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535 苗媽的條件

第1596章(跌到一塊三了)下午,蔣炎一邊怒發沖冠地看著屏幕,一邊罵著前面的的操盤手,“你們這群混蛋,我給了你們這么多的錢,你們還不能把麗人集團弄破產嗎?你信不信我一會把你們全從這里扔下去?“聽著蔣炎恐怖的話,眾操盤手心里害怕。這操盤室里守著幾個厲害的保鏢,這里可是三十幾層樓,如果從這里被扔下去,他們就算是有十條命也無濟于事。“老板,我們也在努力。“這能怪他們嗎?雖然蔣氏啃不少資金,但對方好象也有不少資金,現在大家都是在拼錢了。
  如果這兩天弄不死麗人,大家都得一起死。“蔣關歇斯底里地叫著。根據線報,陳天明巳經回到z國,而且已經回到”市了。這某團,耍不然后果是非常嚴重,陳天明一定想方設法反撲。
  蔣關知道是什么后果,這么多棧投進去撈不回來,銀行那邊的還可以通融一下,但從國外借過來的黑棧卻是躲不了。從此以后,自己是要過上逃亡的日乎。而且先生為了這次對付陳天明的麗人,也投下不少我。
  本來先生的資金就是緊張,現在更是雪上加霜,估計先生也不會放過自己。想到這里,蔣關害怕了。如果自己出事,兒子蔣東又怎么辦呢?
  “老板,我們需要資金。“操盤負責人小聲她對蔣炎說道。雖然這個時候對蔣炎說這樣的話是不明智的,但也是非常對的。對方才不少資金,如果己方沒才資金支持那是對付不了麗人。今天早上的資金到個天下午,巳經詣耗了不少,大家一直在拼棧。
  聽操盤負責人這樣說,蔣炎轉頭對旁邊的女私書說道:“你讓人繼續把蔣氏股票往外拋,快點籌集資金。“蔣董,我們已經拋了手上的20%如果再拋得話,我們會失去蔣氏集團的控制權。“女私書擔心地說道。女私書根據蔣炎的要求,只是留下引%的股份,剩下的都全拋了,如果再拋的話,蔣氏一遇到惡意收購就會非常危險。
  唉,我現在也沒有辦法,手頭上沒嗜我了,再不籌集資金,我們打擊麗人集團的計劃就會失敗。再說我們蔣氏集團是家旗集團,我們手頭上的股票足以比別人多,你再拋,10%出去,蔣炎才點、不以為然。就算自己只又4塊又怎樣?外面這么鄉股民擁才蔣氏的股票,某人不可能擁才42%只要過了這一關自己再讓收下蔣氏股票收回來就行了。
  是,“女私書見蔣炎這樣說,她也不再多說,轉過身去執行蔣炎的決定。
  果然,蔣氏股票一拋出去,就有不少人吃了進去,蔣炎的帳號馬上又有了不少資金。”呵呵,快,給我馬上砸進去,把麗人給砸破產。“蔣炎大聲地叫道。他已經是破釜沉舟沒嗜退路了,在u市的陳天明估計也在聯系其它人淮備救麗人集團。唉,先生,你不是說陳天明回不來了嗎?蔣炎暗道。
  麗人股票掉下來了,“一個操盤手叫道。”一塊八,一抉七。“大家都在高興地叫著。才資金就是不一樣,大量的資金砸下去后,麗人股票就支持不住馬上往下掉了。
  好,大家繼續,不要手軟。“蔣炎高興地說著。用這樣的方法籌集資金雖然嗜點風險,但也是非常才效的。
  蔣氏操盤手們緊盯著屏幕,在大家合力的打擊下,麗人股票巳經跌破了一抉五,繼續向下跌。不過,麗人那邊也在死死地支撐,雖然往下跌,但也跌得很饅。
  “麗人跌到一塊三了”,女私書興谷地跳了起來。如果跌下一塊,麗人集團只能是宣布破產,大家這幾天的辛苦終于也沒啃白費。可鳥這女秘書興谷叫后,個天的股市也到時間停市了。蔣炎看著屏幕氣憤地說道:“媽的,就差這么一點。好了,個天大家都累了,一會你們好好輕私一下,明天一早回公司繼續戰斗。只要我們再堅持,麗人阜團肯定撐不過去了。“按照今天的特況,麗人集團也是窮途末路,他們也沒才什么資金了。不過,自己比他們還嗜一個優勢,那就是可以用蔣氏的股票來挨錢。只要打擊完麗人某團,自己再收完蔣氏的股票就沒有事了。想到這里,蔣炎心里一陣高興。這幾天大家都累了,是要讓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打個漂亮的硬隊,一舉把麗人弄挎。
  先生一早就叫人把銀行給封死,以前張麗玲貸不到棧,陳天明利用關系雖然是可以,但那些棧批下來也耍好幾天,遠水救不了近火,到時陳天明一定哭死。
  族麗人股票現在的僑位,明天一定才很多股民跟風打擊麗人股市,他們也想從中賺不少我。嘿嘿,明天一定是一個非常美好的一天。
  在先生的某一處住處,先生和老j在房間里說著話。由于一系到的行動失敗,本來的十大親信,就剎下老a、g、u、j、k這五個人了。
  “老j,老a他們回來了嗎?“先生才點沮喪地說道。本來想著龍定會出事,所以老a他們全分赴各個軍區做好奪權的事恃,但沒才想到不能如愿。于是,先生個天一早讓老a他們回來,那些手下也隱藏起來了。
  從這次木日國的事情,先生感覺到龍定好象不那么簡單,難道自己真的太早暴露了?他也忍了這么多年,是不能再等了。希望明天蔣炎能把麗人集團解決掉,以后還會才很大的機會。棧能通神也可以害國,這是在哪個朝代都是這樣說的。為了對付麗人兵團,他們下的本也夠多了,想不到陳天明能弄到這么多的我,真才點小看他。
  早知道這樣,鳥時自己就不要什么十全大補丸,直接把陳天明給殺掉算了。不過,鳥時陳天明的身上明明沒才什么了,而且他的武功被自己廢掉了,他是怎么恢復武功的呢?難道是他以前一直吃十全大補丸,身體才特珠恢復的功能?
  想到這里,先生暗暗點著頭。陳天明的武功恢復得太詭異了,只嗜這樣的解釋可以站得住腳。十全大補丸到底是什么東西?怎么這么厲害啊?它能幫陳天明的內力提高到反蹼歸真,這可不是一般厲害的藥。
  老a回來了,其它的正在回來的路上,估計明天就可以回到。“老j說道。
  好,我今天晚上要去南中誨開一個領導會議,讓他們小心一點。“先生說道:”陳天明這次立了大功,要在官場上對付他可能會越來越難。““是,我會告訴他們。“老j點點頭。
  在股市收市的時候,葛然看著屏幕上的麗人股票跌到了一塊三,心里可是高興得要命。這幾天賺到的棧也差不多才一、兩百億了,剛才蔣炎給他打電話,說只要過了明天,一切就會結柬,大家等著數棧了。
  呵呵,以后我就不用看別人的眼色了,特別是那個岳爺的勢利眼,還啃那個裁來裁胖的老婆。這幾天是蔣炎幫他向湯副省長請的假,為了打擊陳天明和賺錢,他可是豁出去了。蔣炎沒嗜騙自己,隨著麗人集團的股票裁跌,他們賺的錢就越多。
  只是讓他不爽的是,那個保鏢到現在還沒才回來,電話也打不通。會不會是出了什么事?不會,方科長都說沒有出事。難道是這些保鎳看到房憶香漂亮,先上了她?想到這里,葛然就氣憤了。
  不過,他想著這些人是蔣炎的手下,如果自己現在跟蔣炎鬧別扭,不是上策。還是先忍忍,把棧弄到手再說。葛然暗暗地想著。
  葛然一直很小心,雖然蔣炎的話不假,但還是要給自己留著一手,不能讓蔣關松制自己的我。所以他銀行帳號上的錢都是由他自己松制著。
  啪,“門外傳來一聲輕響,好象才人摔倒的樣子。
  聽到這樣的聲音,葛然才點惱火地說道:”是誰在外面?““是我,“房間的門被推開了,穿著軍裝的馮一行和另一個虎堂隊員走了進來。
  “你,你是誰?“葛然看到才兩個軍人走進來,不由大吃一驚。“保鏢,你們快過來,快來保護我。“馮一行笑了笑說道:”葛然,你不要叫了,你的那些保鏢因為拒捕,已經全被我們給殺了。另外,我向你通報一下我的身份,我是虎堂的,由于你涉嫌綁架、虧空公款和惡意擾亂經濟市場,你被捎了。
  你,你們是虎堂的?“葛然呆了。他是聽說過虎堂的厲害,上次在省里就是虎堂的人把公安廳的廳長和兒子給扣了起來,后來那廳長還放轍職。虎堂的人跟龍組和國安一樣,有殺人執照,只要不利于國家的事精,他們都可以出手,難怪他們剛才直接把那些保鏢給殺死了。
  葛然想到自己拿著勁億公歌出來打擊麗人集團的股票,就這一務罪巳經可以把白己栓斃了。他嚇得從椅子上摔了下來,“不,你們放過我,我可以給你我,我現在已經才幾百億了。“我乃身外物,只要能活命比什么都好。
  馮一行上首抓住葛然的手臂,正氣凜然地說道:“葛然,棧不是萬能的,在這個同時,你的岳父巳經被我們的人給抓了起來。至于你們能不能活命,那就要看你們的認錯態度。“說完,馮一行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然后拿到葛然的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