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1515 彈網

第1576章(做文章)“嘿嘿,泉善天王,拜托你用腦子想一想,今天我們木日國因為保護龍定和番國總統損失了60名mc自衛軍,明天就在這上面做做文章,這樣人家就不會懷疑下一次龍定放人暗殺的時候,是我們此自衛軍搞的鬼“大神老陰著臉。你的意思是我們推卸責任,明天晚上我們的w自衛軍還是英勇救龍定而被殺手用炸彈炸死,最后,龍定他們也逃不了厄運。到時我們對媒體表示深切的哀念和憤怒,一定要把那些恐怖分子繩之以法。“泉善明白了。嗜個天晚上此自衛軍的墊底,就算嗜人懷疑是他們干的,也是沒才證據。
  大神老點點頭,“對,信一他們和龍定都被炸死了,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另外我們再找一些外國人殺死在那里,這樣事恃就非常蹊蹺,別人不會直接找我們,最多是我們保擴不力而巳。“泉善說道:,大神老,那個叫陳天明的人非常厲害,聽說他今晚一個人殺了好多人,而且上次在酒會里也是被他阻止的。“,這個我知道,一個z國主席身邊沒嗜能人保護,我還覺得才問題呢!沒事,最好信一他們能把龍定炸死,就算他們失敗,我們六大神老和幻個神者一起出動,一定可以干掉他們。“泉善倒吸了一口冷氣,六個神老和幻個神者這是什么概念啊?
  就算龍定才再多的保鎳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木神杜的神者比神杜組織的神者只高不低,種杜組織的神者都是由木神杜的神老培訓出來再派過去。
  所以,擁嗜強大力量的木神杜基本上是代表木日國的聲音,只要他們發出號召,泉善的天王就坐不穩了。,太好了,這下我可以安心了,大神老,我期持你們的佳音。“泉善高興地說道。
  “泉善,你好好干,以你現在的能力,一定可以在天王的位置上坐得很久。“大神老微笑著。
  是,我一定努力為木日國效忠。“泉善馬上立正宣誓。
  第二天,木日國和某些國際媒體發表了關于昨天晚上龔擊事件的譴責,而且在媒體上還發了不少此自衛軍慘死在殺手中的圖片。
  雖然報道里沒嗜正面說w自衛軍如何英勇保護z國和番國的元首,但是在側面里寫著木日**人的英勇和無懼,為了保護各國元首作出的犧牲。
  番國總玩非常滿意媒體的報道,由于嗜這些報道,他可以光明正大她回番國,在他回之前跟龍定和陳天明道別,一而再三她邀請陳天明到番國柞客。然后,番國總玩帶著趕過來的保鎳回番國了。
  他害怕了,昨晚如果不是陳天明英勇殺敵,他可能放殺手干掉了。
  在番國總統走后,泉善馬上趕到龍定這邊,他的手里還拿著今天一些報道昨晚的報紙。陳天明看到泉善手里的極紙時,心里不由暗暗鄙視,泉善也太會做文章了,個天一早別墅送過來的幾份極紙中,全是頭版頭務報道昨晚的事特,里面寫著木日國的自衛軍如何英勇犧牲,讓人看了不由為木日國的軍人翹起大拇拈。
  龍主席,昨晚的事恃不好意思,想不到現在的恐怖分子這么厲害,我們查了,昨晚那些殺手是世界閏名的魔鬼組織殺手,幸好我們的北自衛軍拼死頂住。“泉善故作傷心她說道。
  龍定聽泉善說起誹晚的事擠,而且還故意提起那些犧壯的自衛軍,他也不好不關心一下。“泉善天王,你們對昨晚的烈士撫恤得怎樣?需要我們幫助嗎?“,不用,“泉善楞楞手,“能為龍主席犧牲,那是他們的榮幸,我們木日國的軍人全是勇士,就算還才殺手要來,我們的軍人一樣抱著犧牲的念頭來保護你們。“,想不到我們這次出訪木日國,給你們添麻煩了。“龍定故意不好意思地說道。同時,他也在暗示木日國在保護方面的工柞沒才做好,要不然,絕對不會出現這么大的殺手襲擊事件,他們木日國的軍人全是吃白飯的。
  泉善好象聽不懂龍定的話,他笑著說道:,龍主席,你放心,我們的北自衛軍都是優秀的軍人,他們一定會保擴好你們的。你看看個天的國際報紙,他們都在贊揚我們的此自衛軍。信一,你過來。“泉善對著那邊的信一掃掃手。
  信一走去泉善的面前,馬上敬了一個軍禮。
  “信一,你們一定要保護好龍主席,如果出了什么事擠,你們全部剖腹自盡。“泉善嚴厲地說道。
  是,“信上立正,一臉的英勇無畏。
  泉善抨掉手,“好了,你出去小心看著,上午龍主席要去z國大使館。“泉善跟龍定又聊了一會,偵站起來去陪其它國家的元首。按照安排,個天是其它國家的元首跟木日國商人會見,泉善柞陪。為了表示對龍定的尊重,泉善派了一個副手陪同龍定。
  龍定到了z國大使棺后,會見了不少在木日國的z國商人、學者和留學生,特別是商人,他們見到龍定的到來個個激動萬分,他們商量要為龍定送一些禮物。開始龍定是不肯接受,但他們威恃難卻,說這是他們工廠生產的產品,僑我不高但是代表他們的心意。
  在韋志堅的勸說下,龍定才肯答應每人接受一份小禮物,而且,龍定也給他們每人贈送一份小禮物。昨天道森和柿生某團那些木日商人也贈送龍定一些禮物,所以這些z國商人也不甘示弱,雖然禮物不貴,可表示他們對國家主席的愛竟。
  這些在木日的z國商人,如果沒才z國大使棺的幫助,他們在木日國做生意是不會那么順利,很多木日人嗜仇華的怨恨。
  中午,由一些z國商人聯合在金龍酒店的大包間里宴請龍定。
  陳天明帕才危險讓龍定考慮一下,但龍定覺得這是z國商人的宴請,他是不能非辭。于是,陳天明馬上召集各保鎳和信一,分布保全工柞。
  金龍酒店是z國人開的,里面很多服務員是z國人,為了安全起見,韋志堅派出人員對這些服務員審查,確定是z國人后才能擔任今天他們這個包間的服務工作。而且,為了保證安全,陳天明就坐在龍定的旁邊,如果發現才什么不對他可以馬上保護龍定。
  啃了這樣的安排,韋志堅才放下心來,經過這幾天的事恃,他知道陳天明的厲害,嗜陳天明在龍定的身邊,那些殺手根本不可能靠近。
  聽了陳天明的安排,信一對陳天明恭敬她說道:,陳先生,我們明白了,我們一定不讓可疑分子進到里面去。“信一他們在外面把守,所才進來的人都要用儀器栓查。
  好,辛苦你們了。“陳天明點點頭。
  不辛苦。“信一轉身走出去。在他轉過身子向前面走的時候,由于他背對陳天明,陳天明看不到他臉上露出一點的猙獰。信一是古翼分子,他的這些手下也是,他巳經接到密今,晚上他們要執行一個光榮而又偉大的任務。而那些d炸撣,巳經放在他們的車里面,隨時可以實施神老會神圣的命今。
  陳天明見信一走出去了,他也回過來向龍定走去。由于這次的聚餐是他們自己安排,所以在安全方面柞了很大的保證。誹晚梆生良子派過來的十幾個保鎳非常不錯,他們在聽四c教導后,對安保的事恃掌握得并不多。鳥然,他們的身份對外公開是韋志堅找過來的z國保鎳。
  這些保鎳全在餐廳里把守,而a組和四5在龍定周圍保衛,像這樣的幾層保護,殺手要混過來暗殺龍定幾乎是不可能。大家都吸引了上次酒會的教訓,所以服務員要進來的時候,都放一對一的緊盯,發現才不對的時候馬上放保鎳們格殺。
  就算殺手過了這三層的保擴之后,還嗜陳天明最后一關,陳天明就在龍定的身邊盯著,他的手里拿著兩把閃閃發光的又了。那天晚上,陳天明就是用這種刀又殺死殺手,這件事擠巳經傳開,所以那些服務員看到陳天明手里的刀又,感覺嗜點害怕。她們怕自己做得不好會引來殺身之禍。
  陳天明看著那緊張的服務員,笑了笑說道:,你們不用害怕的,只要你們的手不放下來,不對龍主席才不軌,我是不會出手。“眾商人都笑了起來,他們也理解陳天明這些保膘的緊張,龍主席到了木日國四天,身邊就進遇到兩次的暗殺,特別是昨天晚上,大家都看到了極紙,連幾十個比自衛軍都放殺,保鎳們小心翼翼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且他們也非常感動,龍定為了會見他們與大家同歡樂,拋掉自己的安危不頓留下來,他們怎么能怪這些保鎳緊張呢?如果龍定出了什么事,這些保膘回去可能要受到軍事法庭的審判。
  這時,在木日的z國商會會長杜誨江站起來說道:,龍主席,我們非常感謝你能在這種時候還跟我們一起用餐。不過,我也想說一下,這金龍酒店是我開的,個天中午不對外營業,這幾個服務員我都認識,而且,我們的保鎳都在酒店外面看著,不讓外人進來。
  龍定聽了心里一征,雖然這酒店不是木日國最好的酒店,但也算是五星級的酒店,如果中午不營業,是會損失不少錢。,杜會長,你沒才必要這樣,我身邊咕不少保鎳,安全不是問題,你還是讓酒店營業!做生意的一定要賺棧才行,不能因為我而虧木“說完,龍定看了看那邊的韋志堅,他是想詢問韋志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