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556

第1617章(翻身當主人)
  “你說的是真的嗎?”陳天明笑著說道。她已經到達了三次天堂,如果她不喜歡跟自己做的話,她是不會有到達天堂的感覺。
  “當,當然是真的了。”楊桂月心虛地說道。
  “那好,你繼續,我還沒有滿足呢!”陳天明的臉上露出狡黠。哼,??女,你不是很厲害嗎?我看你還能不能繼續運動?
  楊桂月一聽陳天明的話,臉色馬上變了。她剛才就這樣在上面運動了這么久,手腳都軟哪有力氣了?“我,我會怕你嗎?”楊桂月硬著頭皮說道。她用手輕撐陳天明的??膛想坐起來,可現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陳天明笑著說道:“小月,怎樣?繼續啊?怎么不動了?”
  “我,我現在不想動了。”楊桂月說道。
  “呵呵,還是我來!”陳天明抓著楊桂月的腰,用力把她給拉出來。
  “不,不行。”楊桂月驚呼著,她怎么能讓陳天明壓著自己呢?她在上面可以表明一直是自己欺負他的,可他現在要在上面,自己以后就沒有地位了。
  陳天明哪管楊桂月的驚叫,他今晚一定要讓楊桂月知道什么叫男人的厲害!于是,他把楊桂月抱了起來,伸手在她的粉臀上重重拍了一下。“啪!”那聲音清脆悅耳。
  “啊,陳天明,你敢打我?”楊桂月生氣地叫道。
  “誰叫你不聽話。”陳天明繼續在她的??上打著。
  “陳天明,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陳天明打得不是很大力,所以楊桂月也沒有覺得很疼。
  陳天明知道對付楊桂月這種女孩,只能是用真本事來對付她。于是,他把楊
  桂月放在床上,支開她的美腿,輕輕地進入她迷人的花園。
  楊桂月本來想抗拒的,但她現在手腳柔弱的沒有力氣,哪有力氣推開陳天明?當陳天明的強悍進去她的里面時,她輕輕地??一聲。雖然她動不了,但并不代表她不想要。
  陳天明感覺到楊桂月里面的濕潤,自己完全可以在她的身上任意翱翔。他開始動作起來,他跟她在一起做這種事情的時候,一直是她在上面,他已經壓抑了很久。今天,他要像火山一樣爆。
  “啊,陳,天明!”楊桂月不由自主地叫了一聲。當她現自己現在不能出聲時,然后用小手捂著小嘴。天啊,如果現在讓外公他們聽到的話,一定是羞死人,自己以后還怎么做人啊?
  “小月,沒事的,你想叫就叫,估計你外公外婆也聽不到,他們在樓下。”陳天明看了一眼楊桂月的房間,不是那種專業隔音房。
  楊桂月狠狠地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不敢叫得太大
  聲。他那當然是無所謂,可這里是自己的家。她緊緊捂著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音來。
  現在的感覺跟剛才又是完全不一樣,剛才的沖撞和動作,她是可以控制的,所以那種快樂一直在她的控制中。但是現在卻是不一樣。陳天明的每一次撞擊非常大力,讓她感覺到別樣的刺激。
  由于剛才是她自己控制,所以也就沒有那么大力。現在陳天明那大力的沖擊,大力到楊桂月好象無法忍受。“陳天明,你太大力了。”楊桂月紅著臉小聲說道。她剛才在做的時候,哪有現在這么大力?陳天明好象要撞死自己似的。“你快下來,我不要你在我的上面。”
  “噢,那我小力一點。”陳天明干脆不怎么動了,反而在楊桂月的身上慢慢地磨蹭著,而且是磨到她的敏感點。
  過了一會,楊桂月已經恢復了一些體力,而且陳天明弄得她不上不下,那一陣陣的酥癢在她的體內蔓延,讓她非常難受。“你動一下,我要。”楊桂月命令著陳天明。
  “我現在不想動。”陳天明狡黠地笑了笑,“除非你求我。”他就要讓楊桂月求自己。他就不信以自己多年的經驗還不能把楊桂月給制服。
  陳天明使出十八般技藝,吹拉彈唱,慢慢地把楊桂月給??得喘息連連。不過,她就算是想也不會求陳天明,如果自己求他的話,那以后在他的面前就威風不起來了。于是,她輕咬嘴唇不出聲。
  我靠,??女的骨子還是很硬的。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支持多久。陳天明一邊想著一邊繼續加大??的力度。沒有過多久,楊桂月再也忍不住了。“陳天明,你快動,要不然老娘打死你。”她一邊說一邊扭著自己的??。
  “你求我啊!”陳天明淫笑著。他用力地抓著楊桂月豐滿的酥峰。
  “我求你,快。”楊桂月情不自禁地說道。
  陳天明開始動了,他在楊桂月身上用力地運動著。
  楊桂月只覺陳天明每一次的沖撞都撞到自己的震憾,她雙手抓著兩邊的床單,然后大叫一聲,“啊!”當她叫了之后,才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叫。她急忙拉過被子,緊緊地咬著被子不讓自己叫出聲。
  陳天明好象一點也不憐惜她,每一次都是那么大力,讓她又喜又怕,她恨不得在他的??膛上再咬多幾口。可是,她現在也沒有力氣咬陳天明。
  “啊!”楊桂月咬著被子叫了一聲。這一次比以前的還要刺激,難道真如這個流氓所說,換一下姿勢會有不一樣的感覺?陳天明也再猛烈地??了幾下到達極樂的巔峰。
  “小月,怎么樣?是不是感覺不一樣?”陳天明淫笑著。
  “壞蛋。”楊桂月紅著臉嬌嗔道。剛才他是故意這樣引自己的,不過剛才的感覺真是不一樣,很爽很舒服。
  陳天明把被子拉過來蓋著他們,然后他抱著楊桂月說道:“我們都累了,好好睡一覺!以后要
  聽話,要不然我還像今天這樣對付你。”
  “誰怕誰?”楊桂月羞紅了臉。看來自己的力氣是沒有他的大,有時讓他在上面也是可以的。
  __
  在花蝴蝶的別墅里,路美坐在房間的椅子上想著事情。突然,房門被推開,路小小走了進來。“?,你找我嗎?”路小小一聽到路美有事情找她,她馬上趕過來。
  “孩子,你過來。”路美慈祥地看著路小小。當她看到路小小坐在對面的靠椅上時,繼續說道:“曾經為我們提供情報的人向我們匯報,說現在貝家的防守很松,那些保護貝家的神秘人已經全撤走了。”
  當路美聽到這個消息后馬上叫路小小過來商量,貝家害得花蝴蝶組織損失重大,而且還被陳天明所控制,因此路美他們把這筆帳全算在貝康他們的頭上。花蝴蝶組織一向是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這會不會
  是一個圈套?”路小小不放心地說道。她也想殺貝康父子,只要殺了他們,就可以拿到一筆豐厚的賞金,還可以為以前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可能不會,我派人去查探過了,那些神秘的人已經撤出。而且現在以我們組織的力量,就算遇到那些神秘高手也是可以逃走。”路美自信地說道。上次因為暗殺陳天明而失敗的那幾個受傷的金牌殺手痊愈了,有他們參加這次的行動,可以說是萬無一失。
  “?說的也對,我們有十幾個金牌殺手,再加上一些銀牌殺手,就算現是圈套也可以逃走。”路小小點點頭。“不過,陳天明會同意我們去暗殺貝康父子嗎?”路小小又有點擔心了,陳天明一而再三地警告不讓花蝴蝶組織私自行動,估計他們要對付貝家,陳天明是不會同意的。
  路美狡黠地笑了笑,“如果讓陳天明知道肯定是不會讓我們去的,但是他現在不在京城,我們又是帶著自己的人偷偷行動,他哪會知道呢?”
  路小小聽了暗暗點頭,不殺貝康父
  子難消心頭之恨。陳天明與小紅已經回m市去了,估計還要幾天才回來。而且現在是新年,貝家一定是疏于防范,這也是組織動手的好機會。“?,你準備什么時候動手?”路小小問路美。
  “我想明天再動手,今天我們再好好地派人去打探一下,準備一個萬全之計,就算是殺不了貝康父子,也是可以逃走。”路美想了想說道。
  路小小見?這么小心,她也放心不小。?不是一個魯莽的人,她竟然決定這次的暗殺可行,那就是沒有錯的了。可路美??孫哪知道這是葉大偉他們故意設下的局,就是想著逗他們入局。
  “我聽?的,?安排就是了。”路小小說道。這幾個月她也在勤奮地練功,武功也提高了一些。
  “這次我們的高手傾巢而出,我也去,一定要把貝康父子干掉。”路美暗下決心,這次一定不能失敗,如果失敗,她寧愿陪著大家一起死。
  “
  不,?你不能去。”路小小拼心地搖著頭。
  路美站起來走到路小小的身邊,摸了一下她的腦袋,“這幾個月我一直都在練功,內力也恢復了一些。沒事的,主要是你們在沖,我在后面看著,如果現情況不對,我會暗號聯系你們。”
  路美已經想好了,這次是兵分兩路,一隊人馬進去暗殺,一隊人馬在外面警戒。就算是現這次是一個圈套,他們也可以進去支援把路小小他們給救出來。
  “?,你不能不去嗎?”路小小擔心地問道。
  “孩子,這次不是小事,我們花蝴蝶組織上段時間的暗殺老是失敗,如果我們再不成功,可能我們的組織就會垮了。如果我們的組織沒有了,我們以后還怎么報仇呢?可惜我們的人被陳天明清逐了一些,要不然多派人手也是好的。”路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