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525 我愛你

第1586章(炸木神社)天明,“龍月心向陳天明嬌柔地說道。有些事情可以告訴你,但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告訴你。這樣,等我們回來,我再告訴你一些可以告訴你的事情,好嗎?
  聽到龍月心嬌柔地叫著自己天明,“陳天明有點心花怒放,龍月心從來沒有這樣稱呼自己,看來自己跟龍月心的關系又親近一些。呵呵,這個忙一定要幫龍月心,最好她又感動就對自己以身相許了。好,你,我們怎么行動?我聽你的。
  “我現在來說一下。“龍月心的臉上露出不為人輕易察覺的狡黠。這次木神杜的神老全被我們殺死,還死了幻個神者,現在的木神社其實沒有什么高手了,才你和歡喜師叔一起去的話,應該可以很快把他們干掉,然后我們就可以把木神杜給炸掉。
  把,把木神杜炸掉?“陳天明楞了一下,他還誰備一會到木神杜的時候,看看能不能找到汽油、煤氣瓶什么的來一個殺人放火,沒有想到龍月心想得更周到。“你們準備好了炸彈?
  呵呵,才了,“歡喜對陳天明笑著,“我巳經叫人誰備好炸藥了,就在外面的商務車里面,都是炸藥又輕又好用。“我靠,你們都淮備了,還問我干什么?陳天明無言了。這些事恃一早就是龍月心他們淮備好了,自己只是人家的一個小棋y,聽他們的話做事。媽的,不知道許柏有沒有參與在里面耍自己?陳天明越想越氣,但又不好意思對著貌美如花的龍月心發火。
  陳天明說道: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龍月心對著陳天明眨了眨眼,“一會就走,你的衣服已經幫你誰備好了,就在歡喜師叔的旁邊。“陳天明看了看,知道龍月心一早就設訃好給自己。算了,反正是為國家干有益的事情,自己也不跟他計軟了。于是,他拿著那套衣行永回到隔壁的房間,穿上后通知引,如果良子來了,讓她在自己的房間等一下,他才點事要仕。
  陳天明再到歡喜的房問時,發現歡喜和龍月心都穿好衣行衣,連蒙面頭罩也弄好。陳天明沒嗜看到龍月心胸首的豐滿,估計她用某種手段把酥峰給綁了起來。唉,真是可惜,好好地一對東西如果綁壞了,那如何是好?
  “天明,你的武功比歡喜師叔的還要高,你一會拉著我從三樓的陽臺往右邊飛,那里是北自衛軍監視的盲點,我們一會也從這里回來。到了外面后,你跟著歡喜師叔走就行了。“龍月心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拼命地點著頭,嗜這樣拉著龍月心的好機會,自己就算再苦再累也不帕。陳天明把自己的面罩給拉下來罩好,然后跟著歡喜他們上了樓頂。歡喜走到天臺上面,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樓下的特景,接著向右邊飛去。
  陳天明也不怠饅,拉著龍月心向右邊飛去。陳天明知道四人他們的監壯可以看到他們,估計四神老也知道他們要出去。一陣陣醉人的清香向陳天明的鼻子撲過來,那是龍月心的體香,像她這么漂亮的女人,是不用任何香水都是香的。特別是她的小手,柔若無骨,如果能一輩子這樣抓著,那該多好。
  歡喜看到陳天明拉著龍月心還能緊跟在自己的身后,不由暗暗贊嘆陳天明的內力,看來那個小丫頭的計劃是對的,嗜陳天明一起去實施,是事羊功倍。這個陳天明這么年輕就練到這樣的境界,他是怎樣練的?
  歡喜他們飛出別墅區,往著前面黑暗的公路繼續走,接著拐一個彎偵走進一個分又路,那里停著一輛才點破舊不起眼的商務車。
  歡喜在那里停下后,陳天明也拉著龍月心停在旁邊。
  你,你可以放開了。“龍月心紅著臉小聲說道。這個計劃是她設計的,如果沒嗜陳天明幫她,她是不能飛得這么快,而且能躲過那些警衛的監聽。剛才她只覺風聲一吹,她偵飛出十幾米遠,如果是監壯的人根本看不到是人在飛。
  雖然歡喜師叔嗜這樣的功力,但他卻帶不了自己,唉,算是偵宜這個流氓了。龍月心在心里害羞地想著。
  “嗅,“陳天明放開龍月心的手,他見歡喜上了那輛車的駕駛座,接著龍月心也上去,他急忙跟著上。商務車馬上往木神杜的方向開去,由于現在巳經是深衣,路上沒才什么車輛,且泉善也沒才派多少人在街上盤查,因為個晚的事都是他在幕后拈使,所以不可能派警察去查自己。
  商務車開到離木神杜不遠的小樹林的時候,歡喜就說道:快要到木神杜了,天明,車一停,你就跟我殺進去,看到里面才人就全干掉,在里面的人都是木神杜的人,全是極瑞的古翼分子,你千萬不要手軟。
  “我知道了。“陳天明點點頭,他私了加肩膀,剛才他在車里的時候也運功調息了一下。現在他的武功達到反蹼歸真后,對于恢復內力是比以前快了很多,可能是體內的血氣越來越厲害,對自己恢復身體也快。
  歡喜又說道:你們坐穩了。“話音剛落,歡喜就直踩油門,車了像匹脫僵了的野馬向著木神杜的大門沖去。
  哇,歡喜師叔不會想用豐撞門?陳天明一邊想一邊看著后面的一箱箱的東西,那些東西不用問就知道是炸藥來的。如果把車給撞著火,那里面的炸藥不是更加危險?陳天明做好淮備了,準備一嗜危險馬上拉開車門往車外飛出去。
  眼看就要撞到大門,歡喜把方向盤猛地打左,然后來一個非常漂亮的漂杉直剎在大門旁邊。“走,我們下車。“歡喜打開車門對陳天明說道。
  陳天明走下車后,歡喜又對陳天明說道:“天明,你用你的飛劍把這個門鎖給弄壞了,然后我們沖進去。“白光一閃,陳天明的飛劍從他體內飛出,然后飛劍在大門的門鎖處一旋,“咋“的一聲,那門鎖偵掉在地上了。唉,有點大材叼、用,這么好的東西用來開鎖。陳天明暗暗想著。
  旅?“木神杜不愧是木日國的最高神杜,里面嗜人看守,鳥他們聽到門聲才異樣的時候,巳經才人向著陳天明飛過來,而且咕一個還對陳天明出括。另外嗜人示警,拉響了警極。那警極聲在寂靜的黑夜中非常刺耳,把里面的睡覺的種者和神杜工柞人員給吵醒了。
  陳天明見才人想殺自己,他大喝一聲,兩手一抨,一道強大的勁風馬上擊向那幾個黑影。
  啊!“這些留守在木神社里面的神者不是很厲害的高手,他們哪是陳天明的對手?幾個人被陳天明的內力直接打中斧飛十幾米邁。有些飛在屋頂,有些摔倒在地上,有些撞中墻。陳天明巳經下根手,沒嗜對他們留擠。
  歡喜見門開了,把大門打開后,偵沖進里面大笑著。木神杜里面的墻上桂著不少燈,雖然比軟黑,但也可以沽楚看到里面的恃景。
  在神杜里面的神者和工柞人員全跑了出來,歡喜見了暗暗高興。“呵呵,現在到我們發神威了。“話音未落,他就向前那些人群飛處,所到之處人影紛飛,個個倒地身亡。
  陳天明也不甘示弱,馬上對著那些要逃走的木日人屠殺,本來木種杜里面才幾十人,不一會兒的時間,就被他們殺了一大羊。本來這次神老們帶著里面的高手巳經去了一大半,另外的一些神杜高手在外面執行任務,而且在神社組織里,剎下的只是一些武功不高的人,被陳天明他們栓了一個大偵宜。
  外面的龍月心把商務車開了進來后,偵打開后車門,開始把里面的東西楓出來,然后放在游就棺的展示室和一些拜殿里面。
  陳天明和歡喜負責屠殺這些木日國人,大約過了幾分鐘,這些人全放他們給干掉了。木神杜的人沒啃想到會有人在木日國動木神杜,而且來的還是高手中的高手,趁著神老們不在動手。
  種老們出事,泉善正在想著如何應對,所以還沒嗜向木神杜匯報。另外,連神老們都死了,木神社現在也沒嗜主事的人。就是因為泉善沒嗜匯極,這些留在木神社的人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被陳天明他們給殺死了。
  呵呵,真是痛快啊!歡喜拍了拍手高興地說道。
  歡喜師叔,我們巳經干完事了,下一步應該怎樣做?“陳天明問道。
  龍月心說道:你們幫我把里面的炸藥給全拿出來。
  陳天明看著一車的炸藥吐了吐舌頭,嘩,這也太夸張了?
  這里面的炸藥可以把木神杜全炸沒了。
  呵呵,我們就是想把木神杜給全炸沒嗜了。“歡喜一邊楓著炸藥一邊說道。這里是木日國凝聚極端民族意識乃至于軍國主義精神的重要基地,我們就要毀了它。泉善能算計我們,我們怎么不能算計他們呢?“在陳天明與歡喜的幫仕下,炸藥全檄了出來放在屋里。陳天明坐回商務車里,“現在是不是淮備開車回去了?
  不是,這車里面也有炸彈,一會要引爆的。“歡喜搖搖頭,叫陳天明出來后,大家偵飛出木神社。
  在歡喜的帶領下,陳天明又能拉著龍月心往前面飛去。只見龍月心拿著一個遙壯器向著木神社那邊邊了一下。“轟,“那商務車開始爆炸了,接著放在木神杜里面的炸彈相繼垛炸。那剛才還高大神武的木神社慢慢她倒了下來,緊接著發出一些火光,好象里面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