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527 抓捕

柳生良子眼里露出的一絲渴望,知道她怕自己今晚太累,所以強忍著她心里的渴望。不由笑了笑,然后親了她一口,“呵呵,我不累,而且我要跟你們練一下特殊的香波功。良子,貞子,晚上辛苦你們了。“哼,誰怕誰啊?“貞子紅著臉不以為然地說道。她們知道陳天明的強悍,所以誰備個天晚上好好地,折磨“他,要不然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時候見到他了。
  “天明,你現在有那么多女人。有考慮到以后嗎?柳生良子問道。也就是說,z國是一大一妻制,國家不會讓你跟兩個以上的女人在一起生浩結婚生子,那可是重婚罪。“陳天明苦著臉,“良子,其實我現在也頭疼這個問題,我們沒才結婚生孩子還好,如果大家都生孩乎的話,一定會進人注意。“柳生良子對著陳天明媚笑一下,我也幫你想過了,你才沒吭考慮在歐洲那邊生活?“在歐洲那邊生活?“陳天明楞了一下,這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他搖搖頭,“沒有想過。““你其實可以花一些錢在歐洲那邊買一個小島,到時你可以帶著那些姐妹一起過去。“柳生良子說道。我跟那邊國家的關系不錯,買一個幾十公里的小島,再加上建設費等,大概需要幾十億”
  元。在那里,你可以構造自己的王國,不但有飛機跑道,還有地下室。在那里建一座小城市,到時你可以把你的女人、家人和一些愿意去那里的手下帶過去。
  陳天明聽了眼睛一亮,這是好辦法啊!這個好,良乎,等過幾天我們跟蔣氏集團打完了那場仗后,我馬上給你匯我過去,你幫**柞就好了。“你出幾十億,到時我也出一些,畢竟我也要在那里住。天明,不瞞你說,我巳經看中一個小島了,那里離歐洲一個發展中國家不迄,飛機一過去只要一、兩個小時。到時我們可以在小鳥上建立我們自己的小軍隊,如果不是國家的軍隊,根本不能對付我們。“析生良乎的眼里露出幢保。她越來越討厭木日國,只要把這邊的主要生意轉杉到歐洲,她就把位置轉給另外一個旗弟,自己跟著陳天明去小鳥上居住。
  好,良子,這個事情你來安排,我負責給我就行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蔣炎他們現在送棧給白己,只要自己把這些錢賺了,再把那個小鳥開發得漂亮一點。“陳天明說道。
  柳生良了深特地看著陳天明,“明天送走龍主席后,我就到歐洲那邊買下那個小島,到時我們再建設小島里面的設施,我要把那里建戍天堂那么漂亮。天明,我以前去那里看過,小鳥的土攘適合種植,很適合居住,估計你的手下都喜歡去那里。
  而且他們要回z國也容易,先坐飛機到附近的國家,再從那個國家回到z國就行了。我的一些手下也非常喜歡那個小島,他們說他們愿意到那里居住。到時,栽會讓他們帶著自己的女人過去,這樣,不用過幾年,那個小島就會越來越熱鬧了。“梆生良子的眼里露出興谷。
  對啊,我們可以以那個小島作為總部,然后在全球投資做生意。麗玲老說麗人集團在全球的她位很低,如果以后繼續在歐洲那邊投資的話,一定會越來裁好,這樣的話,我們在小鳥上拈抨著全球的生意,一邊快樂拖過著日子,一邊賺我。呵呵,這樣的生活很怔意。“陳天明拍了一下大腿。
  陳天明想好了,把先生的事擠搞掂后,他就帶著自己的家人去歐洲的小島,自己也不想過這種在刀尖上過日子的生浩。以他現在的資金,沒有必要那么拼命了。現在只耍是先生他們在搞鬼,如果把他們瑞了,估計z國也沒才多強的敵人了。不過,陳天明想到先生的武功,心里又才點緊張。校照那天的比試,自己現在的武功可能還不是先生的對手,不過,應該也比他差不了很鄉,有其它幫手幫助自己的估,應該可以對付先生。
  嘻嘻,我要做一個幸輻的女人。“身為一個女人,柳生良了更不愿意整天過著危險的日子,特別是在木日國,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跟z國交好,梆生家旗一定會才滅頂之災。
  陳天明也淫笑道:我現在就要讓你們做一個性輻的女人。“說完他向梆生良子撲過去。
  “啊,流氓,你好壞。“柿生良子嬌笑著。那天晚上陳天明把她和貞乎弄得第二天兩腳還嗜點發軟,現在剛恢復過來,又要放他這個流氓躁蹦了。不過,她非常喜歡和樂意,她就是喜歡這個流氓的強悍。
  陳天明馬上壓上柳生良乎嬌柔的身軀,接著溫柔地捏著她胸前的柔軟。不一會兒,柳生良子的小嘴就發出誘人的呻吟,聽著她的嬌聲,陳天明更是興谷地伸到她的小旗一摸,天,那里巳經很想了于是,他整栓持發,在她的身上用力地斧馳著。那一個個府力的動作和到頂的震憾,讓柳生良子再也忍不住,她拿起旁邊的枕頭,咬著枕頭輕聲弛哼呼。旁邊的房間還才人,她不能讓別人聽到。
  就這樣,陳天明跟柿生良乎和貞乎兩人在床上大戰了一個晚上,同時,陳天明也練了很久的香波功,讓他的內力恢復到最佳的狀態。貞乎表現很出色,她就像一頭瘋枉的小女牛,樓著陳天明盡特地發泄。幸好陳天明嗜香波功擴體,要不然就戍了“快槍手“。
  而楊桂月在自己的房間生著悶氣,她本來想找陳天明的,可卻發現梆生良了她們在陳天明的房間里,她強裝笑臉聊了一會后就走了。死陳天明,臭陳天明,老娘不要你了。楊桂月又在心里喊著那句話了。
  第二天的請早,陳天明找來韋志堅讓他派車送梆生良子她們出去。而在外面巡邏的軍警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這讓析生良子她們更容易出去。
  大家吃過早餐后,泉善帶著手下過來了,他一臉黑餞好象昨晚沒才睡覺的樣子。
  “泉善天王,你好,你吃早餐了沒咕?“龍定看到泉善的到來,站起來打著括呼。
  我吃不下,“泉姜一邊說著一邊看龍定。
  為什么?“龍定說道。懊,我知道了,泉善天王,你們一定要好好整頓治安才行,現在木日國的治安越來越差,昨天晚上的殺手差點把我殺了。對了,你查到是證拈使的沒才?“龍定一臉的關心。
  泉善氣憤地說道:“我正在查,可沒才想到昨天晚上又發生了一件大事。龍主席,你沒嗜看個天的報紙嗎?“個天的?“龍定搖搖頭,哉一早起來就讓手下誰備回去的事精,還沒嗜多大留意,怎么了?“龍定邊說邊讓小李把報紙拿過來。龍定看了一會,非常再加非常吃驚地叫道:天啊,你們木種杜也被恐怖分子給龔擊了?“在個天的報紙上,刊登了兩條重要的新閏,一條是昨晚龍定被襲,但沒啃出事。另一條是木神杜也被龔,里面的人和木神杜全被投了。龍定明白了,泉善怎么會吃不下了,木神杜可是木日國一些人的精神支柱,出了這樣大的事情,泉善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這事情真是太讓人氣憤了,“龍定生氣地說道。泉善天王,我懷疑昨天晚上龔擊我和木神社的事恃都是才聯系的,他們是有預謀才組織的襲擊。他們目的就是挑撥我們z木兩國的互好關系。
  不行,等我回去后,我們一定要聯合聲明,譴責那些恐怖分子。“聽到龍定這樣說,泉善無言了。龍定說得很才道理,昨晚的兩次襲擊好象是先后而來,好象是才預謀的。但昨天晚上龍定他們就是才預謀地把木神杜的神老和神者殺死,接著木神杜又出事,這更是才預謀。
  唉,現在自己理虧,明明派人殺龍定,又不能鄉說其它事擠,現在可是吃了啞巴虧。泉善越來越相信襲擊木神杜的事特是龍定派人干的。媽的,那個先生楞明是讓自己中計,但自己沒才證據又拿他們沒有辦法。泉善越想裁氣憤,可臉上還要強裝笑容。
  “我們一定要查靖這些事擠。“泉善無茶地說道。自己做初一,龍定做十五,自己還能說什么呢?
  走,泉善天王,我還要回國處理一些事恃,改天我們再聊了。“龍定對泉善說道。而那些保鏢聽到龍定的話,馬上各就各位誰備回去。他們擔驚受怕她來木日國,總算快要完成任務了。
  好,“泉善點點頭。都這個時候了,他還能說什么,外面都是一些記者。于是,泉善帶著人送龍定出去。幾十輛車在公路上行駛,引來了很多人的目光。
  在車隊到達空軍機場的時候,龍定他們的車停了下來,連陳天明也不由心里一批,難道發生什么事情了?陳天明急仕校了一下耳麥,前面的車隊怎么回事?“陳先生,李私書吩咐讓我們等一下韋大使的車隊,“耳麥里傳粘,的聲音。
  泉善那邊也非常奇怪,龍定的車怎么停了下來?就在他們奇怪的時候,小李給泉善的私書打電話,告訴他們說韋志堅派的貨車馬上過來,那全是一些商人送給龍主席的禮物。
  小李的話剛說完,一輛貨車馬上從側邊開出來,它的前后都有幾輛小車擴送著,而韋志堅坐在前面的一輛小車上,他打開車窗向著陳天明他們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