派才會越來越強大。
  吃過中午飯后,陳天明便與華秋寒回到她的房間。陳天明把門給閂上后,馬上抱著華秋寒往床上走去。
  “天明哥,你要干嘛?”華秋寒紅著臉問道。陳天明這樣的舉動明顯是暗示要做那種事情,所以讓她又羞又怕。
  “當然是做那個了,我們很長時間沒有做過了。”陳天明淫笑著。在他的開下,好象華秋寒的酥峰越來越強大了,“不要了,現在是白天做那種事情不好,要不我們晚上再那個,行嗎?”華秋寒紅著臉說道。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晚上是晚上的,現在是現在的,來,我們先做一下,晚上再弄個猛烈的。”說完,陳天明開始對華秋寒上下其手,不一會兒,她就軟倒在床上了。
  隨著陳天明強烈的運動,華秋寒的木床也跟著“吱吱吱”地叫了起來,就算是鐵床也經不過陳天
  明這么猛烈的撞擊,何況是木床呢?
  頓時,房間里??和喘息聲響起,再配以木床壓抑的聲音,更是演奏了一曲??交響曲。
  在旁邊華散人的房間里,華散人抱著華夫人又親又啃,一付非常性急的樣子。
  “死鬼,你昨天晚上不是那個了嗎?怎么現在又要?現在可是白天啊!”華夫人嬌媚地白了華散人一眼。她徐娘半老,風韻猶存,這個媚眼更是把華散人的色心給勾出來,怪不得華白子一直在想著她。
  “我本來也是不想的,但是隔壁的聲音太大了,我忍不住了。”華散人不好意思地說道。剛才他用內力聽了一下隔壁的聲音,沒有想到那邊開始“戰斗”了。
  “老不正經,你干嘛偷聽女兒那邊的事情?”華夫人嬌嗔地說道。她也聽到隔壁在干什么,她也被那種聲音給??得有點想那個了。
  華散人抱起華夫人往床
  上走去,“夫人,來,我們又像以前年輕那樣!”沒有過多久,華散人的房間又像陳天明他們那邊響了起來。
  __
  下午,陳天明與華秋寒去后山那里查探了起來。這次來之前,他可是帶足了工具,什么強力電筒都帶過來了,他與華秋寒進了山洞后,就打著電筒用長錘子在洞壁上不斷地敲打著,想看看哪塊洞壁上是空的,一般來說,空的洞壁就可能藏有其它東西,或者另有玄機。
  但是,陳天明他們找了一個下午,從外面的山洞找到里面的山洞,還是沒有找到。華秋寒不由有點喪氣了,“天明哥,可能沒有獨孤劍譜,只是別人故意這樣說的。”
  “如果沒有的話,那飛劍卻是有了,而墻壁上又是這樣寫著。”陳天明想不通了。
  “會不會是華白子故意寫上去,讓我們走牛角尖。”華秋寒說道。
  “唉,這個我也
  不清楚,我的智海師兄分析應該是有獨孤劍譜的。”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他下午也問華散人拿過那張從華白子身上搜出來的牛皮紙,里面只是地圖并沒有暗藏什么秘密。
  華秋寒見陳天明有點失望,便對他說道:“天明哥,要不我們再找一次!”
  “好,我們再找一次。”陳天明看了看時間,現在還沒有到吃晚飯的時間,還是再找一次看看,可能哪里還會出現什么奇跡也說不定。于是,陳天明與華秋寒又找一次。
  當他們再找一遍后,陳天明不得不失望了,這個山洞應該沒有什么玄機了,看來他們沒有必要再在這里磨蹭。可能獨孤劍譜是不存在的,或者有以前被人家拿走也說不定。唉,不是自己的,自己也不能再強求。
  想到這里,陳天明看著一直跟自己找劍譜的華秋寒,心里有點過意不去。自己表面說來看她,但卻是來找劍譜。“秋寒,不好意思,讓你跟著我勞累。”
  “我不累,
  只要能跟天明哥在一起,我一點也不覺得累。”華秋寒倒在陳天明的懷里幸福地說道。她也聽陳天明說,有一個叫先生的仇人武功很厲害,只有找到獨孤九劍劍譜才能對付仇人。
  “我明天上午陪你玩玩,下午再走。”陳天明說道。本來是明天一早走的,還是留多半天陪華秋寒。
  “天明哥,你對我太好了。”華秋寒主動地獻上自己的香唇。
  陳天明看到她主動送過來,當然是不會放過,馬上親上她的小嘴,大手也在她??前的柔軟摸了起來。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