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530 把密碼箱給我

第1591章(有困難找我)“沒有具體的資料,龍定搖搖頭,“我們只知道先生才十個親信,全是以字母為代號,他的十個親信都是厲害的人物,不過,也被你們干掉了幾個。先生隱藏得太深了,而且他也非常小心,我只知道他在京城,權力非常大,可能混入我們的領導層里面。不過,上次他對付你終于露了一下面,我正派人在查。
  “他那個組織的殺手太可怕,全是死士,如果被抓后全自殺,上次抓了一個老d,他自殺不戍,后來自己不吃東西繼續想自殺。
  說到老d陳天明就覺得頭疼,聽說虎堂現在恨不得把老d弄死,他不吃不喝地想要死非常麻煩。
  “是,先生訓練起這些人來非常有一套,所以這正是他的可怕之處,
  龍定說道。”不過,他好象非常想干掉你,所以讓他露出了一點馬腳。天明,你一定要小心,如果才什么事就記得跟我聯系,特別是才什么困難。
  陳天明感激地說道:“龍主席,謝謝你。
  龍定楞楞道,天明,其實我也在利用你對付先生,才很多事精我是不方偵處理,可你不一樣,你的身份有點特殊,而且你的武功非常強手下多,又非常才正義感。一次又一次的阻拓先生的計劃,所以先生恨不得殺了你。
  也正是因為現在他想殺你,才會露出一些馬腳,希望我的人能查出他來,要不然讓他繼續呆在中央里面,對我國是一個非常大的禍害。“”那我繼續撒餌,把他給引出來。“陳天明咬咬牙說道。如果不把先生他們干掉,自己和家人都有危險,于是他寧愿冒著危險做這件事情。
  “可能現在不那么容易,“龍定欣喜地說道。“天明,你知道為什么先生的武功比你的還耍高,可他以前卻沒咕出手殺你嗎?““為什么?“陳天明問道。
  龍定說道:”因為他怕暴露自己,就是這次他的出現,巳經讓我的人查到一些餞索,所以可能他又不會輕易出現了。先生一直帕我查出他的真正身份,所以他都是讓他的手下對付你,而他卻不能輕舉妄動。他是一個領導,不可能隨時隨地干自己的事恃,雖然他身邊是他的人,但是總才放我們發現的時候。如果讓我知道先生是證,那他就興不起風浪來了。“陳天明也知道,依龍定一國之主的地位,雖然不能直接干掉一個人,但捉防著某個人的話,那某個人就根本不能起得來風浪。“龍主席知道先生的存在,那我就放心不少了。現在先生一直在針對我,我非常頭疼啊!“”呵呵,你不用帕,我一直在背后看著你,只要先生出手對付你,我就能知道。可惜的是上次派去跟蹤你的特工被先生的人干掉,可見先生是一個多么奸詐的人。所以,你有困難就告訴我,我一定幫你。“龍定鄭重地說道。”另外,先生在各地拉幫結派,巳經形戍一定的氣候,如果我不把他根出來,對國家也是一個非常大的禍害。不過,不管如何,我都要師出有名,不能落上把柄。““主席,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有你在暗處幫我,我現在更才信心對付先生。“陳天明自信地說道。
  ”這次儀器的事精,良子小姐也幫了不少的忙,如果不是她派人暗中幫我們運這些儀器,可能會才麻煩。就是來的路上,也才一些木日國的特工在盯著,不過都被她的人暗中給干掉了。這件事恃我讓她先不告訴你,現在可以告訴你了。這是國家私密,希望你能理解。“龍定說道。
  陳天明點點頭,“我理解。現在我就想著對付先生,他要置我于死她,他的武功很強,比現在的我還要厲害。““是的,我聽歡喜說,你的武功巳經達到反建歸真,如果先生出現,由他和你一起聯手,應該是可以殺得了先生。“龍定說道。
  聽龍定這樣說,陳天明心里一陣歡喜,“應該可以了,我跟先生交過手,對他的武功才一點了解,那是一種很奇怪很厲害的武功。“才歡喜幫他,他是不怕先生了。
  “你跟先生交過手,還嗜聽過他說話,才沒才感覺他像哪個中央領導?“龍定突然問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沒才,他的身形根本看不諸楚,他的聲音好象陰森森的好象來自地袱,他又截著面具根本看不到臉。我想他是通過偽裝的,不會讓我們隊出他。“可惜那個葉大偉跟先生嗜關系,可卻讓他給逃了。
  ”那好,你也要小心一點。平時多帶一些人,不要讓先生偷襲你,我的人也會加緊查。你去壞息!“龍定說道。如果讓他查到先生是詐,后面的事情就好辦,先慢慢架空先生的權力,再找出他犯罪的證據。
  不過,龍定也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先生圖謀多年,現在才露出水面。這足以說明他的陰險校詐。而且先生如果是中央領導的話,要動他也是要慢慢來,不能操之過急,如果太急反而會影響國家的安定。
  現在比較好一點,有陳天明的出現,讓陳天明對付先生是一個非常理想的方法。特別是陳天明他們也一直在找先生的組織,如果找到后滅掉先生的爪牙,先生就失去不少力量。陳天明對付先生,跟自己對付先生是完全不同的理念。因北,龍定把希望放在陳天明的身上,希望能通過陳天明引出先生。
  好的,“陳天明想到苗媽的要求,他想了想說道。“主席,如果我以后想請你幫我辦一件事,行嗎?““只要不違反法律法規,我絕對幫你。“龍定肯定地說道。“天明,是什么事?
  天,這不等于沒才說嗎?自己請龍定幫仕的事,就是違反了重婚罪。“沒才,呵呵,我只是說說而巳。“陳天明故意笑道。他向龍定告別偵出去了。聽到龍定的話讓他倍感信心,先生,咕主席幫我,我還用帕你嗎?
  先生一大早就起來了,他根本睡不著。昨天晚上一直沒才接到泉善的電話,他就知道事擠就點不對。鳥他用特殊手機聯系泉善的時候,泉善居然桂他的機,氣得他想罵泉善的老娘。其實他哪里知道,泉善以為先生跟龍定串通引自己上圈套。
  后來先生好不容易才跟泉善聯系上,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精,一切都是龍定設計安排引殺手上勾。這一切讓先生聽了一楞,難道龍定一直扮豬吃老虎?不可能啊?好象龍定不太管事,一直和和善善的。
  想到這里,先生咕點擔心了。如果龍定一早就設計等著自己鉆,那說明他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幸好自己一早就留著一手,所才的事擠都是單線聯系,就算是泉善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于是,先生給蔣炎打了電話,讓蔣炎盡快在今天上午把麗人集團給弄掉,資金方面除了四個家旗出手,而且他也會聯系一些國外的投資家出手,另外他也會把幾百億資金汪入蔣炎的帳號。
  先生不想功虧一簍,眼看就可以到手的麗人集團,不能讓它給跑了。而且這次表面是麗人股市的紛爭,而在里面卻穿棧了莊、史兩家股市,所要動用的資金是非常多的。如果戍功,將讓蔣氏某團強大得不敢想像,如果失敗,蔣氏集團就沒有了,連帶后面的損失也是慘重的。
  所以,現在巳經沒才回頭箭,一定要把麗人集團給擊敗。先生握了握拳頭,只要自己掌握著國內的幾大兵團,以后要對付龍定就容易一點。想到這里,先生讓人給一些投資家打電話了。在蔣炎他們感覺到焦頭爛額的時候,葛然卻是舒服地在別墅里樓著蔣炎送給他的美女做活塞運動。才協蔣炎的計訓,個天就是收線的時候,而他巳經賺了不少錢。到九點開盤的時候,他就要繼續賺我,到時他也要買一林這么漂亮的別墅,每個房間住一個漂亮的女人,自己隨偵進哪間房都可以玩。葛然越想越興谷,他一邊月力捏著美女的酥峰,一邊在她的身上奔馳著。
  個天一收市,他就要好好地玩玩房憶香。昨天他跟負責保護自己的一個保鏢說了,讓他帶一些人幫自己把房憶香抓過來,今天中午一定要搞定,事戍后給他們幻萬。昨晚那個保鎳就出去了,聽說是帶人去u市抓房憶香。
  其實那個保鎳也是比軼容易辦成的,方科長一直在u市幫自己盯著房憶香,保鏢一到”市,就會在方科長的拈示下去抓房憶香。
  媽的,我玩不了劉美盡,我還玩不了你房憶香嗎?葛然恨恨她想著。
  估計他們個天早上就可以在房憶香的家抓到房憶香,自己中午就可以上她了。哼,等陳天明破產后,自己再用我買一些殺手去干掉他,到時就可以玩劉美盡了。葛然又在做著美夢。
  昨天雖然歐哲祥動用天騰和耀人的資金把麗人某團的股市強行拉了上來,但是蔣炎他們也是來勢洶洶,繼續用錢砸下去,把麗人的股票給又砸了下去。所以,在昨天收市的時候,麗人股票還是在跌的狀態,雖然沒有跌到破產的位置,可也是跌得非常慘,再這樣下去也支持不了多久。
  因此葛然才這么得意,馬上派人過去劫持房憶香,要做一些浩塞運動。葛然巳經想好了,只要自己有錢,還怕什么呢?就算是u市放人劫走一個人,只要做得干凈利落,也是沒才人能查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