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529 我準備好了

第1590章(我知道先生)頭疼死了,可能要感冒,千萬不是那個什么流,要趕快吃藥了。龍月心頓了頓說道:“這事說起來就話長了,這些儀器是u國獨家所有,我們是花了高僑從”國的黑市買過來。但開始我們假扮木日國人,他們才肯賣給我們,所以這些儀器也只是價運到木日國。
  這么多的箱了要運回z國,是非常困難的。就算我們想博一下,也怕被木日國政府給發現,如果他們收繳這些珍貴的儀器,我們以首的功大就白費了。而且這些儀器花了我們國家不少錢。因此,爺爺找我想辦法的時候,我就想了這個辦法。讓爺爺的專機給運回來,找高手保護爺爸“所以,你們就找到了我,并且暗暗派遣高手先到木日國埋伏,等著殺手們的到來。特別是殺死木神杜的殺手后,把木神杜炸掉。“陳天明才點惱火地說道。雖然這是為了國家,可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多少有點不爽。
  “我也沒才辦法,這些都是國家私密,就算是四s他們也不知道,我們這些人鳥中,除了爺爺之外,就我和小季知道而巳。“龍月心不好意思地說道。“而且,才協我們的餞報,得知魔鬼組織他們到了木日國,還才木神杜的高手昨晚全部出動,所以歡喜師叔才臨時改變這個計劃。不但要干掉他們,還要把木神社給炸了。“龍月心說道。
  陳天明知道,每個國家都才不少特工在國外打探討息,估計泉善這次想對龍定不利的詣息,一早讓z國的特工給捎獲,所以龍月心才設下這樣的圈套。現在陳天明終于知道龍月心的厲害了,她不單是設計一個密碼箱這么厲害,連國與國之間的斗爭也玩弄得風生水起。厲害啊,這個女人厲害,她不是自己這樣的男人所能擁才的。
  想到這里,陳天明不再對龍月心有所企圖。不是他害怕龍月心是主席的女兒,而是龍月心根本不喜歡自己,她的心機太厲害了,自己放她賣了還幫她數我,這樣的女人自己惹不起。“你接著!“陳天明說道。
  “為了保證爺爺的安全,這次的工作人員全是會武功的,小李是爺爺的私人私書,武功鳥然也是厲害,他還兼任爺爺私人保鏢。
  到了木日國后,你武功高強,把那些殺手全干掉了,所以小李他們和歡喜師叔不要出手。
  可是,鳥我聽到你昨天晚上說信介的話,我正擔心會出大事,不過歡喜師叔一起跟著我們,鳥他發現我們有危險的時候,偵會出手。“龍月心說道。
  陳天明繼續問道:“龍小姐,從小李他們的武功,還有申紫真、歡喜前輩等,你們的人好象非常厲害。知識高,武功高,這些人是從哪里培養出來的?“龍定的人太厲害了,自己的人很多是高中畢業,像一些玄門的弟了,知識水平更低,可小李他們好象都是什么研究生牛業,不但會翻譯,還會幫龍定處理一些外交的事情。這些人從哪里找來的?
  龍月心不好意思地說道:,陳先生,不好意思,這件事精不能告訴你,這也算是國家的秘密,因為爺爺是z國主席,才一些事特是要保密的。像歡喜師叔他們的身份也是如此,所以希望你能理解。
  “唉,我不理解又能怎樣?又不能逼你說出來。你說對嗎?龍小姐。“陳天明嘆了一口氣說道。
  龍月心聽到陳天明的這一聲,龍小姐,“感覺心里有點酸酸的感覺。可能陳天明對這件事情生氣了,他畢竟是拼了性命保護爺爺。如果這次不是才他,就算歡喜師叔他們在,可能也對付不了木神杜那些人。
  這次木日國為了對付爺爺,可是派了非常多的高手,連六大神老也派了出來。唉,不過自己也沒有辦法,這是私密,自己怎么能告訴他呢?想到這里,龍月心內疚地看著陳天明。不好意思,陳先生,我現在真的不能告訴你,如果可以告訴你的估,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龍小姐,你是不是雖然是學生,但掌管著我國一些高端技木,例如像我們現在合作的那個項目。“陳天明突然問道。
  “可以這樣說,那個鈉米項目是國家一些科研人員和大學里面的教投共同研究出來的,你不要小看華請大學里面的教投,他們很多是精英。我鳥時是不想跟你合柞的,后來是爺爺要求我跟你合作,所以才選上你們。“龍月心說道。
  原來是這樣。陳天明明白為什么鳥時龍月心會找上自己的公司,原來是龍定的原因,看來自己是要感覺龍定才行,這次對付蔣氏集團,耀人科枝幫了不少忙,而這些資金卻是因為耀人電腦才一下子賺了這么多。
  “好了,我現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休息,我出去了。“陳天明向龍月心道別。既然自己知道這次木日國之行的內幕了,也不再追問。
  “陳先生,希望你能對這次木日國之行的事恃保密,特別是科研儀器和木神社的事情。“龍月心說道。
  我會的。“陳天明點點頭拉開門走出去了。
  龍月心看著陳天明離去,撇了撇小嘴好象在想著什么。
  陳天明坐在壞息椅上看著窗外的天空,白云在飛機下面一片芥白,人生就是如此,一切如過眼煙云,自己何必太計較呢!陳天明現在萌發了退意,他想等對付先生他們完后,偵帶著白己的女人去那個小島,估訃玄門大部分弟子都會跟著自己去。
  唉,政治不是自己這種人所能玩的,還是賺點小棧過些舒服的日子就算了。由于現在大敵鳥前,陳天明不敢離開虎堂,耍不然先生第一個對付的就是他和他的家人。像這次安安和輝煌酒店的事恃,如果不是由虎堂出面干涉,可能一早就放啃關部門給取締掉了。
  “陳先生,打擾你了。“小李走到陳天明的面首小聲她說道。
  “李私書,你好,“陳天明睜開眼睛看著小李,小李不是無的放矢的人,他過來找自己一定是才事。
  龍主席找你,你現在才空嗎?“小李問道。
  龍定找自己?陳天明想了想點頭說道:,我有空。“陳天明站起來跟著小李去龍定的壞息間,不知道什么時候龍大人巳經不在房間里,只是龍定一個人在看著一些文件。陳天明看到龍定這么勞累的樣子,深知鳥一個國家主席并不是那么輕私,方方面面都是碩及。
  龍定看到陳天明進來,偵放下文件對他說道:,天明,這次辛苦你了,來,坐。“小李把陳天明帶進來后,走出去關上門。
  “不辛苦,這次才這么多高手在暗中保護主席,其實是才驚無險。“陳天明拇搖頭說道。他說的是實話,只要他哪一次支持不住的時候,小李他們就會出手,而小李他們出手后,歡喜接著就在旁邊守候。
  呵呵,天明,是不是心里堵著氣啊?“龍定笑著說道。,其實這也怪我們,事前沒才跟你溝通。不過,你也要理解我們,我們嗜時也嗜白己的苦衷,這些都是國家高層的私密,如果你不是鳥事人,是不能知道的。就算我們國家領導也是不能知道,最多是事后才知曉。“聽到龍定這樣說,陳天明覺得自己也過于那個了。自己現在是虎堂的人,只是執行任務而巳,其它的沒有必要知道。這牛竟不是虎堂,人家國家主席的計劃能告訴自己嗎?“龍主席,我不怪你們,只要這次木日國之行能安全回來,我就放心了。““你能這樣想就好,天明,現在你的麗人集團出了一些小事,如果需要幫仕的話,你可以去找月心,她會幫你解決。“龍定對陳天明說道。
  “主席,你也知道哉的麗人集團出事了?“陳天明驚訝她說道。
  “恩,你不要以為我這個主席是坐著那里吃飯的,有些事情我還是知道的。像你的安安保全和輝煌酒店都出事了,不過有許大粗在幫你,估計問題不大。“龍定點點頭說道。
  陳天明更加驚訝了,原來龍定一直在盯著國內發生的事情,而這些對于他來說是小事都傳到他的耳朵里,那么說明龍定并不是一個糊涂的人,他可能知道先生。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說道:,主席不要為我的事恃擔心,哉可以解決。不過反而嗜一個人,主席要特別小心。“陳天明想著如果讓龍定來對付先生的話,那自己就輕私多了。
  什么人?“龍定問道。
  一個叫先生的神私人,我估計主席應該也知道!“陳天明故意說道。龍定能知道自己的事特,估計也知道先生的一些勢力。
  龍定的眉頭皺了一下,接著他頓了頓說道:天明,我也老實跟你攤牌!我比你更早知道才先生這一個人,還有先生的組織。
  不過先生這個人太狡猾了,我根本找不到他,也根不出他的組織。
  “你一早就知道先生這個人了?“陳天明暗暗高興,原來龍定一早就留著一手,呵呵,以龍定或者龍月心的聰明,一定不會放過先生的。太好了,才龍定他們的支持,先生無玲如何也強不到哪里去。
  “是的,可以說,我在以前也注意到一個神私的組織,但是卻找不到他們,他們非常神秘,后來經過我們多方打探,才知道原來那個神私組織的幕后拈使人叫先生,而負責拈抨的是老a。那時,估計你還在下面附城中學鳥一個普通的老師。“龍定笑了笑。
  陳天明說道:“你們到現在也打探不到先生的資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