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5)      第1943章(08-05)      第1944章(08-05)     

流氓老師1533 史家不是孬種

第1594章(收購蔣氏股票)過了一會,歐哲祥對旁邊一個操盤手說道:“你負責先動用,四億收購蔣氏集團的股票,收完了再告訴我,我會給你追加錢。“什么?“那個操盤手楞了一下,這怎么可能呢?不是要月棧把麗人股市給托起來嗎?怎么又打蔣氏的主意了?如果這樣的話,他怕資金不夠枉不起麗人的股市。“老板,你確定嗎?“雖然身為操盤手耍聽老板的話,可他還是謹慎地問一下。這幾天大家的目標就是把麗人集團的股市給枉起來,如果分散一部分資合力度就不夠大了。
  確定,我另才打算,你只要族我的去做就行了。“歐哲祥笑了笑。棟盤手人性化的提醒是好的,可陳天明的意思是要把蔣氏給一起拿下。在歐哲祥的眼里,陳天明就是一個神人,他說的話就一定是對的。雖然歐哲祥自己也才點懷凝,他們現在只嗜這么多資金了,如果再分散一部分出來,是會讓蔣氏乘虛而入。
  現在如果不能把蔣氏完全擊挎,就算買了蔣氏一部分的股票也是不能打擊蔣氏。只要蔣氏以后緩過氣來,也會把那部分的股票分化或者削弱。
  “明白。“操盤手沒才多說了,他開始執行歐哲祥的命今,手拈在鍵盤上飛快地打著。
  如果這些資金不收購蔣氏股票的話,支撐明天都沒才問題,可是現在分出一些購買蔣氏的股票,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撐到明天。天明,你快點回來啊!歐哲祥在心里暗暗地想著。早上陳天明在電話里說讓他放心,只要把那些資金一邊收購蔣氏和一邊枉麗人股市就行。其它的等他回去就可以解決了,所以歐哲祥一直在期待陳天明的回來。
  蔣關看到麗人的股市又出現了大量資金拖市,不由氣得罵起來”,***,陳天明到底還才多少我啊?他怎么越來越猛的?你們全給我聽著,一定要把麗人打下去,絕不手軟。另外,把拋出去的蔣氏股票賺過來的棧,馬上投過來這邊打擊麗人。“由于蔣氏在股民的眼里,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股票,所以鳥蔣氏股票投出去就被歐哲祥吃掉后,蔣炎沒有懷疑,他還以為是股民在吃他的股票。而且他現在正用我之際,就算陳天明買了也不怕,反正他空制到引51%上,等這里收購了麗人后再重新對蔣氏股票洗牌是,老板。“操盤手們馬上行動起來。
  葛然是比軼輕松的,反正他族著蔣炎的拈示進行打擊麗人股票就行,他坐在陽臺上看著外面的風景,右手拿著一杯番國名酒非常怔意地芋受著。個天早上玩了那個美女后,他就在等著房憶香的到來可是都快到中午了,那個保鏢還沒有帶房憶香過來。他剛才給那保鏢打了電話,電話關機了,而他又給方科長打電話,方科長說他現在開緊急會議,事情巳輕讓那幾個人辦好了,可能那幾個人在來的路上。
  葛然萬萬沒嗜想到,方科長巳經放虎堂的魯偉強他們壯制在虎堂里,而葛然剛才跟方科長的電話全被錄了音,這些都是讓葛然以后括供的罪證。雖然陳天明一直在木日國,可他卻設下了天羅地網等著葛然他們。
  呵呵,可能那個保鎳的手機沒才電池了。“葛然自言自語地說道。那些保鏢的武功很厲害,而且方科長都說他們沒有出什么事,更不會出事了。于是,葛然又給u市市長打了電話,讓他注意一下u市的才關事精。
  房憶香放這些職業的混混抓走,可能現在房憶香的同事和家人都不知道,到他們知道房憶香不見的時候,房憶香都已經放自己玩,臭了。像房憶香那種瞻前碩后的女人,只要自己嚇嚇她,一切都會侍龍定,因為在去的時候,龍定要求是低調。可這次回來他想低調卻低調不了。
  這幾天的新司一直椿著一些國家元首在木日國遇刺,特別是龍定比番國總玩還要驚險,所以龍定還沒才回到京城,有十幾個中央領導巳經在機場等持,其中才乳浩旗總理、韓賓國家副主席、嚴啟暢國家副主席、高明軍委副主席等。
  許勝利也來了,他不是中央領導,不過龍定讓他帶一些兵過來押送儀器到科學研究所,所以他也過來湊湊熱鬧。
  鳥龍定下了飛機,偵才不少南中誨保鎳站在不同的位置保護龍定。陳天明看到這個架勢,知道他的任務巳經完戍了。
  那些領導看到龍定,急仕上前問寒問暖,一付非常關心的樣了。如果龍定真的在木日國出事,估計z國和木日國會發生戰爭。
  ”龍主席,我一聽到您在木日國那邊有危險,恨不得馬上飛過去了。“高明一付非常緊張的樣子。他果然是拍馬屁的好手,明明知道自己是一個文人不會武功,還要飛過去幫龍定。
  陳天明聽著高明的話,不由一陣惡心。高明果然是超級的馬尼精,明明知道才這么多領導和保綜在,他還是要幫龍定擦鞋。看他跟旁邊的領導關系不錯,這樣的人非常適合在官場上拉幫結派,耍不然人家也鳥不了副主席。
  “天明,你這次干得很漂亮,回去一定要為你記功。“韓賓走到陳天明的身邊笑道。
  “你過獎了,都是大家的功勞。”陳天明謙虛地說道。在這么多領導面前,他可不敢居功。
  龍定奇怪地問道:“老韓,你跟天明蠻熟悉啊?“韓賓笑道:“天明跟項文是好朋五,他以首來過我們家柞客。
  高明一聽陳天明跟韓賓拉上關系,心里嗜點急。陳天明槍走楊桂月,他一定不會讓陳天明那么威風。
  “原來是這樣。好了,我先回去。“龍定對大家說道。那些跟隨龍定去木日國的保鎳和工作人員對陳天明點點頭,表示對他的感謝。而龍定對陳天明笑了笑,然后帶著保鏢們離去。
  陳天明看到龍定他們走了,看來自己也是可以走了。他已經讓自己的飛機準備好了,馬上回”市。
  ”天明,你的任務完成了,你可以回去。“許勝利看不慣高明的嘴臉,他對陳天明笑著說道。這次他又可以威風了,保護龍定主席的可是他的外孫女和外孫女婿。他價價向楊桂月翹起一個大根拈,這個小丫頭終于長大成人,不用自己擔心受怕了。想到這里,許勝利心里嗜點灘過。
  ”走,我們回去。“許勝利對陳天明和楊桂月說道。雖然大家來接龍定,但不能跟龍定一起走。這里每個領導都嗜一大群保鎳,如果大家一起走的話,一定會讓京城的交通全部堵塞。
  “外公,我們不要管他。“楊桂月根根她瞪了陳天明一眼。“他不會自己回去嗎?“楊桂月想到陳天明在木日國的風流,氣就不一處出了。特別是昨天晚上還和那兩個漂亮的木日女人做那種事特,她們個天一早才走,更讓她吃醋。
  陳天明不敢說話,楊桂月氣的是柳生良子她們,可許勝利在身邊,他不好意思哄她。
  許勝利一看楊桂月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兩人又吵架了。唉,肅官難斷家務事,還是讓他們兩個折騰去!特別是現在旁邊嗜這么多人,千萬不能讓他們吵起來,要不然真是丟人了。
  那邊的高明好象看到了楊桂月與陳天明的不和,他急仕在兩個警衛的保護下走過來,“小月,是不是陳天明欺負你了?如果是的話,你告訴高叔叔,高叔叔幫你出氣。“高明想著最好引起許勝利的氣憤,他再加上許勝利要整陳天明,那是鐵定的事情了。
  “沒,沒嗜。“楊桂月鳥然不能把這些事恃告訴高明,她搖搖頭不肯說。
  “高副主席,這些小孩子的事特,你就不要管了。你還是去仕你的!“說完,許勝利看了看那邊的中央領導,他高明最喜歡拉關系了。
  ”對啊,高副主席,我們的事不勞你費心了,“陳天明不玲不熱地說道。“你的身體好點了沒有?本來我跟小月想去探望你的,但我們的事情太多了,一時抽不出空來。“高明一聽陳天明提起中格的事特,他氣就不打一處出。這都怪陳天明不聽自己的拈抨,才害得自己被松打中。自己堂堂副主席被人開栓打中,早知道鳥時不要出風頭,讓警衛在身邊看著自己就好了。
  “陳天明,多謝你的關心。你要好好干,黨和人民不會忘記你的。“說完,高明帶著警衛走了。
  楊桂月拉著許勝利要走,沒才辦法的許勝利只好對陳天明苦笑一下,然后走了。走了一會,楊桂月突然一個人跑了回來跑到陳天明的身邊。
  陳天明一看到楊桂月過來,以為她不生自己的氣了。”小月,我是很喜歡你的。“陳天明見旁邊沒才人,急仕小聲地解釋著。“良子的事擠,上次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哼,陳天明,老娘不要你了,你以后不要纏著老娘。“楊桂月說完后偵轉過頭又跑了。雖然她知道陳天明嗜不少女人,但陳天明跟木日國的女人纏在一起就是不好,他不知道木日人有多壞嗎?
  不給點顏色他看看,他以后一定飛天了。
  天,她怎么這樣啊?她把自己上了,然后就說不要自己,她怎么不對自己負責啊?陳天明苦著臉嘆著氣。胸女喜怒無常,讓他根本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