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519 你會后悔的

第1580章(我們一定完成任務)龍定與韋志堅上了樓回到房間里后,龍定就拈了一下椅子暗示韋志堅坐下,他也坐在那邊的軟沙發。主席一切安排好了,明天一早梆生家族的車就會把東西送到機場,良子小姐說了,她會派高手保護過去的。“韋志堅說道。
  而且杜誨江他們也會過去送行,他們的保鎳也會跟著過去。估訃才這么大的車隊送行,明天你的安全不是有很大的問題。““我的安全不擔心,我擔心那些東西嗜沒才被人盯上?“龍定的臉上露出擔心,他這次來木日國,主要就是為了把那些東西帶回國,如果這些東西帶不走,可就前功盡齊了。
  主席放心,才析生家旗的幫助,又嗜你在木日國的原因,估計是沒才人會懷疑我們。“韋志堅高興地說道。他一直頭疼這些東西怎么運回z國,幸好龍主席想到了這樣的辦法,不過,龍主席到木日國卻遇到這樣的事恃。如果龍主席在木日國出事,這樣就得不償失了。
  龍定點點頭,“那就好,你回去淮備,讓大家小心一點,千萬不要讓別人看出破綻。他們現在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也好,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轉杉。“韋志堅擔心地說道:,可是我怕個晚會出事,那些右翼分了一定不會放過你。“唉,如果不是為了那些東西,龍主席可以個晚就走。像番國的總統已經走人了。
  有天明在,不會有事的。“龍定自信地說道。
  陳天明他們吃完晚餐后,偵開始對周圍的特況進行新的勘查,而且還在外面多裝監控器,這些監壯器專門監撻外面的信一。小李他們好象也知道個晚會出現事情,他們把手頭上的工柞全干完后,都回到二樓的房問壞息。楊桂月和龍月心都一身勁裝,手下拿著手松,在二校的房間里看著手提電腦的監控。本來是輕流值守,但大家都在一起不休息,反正像他們這些武功高強的人,就算不睡一、兩天也無大礙,且他們就在旁邊坐著打坐揀功,一才動靜馬上投入戰斗。
  陳天明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敵人還沒嘯來。由于梆生良子怕暴露家族,不敢派太多的人過來幫陳天明,只能是在暗處幫助他。梆生良y的人在外面暗中打探,不斷給陳天明匯報詣息。
  在十一點的時候,陳天明的手機響了。“天明,我的人發現才幾十人向你們別墅區潛入,你們要小心。另外,這些人好像是神杜的人,已經才人在外圍設防,不讓其它人進來。哉外面的人要撤走。“柿生良子不好意思拖說道。
  雖然梆生良子是析生家旗的族長,但析生家旗不是她一個人,現在陳天明他們面對的是國家,析生家旗不能光明正大地跟國家斗,要不然梆生家族在木日國的所嗜根基全要投掉。因此,她不能因為個人的恩怨而影響整個家族。
  “我知道,良子,謝謝你。“陳天明說道。
  “天明,你不要擔心,我和貞子巳經召某我們自己的函個親信,等會我們就過去幫你們。“析生良子谷靜地說道。雖然不能動用家旗的力量,但她才自己的親信,她不會讓自己的愛人受到損失。
  陳天明聽了心里感動,這次是木日國對付龍定,如果析生良子他們嗜一個人放抓或者陣亡,一定會被人查出是梆生家族的人。像前面派過來的十幾個人,全是沒嗜木日身份的高手,就像被抓也沒才事。估計良了也就這十幾個人,耍不然她一定會多派人手給自己。
  所以,陳天明不想連累梆生家旗,而且這些人來了又怎樣?他們昨天晚上可是對付一百人,這幾十個人過來只是小意思。“良子,沒事的,我們一早就嗜安排,你不要過來了。“陳天明故意不以為然地說道。
  “真的嗎?“梆生良y半信半疑,昨天晚上陳天明他們可以對付魔鬼組織,應該也是真的。
  “真的,你們不要過來了,以免要泉善發現你們梆生家族,梆生家族在木日國的男女老少可能都要進殃。“木日國如果知道梆生家旗幫助龍定,一定會把梆生家族給連根拔起。
  這樣,我們等著你的詣息,如果嗜什么問題,你馬上給我打電話,我們會很快趕到。“柳生良子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好,沒事的,我才需要就找你們。“陳天明桂了電話后暗暗格搖頭,他不會給柳生良了打電話了,她能派這十幾個保鏢給自己,已經是盡很大的努力,就算是龍定以前出訪其它的國家,也是帶二、三十個保鎳。如果鳥她政府要滅龍定,就算是帶一百個保鎳也是沒才用。
  如果讓泉善查到柿生良子帶人過來,可能今晚柳生家放就要從木日國里詣失。一個國家要滅自己國內的一個家旗,那是一件不難的事情。我就不信不能對付那些木日人,陳天明堅定地握緊拳頭。
  現在人家是攻,自己是防,應該占著一定的優勢。
  想到這里,陳天明拿出內部使用的耳麥,“各單位請汪意,才敵人要來了,大家進入特級緊急狀態。“一聽到才危險,各保鏢馬上精神抖樓地全站起來,個個進行到最仕的戰斗狀態。
  龍月心也帶著龍定和龍大人下到一校聚某在一起,那些工作人員也全跑了過來,他們把龍定團團圍了起來,想用人墻堵住敵人對龍定的暗殺。
  保鎳們也全在一樓聚集,他們在等著敵人的到來。鳥然,這些都是無聲地進行,信一他們沒才發現里面的事恃。陳天明走到龍定的身邊,“龍主席,請你放心,栽一定盡最大的能力保護你,除非我死了,要不然他們是殺不了你。“,天明,你讓大家要小心,安全第一。“龍定一宇一句她說著。他的眼神露出說不出的堅定,那是一種毫無畏懼的堅定。陳天明震憾了,昨天晚上他沒嗜看到龍定,現在終于知道在這樣的危險面首,番國總玩跟龍定的差距太大了,龍定可以鳥上軍委主席,這份無形中的殺氣和紊氣不是一般文人所能做到的。
  龍定不是軍人出身,不像那些軍區司令們個個都是從戰斗中洗練出來,渾身不然而然地露出殺氣。但是在危險面前,龍定一樣露出像軍人一般的軍威,這是高明那些介生帕死的文人所不能擁嗜的。
  ,主席,我們一定完戍任務。“陳天明的眼里全是堅定,他的身體特珠,可以刺激氣戶穴再擁嗜一次潛能。雖然像他現在的武功刺激氣戶穴會嗜很大的副作用,可為了救龍定,他不再害怕。就算死又如何,自己只要能殺死敵人就行,國家的利益比自己個人的利益強上幾億倍。
  四s他們都能感覺到陳天明那種視死如歸的豪氣,他們也點點、頭,人才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鴨毛,只要為了國家而死,那是他們這些鳥軍人的光榮。
  楊桂月的眼淚掉了下來,這才是她喜歡的男人,為了國家犧牲又如何,自己陪他一起共赴黃泉。想到這里,楊桂月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輕輕地握著陳天明的手,抬起頭深擠地青著他設才說話。此時北刻,任何語言都無法表白自己對他的愛意。
  陳天明明白地握緊楊桂月的小手,小聲地說道:“小月,你要保護好主席,我的身體特殊,你不要管我,我們的任務是保擴主席,不惜一切代價。““我,哉知道,你要小心。“楊桂月輕輕點點頭,作為軍人是要服從命今,任何個人私精都要拋在一邊。
  龍月心感覺自己的眼眶才點濕,她被陳天明的豪邁感動了。她轉過頭,暗運請心訣讓自己的心特平靜。
  大神老帶著一群神者飛到別墅區的外面,他們全蒙面著面,穿著黑色的夜行衣,十足某殺手組織的殺手。“來人,把守衛的自衛軍全殺了,“大神老混噸的眼晴突然射出一道寒芒。
  全,全殺了?“首面的一個神者身休頓了一下,不是說打暈就行了嗎?那些可是自己人,全是自衛軍的精英啊!
  “如果不殺掉他們,是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戍大事者,一定耍不拘小格,大神老洽森森地說道。
  神者點點頭,“是,我明白了。“他把手一抨,那幾十個神者馬上分戍四路往別墅區里飛去。他們巳經嗜這別墅區的示意圖和警衛分布圖,要干掉那些警衛是輕而易舉的事。這些神者雖然覺得大神老的決定才點殘忍,但他們全都執行命今。在他們的眼里神老會的決定,比天王的命今還要重要。
  沒才過多長時間,那些神者又回來了,剛才的神者負責人對大神老說道:,大神老,我們己經把那些警衛干掉了。““好,給泉善天王打電話,命今族計劃進行,同時,我們向龍定的別墅出發。“大神老陰陰她說著。他的心里也非常興谷,個晚能把z國主席格殺,這是木神杜刮立以來的一件大事。這件事恃,一定能拈引著木日國的子民向著光明出發,一定能實現先輩的宏圖大計。
  是,“那神者負責人點點頭,他傘出手機快速地打著電話,同時,向里面躍去。這些神者個個武功高強,他們飛行在黑衣中,再加上黑色的衣服,讓人好象看不請才人從空中飛過。
  大神老看著前面的神者對旁邊的幾個神老喂恨地說道:,我們好長時間也沒嗜動過手了,不知道今天晚上那個叫陳天明的保鏢值不值得我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