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567

第1628章(快來幫我)
  陳天明也感覺到阮紫軒的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很小心翼翼的樣子,然后她在自己的后面跳起舞來。這就是三人舞?陳天明暗暗地想著,后面跳得一般般,前面的張麗玲就過于??。
  現在張麗玲把陳天明的手拉到她的腰間,而且她還是繼續用她彈性的臀部摩擦著陳天明的小明。那彈性和柔軟并重的施壓,陳天明哪還能受得了,他一邊噴著粗氣一邊情不自禁地把手輕輕在她的腰間游走。
  陳天明的手一動,張麗玲的感覺就不一樣了,他的手好象魔手一樣,每摸到她的一寸地方,都能讓她產生很舒服的感覺,又麻又癢又軟,這種感覺好象只有在床上才有。因為這是包間里面,音樂和氣氛讓她覺得與眾不一樣。
  隨著張麗玲的扭動,陳天明也感覺到別樣的興奮。他的手慢慢移上,移到她豐滿的酥峰。“嗯,”張麗玲輕哼一聲。陳天明的手捏著她豐滿的柔軟,讓她不由自
  主地倒在他的懷里,感覺這別樣的撫摸。
  最尷尬的是后面的阮紫軒,她經不起張麗玲的勸說跟他們跳“三人舞”,而且她自己也有私心,想讓陳天明喜歡自己收了自己。自從那次陳天明非禮她之后,她的心里就不能再與男朋友在一起,連跟他一起吃飯什么的都不愿意。
  而且隨著跟陳天明接觸,她更是喜歡上陳天明。于是,她也想利用這個機會讓自己心想事成。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哪敢就這樣貼上去用自己??前的豐滿貼著陳天明呢?所以,她只能是在陳天明的后面跳著,避免自己一些身體部位接觸到陳天明。
  慢慢地,三個人就在音樂中跳起了三個舞。前面的張麗玲哪知道阮紫軒還沒有進入狀態,她自己可是進入狀態了,特別是喝上酒的她心里非常興奮,她拼命地扭著迷人嬌艷的身軀,她就不信不能讓陳天明繳槍。
  被張麗玲這么瘋狂地摩擦,陳天明感覺那里一陣又一陣的興奮撲涌而來。他微微地往后退了一步,想借此喘一口氣。他怕自己
  再不忍一下,可能會在這里要把張麗玲給xxoo了。
  “嗯”,后面的阮紫軒嚶吟了一聲。本來她是和陳天明有一點距離的,但是陳天明這一退就貼上了她的身上,她??前的豐滿撞上陳天明結實的后背。一股特別的男人味道撲鼻而來,讓她心里一顫。
  張麗玲感覺到陳天明往后退,促狹的她哪會放過陳天明,馬上緊接著也往后面退一步貼緊陳天明,繼續在他的身上扭擺起來。
  “啊,”陳天明輕哼一聲,被張麗玲這樣的摩擦,他也??地跟著扭跳起來。他們這兩人爽,可是辛苦了后面的阮紫軒,她現在已經貼上了陳天明,本想也退后一步避開他,但是陳天明在扭跳時,已經摩擦著她的酥峰,讓她差點把持不住要??出聲。
  陳天明摩擦著她的豐滿,那種麻癢軟的感覺馬上傳遍全身,讓她有點不舍。這不舍讓陳天明有了機會,他也感覺到后背的柔軟,他知道這是什么。他想著以前自己在房間里非禮過阮紫軒,也摸過她的柔軟,心里蕩起旖旎。
  于是,他故意用背后蹭著阮紫軒??前的柔軟。開始阮紫軒又羞又怕,她想不到陳天明會這樣對自己。可慢慢地,她的身體生了變化,她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她也貼緊陳天明,跟著音樂慢慢地扭動起來。
  現在的陳天明才知道什么叫三人舞了,前有“虎”后有“狼”,這種刺激不是一般人所能享受到的。他抓著張麗玲??前的柔軟,被她挺翹的臀部摩擦著小明,非常舒服和興奮。同時,他也學著張麗玲一樣摩擦著后面的阮紫軒,可惜只是不能摸到阮紫軒的酥峰。
  突然,他靈機一動,把雙手抽出來向后一繞,蓋上了阮紫軒柔軟的臀部,用力捏著。
  “唔,”阮紫軒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么大膽,在張麗玲的面前敢這樣對自己。她貼得更緊,??前的柔軟緊壓著陳天明,可能已經變成了優美的形狀。而且,她感覺被陳天明這樣一弄,她竟然有了難言的潮意。
  這時,張麗玲突然轉過身,她用自
  己的腹下摩擦著陳天明,讓陳天明熱血沸騰。不行了,再這樣我就忍不住了,我要出槍“干掉”她們。此時的張麗玲也感覺到兩腿間的潮意,她小聲地問陳天明,“老公,你是不是很想在這里做那種事情啊?”已經磨蹭了這么長的時間,張麗玲見陳天明還是那樣強悍,并沒有丟槍的樣子,知道她和阮紫軒是不能害得出丑。
  “我們在這里?”陳天明聽了心里一陣興奮,其實在這里做那個也是很刺激的事情。只是阮紫軒在后面,不能讓她看現場直播啊?
  “哼,我就知道你想,你如果敢在這里做,我就把你那個東西給切了。”張麗玲媚笑著。
  “老婆,你這樣不是要害死我嗎?”陳天明苦著臉小聲說道。
  張麗玲得意地白了陳天明一眼,“我也要讓你嘗嘗這種難受的滋味,你總算知道我們姐妹在家里是多難受了?誰叫你經常不在家,害得我們在家好苦。”
  聽張麗玲這樣說,陳天明不
  好意思地說道:“麗玲,不好意思,我以后一定要注意。不過我現在不是一個星期回一次m市看大家嗎?”
  “現在還好一點。”張麗玲向陳天明拋著媚眼,“一會回去我們再那個了,你想怎樣就怎樣。”她的話音剛落,音樂也停止了。
  音樂一停止,大家也停下動作。張麗玲舒服地靠在陳天明的懷里說道:“唉,真舒服,紫軒,你感覺怎樣?”
  在后面的阮紫軒現在恨不得地上有一個洞鉆進去,張麗玲是故意的,她明知道自己害羞還這樣調侃自己。她罵道:“麗玲,我沒有什么感覺。”說完,她向那邊的沙走去。她這一走知道自己錯了,她里面的小褲已經??,這樣走路有點怪怪的感覺。
  張麗玲也現阮紫軒的異樣,她哈哈大笑,“紫軒,你還說你沒有感覺?我看你里面的褲子都??。”張麗玲一邊說一邊向阮紫軒跑去。
  “啊,麗玲,你要干什么?”阮紫軒見張麗玲向她跑過
  來,急忙害怕地叫著。
  “嘻嘻,我要看看是不是?”張麗玲笑道。
  “不要,我打你。”阮紫軒叫著。
  不一會兒,這兩個美女就打成一片,她們一會搔對方的腋窩,一會捏對方的腰間,嘻嘻哈哈地鬧在一起讓旁邊的陳天明看得心動不已。其實兩個美女在一起嘻鬧也是很養眼的事情,特別是看到她們抓的地方,自己也非常想抓。
  不知道是張麗玲故意示弱,還是她喝了不少酒,她斗不過阮紫軒,被阮紫軒壓在沙上。可能阮紫軒剛才吃了虧要占回來似的,她用力地捏著張麗玲的酥峰。
  “啊!老公,你快過來幫我,紫軒欺負我。”張麗玲嬌媚地叫著。被壓在下面的她美眸半閉,她喝了不少酒,又跳了很長時間的舞,有點累,她現在好想休息不想動了。張麗玲一直在忙著麗人集團的事情,哪有時間像今天這樣毫無心機地跟自己心愛的男人一起玩,她真的是有點醉了。
  “麗玲,你沒有用,你打不過我,就叫你老公幫忙啊?”阮紫軒的酒勁也上來了,她不依地叫著。
  陳天明在旁邊看著,兩個女人的戰爭自己還是不要管,也不知道怎么管。
  張麗玲有點生氣地說道:“天明,你快點過來,如果你現在不幫我,我今晚就不讓你上我的床。你快拉紫軒起來,我被她壓死了。”
  陳天明聽到張麗玲這樣說,想著自己都快要被憋死了。如果今天晚上不能上張麗玲的床,那自己還不如把**切了數年輪。于是,他向她們走了過去。
  阮紫軒見陳天明真的走了過來,她大聲叫道:“陳天明,你敢幫張麗玲?我,我就跟你沒完。”
  “老公,不要怕她,你拉她起來,然后幫我打她??,還要抓她的??,她剛才抓了我好幾下,你老婆被人非禮了,你一定要占回便宜。”張麗玲可能是真的醉了,三個人喝了兩扎啤酒(一扎
  十二瓶),還好他們經常喝酒有點酒量,如果是一般人一早就醉倒了。
  “陳天明,你敢?!”阮紫軒騎著張麗玲紅著臉叫道。張麗玲的話說得也太那個了,她叫陳天明打自己的??還有抓自己的??,哪有女人叫老公這樣干的?
  陳天明呆了一下,如果阮紫軒是男的話,她這樣騎著張麗玲的動作是非常曖昧的,陳天明這個綠帽是戴定了。阮紫軒正坐在張麗玲的肚子上,要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陳天明,如果你不敢,你就不是男人。”張麗玲又在下面叫開了。她給陳天明上綱上線了,自己的老婆都被別人欺負了,他怎么能不出手呢?
  陳天明也忍不住了,張麗玲用不是男人這么大的原則問題來下定論,自己是要有表現。“紫軒,你下來!”
  “我不,陳天明,我們女人的事情你不要管。誰,誰叫她剛才伸手進我的裙子里面摸了?”阮紫軒紅著臉說道。剛才真讓她羞死了,張麗
  玲不但伸手進去摸了,還偷偷地取笑自己的小褲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