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2)      第1943章(09-22)      第1944章(09-22)     

流氓老師152 看錯了人

葉大偉把紅色蒼蠅放進杯子里的水后便輕輕地搖了搖那顆藥丸就融化在水里一點也看不出有什么異樣。
  “蔡哥你在這里先坐坐我去讓人叫她來。”葉大偉對蔡東風微微一笑便走出門外讓長毛幫他叫梁詩曼。
  不一會兒梁詩曼走了進來今天的她一件沒袖的紫色連衣裙把她胸部和小腰的曲線全襯托了出來直叫旁邊的蔡東風欲火上升他真想馬上把梁詩曼按倒在沙發上然后掀起她的長裙好好地對著她運動運動。
  “大偉你找我嗎?”梁詩曼輕輕地坐在葉大偉的身邊問著他。以前葉大偉從來沒有叫過他來這里有事都是直接到下面找她。
  “是這樣的我不是認識了一個大哥嗎?那蔡哥。”葉大偉指著蔡東風說道。“那天你們也是見過面的不過那天大家都有事所以沒有正式認識。今天我讓你上來就是和蔡哥好好地認識一下他是市里的大老板還是市里某領導的公子。”葉大偉邊說邊吹捧著蔡東風以便讓梁詩曼對蔡東風有好感。
  “你好詩曼。”蔡東風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蔡哥。”梁詩曼也把自己的手伸了出去但是她的小手被蔡東風抓到后就拉不出來了。因為蔡東風正在輕輕地摸著她的小手。
  梁詩曼忙用力把自己的小手抽了出來不安地看著葉大偉。可葉大偉裝作沒有看到似的在喝著自己的酒。
  “來詩曼我們來喝一杯。”蔡東風把手中的茶杯放下舉起了自己旁邊的酒杯對梁詩曼說道。
  “蔡哥詩曼不會喝酒就用開水來代替。”葉大偉不忘時扭8色把剛才的那杯水端到梁詩曼的面前。
  梁詩曼感激地看了一眼葉大偉接過葉大偉遞過來的杯子對蔡東風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蔡哥詩曼不會喝酒就以水代酒!”
  “好由你反正像你這樣的美女說什么都是正確的。”蔡東風和梁詩曼碰了杯之后他就把杯里的酒一飲而盡。
  梁詩曼見蔡東風喝了自己也把水喝了然后坐在葉大偉的身邊小聲地說道“大偉沒什么事我先下去了。”
  “急什么難得和蔡哥一起坐坐我們先聊聊你一會再下去干活。”葉大偉對梁詩曼搖了搖手說道。
  梁詩曼見葉大偉這樣說只好在旁邊坐著聽葉大偉和蔡東風在旁邊大聲地談論著特別是蔡東風在說自己以前的輝煌事情并時不時地看著梁詩曼。
  在旁邊的梁詩曼越來越感覺不舒服她幾次想走但葉大偉不讓。而且她覺得自己的身體無由地熱了起來一種從心底里熱了上來。
  “大偉我身體不舒服我要下去了。”梁詩曼慢慢地站了起來有點搖搖晃晃了她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吃了春藥而且還是葉大偉給她吃的。她一直以為自己可能是發燒了只不過是自己感覺自己有點要的感覺想有一個男人好好地安慰自己。
  “下什么下?你在這里好好地陪陪蔡哥。”葉大偉見梁詩曼的藥性已經發作了在笑一聲然后把梁詩曼往蔡東風的懷里一推哈哈大笑起來。
  “大偉你你干什么……”梁詩曼慌了葉大偉怎么把自己推到蔡東風的懷里更要命的是蔡東風不但把自己抱住還用兩個手掌緊緊地蓋上了自己的胸部。
  “沒什么只是讓你好好地陪陪蔡哥哈哈。”葉大偉邊說邊站了起來他往門外走了去。
  “大偉你你救我。”梁詩曼邊想從蔡東風的魔掌中掙脫邊在對葉大偉叫著。
  “詩曼我也想你救救我我也是沒有辦法。”葉大偉說完按上鎖門鍵然后把門拉了上來。
  蔡東風見葉大偉出去了他也開始大膽起來他在梁詩曼的胸部上用力地抓著揉著好像要把它弄壞了似的。
  “救命我……求你了……你放過我……”不管梁詩曼怎樣掙扎但還是被蔡東風緊緊地按在沙發上不能動彈她知道自己的掙扎只是徒勞無功現在只有求蔡東風放過自己才行。
  “你不要怕等我爽死了我會放過你的。”蔡東風看著梁詩曼的那痛苦掙扎的神情他的心里就感覺特別痛快只有這樣他那下面的淫根才能馬上堅硬引起他心里的狼性出來。
  “我我是有男朋友的葉大偉就是我的男朋友。”梁詩曼見自己的上衣被蔡東風扯了下來哭著說道。
  “我知道你是葉大偉的女朋友我玩膩了你會把你還給葉大偉的再說葉大偉也沒有虧我幫他解決他現在的難題。”蔡東風邊說邊開始解梁詩曼的胸罩慢不得她這么迷人看著上面豐滿的山峰怎么能不迷人呢?
  梁詩曼還想掙扎但是剛才喝下的春藥已經開始發作了她現在覺得自己的大腦有點輕飄飄的感覺而且心里也有一種很癢很癢的感覺好想有人幫自己抓一抓特別是自己的下面更是癢得要命更想有人來好好地安慰一下……
  哇真的是他媽的不錯!蔡東風看著梁詩曼已經脫罩而出高聳的**口水都快流了出來也不知道葉大偉是怎么搞到手的花白花白的在隨著梁詩曼的喘息在半空中劃下了一串串暈花讓人直想抓到手里好好地揉一下。
  “我我要……”梁詩曼現在也不管面前的是什么男人了她現在只知道的是自己下面特別空虛需要男人的安慰她說著說著左手還伸到下面不規則地摸了幾下。
  蔡東風知道梁詩曼的藥性開始發作了他高興地淫叫著“美女我來幫你”說完蔡東風左手抓著梁詩曼的右胸右手心急地去扯梁詩曼下面的底褲。
  混一會兒蔡東風就把梁詩曼的底褲拿到在手上他放到自己的鼻子下輕輕地聞了一下叫道“m的底褲都濕了全是騷味看來你已經發洪水了。”說完蔡東風又是一陣大笑這紅色蒼蠅真的是不錯什么時候要葉大偉也給自己準備給自己一些才行。
  蔡東風在梁詩曼的上面和下面各抓了一會然后猴急地脫著自己的褲子要快點干完然后還要回天星幫呢!
  他把自己的褲子扔在地上然后掀起了梁詩曼的長裙支開她的雙腿直接就往她的下面沖了進去……
  “啊……”梁詩曼大叫了一聲也不知道她是興奮還是痛苦緊咬著嘴唇雙手用力地抓著蔡東風的后背。
  蔡東風聽到梁詩曼這樣的聲音下面的動作更是兇猛了他雙手抓著梁詩曼的**用力拉一下下面就跟著配合地頂一下直把身下的梁詩曼弄得叫聲連天……
  “啊!”蔡東風終于把自己的獸欲全發泄在了梁詩曼的身上而他底下的梁詩曼也在沙發上直喘著氣……
  “你們怎么這樣對我?”梁詩曼的藥性已經過了她也清醒過來她一邊穿著自己的衣服一邊生氣地對蔡東風說道。
  以前她也是這樣讓葉大偉占有了自己本來自己還想著反正已經讓葉大偉占了便宜般了◇著他算了可誰知道葉大偉竟然還把自己用來討好蔡東風的工具。她好恨啊恨自己怎么看錯了人怎么遇到這樣的事情。
  “這能怪我嗎?這是你男朋友葉大偉的主意你要就要怪他。”蔡東風光著屁股坐在沙發上然后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慢地喝了起來。
  “你們不是人你們會遭到報應的。”梁詩曼看著蔡東風惡毒地詛咒著他。
  “你媽的說誰會報應?”蔡東風邊說邊狠狠地抽了梁詩曼一巴掌把她打趴在沙發上。
  “我說的是你你就沒有母親姐妹們如果她們被人像現在你這樣對我一樣你說你會怎樣?”梁詩曼抹了抹嘴角上的血剛才蔡東風下手太重了把她打出了血。不過她不在乎因為剛才她受到的傷害比這個還要慘上百倍千倍。
  “你媽的敢詛咒我的家人”蔡東風越說越生氣他走到梁詩曼的身邊狠狠地往她身上踢了一腳。蔡東風看著梁詩曼在自己腳下慘叫的情景他的心里就無由地有一種爽。特別是梁詩曼的衣服還沒有穿好被他打了一巴掌和踢上一腳上面的胸罩又掉了下來。以致他的這種爽轉變成了**他的下面又開始硬了!
  蔡東風拿出自己的手機看看時間才九點還有一個小時他給天鵬打了一個電話“天鵬是我。”
  “師弟你在哪里啊?”天鵬問道。他在天星幫一直守著可是還沒有見到蔡東風回來所以問一下。
  “我在葉大偉這里處理一些事那邊怎樣了?”蔡東風問道。
  “沒事一切正常。”天鵬笑著說道。現在幫里的人都在著緊這事所以大家都全付武裝現在他還拿著槍在巡視呢!
  “那好我一會就回去有什么特殊情況你就給我打電話。”
  蔡東風叮囑著天鵬。媽的一會他要好好地報應一下這個梁詩曼敢這樣詛咒他。
  “知道了師弟有事我會打你電話的。”
  “那就這樣。”蔡東風把手機掛了然后扔在桌子上。但是他沒有多大留意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因為沒有電自動關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