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10-01)      第1943章(10-01)      第1944章(10-01)     

流氓老師153 苦裝笑臉

蔡東風又開始扯梁詩曼的底褲了。
  “你會得到報應的蔡東風!”梁詩曼見自己不是蔡東風的對手并且剛才自己被得打得全身也酸疼無力只好在嘴上抗議著蔡東風。
  “媽的我看你還罵不罵?”蔡東風邊說邊抓起了旁邊的啤酒瓶用瓶口對著梁詩曼的下面用力地插了進去。
  “啊!”梁詩曼大聲地叫了起來她下面被那混帳的蔡東風用酒瓶插了進去她只覺得下面如撕裂般的疼。她的手在空中揮舞著想打蔡東風但她的身子被蔡東風用用緊緊地按著根本動不了。
  “哈哈哈你剛才不是很能嗎?很會罵人嗎?罵啊你再罵我試試我今天不整死你我就不叫蔡東風。”蔡東風露出了他那猙獰的嘴臉心狠手辣的他終于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我我不敢了你饒了我!”梁詩曼見蔡東風對自己下手這么狠并且一付不肯罷休的樣子她害怕了。在強勢面前她覺得只有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哈你媽的現在學會乖賤貨不給你一點苦頭吃吃你還不知道誰是大爺呢!”蔡東風哈哈一笑把啤酒瓶拉了出來然后挺著自己的淫根向梁詩曼的下面頂了進去。
  梁詩曼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睛嘩嘩地流了下來現在的她只能把苦流在肚子里不敢出聲她怕自己不小心惹火了這個變態的蔡東風那他又不知道會做出什么事情出來。
  “媽的你叫啊我又不是干死尸。”蔡東風見梁詩曼一點反應都沒有揮著自己的手用力地打著梁詩曼的**。
  被逼無奈的梁詩曼的只好苦裝笑臉佯裝**的聲音“啊……
  嗯……唔……”
  “對了就是這樣我聽著這樣的聲音做起來就覺得特別地爽。”蔡東風大聲地淫叫著他現在已經忘了什么天星幫什么交易了。他現在只知道要用力地干用力地把梁詩曼征服在自己的胯下……
  …………
  晚上點陳天明就帶著林國他們出發了。
  來到了天星幫的附近他們就停了下來。然后林國從后面的大袋里拿出了一付望遠鏡聽他說這玩意花了不少錢還是通過熟人才買到的紅外線在夜間也可以看到。
  “老大你說天星幫他們把交易地點弄在他們的幫里是不是有點奇怪為什么不在外面?”張彥青對陳天明說出了自己的懷疑。
  “彥青有一句話不是說越危險的地方可能就越安全嗎?這是天星他們聰明的地方。如果在外面交易毒品的話最后他們還是要把毒品運回天星幫在運回的途中另外還有風險。可如果在天星幫交易的話那就減少了不少的風險這些毒品在外面出了什么事不關他們的事。
  所以毒品在天星幫交易成功的話那后面的事情他們不怕了。天星已經買通了一些關系估計是沒有人來查他們并且以他們全幫的力量都保不了毒品的話那也是沒
  小說.有辦法的了。”陳天明想了想把自己的認為說了出來。
  天星這次就是用了這樣的方法把交易地點改在自己的幫里讓別人摸不著他的想法。如果不是陳天明偷偷地聽到天星和天鵬的說話他還不知道呢!
  并且天星也沒有想到有人敢來破壞交易。他們已經跟市里和縣里的公安局打了招呼如果有個什么風吹草動的話會有人在第一時間把消息傳給他們的并且以前都是這樣操作成功的以致天星的警惕也松了不少。
  “阿國看到什么了沒有?”陳天明問在身邊一直監視的林國。
  “還沒有天星幫的大門還是緊鎖著沒有人出來也沒有人進去。”林國搖了搖頭對陳天明說道。
  “你稍稍讓彥青來換你。”陳天明對已經在那監視了快一個小時的林國說道“國哥讓我來一下。”張彥青接過林國的望遠鏡透過車窗在小心翼翼地觀察著。
  現在的天星幫外表還是和以前一樣不過陳天明還是感覺到和以前不一樣特別是里面的燈光好像亮得非常有規則顯然是有人故意這樣安排以便巡邏的。
  “啊國那些魚雷炮準備得怎樣了?”陳天明問林國。這一次的魚雷炮不是軍事用的那種魚雷炮而是小孩子玩的一種鞭炮。這東西一點著后扔出去會在五秒鐘左右的時間炸響并且它的響聲也特別大如轟天雷一般。陳天明就是想用這種魚雷炮來吸引天星他們的注意力以便自己在里面好動手。
  “都準備好了只要我一聲令下在四周的兄弟就會把這些魚雷炮扔進天星幫里面去。”林國點點頭說道。
  “你一定要讓兄弟小心這天星幫可不是一般的幫派扔了魚雷炮后就趕快走不要停留以免招到天星幫人的報復。”陳天明還是有點擔心那些兄弟畢竟沒有功夫就算是林國他們也沒有學到什么一會遇到天星他們的話那就慘了。所以他一再叮囑林國他們扔完就走不要給天星他們抓到。
  “老大這個你放心我們進不了幫你但在外面做這種事情還是可以的。他們倆人一組一人負責開摩托車一人負責點炮點著就走天星幫的人就算長多兩條腿也追不上我們的摩托車。再說他們發現有異常情況的話他們是緊張自己的貨而不是去抓人的。他們要保護自己的貨還來不及哪會顧得了外面。”林國畢竟是當過兵的分析得也有點道理。
  陳天明想了想覺得也有道理不過他還是說道“他們有槍你們還是小心一點。”
  “老大你自己也要注意啊他們有槍。”林國說道。本來他也想跟陳天明進去的但陳天明說要會輕功才行要不是進不了只好作罷了。
  “你不是給了我防彈衣嗎?這玩意應該可以擋子彈?”陳天明摸了摸不知道林國從哪里弄來的防彈衣放心地說道。
  “老大這防彈衣只能防著身體部位但人家打你的頭的話你是根本沒辦法的。”林國擔心地說道。
  “那就行了我有把握讓他們打不了我的頭。”陳天明笑了笑說道。自己學的香波功都可以把打過來的子彈看到只不過是擋不了而已到時自己躲偏一下不就行了嗎?想到這里他又是笑了一笑。
  “反正你要小心。”林國說道。
  “我知道了啊國我們用無線聯系。”陳天明指了指扣在耳朵里的耳塞這也是林國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就好像電視上特工用的一樣他說話林國聽到林國說話他也能聽到。
  陳天明輕輕地溜下車看看四下無人便往天星幫的總部飛躍而去。他輕輕地躍上墻頭發現里面有很多人在來回巡邏著看來用以前的方法是進不了了。
  他仔細地查看了里面的情況突然他看到了一個可以進去的地方那就是前面墻角的地方有一個人站在那里看著雖然說這是不能進去因為有人看著但是如果把那個人解決掉的話那不能進去的地方就可以進去了。
  其它地方都是兩個人在守著可能是因為這地方太小所以只派了一個人在看著。真是老天有眼啊陳天明邊說邊摸出了自己的錢包然后心疼地掏出了五張大紅牛接著往墻角處輕輕地扔了下
  把錢扔了下去后陳天明就想著應該如何讓那看守的人發現這五百塊。他又摸出了一枚鋼釘對著墻角輕輕地打了過去。
  “咔”的一聲輕響終于把看守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他看了看那五張大紅牛然后又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什么情況。不過這看守的人還是聰明的他不知道這錢是自己的兄弟掉的還是有人用來做餌引誘他所以他假裝看著那錢然后搖了搖頭并沒有動。
  陳天明見看守人還是站在那里不動只好在旁邊干著急想著應該再用什么辦法引看守人過來。剛才他本想用自己的鋼釘打看守人的但想著自己的那飛釘水平還沒有這到一釘致命如果只是把看守人打傷了他大喊起來的話會把其它人招來那自己要進去就更加難了。
  讓陳天明高興的事情還是出現了那個看守人見等了這么久一點動作也沒有所以他確信了那錢是自己的兄弟不小心掉下來的。看著這幾百塊他能不貪心嗎?接著他忙走了過來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想撿錢。
  陳天明一見忙飛身躍過墻頭以掌化刀往看守人的脖子上重重地砍了下去。“唔”看守人輕輕地哼了一聲就倒地不起了。陳天明怕他一會會醒過來干脆一不作二不休抓著那人的頭用力地一扭“咔嚓”一聲那人這次連聲音都沒有出就死了。
  陳天明怕被人發現急忙把這人拖到角落處脫掉他的外衣然后再把他扔到暗處用旁邊的一些帆布等東西蓋上接著自己換上他的衣服。“m的怎么這么小啊?”陳天明扯了扯自己剛換上的天星幫幫服不滿地說道。看來這個人只是中等的身材自己穿著就好像是大人穿小孩子的衣服似的。
  “老你在那里自言自語地說什么啊?”一個也是穿著天星幫衣服的人向陳天明這邊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