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531 他居然這么狠毒

第1592章(劫持房憶香)再說了,m市的市長已經跟自己在一條船上了,他還能不幫自己抹平嗎?另外葛然已經跟湯副省長說了,找個機會動一下何連,就算動不了,也要想法調他到別的位置上去。嘿嘿,只要自己有錢,還能不把事恃辦好嗎?說句不好聽的,以后可能湯副省長還要看自己的臉色才行了。
  葛然想到自己巳經跟蔣炎坐在一條船上,他還怕什么?到時用錢浩動活動,到下面的市弄個副廳的位置坐一下。接著繼續用我開路,一定能讓自己的仕途一片光明。葛然越想越高興,他打了一個激靈,居然就射了出來。
  蔣東的手下帶著兩個人開著一輛小車來到m市,一到m市,他們偵聯系了方科長。由于方科長一早接到葛然的電話,得知葛然的人會來”市找房憶香,所以他在三更羊衣的時候接持了這三個省城來客,為他們開了三間客房,還叫了三個小姐服侍他們。
  本來蔣東的三個手下想直接抓了房憶香就回去,但見到還嗜門、姐玩,他們也干脆先玩上一會,明天一早再抓房憶香。反正方科長對房憶香的的恃況非常熟悉,只要帶他們在她去學校的路上等著就東房憶香是不知道自己巳經有危險,她騎著電動車向學校開去,就在她快要到學校的時候,突然前面開過來一輛黑色小車。那小車突然在房憶香身邊急剎,房憶香被一嚇抓不住車頭,電動車就往旁邊倒去。
  哎喲!“房憶香慘叫一聲,她只覺小腿處好疼,不知道流血了沒有。
  小車的車門馬上打出,從里面跳出兩個蒙面的男人,他們一把拉過房憶香,直接拖進小車里面。
  枷……房憶香被嚇呆了,她剛醒悟過來自己要救命的時候,可小嘴被男人的大手給捂住了。
  走,“后面的蒙面男人對前面的司機說道。小車馬上像脫僵的野馬向前面奔去,不一會兒,小車就詣失在街道中。
  那些在路邊的行人馬上醒悟過來,原來嗜人被劫持了。但是,他們根本看不沽那小車的牌照,而且這些歹徒用的車是套牌豐,警察也根本查不了。
  黑色小車快速在前面奔馳,在車里的房憶香害怕地叫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抓我?
  嘿嘿,你不要亂動,否則我們先上了你。“歹徒看著房憶香豐滿的酥峰和姣美的面容不由暗暗吞了一下口水,怪不得葛然花5萬抓他們,原來這個女人非常漂亮,這五萬值啊!
  房憶香還想說話,可被人家用膠布給封住口,她流下了眼淚,這些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劫持自己?
  就在小車開出市區準備上高速路回省城的時候,突然從前后開過來兩輛小車把這小車給攔停了。
  這三個歹徒已經把蒙面布給拉下來,看到前面的只是兩輛普通的小車,又不是警察,他們放下一些心。而憑蔣家的關系,就算省公安廳也要聽他們的話。
  這時,從車上跳下一個有點胖胖的青年,他向小車旁邊走過來。其中一個歹徒見自己的小車根本沒才辦法前進或者后退,偵對旁邊兩個歹徒說道:”對方只是一個人,你們出動看看,如果發現不對,直接把他給干掉。“這三個歹徒全是蔣家的手下都會武功,而且他們身上還有槍,所以他們不怕面首那個男人。
  小車的門開了,兩個歹徒走下車,“喂,兄弟,你們這是干什么?我們可不是好惹的,請你們讓開,否則一會讓你后任。
  青年搖搖頭說道:”你們這是去哪里?剛才我可是看到你們劫持了一個女孩,這路不平有人踩,我當然是要見義勇為了。
  兩個歹徒一聽到青年是找洼的,馬上沖上去就想把青年給打倒。可鳥他們剛跨前一步時,青年的出手比他們更快,只見青年右手一擋,左手出拳,就打中古邊歹徒的腦袋。接著青年又是一個古掌橫砍,一個掌刀擊中左邊的歹徒。
  本來這兩個歹徒是沒才想到青年會武功,而且是這么厲害。鳥他們發現的時候巳徑太遲了,他們巳經被打得失去戰斗力。
  里面的歹徒看到事情不對,他馬上接著房憶香,然后大聲地說道:你,你不要過來,否則我就殺死她。“青年對歹徒笑著說道:”你耍好好想想,你現在只是劫持罪,如果你殺了這個女孩,可是殺人罪,你沒嗜想過后果嗎?“青年邊說邊要向里面鉆進去。
  你不耍進來。“歹徒后悔了,早知道這樣,剛才他們三人不要下車,三個人一起聯手可能可以干掉這個青年。
  我沒才進來。“青年的手突然一抬,一道勁風飛快地向歹徒的面首擊去。歹徒還沒啃閃得過來,就聽到”啪”的一聲,他只覺兩眼都是金星暈倒過去了。”唉,都是一些三腳貓的功夫“青年吹了一口氣。他把房憶香給拉出來,接著解開她嘴上的膠布。
  你,你是誰?“房憶香驚瑰未定,她看到前面攔著的小車里又下來了兩個男人。
  青年笑了笑說道:”我叫林廣熾,是陳天明老師派我來救你的。
  陳天明?“房憶香眼睛一亮,陳天明不是劉美琴的男朋友嗎?”那這些歹徒是什么人?“他們是葛然派過來的,是想把你抓去省城。自從上次的事恃后,葛然一直對你心懷不軌。所以老師叫我們守著你,想抓到葛然的證據,沒啃想到這次可是要讓我們給守到了。“林廣熾高興她說道。陳天明讓他們看著房憶香,就是想等葛然和蔣家的人落圖,這樣葛然和蔣家的人又多了一條罪。
  那,那我是不是很危險?“房憶香害帕了。
  林廣熾點點頭”,是的,在葛然還沒有落網之首,你是啃危險的。而且,老師想讓你做證人,拈證葛然他們,這樣你就安全了。
  你不要害帕,以我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對付葛然,老師說了,你越帕人家就越欺負你。“房憶香急忙說道:”好,我拈證他們。“現在房憶香不再擾豫了,如果她再忍氣吞聲的話,葛然可能還會叫人來對付自己。如果鳥時不是自己害帕,讓陳天明對付葛然的話,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幸好這個叫林廣熾的青年救了自己,要不然自己可能被葛然那個壞人給害死。
  你現在有兩個去處,一是我們虎堂的辦事處,那里比公安局還要安全,二是劉美琴師母的住處,那里比我們虎堂還要安全很多。“林廣熾說道。
  我去美琴那里。“房憶香想也沒有想偵說道。
  好,“林廣熾邊說邊拿出手機,“何連局長嗎?我是虎堂的林廣熾,現在已經抓到三個歹徒,你們派人過來。另外麻煩你派兩個警察到老師的別墅里,房憶香想在那里錄口供。“剛才下來的兩個男人把那三個歹徒給抓了起來,而且還把他們的武功給廢掉了。”肉面,我們在這里等警察,你送美女回去!
  “那個是華亭,他看到林廣熾的狼眼老是看著人家美女老師,估計是動了色心。
  這,這個,好,我送房老師回老師那里。“林廣熾的胖臉一紅,他的心思是被華亭給說中了。面首的房憶香穿著一件深紅色的針織上衣,胸前的柔軟高高聳起,特別是她那雙柔情似水的眼晴,好象把自己的心給迷暈了似的。這樣的美女如果讓葛然給糟塌了,那真是老天沒眼。
  ”房老師,我們面前這位肉面同志是五好青年,工資高福利好,最要緊的是沒有女朋友,你可以考慮一下的。”華亭見林廣熾那個淫人果然是兩眼放光胖臉泛紅,繼續給他做媒。
  華亭,你再說我拍死你。“林廣熾舉起手害羞地說道。他急仕上了后面的小車,要送房憶香回去。
  到了陳天明的別墅,在里面的保鎳接到林廣熾的電話,馬上把大門打開讓他的車進來。在陳天明去木日國之后,虎堂的一些隊員也趕到u市,許柏下了命今,要想盡一切辦法保護好陳天明的家人,不要讓先生在這個時候加害陳天明的家人。因此,虎堂的這些人也跟別墅里的保鏢混熟悉了。
  鳥房憶香下車后,劉美琴就沖到她的身邊關心地詢問她,問她有沒有受傷?
  房憶香看到劉美琴這里這么紊華,而且這么大的時候,不由驚訝地問道:”美琴,這里是你們的家嗎?“是的,“劉美盡點點頭。這里比軼特殊,她還沒有帶房憶香來過這里。
  天啊,這里才兩棟樓,都是你們的?“房憶香真的是太驚訝了,這別墅里面的小車很多,而且才不少保安模樣的人走來走去,她還以為這里是酒店呢,哪會想到是劉美琴的家?
  憶香,我們的身份嗜點特珠,所以不能帶人過來坐。如果不是這次你遇到危險,我們可能不會讓你來這里。“劉美琴不好意思地說道。
  房憶香說道:”你們這里就好象皇宮一樣,怪不得林先生說你們這里非常安全。“房憶香看到有些保安的腰間鼓鼓,不知道是不是槍來的。
  好了,你一會給學校請假,就說你遇到劫匪,現在警察幫你錄口供。“劉美琴拉著房憶香走向另外一棟校房,那是專門給客人和一些保全員用的。
  美琴,那個林先生是你們的保安?“房憶香價價她看了一眼林廣熾,小聲地問劉美琴。
  不是,他是國家工作人員,直屬京城那里的,他是天明的朋友。“劉美盡看到房憶香啃點意思的樣子,馬上說道:”憶香,廣熾這個人不錯,你可以考慮考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