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544

第,肪章(我請你吃飯)陳天明抬起頭一看”孔浩旗總理的十金小姐孔佩嫻,一個有點蠻不講理要自己請她吃飯的女人,“孔老師,你有事找我嗎?”
  陳天明想到孔佩嫻,總理的女兒,自己還是不要得罪為好,他也知道總理的官有多大,大到比自己的上級的上級的上級還要大,唉,他現在對這些一號首長二號首長級別的女孩不敢惹,龍月心高傲得要命,平時哪付比仙女還要清的樣子,她對你好一點,原來是要把你當猴耍,孔佩嫻卻是野蠻得不講理,她要你請她吃飯,要當她的男朋友,哪有這樣的事情?難道孔佩嫻一看到像自己這么英俊瀟灑的帥哥,就要網羅在她的裙下嗎?想到孔佩嫻可能已經跟人家默四,陳天明更是不敢惹這種女人,“陳天明,你為什么這些天沒有去上課?”孔佩嫻生氣地說道,剛才陳天明走路故意不看自己,這讓她生氣得要命,她假期的叫候去了一趟歐洲講學,開學時,她故意給陳天明他們上課,可,就沒有看到那個討人厭的陳天明,如果沒有看到陳天明,就不能讓他喜歡自己,就不能最后拋棄他讓他傷心欲絕了,“孔老師,好象你只是負責上課,而不是負責我的考勤?”
  陳天明聳了聳肩膀,這個孔佩嫻也管得太寬了,自己沒有上課關姓什么事?自己只是來聽課的,跟其它學生是不一樣的,不需要考勤,只要有事向教務處那邊請假就行,而且他要去木日國,也,向學樓請了假的,“怎么不關我的事?”孔佩嫻的小臉紅了一下,“我是老師,你沒有來上我的課就是不尊重我的勞動成果,怎么不關我的事呢?
  陳天明說道:“好,我向孔老師說明一下,我有事請假了,也向教務處請假了,不知道這樣行了嗎?如果沒有其它事,我先告辭了”,陳天明轉身就要走,對于這種蠻不講理的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躲,雖然楊掛月有點不講理,但他跟楊掛月是患難之交,他甘之間的感情是生死之間磨練出來,跟孔佩嫻不一樣,“不行,我還沒有吃飯”,孔佩嫻畢競是大小姐,哪受過這樣的氣?平時要追她的人起碼有一個加強連,要請她吃飯的人更多,誰不想在她身上拿點好處,可陳天明就是不鳥她,好像很討厭她柚的,“噢,原來孔老師沒有吃飯啊?那你快去吃!餓壞肚子可不好”,陳天明故意說道,“我不妨礙你吃飯了,再見”,說完,陣天明馬上跑了。
  “陳天明,你這個壞蛋”,孔佩嫻氣得直跺腳。她已經向陳天明暗示了,他怎么就不清自己吃飯呢?就算他沒有錢,自己也可以幫他出啊?這么一個好機會,他怎么不好好珍惜?難道他,一個木頭,對著自己這樣的美女不動心?還,他是同志不喜歡女的?想至這里,孔佩嫻又有點猶豫了,她可不敢跟同性戀的男人交往,陳天明撇開孔佩嫻,快步往宿舍走去,可沒想到他在路上又看到了龍月心,那個像只驕做孔雀的女孩,“龍小姐,你好”,陳天明向龍月心點點頭打招呼,然后快步向宿舍走去,他已經決定不鳥這個心機可怕的女孩,最主要的是人家不喜歡自己。
  “你,你好”,龍月心愣了一下,她剛才已經看到陳天明了,她還皺著眉頭想著如何打發陳天明,不讓他纏著自己,但沒有想至他只是跟自己打一個招呼后便走人了,這是陳天明嗎?他變性了?
  龍月心看著離去的陳天明,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陳天明不纏自己了?還叫自己龍小姐不叫月心,這是怎么回事?龍月心猜不透了,陳天明沒有纏著她,跟她像個陌生人一樣,反而讓她不習慣,天,我這,怎么了?龍月心發現自己還在想著這個問題,急忙暗念清心訣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陳天明回到宿舍后,發現史統不在,他便到其它老師的宿舍聊了一會天,說中午清大家吃飯,當他回到宿舍的時候,看到史統畫來了,正在電腦旁邊看著國產的小a片,“喂,史統同志,你不是有了愛人嗎?怎么還看這么沒有營養的東西?”陳天明罵著史統,“天明,這你就不知道了,就是我們有了愛人有要多看,才能取長補短,讓自己的女人更加性福”,史統信誓旦旦,“呵呵,你終于知道自己的東西短了,不過這東西想補也是補不了,除非你去做手術,不過不知道做了手術后,你那東西還能不能正常發揮?”陳天明調侃著。
  史統生氣地說道:“陳天明,你敢這樣說我,我跟你拼了,我這次可是為了你的麗人集團嘔心瀝血,我差點把史家給賠進去了,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你騙別人還行,你還能騙椅了我?這次你們投進幾個億,起碼也賺了幾個億!”
  “呵呵,有錢大家一起賺”,史統笑道。他終于知道如果不是有陳天明的幫忙,史家股市一定會被人家擊破,聽陳天明說,上次狙擊莊家的就,蔣炎。他想到前段時間麗人和蔣氏交鋒都,以千億單位的交鋒,幸好蔣氏不是對付史家,要不然史家也會破產,幸媽自己的眼光獨到,傍上了陳天明這個強人,“算了,看到你們幫我的份上,我請你吃飯!”陳天明說道,“今天晚上在輝煌酒店的大廳”,“天明,不會,你不要這么摳門好不好?你賺的錢根本是花不完,要去就去貴賓房嘛!”史統有點生氣地說道,陳天明苦著臉說道:“我也不是不想,剛才我給賀平打電話,賀平說貴賓房已經全滿了,就算明天的也訂滿了,包間也是,所以我們只能在大廳吃”,現在輝煌酒店的生意越來越好,人家暗想忖不得輝煌酒店的保安這么厲害,原來全是安安保全公司的保全員,這下那些想搗事的更不敢去了,這讓輝煌酒店的名聲在外,大家拆想去那里吃飯了,而且陳天明這次保護龍定立功,也讓一些高官對陳天明改變看法,紛紛照顧陳天明的生意,能走在龍定主席身邊的人,誰敢亂惹啊?
  “我靠,你真的是數錢數到手抽膩”史統羨慕地看著陳天明,史家雖然有錢,但比起陳天明來還差了很多,不過托陳天明的福,現在史家的實力大增,而且有陳天明的幫助,他也不在幕后操縱直接在前面了,“史統,我們兄弟感情不錯,我專門在輝煌訂了一桌酒菜請你吃飯的,我現在過來就,找你,沒有想到你果然來了”,陳天明故意說道,“天明,你對我真好”,史統感動得快要流眼淚,陳天明對自己真好,專門訂了一桌酒菜請自己吃,那自己可要大吃特吃才行,這時,從門外走進楊培按照、魏奔馳等數學老師,“天明,我肖已經準備好了,是不,現在就去輝煌酒店吃飯?”眾老師可高興,他們難得去一次輝煌酒店吃飯,聽說現在去輝煌酒店吃飯,身份的象猛“天明也請你們去?”史統愣了一下,陳天明不是說只請自己一個人嗎?
  ,“啊,史統,我們一起去!”楊培按照拉著史統的手臂,“走,我們快走”,陳天明看到史統的眼里冒著火光,急忙奪門而逃,“陳天明,你給我站住。”史統歇斯底里地叫著,在先生的秘密別墅里,老a、老j幾個人聳拉著腦袋站在先生白面前,這次陳天明雖然表面是擊敗了蔣氏集團,但對先生內部的打擊是非常大的,蔣氏集團承擔了先生組織大部分的資金,而且可以幫助組織里面洗錢,讓一些黑錢可以光明正大地流通在市面,“怎么了?你們受點打擊就喪氣了?”先生故意不以為然地說道,蔣炎和蔣東跟自己其它的手下不一樣,他們是自己的親人,煌在卻被陳天明給害死了,陳天明,這筆帳我遲早都得跟你算,先生雖然是這樣想,但他是不敢表露出來,現在正是讓自己的手下恢復信心的時候,如果自己心灰意冷,只能讓事情越來越糟,“不會,我們不會喪氣”,老a拼命地搖著頭,他看到先生堅定的眼神,就知道先生一定還有辦法,先生滿意地看著老a,老q跟自己多年,也,自己的得力手下。
  “雖然蔣氏沒有了,我們要洗黑錢的途徑少了一點,但我們還才辦法,而且,陳天明只,一時占在上風,我們沒有必要怕他”,“是的,我們沒有必要怕他”,葉大偉急忙拍著先生馬屁,“只要先生一出手,陳天明必死無疑”,葉大偉想慫恿先生再出手殺陳天明,如果當時他們聽自己的,直接把陳天明給千掉,也就不會出現這些事情,那個陳天明有點特殊,就好象打不死的小強,如果不把他的頭給割下來,難免他又會沒有事。
  “其實陳天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面那些老頭子,可能龍定有點懷疑我們的組織,也派人開始查我,所以,這段時間你們沒有事的時候,不要過這里來,而且注意隱蔽”,先生不緊不慢地說道,“如果龍定要對我們動手,可能有點麻煩”,老a擔心地說道,先生大笑一聲,“龍定怎么對我們動手?他又不知道我們的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