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3)      第1943章(08-03)      第1944章(08-03)     

流氓老師1549

第161o章(我要上廁所)
  陳天明見6宇鵬他們出去后,便走到水風飄的身邊,“小飄,我給你輸進一點內力,好不好?”
  “輸,輸進內力?”水風飄愣了一下,自己又不是學武功的,要內力干什么?
  “是這樣的,你現在的身體非常虛弱,如果有我的內力幫助,你的身體一定可以恢復得很快。”陳天明說道。
  “好,反正我聽你的,你說怎樣就怎樣?”水風飄點點頭。
  陳天明先抓住水風飄的手為其把了一下脈門,接著開始用手按在她的穴道上,一股陰柔真氣慢慢地輸入到她的體內。陳天明怕水風飄的身體受不了,只給她輸入一些真氣。可這些真氣已經可以讓她的身體非常受益。
  水風飄只覺自己的體內有股暖洋洋的氣體在身體里面慢慢地流動著,每
  到自己的一個地方,那里就好象被人用東西燙過似的非常舒服。特別是剛才疼痛的地方,現在好象沒有那么痛了。
  當陳天明把手收回來后,關心地問道:“小飄,你現在感覺怎樣?好點了嗎?”
  “好,好點了,我現在的身體好象有了一些力氣,而且也沒有那么痛了。”水風飄說道。陳天明給自己的內力真的很有用,如果不是她身體有傷,她真想感激地抱著他。
  “那就好,我現在讓護士進來給你打針,你好好休息一下。”陳天明看著水風飄心疼地說道。他本以為她見自己有錢而纏上自己,看來不是這樣,如果她不是真正喜歡自己,哪會不顧性命?
  “你可以陪著我嗎?”水風飄問道。
  陳天明點點頭,然后走出外面叫來了連綺潔。連綺潔馬上為水風飄打吊針,6宇鵬他們也進來找地方坐下。
  這次的事情只是偶然
  ,本來以為樂強已經不成問題,沒有想到他會狗急跳墻玩出這招,幸好水風飄沒有事。先生他們現在已經躲起來,陳天明想找他們也找不到,就是連保護貝文富的那些人也不見了。
  看來先生他們受此打擊后,已經隱藏起來。陳天明現在已經人強馬壯,他恨不得找出先生的組織把他們干掉。先生他們估計在經濟上很拮據,沒有蔣氏集團的支持,他們一定是另找辦法。
  不過,陳天明也知道先生他們不會這么簡單,他們不止一個像蔣氏集團這樣的公司幫他們洗黑錢。有關部門查了蔣氏集團的帳目,現不少洗黑錢的痕跡,但人家做得非常高明,已經沒有辦法查出那些錢流到哪里去。
  像先生他們這么大的組織,要花錢的地方非常多,而且他們從各種途徑弄到的黑錢也不少,如果能抓到他們,一定是能從z國揪出一些大蛀蟲。可惜他們太狡猾,特別是先生到底是誰?一直讓人猜不透。龍定都派人查也查不到,自己更是沒有辦法。
  先生的武功很厲害,陳天
  明不知道自己的武功能不能抗衡先生,因此他現在一樣帶著一些人在身邊。他希望先生能出現在自己的身邊,能讓龍定查出什么線索,但又怕自己和6宇鵬他們對付不了先生。估計這次先生是不會手軟,直接要殺自己了。
  “老大,飯菜都打回來了。”兩個保鏢提著很多飯盒走進來。張彥青派的人在外面守著,等這幾個保鏢吃完飯后,大家互相交班。
  “好,大家都吃飯!”陳天明點點頭,拿一個飯盒準備吃飯。
  有一個保鏢走到6宇鵬的身邊,“鵬哥,這是給你小護士的。”保鏢把一盒鮑魚和龍蝦遞到6宇鵬面前。
  6宇鵬聽保鏢這樣說,暗叫不妙,他馬上拿過飯盒白了保鏢一眼。這保鏢就不會偷偷給自己嗎?現在當著陳天明的面說,如果讓老板知道自己讓其大出血,一定扣自己的工資。
  “宇鵬的小護士?”陳天明抬起頭奇怪地看著那個保鏢,“這飯盒里面是什么?”
  “里面就是一些鮑魚和一斤龍蝦肉。”保鏢流著口水說道。6宇鵬真不厚道,大家兄弟只是吃一般的肉菜,他可是給那個漂亮的小護士加餐。雖然大家跟著陳天明什么好東西都吃過,可像6宇鵬這樣有異性沒有人性的做法太不應該。
  “咣當,”6宇鵬害怕地摔在地上。完了,這下完了,全露餡了。老板一定罵死自己了。本來陳天明對錢是不在乎的,花多少也不問,可是讓他知道給連綺潔買鮑魚龍蝦,一定不會放過自己。
  陳天明皺著眉頭問道:“6宇鵬同志,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6宇鵬訕訕地說道:“老,老板,我見這位護士同志為了照顧水小姐還沒有吃飯,所以我就讓他們幫忙多打一份飯。”
  “是嗎?怎么我的飯沒有鮑魚龍蝦?”陳天明故意板著臉說道。
  “這,這個,我是見她太辛苦了,所以給她加餐。”6宇鵬
  不好意思地說道。“老板,這些東西多少錢,你到時在我的工資上扣!”
  “呵呵,我是故意說說,反正這些東西也要不了幾個錢,對了,剛才他們說是你的小護士?這小護士是你的女朋友啊?”陳天明看著旁邊不知所措的連綺潔,這個小護士長得不錯,個子不高,跟高大的6宇鵬有強烈的對比。
  6宇鵬拼命地搖著頭,“不,不是,我不認識連護士。”
  陳天明笑道:“竟然不認識人家,為什么你知道人家姓連啊?6宇鵬同志,是男人的就要敢做敢當,你敢說不認識這個小護士?”陳天明覺得這里面有一定有貓膩,他從來沒有見過6宇鵬臉紅,可現在卻是見到了。
  “我,我認識她。”6宇鵬紅著臉說道。
  連綺潔見6宇鵬不會說話,急忙對他說道:“大塊頭,你不要說了,讓我來說。長,我們以前是見過的,就是上次你受傷住院的時候。不過這次才是真正認識,你不要怪大塊
  頭了,這鮑魚和龍蝦多少錢?我自己出。”連綺潔聽陳天明說沒幾個錢,以為不貴。
  保鏢說道:“這盒東西差不多兩千塊,在輝煌酒店打包的。”
  “兩,兩千塊?!”連綺潔倒吸了一口氣,我的媽呀,原來果然像大塊頭所說是好東西,可長怎么說不貴?
  “好了,我不要你出,當是你的大塊頭送給你的。小護士,你跟你的大塊頭感情不錯嘛,都叫得這么親熱了。”陳天明轉身對6宇鵬說道:“平時看你老實,沒有想到你泡妞蠻厲害的嘛!”
  “老板,我們沒有關系的。”6宇鵬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沒關系,人家會叫你大塊頭?行了,我還不知道你嗎?你這人就算是跟人家結婚也不會跟我們承認的。小護士,你快吃,今天晚上要麻煩你照看小飄。”
  “這是我們的工作。”連綺潔可能也餓了,她見水
  風飄在打著點滴,便拿著盒飯在旁邊吃了起來。
  第二天,陳天明從旁邊的休息床醒了過來,他看著連綺潔和6宇鵬倆人在旁邊坐著看水風飄,便說道:“宇鵬,我今天放你一天的假,另外小護士,你叫另外一個護士來頂一下你的班,你今天應該是可以休息一天。”
  “恩,一會換班的同事就要來了。”連綺潔看看時間說道。
  沒有過多久,換班的護士來了,連綺潔與6宇鵬走出去。“連護士,你要去哪,我送你。”6宇鵬說道。
  “喂,大塊頭,一會你陪我逛逛街好不好?”連綺潔紅著臉小聲說道。
  “逛街?”6宇鵬苦著臉說道。昨天陳天明就是陪水風飄逛街出事的。
  “怎么?你不愿意嗎?”連綺潔板著臉說道。想追本姑娘的人一大把,我給你一個機會你還不樂意嗎?“這可是你老板交待的。”
  6宇鵬奇怪地說道:“沒有啊,老板不是這樣說的,他只說放我一天假。”
  “你不要這么笨好不好?他的意思就是讓你陪我一天。”連綺潔現在精神充沛,昨晚都是6宇鵬在看她休息。
  “我不笨。”6宇鵬爭辯著。
  “是,你是傻,不是笨。走,大塊頭。”連綺潔見6宇鵬不想陪自己逛街,她更是讓他陪自己。
  沒有過多久,水風飄醒了過來。她看到陳天明坐在旁邊看著自己,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你一個晚上沒有睡嗎?”
  “不是,我剛剛醒,你現在感覺怎樣?”陳天明搖搖頭問道。
  “我感覺好多了,身體也沒有那么痛了。”水風飄高興地說道。她哪里知道,為了讓她的身體恢復,陳天明不但為她輸入內力,而且讓醫院用最好的藥。
  “這樣就好,我后天再給你輸入一些內力,估計會好得更快。”陳天明也高興了。“我剛才問了護士,你可以吃一些清淡的粥,你想吃什么粥,我讓人去買。”
  水風飄紅著臉說道:“隨便都行,只,只是我想上廁所。”
  陳天明聽了,急忙看了看,剛才的那個女護士出去了。“那我扶你進去,你不要誤會,我只是扶你進去就行。”說完,他輕輕地把水風飄扶了起來,扶著她慢慢進到衛生間。
  這時水風飄的臉上露出猶豫不決的表情,突然,她輕輕咬了一下嘴唇,好象作出什么決定似的。陳天明把水風飄扶到那里后,便轉身想走出去。現在水風飄穿著醫院的病號服,一只手應該是可以把褲子拉下去。
  “等,等等。”水風飄小聲地叫著。
  “怎么了?”陳天明站住腳問道。
  “你,你可以幫我把褲子拉下來嗎?”水風飄的聲音非常小,小得如蚊蟻一般,可陳天明還是能聽得到。
  請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