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555

第1616章(她要當女王)
  “你的人查得怎么樣?”許勝利問道。
  “沒有什么進展,現在先生他們隱藏得很深,我們想找他們也非常困難。”陳天明輕嘆一口氣,自從先生他們受了打擊后,沒有像以前那么囂張露面了,他們就好象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陳天明知道他們肯定是不會消失,只是隱藏得更深,更讓人難尋找。“不過,從這三個家族的情況來看,先生他們又出手了。”
  許勝利點點頭,“所以,我這次叫你過來就是商量一下如何對付他們,他們是不會永遠銷聲匿跡,總有一天他們又會出來興風作浪。”
  陳天明自信地說道:“沒事,如果他們敢出來,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當時我麗人集團出事,另外四個家族也有從中使壞,不過他們也不好過,他們也損失了一些資金。”
  “你能注意就行了,天明,你跟小月
  怎樣?什么時候結婚?”許勝利是個聰明的人,已經看出陳天明與楊桂月的關系不一般了。
  “這,這個不急,我們男人嘛,要以國家為重,等對付先生再說。”陳天明一臉的正氣凜然。其實他心里怕得要命,歐洲的小島已經買下來,現在正是建設期間。要跟自己的女人結婚,也是一起在那里結婚,這樣也不會冷落了誰。
  聽陳天明這樣說,許勝利高興地拍了陳天明的肩膀一下,“不錯,好男兒就應該這樣。天明,雖然我很想你和小月結婚,但是男人就應該以國家為重,先把這些破事弄完,干掉那些壞人再說。”
  “是,是,”陳天明暗暗捏著冷汗。
  “好,一會就要吃飯了,你去叫小月下來。”許勝利看到自己的老伴從廚房走出來向他示意了。
  陳天明點點頭,便上去找楊桂月。到了楊桂月的房間,看到她坐在床上想事情。那豐滿的酥峰高聳挺立,讓他真想現在就把她按在床上做那
  種愛做的事情。
  “陳天明,你來這里干什么?”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看到陳天明來到自己的房間,楊桂月的心撲撲亂跳。幾個月沒有跟陳天明在一起了,她有點想他。特別是想到跟他一起做那種事情的時候,她又羞又期待。都是這個壞流氓,把自己給帶壞了。
  “小月,這些天你有想我嗎?”陳天明哪知道楊桂月的思想這么復雜。
  “沒有。”楊桂月想也沒有想便回答了。“陳天明,你沒有什么事便給我出去。”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有事,外公叫你下去吃飯。”
  聽陳天明這樣說,楊桂月走下床出去了。“陳天明,你還在我的房間里干什么?不是吃飯嗎?”楊桂月瞪了陳天明一眼。
  “噢,”陳天明急忙跟著走下去。
  吃完飯后,
  許勝利他們回到自己的房間。許松許柏他們因為有事,在初二的時候就回去了。陳天明見楊桂月回自己的房間,他也跟著上去。
  “流氓,你跟著我干什么?”楊桂月走到自己的房門前時馬上回過頭對陳天明說道。
  “我沒有地方去,當然是跟著你了。”好長時間沒有跟楊桂月xxoo了,陳天明當然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飽暖思淫欲,他是要運動運動的。
  楊桂月不管陳天明,推開自己的門進去后就要反閂門,可陳天明也跟著推開,一把摟住楊桂月。
  “臭流氓,你放開我。”楊桂月紅著臉罵道。因為陳天明的手已經摸上自己的酥峰,被他這一摸,她覺得全身有點軟。流氓就是流氓,連摸自己都那么有“水平”,摸得她好象想跟他做那種事情。
  一想到做那種事情,楊桂月的小臉更紅了。在外面做那種事情還可以,但如果在自己的房間做,外公他們一定會知道的。
  “小月,我天天想你,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你,我怎么會放開你呢?”說完,陳天明一把抱起楊桂月,同時抽出一只手把門給閂上。
  “流氓,你放開我。”楊桂月舉起粉拳打著陳天明結實的??膛。她這哪是打人,完全是給陳天明按摩。
  陳天明聽話地放開她,不過他的兩手開始不規矩地摸著她的酥峰。只是一會兒,楊桂月就酥軟在床上任陳天明胡作非為了。
  陳天明把手伸進楊桂月的衣服里面摸著,嘩,她的酥峰真是大,結實中帶有柔軟,這可能是警花而有的“特產”。陳天明知道警察的兩手經常拿槍拿什么的,手臂上的鍛煉不少。陳天明再把手伸到她的下面時,雖然隔著衣服,但他還是可以感覺那里的溫熱和柔軟。
  “陳,陳天明,你放開我。”楊桂月的聲音很小,小到陳天明幾乎聽不到。
  “哼,你已經把我那個了,你是要負責的。
  ”陳天明拉下她的健美褲,手在里面一摸,天,果然是??很多。這個??女,明明自己想得要命,可嘴就是硬。哼,我一會會讓你知道什么叫男人?陳天明暗下決定,今晚一定要征服楊桂月。
  “啊!”楊桂月的身體又是顫抖了幾下,陳天明的撫摸讓她根本沒有辦法控制自己,這個壞家伙,他太會摸自己了。“你讓我起來,讓我來,要不然我不跟你做那種事情了。”楊桂月突然推開陳天明的手,她又想自己當女王了。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小月,你想干什么?”難道她又想弄那種姿勢?“天啊,小月,你不知道啊,老是用那種姿勢是不好的。我們可以嘗試一下用別的姿勢,例如我在上面你在下面,怎樣?很好玩的。”陳天明動之于情曉之于理,楊桂月就是想著當女王,把自己騎在下面,她一點也不想讓自己在上面。
  “不行,”楊桂月堅定地搖搖頭。她肯定地對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你到底聽不聽話?如果不聽的話,那我就不和你做了。哼,想跟老娘做的人從軍區司令部排到m市公安局。
  “好,我聽你的。”陳天明哭喪著臉。m的,讓自己翻身做一下主人也好嘛,她怎么這樣?老想著在上面。哼,等你爽完后,我一定要翻身當主人。
  “那好,你把你的衣服脫了,然后躺在床上。否則,我一槍打死你。”楊桂月強悍地說道。她好象找到自己當主人的感覺,對付男人就應該這樣,不能老讓他欺負,女人就要老欺負他,讓他沒有自豪感后,他就不會強悍了。
  陳天明苦著臉把自己的衣服給全脫了,然后躺在床上,那小明對著楊桂月。嘿嘿,??女,知道什么叫強悍的槍了?
  楊桂月也看到陳天明那強悍的槍對著自己,她啐了一口暗罵,“流氓,我們還沒有開始,那里就是這樣了。”她也急忙把自己的衣服給脫了,然后輕輕地坐下去。其實她被陳天明摸得也好想了,她又不是第一次跟陳天明做,所以被他一刺激就想著那些事情。
  在她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情的時候,她還沒有那么想。可跟陳天
  明做了之后,就開始有點想了,那種刺激和快樂的感覺,讓她心亂如麻。她有時想找陳天明做,但她又不好意思給陳天明打電話。
  “呵呵,小月,我這槍比你的槍還好!”陳天明自信地說道。
  此處章節被和諧
  但是讓她失望了,這個強悍的流氓一點也沒有軟弱的樣子,他在下面輕松地看著自己,而且她也感覺到他那里的強悍。哼,也不知道這個臭流氓的那東西是什么做的?怎么還沒有軟啊?
  “小月,你是舒服還是累啊?”陳天明調侃著問道。
  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故意說道:“哼,我一點也不舒服,也不累,跟你做這種事情一點意思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