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551

第1612章(對付孟家)
  水風飄感覺到陳天明強悍的火熱,那一次又一次的強攻,都能讓她情不自禁地叫喚。那種快樂到骨頭里的享受,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
  “啊,大爺,我要尿尿了。”水風飄再也忍不住叫了起來。她也不知道自己上了多少次天堂,她只知道這次自己再也控制不住,做出羞人的事情。
  “尿尿?”陳天明開始以為水風飄是開玩笑,可一看真是如此。天啊,又一個極品女人!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好象能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出現這種情況的女人,是難得一見的床上極品。怪不得她這么嫵媚像一個狐貍精一樣,原來她真是天生極品。
  水風明的臉上露出笑容,不依地說道:“天明,你壞,你怎么可以笑人家?”
  “我沒有笑你。”陳天明笑著說道。
  “你還說沒有,你現在都在笑。”水風飄羞紅了臉,自己太遜了,竟然在關鍵的時候失禁,她以后還怎么見人啊?
  陳天明抱起水風飄說道:“走,我們去洗洗,來一個鴛鴦浴。”現在陳天明控制得很好,在水風飄最后到達巔峰的時候,他也到達巔峰。
  “不,我自己洗。”水風飄羞怯地不敢看陳天明,剛才陳天明太“可怕”了,讓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快樂。而且她好象也有點瘋狂,陳天明身上留下了不少她的牙印和抓印。
  陳天明不由分說抱著水風飄就進到浴室,他看到水風飄大腿下的血跡,不由心疼地親了她一下,“剛才疼嗎?““哼,你現在才知道要疼惜人家,剛才為什么不小力一點?”水風飄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其實剛才也不怪他,自己好象也喜歡他那樣的動作。不過她是女孩,多少都要?持一點。
  “剛才我控制不了自己,來,我現在幫你洗當是陪罪。”陳天明輕輕地脫掉她的空姐制服,接著放在掛鉤上。
  由于剛才他們太瘋狂了,那制服已經起皺。可能剛才他這么瘋狂,也是因為她穿著制服,這空姐制服的誘惑可不是一般男人所能抵擋。
  陳天明放好熱水,然后把她抱進浴缸,溫柔地幫她洗了起來。陳天明表面為她洗澡,可是她的敏感地方卻是洗了又洗,不一會兒,水風飄的鼻息咻咻好象又有點動情了。
  “天,天明,你不要這樣了,我忍不住自己。”水風飄小聲地??著。
  “沒有人要你忍,我們一會還來一次。”陳天明蕩淫地看著懷中的水風飄,這個女人在嫵媚的時候,簡直是媚到骨子里,讓人想不疼惜她都不行。
  “不,人家還是第一次,等過兩天我的身體好點,你想怎樣就怎樣,好嗎?大爺。”水風飄嬌聲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也行,我一會教你一些武功,另外幫你打通一些經脈。以后你遇到一些歹徒的時候,也可以自己對付。”水風就要上班了,自己還是教她一
  些武功防身。同時,他也感覺到自己跟第一次的水風飄做了那種事情后,好象對內力有點幫助,他也要好好練一下功。
  __
  雖然先生一而再三地告誡葉大偉他們不要拋頭露面,但也是三個月前的事情。現在先生讓葉大偉暗中行動,把貝、汪、孟、曹四家拿下,從而讓這四個家族為他們洗黑錢,而且現在組織的經濟越來越拮據。
  以前先生組織的經濟來源主要是靠走私、毒品、販賣文件,而那些黑幫、暗殺、任務只是輔助而已。可現在被陳天明的打擊后,這些都縮水了很多,雖然他還有一些集團公司,但已經不夠用。所以,先生才暗暗著急,讓葉大偉加緊行動。
  葉大偉準備先從孟家下手,孟義是最聽他的話。而且孟家家主孟鶴對孟義一直不是很好,叛逆的孟義當然是想盡快做家主,也同意了弒父的行動。在這樣的大家族面前,利益是唯上的。葉大偉說了,如果孟義不同意,他會另外選一個孟家家主。
  因此,孟義哪會不同意?他這么辛苦地幫葉大偉做事,就是想著有朝一日能做到家主的位置上。孟義也知道,以他父親的身體,他起碼還要等十年后才可以坐上家主的位置。所以,要想現在做家主,唯一的辦法就像莊家一樣,莊念廣死了,莊菲菲就做上了暗地的家主。
  “義,雖然這招心狠手辣,可是無毒不丈夫,你看看莊菲菲,她如果不是把她的父親給干掉,哪會坐上現在的位置?”葉大偉陰森森地說道。現在孟義正在他的私人別墅里,這些天葉大偉都是呆在這里,他要出去活動活動了。
  “什么?莊念廣是菲菲殺的?”孟義聽到葉大偉這樣說,不由大吃一驚。“想不到啊,菲菲平時看似斯斯文文,竟然干出這樣的事情來。”
  葉大偉不以為然地說道:“現在是什么世界,為了利益父親算是什么?義,我老實告訴你,莊念廣的死其實是陳天明在幕后一手策劃。你沒有現嗎?當時莊念廣死的時候,陳天明就在莊家別墅里,他的嫌疑是最大。”
  “陳天明不是虎堂的人嗎?”孟義有點不相信。
  “唉,我說你嫩了一點就是嫩了一點,虎堂的人又怎樣?不一樣是殺人放火。而且你可以想想,莊念廣一死,誰是最大的贏家,不就是莊菲菲嗎?而莊菲菲卻是陳天明的人,那陳天明就是得到了莊家。”葉大偉分析得頭頭是道。
  孟義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對啊,忠哥,聽你這一說,我終于明白過來了。誰殺莊念廣,誰就是最后的贏家。從現在的情形來看,菲菲和陳天明是贏家。毒啊,我還真看不出莊菲菲是這么毒辣的人。”
  “你知道就好,你們那次在莊家看到的只是人家演的一場戲。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殺父奪位,在古時候有,現在也有,而且像人家莊菲菲一個女孩都能干得出來,你一個大男人還怕什么?你不是想玩莊菲菲嗎?只要你當了家主后,我再幫你,一定讓你上了她。”葉大偉可謂陰險,他也看出孟義的心里還有是點猶豫。于是他先是哄,再舉例,后給好處,這怎么能不讓孟義聽話呢?
  “行,忠哥,我聽你的,不過你給我吃的那些補丸,可要準時給我解藥啊!”孟義擔心地說道。孟義這么聽葉大偉的話,主要是葉大偉給他吃了一種名為“補丸”的毒藥,聽葉大偉說,三個月就要吃一次解藥,否則他就會毒身亡。
  葉大偉親切地拍了拍孟義的肩膀,“義,你放心,時間一到,我會給你解藥的。不是我不相信你,但這種補丸對內力真的很有幫助,你吃了一定會覺內力提高了一些。”
  “是的,”孟義無可奈何地說道。雖然這些毒藥是能提高一點內力,但他一想到這是毒藥,心里就是非常擔心。他也知道葉大偉怕他不聽話,所以才用毒藥來控制他。
  “好,我們來合計一下,你看看是什么時候動手好一點,我們這次要對付的主要是兩個人,一個是你的父親,一個是你們孟家的家族保護人,你查一下,看看是誰?”葉大偉他們的消息果然靈通,知道每一個家族都有家族保護人。
  “恩,我派人去查。”孟義點點頭。
  葉大偉又拍了一下孟義的肩膀,“義,你不要怕,只要你當上了孟家家主,你想要多少美女都有,你想在辦公室天天玩,你爸也罵不了你了。當然,如果你不聽我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我的人武功怎樣,你是知道的。就算你躲得了他們的暗殺,三個月后也要毒身亡。另外我告訴你,我這種補丸一到作,全身會慢慢腐爛,到時你會恨不得用刀子把自己的肉一塊塊割下來,最后才死掉。”
  孟義聽到葉大偉這樣說,渾身打了幾個冷顫。他本來就是貪生怕死之輩,且又想得到孟家,當然是聽葉大偉的話。
  三天后,孟義帶著葉大偉一干人回到d省的孟家別墅。這次為了干掉孟鶴,葉大偉從組織里帶來了二十個高手,他們裝扮成孟義的保鏢和朋友。有孟義的配合,要殺孟鶴是易如反掌。
  “爸,這是我的朋友,他是歸國華僑,有一筆大生意跟我們合作,”回到家里后,孟義就找到了孟鶴。
  孟鶴是一個5o多歲的男人,由于練功的原因,他的身體非常硬朗,好象四十歲左右的樣子。這段時間孟義的生意越做越好,他還以為兒子越來越厲害,越來越懂事了。可他哪里知道孟義做的很多都是走私生意,這一切都是他兒子這個朋友所指使,另外他們這次是要殺他。
  “真的嗎?義,你不要騙爸啊,雖然這段時間你的生意做得不錯,但我總覺得有點不對,你不要操之過急,要穩步展才行,否則我以后不讓你當家主。”孟鶴對孟義說道。他為了讓孟義成材,經常對兒子又打又罵,本來是想著給兒子多一點磨礪,以后好讓他接手孟家。但沒有想到孟義這人吃里扒外,聽信葉大偉的讒言,竟然要弒父。
  聽了孟鶴的話,孟義心里更氣,他把孟鶴的激勵當成是要挾。哼,老頭子,你既然以后不讓我當家主,那我現在就要對不起你了。這么多年來,你一直沒有對我好過,不是打就是罵,我懷疑我都不是你親生的。孟義下了決心要把孟鶴給殺死。
  花到4ooo朵爆,現在花是3825朵,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